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八十二章 狂扁她一顿
  萧再丞的话,令周筱心立即惊了一下。

  “我绝没有让你杀人灭口的意思,你也千万不能这么做,不然两个孩子长大后都会恨你的。

  再说,那可是犯法的事,我绝对不会让你做这种事的。

  我的意思是说,你那么有能力,不管是用什么方式,肯定能让那个白英自己乖乖的放弃一切不该有的想法,该干嘛干嘛去。

  你可不许做任何错误的理解,然后做出什么错误的事情出来。听见了没有?”

  周筱说着,已经急的揪住萧再丞睡衣的领口。

  “小东西,怎么又开始乱想那些不着边界的事。

  我怎么可能去做那种杀人灭口的事,这是法制社会,你以为我就那么无法无天啊!”

  萧再丞再次被周筱这种跳跃性的思维给搞得哭笑不得,不过,却也因着这一番的曲解,心情变得松了好多。

  不禁伸手,轻轻的捏捏了周筱的脸蛋儿。

  “看你说的那一脸的严肃,而且你也没说清楚,究竟是用什么办法,我当然会多想啦!”周筱看到萧再丞眼神里那一闪而过的戏谑,撅起嘴巴来嘟囔了一句。

  “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只是……这段时间,她有可能还会来闹腾几次。你尽量的不要往心里去,不要和这种人生气,好不好?”

  萧再丞将周筱整个人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让她完全的趴在自己的身上,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轻抚着周筱的后背,满是心疼和内疚的说道。

  “好!我尽量的做到不受她的影响,忍着不去生气。等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再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狂扁她一顿,你看怎么样?”

  周筱说的一脸认真,其实她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你不要亲自动手,不是有我派给你的柳柳吗!”萧再丞是变相的同意了周筱的想法。

  “萧再丞,我觉得……自从嫁给你以后,我身体内的暴力因子在尽大可能的得到了挖掘。

  以前,我真的是一个乖乖女呢!”

  周筱抬起头来,看着萧再丞的眼睛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发掘了你的暴力因子;还是说你是受了我的影响,变得暴力起来?”萧再丞满脸兴趣的看着周筱问道。

  “两方面都有吧!应该是受影响的面更大些。

  因为我发现,萧家人的体内,都存在着一股……怎么说呢!用‘暴力’两个形容不够恰当,应该是……对,应该是热血!

  萧家的人,骨子里生来就带着一股热血。

  是正义、也是热忱,更是一种信念。

  是对家国的一种热爱和责任,还有一种担当。

  所以,对于这一点,我极其的佩服爸。这一点,应该是从他的骨血里就带有的。

  然后他老人家把这种精神的力量又传递到你们身上。

  这是一种言传身教后所带来的结果。

  现在连小沛他们那么小,骨子里就已经拥有这种情怀。

  要是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那这个国……

  哎呀……我们说什么呢,怎么跑到了这个问题上?”

  周筱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天,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跑题了,已经忘记了这个话题的初衷。

  “小东西!”周筱那可爱的样子,令萧再丞简单爱到了骨子里去。

  尤其是刚刚她在说这些话的过程中,那满眼对自己的崇拜之意,让萧再丞更是全身的血液都有要跟着沸腾起来的趋势。

  忍不住抬起一只大手,一把将周筱的小脑袋给按了下来。然后,一口含住那张由于吃惊,而有些微张的小嘴儿。

  “干……干嘛!不是昨天才……才……唔……放开我呀!”周筱整个人还趴在萧再丞的身上,此刻正极力的扭动着身子,做着顽强的反抗。

  “你自找的!”周筱扭来扭去的身子,令萧再丞身体的温度,“嘭”的一下,瞬间到达了燃点。稍一用力,便将周筱更贴合的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不行的,昨天……我很累的!”周筱不想配合,还在萧再丞的身上挣扎。却在一蹭一扭间,已感觉到了身下那硌人的一处……

  于是,身子僵了数秒钟后,更加用力的要挣脱萧再丞对于自己的钳制。

  “都这会儿了,想逃……没那么容易!”萧再丞一手搂紧周筱纤巧的腰肢,另一只手并没有停下,开始清除着周筱身上的衣物。

  “你流氓……没事总想着这样的事……”身下越来越明显的感触,令周筱的脸已经火烧一般的滚烫。

  不禁一边挣扎,一边数落着萧再丞。

  “我要不流氓,你的日子就失了盼头儿了!”萧再丞说话的功夫,已经扯落了周筱身上的睡衣。

  “萧再丞……你变得越来越坏……啊……你咬疼我啦!”周筱还在喋喋不休的念着萧再丞,突然被胸前的一阵湿凉又酥麻的痛意给打断,忍不住的低呼出来。

  “那你就老实点儿!”萧再丞一招即中,不觉心中更为得意,嘴和手上的动作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很快,周筱便被剥了个干净,并失了所有反抗的力气,由着萧再丞予求予所……

  第二天是个周六,借着周末的借口,周筱起的和小夭夭一样的晚。

  几年下来,周筱的脸皮被萧再丞打磨的已经厚实了一些,再面对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眼光时,已不会脸红的像当初那么的厉害。

  已经是九点多的时候,才和几个也是刚刚起床的孩子,一起吃了早餐。

  活动了一小会儿后,先是陪着几个孩子到楼上去写作业。每到这个时候,小夭夭也会自动的跟着哥哥们一起到楼上去。

  在哥哥们写作业时,她也会拿着笔,完成周筱给她单独布置的功课。

  无非就是写一些生字,和一些简单的数字运算一类的数学题。

  不过小家伙儿只要和哥哥在一起,就会极其的认真。虽然才只有三岁多一点,却是能管得住自己,坐在那里直到哥哥们学习结束为止。

  而且小家伙儿也表现出了其惊人的天赋,虽达不到过目不忘的程度,但是周筱教她的东西,不超过三遍,小家伙儿肯定能牢牢的记在心里。

  到现在为止,不仅会背了上百首不止的唐诗宋词,连《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一类的国学基础门类,也都已背得滚瓜烂熟。

  小家伙儿还有一点最为令人吃惊和津津乐道的是,虽然才这么小,就已知道古董古玩这一类的东西是宝贝。

  当然,这一点,也是受了周筱和萧老爷子的影响。

  总见周筱和萧老爷子没事时就把玩这些东西,更甚的是,萧老爷子除了周筱外,不让第三个人碰的那些宝贝,只要宝贝孙女要求,老爷子就会像当作一个普通玩具般的拿给孙女随意的玩耍。

  神奇的是,看到妈妈和爷爷每次把玩这些东西时都那么的小心翼翼,小家伙儿竟也会学着他们的样子,小心的去摆弄它。

  到现在这止,竟没什么让她损坏的东西。

  这样的表现,简直更是惊呆了萧家所有的老老少少,更使这些宠小夭夭到没有界限的人,把小东西视为了超越周筱一般的更加神童的神童的一个存在。

  周筱心里却是明白,小夭夭虽称不上如萧家人所夸耀的那般神奇,但确是遗传了自己与萧再丞比较优良那方面的基因,所以才会显得更为聪明了一些。

  ……

  几个孩子安静的作着自己的功课,周筱拿着一本书在一旁陪着他们。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敲响,随后,丁嫂轻声的走了进来。看了看周筱,显得欲言又止。

  “小沛,你先带着弟弟和妹妹们,妈妈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啊!”周筱见到丁嫂的那副表情,起身叮嘱了萧沛一句,便从孩子们的房内走了出来。

  “夫人……”丁嫂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丁嫂,有什么事,您尽管说!”周筱看出丁嫂脸上带着一股严肃,知道是有重要的事。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上楼告诉您一声。

  那个……姓白的女人来了!”

  丁嫂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她……那个女人竟敢又跑到老宅来?

  她现在就在吗,说了什么?”

  周筱惊得低呼了一声,不敢置信的问道。

  “之前老将军和老夫人不让她进来,她就在门外大声嚷嚷,后来老夫人嫌丢人,就让她进来了。

  这会儿正在一楼的客厅里,说……要接两个小少爷到她那儿去住几天。

  还……还一直给老将军和老夫人道着歉,说从前都是她的错,让两位老人原谅她。

  还说她已经改好了,以后一定好好的表现,希望萧家能继续接纳她……

  后来的……我就没有听了。

  想着老将军和老夫人肯定是没来得及让人通知您这件事,所以我就想着上来和您说一声儿。

  您……”

  通过这几年的相处下来,在丁嫂的心里,周筱已是那独一无二的存在,担心周筱受到什么委屈,所以,思量了再三后,才想着上来要告诉周筱这个消息。

  “我爸和妈他们二老怎么说?”周筱听着丁嫂的话,心里一阵天翻地覆的翻涌,一时又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儿。继续问丁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