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怂包
  白英被周筱气的脸都变了形,再次用手指着周筱,大骂道:

  “臭不要脸的小骚货,你说谁老呢?别以为你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再学些床上的勾引男人的功夫,就可以把萧再丞给迷的七荤八素、神魂颠倒的,被你紧紧的抓在手里。

  不过一个乡下来的小土妞儿,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就知道学那些哄男人高兴、让男人想着和你上床的手段。

  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紧自己悄悄的走人,不然,可不要怪老娘我对你不客气。”

  周筱没想到这个白英素质竟然低到如此的程度,在这样一个大学的校园里,什么无耻的话都敢往外说。

  一时间也是气的脸色发白,全身发抖。

  “夫人,要不要我去收拾一顿这个无耻的女人?”柳柳还没有嫁人,听了白英这么下流的话,被羞了一个大红脸,已经忍不住的想要出手修理这个没品的女人。

  “就你们……就你们这两个人,还想要动手收拾我?切……真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姓周的,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马上离开萧再丞,离开萧家,否则的话……哼哼……你今天就别想能穿着衣服走出这个校园去!

  你不是能勾引男人吗?我就帮你一下,让这校园里所有的男人,都看看你不穿衣服到底有没有那么的吸引人。

  你可得想好喽!不然后悔可是来不及的呦……哈哈哈哈……”

  白英拖长着声调,阴阳怪气儿的说道,说完,还狂妄的大笑起来。

  “自问我的见识也不算少,不过,今天您老人家可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您张口闭口的左一个乡下妞儿、右一个小狐狸精的,就您啊……不要说是个乡下妞儿,就是一个乡下目不识丁的大妈,都比您老的素质要来的强得多。

  您就看看您说的哪一句话是哪管有一丁点点的素质和修养的人能说的出来的,不要说是说了,就是听都会让人觉得污了耳朵也污了心。

  真不知您这看起来五六十岁的年纪是怎么活过来的,应该不是吃粮食长成这样的呀!可是……即便吃屎也长不到您这样的极品吧!”

  周筱句句狠冽,却不带一个脏字,直把白英数落的一脸的扭曲,张了几次的嘴,都说不出话来。

  “你才吃屎呢!你才连狗都不如呢……

  好、好……这可是你自找的,是你不识相,可怪不得我了!

  你们……给我上,把这个小狐狸精的衣服都给我扒了,让大家都来好好的欣赏欣赏,哈哈哈哈……”

  白英笑的面目狰狞和扭曲。

  随着白英的话落,她身后的那四个男人已经靠上前来。

  “真没想到,你不但无耻,还这么的歹毒。

  那我也就不用再和你客气什么了。

  你们俩,后面那四个就交给你们了,只要不闹出人命就好。

  对了,把他们都拖到楼后面去,那里人少。

  她……”

  周筱一指白英,接着用冷的不能再冷的声音说道:

  “我也好长时间没有找人练练手儿了,这个女人长的太影响市容,我免费帮她整一整。”

  白英的一席话,彻底点燃了周筱心中压抑的已经忍到不能再忍的怒火。

  话落,率先向白英的方向大跨步走去。

  “就你……哼哼!”自认为自己带了四个专业级的打手来,白英才不怕周筱的威胁,站在那里,一脸的不屑。

  说话间,四个打手已经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坏笑靠了上来,柳柳和曾玉柱,直接挡在周筱的前面迎了上去。

  那四个人面对方只有两个人迎了上来,而且两个人里,还有一个是女人,便更加显得不屑一顾。

  柳柳和曾玉柱一脸的沉着与冷峻,在那四个打手刚一到近前,还没来得及出手的功夫,两人已双双的抬起手来。

  柳柳和曾玉柱非常默契的各应对两个人,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已将他们的胳膊反拧到身后,并将两对儿打手像拧麻花一样的拧到了一起。

  “哎哟……”

  “别叫!要是再叫,信不信我拧掉你们的下巴!”柳柳声音冷的像冰刀一样,低声喝道。

  那几个打手立即听话的停止了叫声。

  这时就可以看出来,混混与职业军人的差别了。

  “你们……你们……啊……唔……”白英刚要叫,还没等周筱动手,已被腾出一只手来的柳柳快速的缷了下巴,并将其的两只手臂也拧缠到了身后。

  “夫人,接下来要怎么做?”柳柳请示周筱道。

  “把他们都拖到楼后面去,那里这个时间没有人去!”周筱冷声道。

  还好这个时间大部分的学生和老师都在上课,偶尔几个人经过,即便看到是有人在争吵,但对这群高素质的人来说,也不会主动去围观。

  在将那四个打手制住的时候,有两个经过的学生见了,也只是有些震惊的看了一眼,可能因为是认识周筱,见周筱也没受到什么欺负,就默不做声的避了开去。

  “是!”听了周筱的吩咐,柳柳和曾玉柱拖拉着那四个打手就往综合楼的后面走。

  “啊……啊……”此时的白英极其的狼狈,由于被缷了下巴,口水滴滴答答不停的往下流着。

  想要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下巴被缷下的滋味儿,让她疼得眼泪都掉了下来,想大声的尖叫都不能。

  只能如一个待宰的羔羊般,任柳柳给揪扯着,带到了综合楼后面,一个松树密集的避人处。

  “夫人,这四个人……”柳柳又请示周筱道。

  “这四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好的教训一下,争取让他们洗心革面,知道怎么做人。”周筱的目光从那四个打手的身上轻扫而过,对着柳柳和曾玉柱发出了命令。

  “是,夫人!”柳柳与曾玉柱心领神会。他们比周筱更懂得上千种收拾这些在他们眼中就是个人渣的手段,而且会让他们铭记终身。

  “这位夫人饶命,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不关我们的事啊!”

  “请夫人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我们以后再也不敢来招惹夫人您了,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计较了!”

  “夫人,只要您能放了我们,我们可以为您做牛做马,求求您了!”

  ……

  四个打手一看事情不妙,立即非常识实物的开始和周筱讨起饶来。

  “哼!怂包,你们给我过来吧!”柳柳满脸嫌弃的冷哼,并像抓小鸡一般的先是拎着两个打手往更隐蔽处而去。

  曾玉柱也是极其不屑的“哼”了一声,对于这种软蛋的男人,更是从骨子里面看不起。也跟在柳柳的后面,拎着另外的两个尾随而去。

  “啊……唔……”另一个隐蔽处,几个男子叫声的分贝还没有起来,便像被扼住了脖子一般的息了声。

  “叫啊……你倒是再叫啊!信不信我把你的脖子一起拧下来。”又是柳柳的声音从那处响起。

  紧接着,便传来“兵兵乓乓”的声响,还有人不断闷哼的声音。

  周筱喜欢极了柳柳这霸气的模样,差点儿忍不住的就笑了出来。

  随即,将视线转到了白英的身上。

  “啊……啊……”见周筱把目光投到了自己的身上,白英开始叫了起来,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惧意。

  奈何自己的身子不知是被他们用了什么手段,现在除了嘴巴椎心的疼痛,还有双肩的酸痛外,全身也是麻麻软软的,毫无半点的力气。

  白英只能靠着背后的大树,才不至于瘫坐到地上去。

  却也因着双手被拧到背后,而蹭到了粗糙的树干上,现在连双手的手背都跟着火辣辣的疼痛。

  此刻她一脸的浓妆已经成了一张如和了泥的大花脸。

  眼泪与眼影和并不是很防水的睫毛膏,还有那厚厚的粉底混合到一起,再加上嘴里淌出来的口水有些也冲到了两腮处。

  这样的一张脸,让周筱看了后,不觉一阵阵的反胃。

  这会儿绝不夸张的话,真的如冰冰所说的,白英的这张脸,怎么看怎么如一个女鬼,甚至更甚过一个女鬼。

  “是有话想和我说?

  不必了!就您这张嘴,无论说出什么,肯定都是臭不可闻的话,为了不玷污我的耳朵,我看还是算了。

  本想免费帮您整整容的,不过呢……您得感谢一下您自己的这副妆容,因为……我实在是下不去手,太脏!

  说实话,我还真的是挻可怜你的。

  你说说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放着萧再丞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不珍惜,非得自己这么作。

  这下好了,鸡飞蛋打了吧!

  哦……说起这个,我是不是得应该感谢你一下才对。要不是你这么作,萧再丞这么优质的男人也到不了我的手呀!

  现在后悔了?

  不,我看你也不是后悔,而是因为找不到更好的下家了,所以才要跑回来再贴上萧再丞的,没错吧!

  要说呢……女人做到你这份儿上,也是世间少有了,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呢!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不论你的脸皮有多厚,再怎么死缠烂打,对我和萧再丞来说,半点儿用处都没有。

  你要是还算聪明一点儿,就趁早舍了这个不切合实际的心思,省得再次闹的像今天这样,不但没赚到半点儿的便宜,还惹得自己这么难看。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好意的提醒你一下——不要让两个孩子更加的恨你!”

  周筱盯着白英的双眼,一字一顿,冷冷的说道。

  “夫人!”这时柳柳看着就一身舒爽的走了过来。

  “你们那边解决好了?”周筱问。

  “是,已经解决好了!”柳柳干脆利落的回答。

  “嗯!呶……她也差不多了,不然我担心她一会儿会因缺水而亡!”周筱轻挑了一下下巴,朝着还在滴滴答答不停往下滴着口水的白英,对柳柳说了一句。

  周筱这么一句极冷的笑话,差点儿没让柳柳破了功。

  “是,夫人!”柳柳会意,上前一步,微皱了下眉,估计也是被白英的这张脸有些恶心到了,单手抚上她的下颏,一个巧劲儿。

  “啊!”白英终于叫了出来。虽是感觉整张脸都已经酸麻胀痛的好似不是自己的一样,但嘴巴总算是能自由的活动起来。

  柳柳接着又扯着她的衣领,往自己的身前稍带了一下,让白英的身子能离开其身后的树干。然后就像抽陀螺一般,给了她一个翻转,再把她的双臂也解放出来。

  “周……周……你……”终于得到全身解放的白英,指着周筱,却是嘴巴哆嗦的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过,那眼中如淬了剧毒一般的恨意,却是连一丝掩饰的意味都没有。

  “我?是因为你所做的事,一次又一次的超乎了我们的底线,今天也只是对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你要是还有一点儿脑子的话,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萧家,更不要出现在两个孩子的面前。

  你给他们的伤害已经足够大,如果你还存有一点点人性的话,就不要再在孩子的伤口上撒盐了。

  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我们走!”

  周筱自动过滤掉白英那怨毒的目光,一脸冷冽的说道。

  说完,叫了柳柳和曾玉柱,转身就走。

  “姓周的,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不信,你就走着瞧!”

  白英在周筱的身后,狠狠的、大声的喊道。

  周筱:“……”不屑的撇了撇嘴,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大步的往前走去。

  “你给我记住,周筱……我要让你变的一无所有,一定……”白英继续在后面叫着。

  “夫人,我再去……”柳柳听不下去了,见周筱只是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于是转身想要再回去教训白英。

  “算了,她也只能靠这几句话发泄一下憋屈而已,这种人,不用再去理她。”周筱摇了摇头,制止了柳柳的举动。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不知为什么,在听了白英的话后,周筱的心里不由的一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