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九十章 一切小心些为好
  坐进车里,周筱问柳柳和曾玉柱:“你们把那几个人收拾的怎样?不会闹出什么人命或是残废了一类的事吧?”

  “夫人,您放心吧!我们有分寸,肯定能让他们过一会儿能爬起来,还能走路,而且还看不出一点儿的外伤。

  不过嘛……回去后,至少在床上躺他个十天半个月的,还是有的。”

  柳柳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舒爽的模样。

  “厉害,我现在就达不到你们的这种程度,改天有时间的时候,我还得多和你们学学这一手儿。”周筱说的一脸的认真。

  “夫人的心还是太软了,您就应该再好好的收拾一下那个姓白的女人,省得她有事没事就瞎叫唤。

  要不是有您的吩咐,我就先上去给她整整容了!”说到白英,柳柳有些不解气的说道。

  “可以了,她今天那个模样,已经毁的差不多了!

  只是……我刚刚忘记了做一件事情。

  我当时真应该拿出镜子来,让那个女人照一下。我估计……以她那视颜如命的样子,看到自己当时的那副鬼样子,一定会被自己给吓晕过去。

  哎呀!要是那样的话……该得多好玩儿呀!

  也不行,她要是晕了过去,我们还得掐她人中。她那张和了泥的大花脸……

  哎哟……想想都下不去手呢!”

  说到紧要处,周筱已经忽略了自己的身份(尽管她平时也没特别的注重过自己是什么身份),不禁一脸的兴奋。

  “夫人说的是呢!我当时帮那个女人端上下巴时,心里也是斗争了好一会儿呢!

  那张脸……啧啧……

  当时给她端完下巴,我的手都粘粘腻腻的,真不知那么多东西糊在脸上,那女人每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因着周筱的平易近人,相处了几天后,柳柳早就喜欢上了这位军长夫人,在周筱面前,也会显得很是放松。

  “她穿的少,这么冷的天儿,脸上多糊点儿,也能起到一些保暖的作用。”周筱说的一本正经。

  “噗!”开着车的小张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曾玉柱也用力的板着自己的嘴角,最终仍是没能忍住,也乐了出来。

  “呵呵呵……夫人,您可真幽默!”柳柳更是忍不住的大笑。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一次,总算令周筱多多少少的出了一些闷气。不为其他,单单是为了两个孩子,周筱也觉得算是值了。

  汽车停在老宅的门口,车门刚被柳柳打开,周筱就蹦跳着往屋里跑去。

  看的后面的柳柳、曾玉柱和小张三个人又是忍不住的发笑。

  “爸……妈……我回来了!”刚一进门,周筱就对着坐在那里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喊道。声音比平时大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丫头这么高兴!”萧老爷子看着周筱,也是一脸的笑意。

  他和萧老太太两个人已经得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的消息,这会儿心情也是无限的美好。

  “这孩子,真的还是个孩子!”萧老太太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周筱。

  “高兴,今天爽了!爸……妈……我今天给小沛和小沐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哈哈哈……那个女人……哈哈哈……真的被我们收拾的像个女鬼一样了!”

  说到这里,周筱不禁捂着嘴笑个不停。

  “来、来、来……坐过来,和爸好好讲讲这个过程,让我和你妈跟着更高兴高兴。”萧老爷子童心大起,叫着周筱,让她赶紧坐过来说。

  “哎!爸……妈……我和您二老讲啊!事情是这样的……

  ……

  然后,不要说我了,就连柳柳都嫌弃的要命,我看柳柳给她端下巴时那个不情愿。

  哈哈哈……”

  周筱讲的眉飞色舞,讲着讲着,有时中间还会忍不住笑的停顿下来。

  “丫头,你就这样轻易的放过那个女人啦?你怎么没再出手狠狠的教训教训她呢!

  多么好的机会,你呀你……哎呀!真的急死人了……

  你这个孩子,心怎么就这么的软呢!”

  萧老爷子先是听的也跟着兴奋不已,听到后面,急的快要跳起脚来,看着周筱时的那一脸的懊恼,好似恨不得要冲出去,他亲自要找人家打一顿才解恨的样子。

  “啊?我……我做的还不够狠是吗?

  那个……柳柳刚刚也是这样说我。

  我还以为……我以为……

  其实吧!说真的,我当时也想再狠扁她一通来着,可您二老没看见她脸上那花花绿绿一团泥的样子……哎呀……不行,太恶心了!”

  周筱觉得一时有些发懵,之后才说了自己当时的又一种心思。

  “你这孩子,这小洁癖发的也不是时候和地方。

  还有啊……你爸说的也没错,你还是心太软了!

  这人啊……善良是好事,但也得分对谁。

  对于白英那样的人,你还真就不能心慈面软,不然她不但不会感激你,反过来还会狠咬你一口的。

  妈也不是教你歹毒,只是,人心险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的善良。

  以后记住了,心肠该要硬起来的时候,一定要硬起来,知道了吗?”

  萧老太太满眼慈爱的看着周筱,说的却是一副语重心长。

  “我记住了妈,以后我一定会注意。

  只是今天她的确已经够惨了,那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样子……对了,还加上口水。

  那口水流的……我估计她回去怎么着也得补上三五升的水,才能补足她今天的水份流失吧!

  见她那样,我想她一定会记住教训了!

  哦……对了,听妈这么一说,我想起来,我们前脚走,她还在后面大喊,她说,她会让我后悔,会让我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她还说,不信就走着瞧,她要让我变的一无所有,还说一定!

  不知为什么,听她这么又喊又叫,我当时感觉后背一阵的发凉。

  她当时那怨毒的眼神,都恨不得要吃了我的样子。

  妈……那个白英,手段很厉害吗?她还会想些其他的手段来对付我们吗?”

  周筱说到最后,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不禁问萧老太太道。

  “她一个女人,也就是会些撒泼耍赖的本领而已,还能怎么样?

  靠她父亲白春喜?哼!我看那白春喜都蹦跶不了多久了,哪还有那本事管他女儿的事。

  丫头,没事,听爸的,不用去理她,她不敢也没那个本事能把你怎么着。”

  萧老爷子一脸的不屑。

  “您也别说的这么肯定。

  当初那个白英和小四还没离婚的时候,倒是还没那么多的心计。但是这么多年没见,她又是一个人在国外,而且处在那么复杂的一个环境当中,如今性子变得怎样,我们哪里能够知道。

  单就是她把人家那个富翁老头儿搞的破产,据说还卷走了人家大部分的家财,可见就是一个学的已经非常有心计的人。

  女人啊……要是狠毒起来,比男人可是要可怕的多了。

  我们还真是得防着点儿,不要让她钻了什么空子。”

  萧老太太倒不像萧老爷子那么乐观,毕竟,女人会更了解女人一些。

  “我觉得没那么可怕吧!”萧老爷子还是一脸的不甚在意。

  “小心一些,总是没有什么坏处。”萧老太太郑重的说道。

  “那好……这段时间,丫头你上下班还有接孩子们时,还是多带上几个人,像你妈说的,一切小心些为好。”萧老爷子比较能听的进去萧老太太的话,叮嘱周筱道。

  “好,爸和妈说的,我都记住了!”周筱认真的点了点头。

  “只是……这话说来说去,还是委屈了我们家小小了!

  要不是有过从前的这么一段,哪里会有今天的这一出儿。

  小小……妈……唉!有时真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和你说才好啊……”

  萧老太太面带愧色,再一次的和周筱叹息道。

  “妈,您看您,怎么又说起这样的话来。

  要是没有从前的这段,您和爸怎么会有小沛和小沐这么可爱乖巧的两个孙子,那我也不会有这么懂事又贴心的两个儿子呀!

  而且,要不是那个白英人品有问题,您也不会有我这个儿媳妇儿呀!

  要是这样想的话,我们是不是还得感谢有从前这一段才对啊!

  我真的没感觉到有什么委屈,要是说委屈的,倒也是有一些,不过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替从前的萧再丞觉得委屈、替小沛和小沐两个孩子觉得委屈而已。

  好了,爸……妈……从前的一切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您二老也不要再去想了。

  想想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比什么都来的重要。您二位说对吗?”

  周筱搂紧了萧老太太的一只手臂,由衷的劝慰道。

  “丫头说的有道理,要不是遇到那个败类,我们也不会得着这么懂事的一个丫头。

  当然,更不会有我们现在的宝贝孙女喽!

  哈哈哈……”

  说到宝贝孙女,萧老爷子总是忍不住那一脸的笑意。

  说说笑笑间,气氛倒也越发的轻松起来。不管怎么说,大家都觉得今天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于是,自得了白英回来消息后,每个人内心压抑的那一角,起码就现在的周筱、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三个人来说,算是疏解了一些。

  中午的时候,萧再丞打来了一个电话,之前发生的一切,他也自是能第一时间的知道。不过,因为那时正在忙着召开一个会议,在得知了事情的结果后,也就没有急着把电话打过来。

  在忙的暂告一段落后,立即就给周筱打了电话。

  “小小……”电话接通,萧再丞愧疚的又是不知要说什么好。

  “我知道,你放心,我什么事都没有。而且今天还帮你和孩子们出了一口恶气。

  怎么样,高兴些吧!哈哈哈……”

  周筱当然能听出萧再丞语气里的歉疚之意,故意逗着萧再丞道。

  “嗯……高兴!”在周筱说完后,萧再丞传来了低沉的三个字。

  “不用担心了,有什么话,我们晚上见面再说。”周筱善解人意的说道。

  “好!”萧再丞轻声道。

  尽管一通电话,两个人并没说多少字,但彼此的心情和心意,都非常的能理解。而且,那不多几句中,所流露出来的暖意,都令二人心里软软的熨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