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八十三章 鳄鱼的眼泪
  “夫人……您没事吧!”丁嫂见周筱的脸色发白,立即紧张的问道。

  “我没事,你快告诉我,爸、妈他们是怎么说的?

  还有,萧再丞呢……萧再丞也在吗?”

  周筱稳了稳心神,继续追问道。

  “老将军和老夫人都没给那个女人好脸色,并且特别严厉的对她说,让她不要再对萧家和军长有任何的妄想,因为那已经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老将军还说,除了您,萧家不会认第二个人做萧家的四儿媳,让她死了这条心。

  老夫人还说,在她之前闹着要离婚时,就曾问过她,问她是否想好,说一旦做了决定,萧家和两个小少爷以后就和她再无任何的关系。

  当时是她自己说,已经想好,并做了最正确的决定,而且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老夫人说,现在不管她真心的后悔还是假意的也罢,和萧家和两个孩子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让她不要假装在这里流这种鳄鱼的眼泪。

  余下的话,我就没有再听了。

  哦……还有,军长也在楼下。

  一直都是其他人在说话,军长还没有开口……”

  丁嫂把她所听到的,全部讲给了周筱听。

  周筱:“……”

  听了丁嫂的话,周筱一阵的沉默,脸色依旧显得苍白。

  “夫人,您……”丁嫂看着周筱的脸色,忍不住一阵阵的担心。

  “我没事丁嫂,谢谢您能告诉我这一切,我……”

  “四夫人,老夫人请您下楼一趟。还让我告诉您,姓白的那个女人来了,让您有个准备。

  老夫人还让我和您说,一切有她和老将军在,任何人也别妄想打您的什么歪主意。”

  周筱的话还没说完,被走上来的孙婶给从中间截断。

  孙婶是得了萧老太太的吩咐,亲自上来请周筱下楼去。

  “好的,我现在就下去,谢谢孙婶了!”周筱朝着孙婶挤出了一个微微的笑容。

  “四夫人,没事的,那个女人……她……

  全家从上到下,没一个人喜欢她。最主要的是,军长烦透了她。还有,老将军和老夫人,也是看到她就是满腔的怒气。包括我们这些下人都怕见到她。

  两个小少爷虽然小,但心里也是恨她。他们也是和您最亲,感情来的最为深厚。

  全家人都最喜欢您,您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孙婶是从小就服侍萧老太太的人,萧家上上下下的人,对她都极为的尊重。

  她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也是因为通过这几年的相处,了解了周筱的为人,如今也是把周筱当作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的来看待。

  所以,发现周筱脸色的不对后,便出声安慰起她来。

  “我明白,谢谢孙婶,您不用担心!”周筱和一边和孙婶慢慢的往一楼走,一边感激的说道。

  “四夫人,您不用总是和我们这么客气。您人好,所以大家心里都喜欢您,更是站在您这一方的。”孙婶话说的非常的直接。

  周筱笑了笑,这时,已经来到了二楼通往一楼的楼梯口处。

  站在这个位置,客厅的一切已经尽收于眼底。

  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分别坐在主副座位上,两位老人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萧再丞站在两位老人的身后,面色也是冷的如结了冰一般。

  萧再丞已经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周筱,于是抬起头来,将目光紧紧的放在了她的脸上。

  而周筱在那刹那间,已从萧再丞的眼神中读出了对于自己深深的歉疚与不安。

  虽是没有说话,但周筱仍是朝着萧再丞微微的摇了摇了头,表示着自己的不介意和对萧再丞的安抚。

  与萧再丞进行完无声的交流,周筱的目光又落向了别处。那个白英就坐在距离萧老太太不远的侧手边,正拿着一张纸巾捂着脸。

  因为整张脸是被挡着的,所以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到底有多悲切。

  “小小,过来,到妈这儿来!”看到周筱在孙婶的陪伴下正往楼下走,萧老太太立即对她招了招手,并无比温柔的喊道。

  “哎!妈,我就来。”周筱也轻声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加快了脚步,直接往萧老太太的跟前走去。

  “妈,一看您也是被这个小小年纪就满是心计的女人给迷了心智,您可得擦亮眼睛,不然最后伤心的可是您啊!

  还有,等她得着机会,说不准还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虐待您的两个孙子呢!”

  那个白英听到萧老太太用从没那样对自己用过的语气和周筱说的话后,便抬起头来,见周筱正满脸带笑的往萧老太太的身前靠,心里立即涌起了滔天的醋意和恨意。

  立即带着一脸好似诚意、又似担心的表情,与萧老太太说道。

  “呸!别拿你肮脏的鬼心思来想我家的丫头。我想,能想出这些和做出这些事情的,除了你,也不容易找出第二个人来。

  你也看到了,我们家,只承认这一个儿媳,小四也只承认这个妻子。

  这儿没你什么事了,识相的,就赶紧走吧!

  以后也不要再来了,不但不要到这儿来,更不要去纠缠我家丫头和两个孩子。

  不要以为你是两个孩子的生母,我们就不能对你怎么样。

  逼急了……哼哼……你自己好好的掂量一下吧!”

  以萧老爷子护短的性子,还有与周筱之间所处的那种亲如父女的感情,怎容得下白英这样说周筱,立即毫不留情面的喝斥道。

  “老爷子说的对,这个世界上,能与您的手段相比拟的人,我还真的没再见到第二人。

  您可不要叫我妈,我和您现在半点儿的关系都没有。

  呶……您也看见了,这个才是可以、和正应该叫我妈的那一个。

  您呀……我们萧家庙小,哪养得了您这样一尊大佛。您还是该追求自己的幸福追求自己的幸福去吧!

  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没到老眼昏花、不识是非的地步,谁好谁坏、谁正谁歪,我心里自是十分的清楚。

  我家小小在我心里是最最好的那一个,任谁也比不了。

  今天你非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进来,我们不是看在别的,不过是不想和你一起丢这个人罢了。

  但是这种手段呢……我们也只允许你用这一次而已。下次再用……

  不要说我没警告你,你也知道的,我们可以随便安你个罪名,让你到其他的地方去待上几年也不是做不到的。

  可以了,知道你擅于演戏,但我们呢……都不是爱看戏的人,您这一个人演,应该也没多大的意思。

  你走吧!好自为之……”

  在萧老爷子的话一落后,萧老太太牵着周筱的手,一脸严肃的接着便是对白英的一番软硬兼备的讽刺。

  直说得那个白英脸上一阵的青白交错。

  “萧再丞……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或者,你先让我把孩子们接去和我住上几天。

  他们毕竟是我的亲生骨肉,这么多年没见到他们,我也是想的厉害,有时想的甚至是睡不着觉。

  我这心,真的是疼的厉害呢!

  我想他们也应该很想念我这个亲生的母亲吧!

  我知道,你原本并不是一个狠心的人,现在可能是受了某些的挑唆才变得这样。

  但是你的本质可是一个极其心软的人。”

  白英见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的态度坚决,将目光又对准到萧再丞的身上。

  然后,双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做少女状的、用一种与她那年龄极不相符的透着无限娇嗲的声音,对着萧再丞软哝的说着。

  这个白英,据周筱所知,应该是和萧再丞差不多的年纪。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度使用化妆品的原因,还是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不顺意。

  现在看起来,好似要比萧再丞得大上起码十岁以上的样子。

  脸上的妆容浓厚,虽然冰冰用“女鬼”来形容她有些夸张,但那张脸上所扑的粉,的确是有一定的厚度。

  涂着厚厚睫毛液的一双粘的假睫毛;浓重的青色的眼影;还有被艳红的口红涂过的一张并不算小的双唇;一头大波浪的及肩的中长发……

  大的有些夸张的耳饰;一身连体的暗紫色的羊毛裙;外面罩着一个深灰色的羊绒大披肩;一双细高跟的长统靴。

  还有涂得十指鲜红的指甲……

  这样的打扮,在周筱看来,不知为什么,怎么看怎么都觉着像是法国红灯区里站街女的形象。

  萧家对于白英过去曾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清理得一干二净,周筱没有找到过任何一张有关于她的照片等物。

  好奇心的驱使,周筱后来偷偷的在网上查过白英曾出演过的一些电影。在那里,看到了她年轻时的模样。

  客观的讲,周筱认为,白英二十几岁时,长的还是相当的不错的。虽称不上是什么大美女,但是浓眉大眼的,站在人群里,应该也属于比较出色的那一个。

  只是没想到,岁月这把杀猪刀,却是这么的偏爱于她,给了她多于常人的好多的印迹。

  这才七八年的光景,再和萧再丞站在一起,已经给人以两代人的感觉。没错,现在的白英,与萧再丞站在一起,若说是他的阿姨,也是有人信的。

  ……

  听到白英发出的那种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周筱忍不住抖了抖肩,又抬起双手,搓了自己的双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