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八十八章 这样很没教养
  听了王英楠的话,周筱虽是没有想那么多,但却产生了一丝的好奇,于是就问道:

  “二嫂,您说该把她扔到东南亚的什么啊?怎么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啊?哈……那个,电视上不是说……什么东西南亚什么大毒枭的女人什么的嘛!

  我的意思是说……是说应该把她扔给那些人。对,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王英楠并不是一个会说谎话的人,憋了半天,才找了这样一个借口出来。

  周筱并没有对王英楠的话产生任何的怀疑,虽是生活了两世,她的世界相对于这些水深到不可预测的侯门大户来说,还是太过于单纯。

  于是,满是认真的对王英楠说道:

  “二嫂,不能这么做。要是把她扔给大毒枭那些人,那这个世界被他们残害的人,就会不知更要增加多少呢!”

  “啊?哦……你说的对!呵呵……小小说的对,你们说是不是啊!”王英楠听了周筱的话,先是一愣,接着扯出一脸笑意的说道。

  “小小这孩子,就是太单纯和善良了!”萧老太太看了看周筱,一脸的心疼。却是话里有话的说道。

  其他人都能听出萧老太太话里的意思,但周筱哪里懂得更深一层的涵意,只是单纯的以为萧老太太是在心疼自己。

  因着出身的不同,所轻历的环境有所不同,因此造就了他们不同于寻常百姓的思想。

  看着周筱那一脸的纯净,不止是萧再丞,在座的所有人都不忍心打破这样一种干净又美好的存在。

  所有人都没有再深入的说些什么。

  萧再丞忍着心里丝丝缕缕的痛意,一只手,在后面轻轻的揽到了周筱的腰上。

  周筱扭头看了一眼萧再丞,脸又是红了红,觉得萧再丞在既有长辈、又有晚辈在场的情况下,对自己做出这种亲密的动作,会有失身份。

  于是,轻轻的动了动,再把手偷偷的伸向背后,把萧再丞的那只手臂给拨了下来。

  “我之前听说了这件事后,首先担心的就是怕因为那个女人的捣乱,而影响到小四和小小的感情。

  后来听妈说小小表现的非常的冷静,而且还非常体谅小四的感受,这是令我非常意外和欣慰的事。

  的确如此,看到你们小两口儿的感情没有受到影响,那我也就放心了。”

  陈一宁满眼都是对于周筱的称赏。

  “要说不介意,哪里会不介意,不过就是小小这孩子说不出口罢了。唉!一想到这个,我就心疼我们小小啊!”萧老太太叹道。

  “妈,您不用这么想。

  其实不瞒大家,妈说的没错,要说我心里不介意,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我对萧再丞没有一丁点点的感情,那样的话,对我来说可能就无所谓了。

  之所以我还能保持着这份冷静,是因为我知道萧再丞对于白英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而且也能理解,因着两个孩子的关系,他也会有他的难处。

  如果因为这件事,我在这个时候和萧再丞大吵大闹,一个是没什么意义;再有就是最高兴的那个肯定就是那个白英了。

  是,我承认,这些天来,看见那个白英时不时的在我的眼前晃,我心里也是堵的慌。但是,我却是不能把这份不郁发泄到自己亲人的身上,如果那样做,和那个白英还有什么区别。

  而且我也要为两个孩子考虑。我们现在是可以狠狠的收拾白英,孩子们可能对于这一点也不会多想什么,因为他们现在对于这个人只有恨。

  但是,两个孩子毕竟还小,这也只是他们现在想法。可是谁又能保证,等他们有一天长大了,又会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产生如何的心理变化呢?

  我喜欢两个孩子,心疼他们,不想让他们长大后,有什么痛苦。

  所以,有时想起这件事来,我心里也是矛盾的很。

  只是希望那个白英真的在闹上一段时间后,觉得累了,没有指望了,就能死心踏地的收手,不再来折腾,去过自己的生活。

  至于孩子们对于她的态度……等他们长大后要怎么对待他,由他们自己来决定好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周筱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感受。但说这些话的时候,能明显的让人感觉到,那带有些酸涩的无奈。

  “小小……”萧再丞叫了一声周筱,心里已经疼的如刀剜的一般难受。

  “丫头……萧家对不住你啊!”听了周筱的话,萧老爷子面带愧疚,却也掩饰不住那一脸心疼的对周筱真诚的说了一句。

  “爸,您千万可别这么说,我只是说出了我心里的感受而已,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你们不要误会我这种过份的冷静,是因为不在乎萧再丞就好,别的,千万不要多想,况且我自己也想的没那么多。

  您这样说,倒是让我觉得愧疚了!”

  听了萧老爷子的话,周筱一脸不安的说道。

  “我们都知道你和小四之间的感情,绝不会多想什么。不过你爸说的对,就像你大哥说的,小小真的是受委屈了。

  我都觉得,以后没脸见你的父母和哥哥。

  当初还对他们保证,说不让你在萧家受到半分的委屈,可谁知……唉!”

  萧老太太说到这儿,又是一声的叹息。

  “妈……您这样,都让我不知要说什么好了,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都应该一起面对才是。

  再说,这件事,我们谁也不愿、而且也没想会发生的呀!”

  面对两位老人对于自己的愧疚,周筱真的不知要怎么说了才好。

  “算了,小小说的对,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正应该一起来面对。

  您二老也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了,不然只会增加小小心里的负担。

  再说,一个那样的女人,还不值得我们全家人烦恼。

  这事好解决,没什么可烦的。”

  老大萧再卿最后说了话,缓和了场面上令周筱一时有些无措的气氛。

  ……

  有关于白英的问题,虽是最后大家也没有当着周筱的面前说出一个如何处理的办法来。但是,所有人对于自己的关心,足矣令周筱感到温暖和感激无比。

  ……

  周一和萧再丞一起,把孩子们送到学校。

  萧再丞由于今天有个会议要开,会开到很晚,所以不能接周筱和两个孩子,便不顾周筱的反对,又给她加派了两个人手。

  在周筱再三的要求下,另外的两个加派来的男子,没再跟着周筱进到都华去,还是由柳柳和曾玉柱两个人,以旁听课程的身份跟了进去。

  上完课,出了综合楼的第一时间,周筱又看到了白英。不禁一阵阵的头疼上涌。

  “姓周的,你给我站住!”见到周筱出来,白英立即大声的喊了一句。

  站在树下的白英看来到了已经有了一会儿,由于进出有保安人员的检查,不是都华的人员,没能进到楼里面去,只得等在了外面。

  她的后面又站了四个如打手一样的男子,周筱没仔细看,不知还是不是那天那四个人。

  已经十一月份的天气,快要到了帝都的隆冬季节,今天又有些阴天,所以室外比较寒冷。

  为了要美丽,白英穿的还是一条裙子,外面只罩了一件薄薄的羊毛大衣。此时冻的脸色发青,唇上由于涂着厚厚的艳红色的唇膏,看不出被冻的变了色没有。

  但周筱能猜出,此时也定是会变得青紫。

  周筱只轻轻的撇了白英一眼,一个字没说,脚下更是没有停留,直接就往外走。

  “小贱货,我和你说话,你装作听不见就算了?给我站住,听了没有!”谁知,白英张口就骂。

  “小贱货你骂谁?”周筱用了几年以后大家常用来回击骂人的方式,回了白英一句。

  “骂你啊!这里还有别人吗?”白英没有立时的反应过来,张口说道。

  “那不就结了,自己都承认的事实,别人再帮你重复也是没什么意义。”周筱一脸的得意。

  “噗嗤!”柳柳和曾玉柱也是这时才反应过来,忍不住一下便乐了出来。

  “小贱……你……你骂谁小贱货呢你?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真是欠收拾!”白英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周筱,也不知是冻的还是气的,嘴唇直哆嗦。

  “是你自己骂的自己,和我有什么关系。

  还有,请你把嘴巴放的干净点儿。还有,别拿你那脏爪子指着我,这样很没教养,难道连这个基本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周筱冷下脸来,眼光不善的盯着白英说道。

  其实周筱真的不想理她而一走了之的,却担心她不依不饶的满校园的追着自己骂,这样丢人就丢的满世界了。

  “我指着你能怎么着,小贱货,我还就告诉你了,我打你你又能怎么着我,嗯?”白英仗着自己人多势众,极其嚣张的说道。

  “就凭你?也不拿镜子先好好的照一照,就您这老态龙钟的身子骨,还想打我?呵呵……简直是笑话。

  您就不怕不但没打的了我,还把您这老胳膊、老腿儿、老腰什么的闪喽!

  您都老成这样了,我劝您呀……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家去颐养天年去吧!

  万一我要是出手没个轻重,让您的后半生成了一个残废,那得多不值呀!你说是不是呀?”

  若不是在学校里,不时的人来人往的经过,就凭白英所骂的那些脏话,周筱早就想出手收拾她了。

  忍了又忍,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最怕的,就是听人说她老,所以便故意拿这样的话来刺激她。

  果然,周筱的话句句戳到了白英的痛处。气得她差点跳起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