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九十六章 头发还湿着呢
  听了萧老太太的话,萧老爷子极为听话的停住了脚步,不再来回的走来走去。

  他也是想到了周筱之前费力的哄自己开心的样子,想到这些,又是心疼起周筱来。

  “行了,不说这些了!小四,你也上去吧!看看丫头,这孩子为了哄我们开心,别看表面上装作乐乐呵呵儿的样子,心里指不定有多难受呢!

  你上去好好哄哄她,别总是拉着你那张冷脸。

  去吧、去吧、快去吧……”

  萧老爷子一副轰人的架势,一刻也等不得的,将萧再丞给赶上了楼。

  周筱安排好几个孩子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萧再丞正笔挺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口。

  “呀……你站在这儿干嘛?悄无声息的,吓我一跳!”周筱捂了捂胸口,怒嗔了一句道。

  说完,继续拿毛巾擦试着头发,往室内走去。

  “啊……你……萧再丞……你快放我下来,你怎么了你?

  呀……毛巾……毛巾都掉到地上了……

  快放我下来,我的头发……头发还湿着呢!”

  周筱正往前走着,突然身体一个腾空,被萧再丞整个拦腰给抱了起来。

  猛的一慌,连手上的毛巾都掉到了地上。

  周筱慌忙的用双手圈住了萧再丞的脖子,虽然不断的挣扎,动作幅度却是不敢太大,生怕将自己摔了下去。

  “小小……”萧再丞只说了两个字,就将周筱压在了床上,随即以唇,堵住了周筱的嘴。

  “唔……你……唔……萧……萧再丞……你……你这是怎么了?”被吻了一个天昏地暗后,周筱的双唇终于得到了解放,双手捧住萧再丞的脸,一脸不解的问道。

  “没有……就是……小小……”萧再丞想说什么,终是没有说出口,一低头,再次的含住了周筱的双唇。

  这一次,萧再丞没有停歇,热烈的吻,一路向下,随即,两个人的衣物,也在萧再丞的大手一挑一挥间,尽数的褪去……

  今天萧再丞,显得有些急切,连房灯都没有关,便带领着周筱,进入了那灸热如火的激情里。

  明亮的光线,使毫无遮掩的两个人彼此尽数的进入对方的眼底。

  萧再丞眸光中的烈火,因着眼前的美景,烧得越来越旺;周筱也被伏于自己身上这个男人健硕的身躯而迷乱的小脸儿越发的潮红和娇羞,甚至全身都泛起了诱人的艳粉色。

  百浴不厌的亢奋与激情,直直经过了两大波的宣泄后,才在周筱的求饶声中,渐渐的平息下来。

  “萧再丞……你今天……是怎么了?”浑身湿汗淋淋的周筱,软塌塌的瘫在床上,半睁着眼睛,还不忘问萧再丞道。

  “我们先去洗洗吧!”萧再丞没有回答周筱的问题,借着这个理由,从床上将周筱抱起,向卫生间走去。

  他绝对不会告诉周筱,当听到萧老爷子说到要让他好好的哄周筱时,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许医生教他的话——

  “回去后,二话不说,直接将人抱上床。别管她是挣扎还是反抗,当然,顺从那就更好。

  然后……嗯……你懂得!

  往往这一招是百试百灵的招式。办完后,该说好话,还是要说好话;该道歉,还是要道歉滴!”

  虽是周筱今天并没有表现出对于自己的生气、或是有什么不高兴的情绪,但萧再丞也知道,她心里肯定是不会痛快的。

  而这一切的根源,全部都是由自己引起,在小人儿的心底,对自己一定是有怨气的。

  当然,借由许医生给出的办法,的确是想要小人儿不生自己的气,但是萧再丞也是爱死了这项“运动”,周筱之于他,是一辈子也品尝和吃不够的人间极致的“美味”。

  进到卫生间,快速的将自己和周筱清洗干净,再像抱孩子一样的将周筱抱回到床上。

  “萧再丞……你还没说……你是怎么了呢!”已经进入半睡状态的周筱,还不忘关心这个问题。

  “没怎么。小小……”萧再丞有些欲言又止。

  “嗯?”拖着长长音调的周筱,声音里都透着股慵懒的气息。

  看到周筱粉红着一张小脸儿,软腻腻的窝在自己的怀里,那完完全全依赖与放轻的表情,萧再丞的心,豁然明亮了起来,还有一种万分踏实的感觉涌了上来。

  “小小……你会不会生我的气?”萧再丞还是问了出来。

  “嗯?什么……生气?为什么……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周筱听了萧再丞的话,用力的睁开眼睛,满是疑惑的问道。

  “这段时间,让你跟着受委屈……”在周筱面前,萧再丞甚至连提白英的名字,都觉得是玷污了这么一个美好的小人儿。

  所以,话说的就显得有些费力。

  “哦……你说的是那个人的事呀!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意思是说,从前的一切,连你也是最不想发生、或是恨不得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更不要说她现在这么没完没了的折腾了。

  现在心里最最厌烦、还有最感郁闷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你要不说,我也不好主动说起这个人来。既然今天你主动说起这件事,实话和你说吧……我心里腻烦和生气,这些肯定是有的。

  但是,我更多的是却是担心你。

  我知道,你是个心里有话不愿往外说的人。这些都压在你的心里,对你的身体也极其的没好处。以前,我就说过你这一点。

  可是就目前来说,我们也的确是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办法来应对她的这种没完没了。

  不管怎么说,毕竟还有两个孩子在,无论她再怎么恶毒也好、狠心也罢,血缘的这层关系,是切断不了的。

  两个孩子可以对她没感情,但是,我想……他们长大后,也绝不会忍心看着她受苦或是过得不好吧!

  先这样吧……看她还要怎么闹下去,我只愿她早一天闹累了,觉得闹的无趣了,也就不再出现了!”

  听了萧再丞的话,周筱完全的睁开了眼睛,睡意也消失了一些。

  趁着萧再丞主动提起白英的事,她也劝解起萧再丞来。不然确是如此,周筱觉得以自己的立场,不好主动说起白英的事。

  但是劝到最后,语气里,也带着令萧再丞能察觉出来的满满的无奈之意。

  “相信我,小小……我一定会尽快的解决这个问题,不让她再来打搅你。一定会尽快!”这么善解人意的一个小妻子,不计前嫌的还反过来安慰你,萧再丞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刻和心情。

  只是紧紧的搂着周筱,一遍又一遍,轻轻的保证着。

  第二天,周筱和萧再丞一起去送孩子们,没有碰到白英。

  晚上周筱自己去接孩子们,也没有遇见白英。

  在接孩子们回来的路上,周筱接到萧再丞的电话,说也马上就到老宅。说明白英也没去找萧再丞。

  第三天,周筱接送孩子们,也没有看见白英的身影。

  她也没有去军部那边找萧再丞。

  周四,周筱送完孩子们去都华给学生们上课,上完课、直至到家,全程也没见白英出现。

  晚上去接孩子们同样的平安无事。

  萧再丞那边也是如此。

  就这样,白英闹过一段时间后,就像空气一样,又突然的悄无声息起来。

  “她怎么突然的就这样无声无息起来,让我觉得有些心慌呢!”这天晚饭后,与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他们坐在客厅里聊天儿的时候,周筱说出了自己内心的顾虑。

  “慌什么?丫头不用慌,肯定是因为在我们谁那儿都没能得着好果子吃,心里也是怕了,所以才不敢再来闹了!”萧老爷子的表情,因着这些日子没了白英的折腾,终于缓和了不少。

  “我倒是也和不小小有着差不多的感觉,总觉得,以那个女人的性子,不会就这么的善罢干休呢!”萧老太太的脸色,并不像萧老爷子表现的那么的轻松。

  “没事的,你们就是想的太多了!她一个女人,再怎么样,除了像之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还能有什么,还能翻了天去!

  不用多想,怎么还能让她给搅的乱了我们自己的生活秩序。

  我们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丫头,没事,有小四,还有爸和妈在呢!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萧老爷子觉得萧老太太和周筱同为女人,心思有时就是想的太多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注意些为好。她要是就此放下,不再起什么心思,那当然是最好的。要是万一再打什么主意,防着点儿总是好的。”

  萧老太太一脸谨慎的说道。

  “你妈说的倒是也有道理。

  小四……那你这段时间还是要多注意一下,丫头身边的人,不要辙。而且还得要叮嘱他们更要小心一些。”

  听了萧老太太的话,萧老爷子连连点着头,并嘱咐萧再丞道。

  “是,爸……妈……我会的。”萧再丞立即应道。

  于是,周筱在每天接送孩子们,还有上下班的时候,身边明着还是有柳柳和曾玉柱等四个人跟着。

  暗地里的,周筱就不知道萧再丞又派了多少人在保护自己了,她也从没过问过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