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呢
  进了茶馆,周筱要了一个僻静处的小单间,点好茶后,与米小粒坐了进去。

  “嫂子,有什么事,您说吧!”米小粒是个比较直接的人,对周筱也是打心底里的关心,看出周筱可能是心情不太好,就直接的问道。

  “唉!怎么说呢……心里烦乱的厉害,除了你又不能对别人说……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越是想过平静的生活,却又总是不能平静。

  这几天……不知什么原因,陈双杰竟然找上我了!”

  在米小粒的面前,周筱完全的释放出了自己的情绪,锁紧眉头,低声的说道。

  “陈双杰?就是……和您在国外念书时认识的那个陈双杰吗?”有关于陈双杰的事,周筱是和米小粒提起过的。

  所以,以于这个人,米小粒算是有了一个相对比较深的印象。

  “对,就是他。”周筱点了点头。

  “他要干嘛?我是说,他来找您是什么目的,都说了些什么?”米小粒一听,觉得事情确是比较招人厌烦,于是接二连三的问道。

  “他来这两次,每次都说要和我单独的谈谈,不过我都没有答应。

  他还说,他现在过的不好。

  他那眼神……让我觉得特别的别扭……”

  周筱将陈双杰两次来找自己时,两个人的对话及过程,全都讲给了米小粒听。

  “他这人怎么这样,如今你们都已各自成了家,您也有了孩子。我估计,他也应该早就有了孩子才对。

  这会儿又来纠缠您算怎么回事。

  是不是想与您重归旧好呀?

  早干什么去了?当初要不是他软弱没主见也至于会到今天吧!

  再说,这些话说起来,您应该对他有恨才对,要不是他,怎么能招来赵一良那个畜牲不如的东西。

  真是有够可气的,这样的男人,软弱没主见,总想着自己的感受,最是让人受不了。”

  听了周筱的讲述,米小粒满是气愤不平的嚷嚷道。

  “恨不恨的,我早就不再想这件事了!

  我一直以为,那些过去的事,早就已经过去。没有谁对不住谁,反正大家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或者是,再见面的话,至多点头打个招呼而已。

  谁知道……

  我最担心的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还会继续的来找我。

  这样纠缠不休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周筱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这件事,您和军长说了吗?”米小粒问周筱。

  “没有,怎么说呀!

  你也应该多多少少的了解他一些,别的事还好,尤其是对于这种事上,他的心眼儿小的很。

  我担心他知道后会产什么误会,毕竟陈双杰与都华那些追求过我的人不同。

  我们从前虽是从没有越过界,但毕竟陈双杰最后也算是和我挑明了他的心意。

  这件事,萧再丞也都非常的清楚。

  如果被萧再丞知道了,明明什么都没有的事,他又得不知要多想些什么出来。”

  对于此事,周筱颇感无奈。

  “您说的也对,这件事,还真是不能和军长说。

  男人都是一个样,吃起醋来,比女人可要厉害得多。

  只是……像您说的,那个陈双杰要是还来找您怎么办呢?

  次数多了,最后肯定也会被军长知道的呀!”

  米小粒很是替周筱担心。

  “我也不知道。

  唉!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找上来呢……

  之前是白英的事,以为她不再折腾这日子就没什么了,谁知半路陈双杰又杀了出来。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呢!”

  周筱一脸的无奈。

  “嫂子,您也不用太烦心。

  您对陈双杰的态度那么明确,相信他找来几次后,觉得没有任何的希望,也就会像白英一样,又自动的消失了。

  您再忍一忍,实在不行,能躲的就躲一躲。

  目前也只能是这个办法了!”

  米小粒安慰周筱道。

  “也只能这样了!唉……”周筱又是一声的叹息。

  和米小粒聊了聊,连自己都没什么好的办法,知道米小粒也不会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不过是找个人倾诉一下,心情多多少少能好一些。

  到了时间,两个人一起去接孩子们放学。

  晚上,萧再丞到家的比较晚,已经是十点多钟的时间。

  “小小,过些日子,我又得出去一趟。

  这次比较特殊,估计得要二十天到一个月的时间,而且这段时间还不能回来。

  爸、妈,还有孩子们就都交给你了!”

  这晚临睡前,萧再丞对周筱说道。

  “啊?要出去这么久,中间还不能回来?

  那能通电话吗?

  还有,你是不是要去执行什么重要和危险的任务?

  我不会了解的太多,你只要回答我的这些问题就好。”

  听了萧再丞的话,周筱紧张的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紧紧的盯着萧再丞的眼睛问道。

  “是有比较特殊的计划,所以基本是不能通电话的。

  不是什么危险的任务,即便是危险,不要忘了,我也得坐在后方进行指挥啊!

  不用紧张,我们结婚了这么久,你看我什么时候面临过危险?

  不信的话,你也可以去问问爸。

  好了,不要乱想了,我保证,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好不好?”

  萧再丞见到周筱那个紧张的样子,勾了勾唇角,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让她躺倒在自己的身上。

  “没危险竟连电话都不能打……还要那么长的时间……”周筱双手搂住萧再丞的脖子,嘟嘟囔囔的说道。

  “小小,不要这样,你也知道我们职业的特殊性,这些是在所难免的。”萧再丞轻吻了一下周筱的额头,温声的哄劝道。

  “我当然知道,也只是这么一说而已。

  可是,自我们结婚后,还从来没有要分开过这么长时间啊!

  还有,即便有时你出去,也基本能每天通上一次电话的呀!

  这次要这么长时间,我……”

  周筱越说,越觉得有些不舍,不禁搂紧了萧再丞的脖子。

  “我会尽量的抽机会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等我回来,你们也差不多到了放寒假的时候,到时我们全家一起回永兴村,去陪岳父和岳母他们一起过个年吧!”

  萧再丞俯在周筱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你是说我们全家回永兴村和爸爸、妈妈他们一起过年,对吗?

  哎哟……

  呀!撞疼你了没有,快让我看看……”

  听了萧再丞的话,周筱兴奋的立即抬起头来。不料,由于用力有些过猛,头顶一下撞到萧再丞的下巴上。

  连自己的头顶都一阵的发疼,就不要说是萧再丞的下巴了。周筱赶紧将手抚上去,进行察看。

  “我以为你最近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又练了什么铁头功一类的招式!”萧再丞稍缓了一下,说了一句极冷的笑话出来。

  “好吧!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我就顺了你的意,争取练出一个什么头顶碎大石的功夫来!”周筱见萧再丞说话的语调没变,应该是没什么事,也跟着幽默了一句。

  “调皮的小东西!”听了周筱的话,萧再丞宠溺的捏了一下周筱的鼻子。

  “你刚才说我们全家回去陪爸爸、妈妈他们一起过年,好是好……那这边的爸和妈他们怎么办?

  这边每年的春节都是要全家一起过的,今年我们突然间的要打破这个规矩……

  我觉得不太好呢!而且,爸和妈也不会同意的吧!

  还有……爸和妈他们会不会因此有什么意见,还有家里的其他人。”

  过去了最刚开始的兴奋,冷静下来,周筱又觉得这是件不大可能的事。

  “没问题,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等我从外地回来,由我去和爸跟妈他们讲。

  今天你哥哥肯定是不能回去过年的,家里只剩下爸爸和妈妈他们两个人,心情肯定会不太好。

  我们一家要是回去的话,他们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关于这一点,相信爸和妈他们也能理解。”

  萧再丞安慰周筱道。

  “好、好……简直是太好了!

  那我先不告诉我爸爸和妈妈他们,等你回来后,和这边家里的人说好后,我再告诉他们。

  他们听了一定会高兴死的,嗯……一定会!

  萧再丞,你真好!谢谢、谢谢你!啵……啵……啵……”

  听了萧再丞所给的肯定的答案,周筱兴奋的不能自已,忘形的再次的圈住萧再丞的脖子,不管是在他的脸上、鼻子上还是唇上,用力的亲了好几口。

  “就这么谢一下就算完了,嗯?”周筱的微凉的薄唇,触到萧再丞的唇上,瞬间已使他的眼里燃起了火苗。

  一双大手揽紧了周筱的腰肢,并往自己的身上又贴了贴。萧再丞用低沉又带有性感的声音问周筱。

  “那……那还要怎么谢,你……你又要提要求吗?”周筱小脸儿发红,娇嗲嗲的低声道。

  说完,有些难为情的将头扎到萧再丞的颈间。

  见到周筱的这欲拒还迎的表情,萧再丞哪里还不明白,片刻不再停顿,以最快的速度,使二人赤呈相见。

  “关灯……关灯嘛!”自那一次开着灯进行完一场“运动”后,萧再丞好似就爱上了这样一种明亮的气氛。

  因为,这样就能使他更为清晰的欣赏到自己小妻子那独展示于自己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