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章 挂着寒霜的脸
  见萧再丞只顾得不错开目光的盯着自己,却完全没有要去关灯的意思,周筱便更加的不好意思起来。

  将双臂护在自己的胸前,身子扭了扭,再次娇声的说道:“快去把灯关了,不然……不然现在就睡了!”

  萧再丞却仍是像没有听到一般,双手一挑,大掌攥住周筱的双腕,就将其压在了头顶上方。

  如此一来,便可尽情的欣赏眼前的美景。

  “萧再丞……你讨厌……唔……”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周筱的说话和拒绝的机会,一张小嘴儿,即刻便成了萧再丞首先要品尝到的美味。

  “听话……过几天我们就要很长、很长时间不能够见面了,让我好好儿的看看你……”面对身下小人儿的挣扎,萧再丞似低哝般的哄劝着。

  一句话,成功的令之前还在扭动挣扎个小停的小人儿,片刻间便柔顺下来,一会儿,双臂还主动的圈上了萧再丞的脖子,并且越搂越紧。

  难得的可以得到小人儿这么的主动,萧再丞全身躁动的因子都顷刻间得到了苏醒。不再止于那檀香如蜜的小嘴儿,立即抖起精神,纵情驰骋起来……

  不论前一晚折腾的多么的厉害,但自第二日后,周筱的的情绪还是跟着低落起来。

  本来由于之前陈双杰的事,自己的心情就受了影响,再得知萧再丞用不了多久就要出门去,于是心里便更加的郁闷不已。

  周筱当然不会把这种情绪表露在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以及孩子们的面前,但是,当面对着萧再丞时,便不会再隐藏这种不郁的情绪。

  萧再丞自是看出了小妻子那种反常的小情绪,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因着自己的走,周筱才会如此。

  其实没说出口的是,对于即将这一长段的与小妻子的分离,萧再丞的心里更为的难舍。

  而萧军长用来表达自己的不舍,以及安慰小妻子不郁的方式,却是简单而又粗暴——

  这几天来,都是在军部就将手头儿上的事情尽量的处理好,回到家来,每天早早的就拉着周筱回了房。然后,就是做那爱做的事情。

  几天下来,就已将周筱折腾的,连那郁闷的力气几乎都已耗的一干二净。

  无奈,不论是力量还是战斗值,相较起来都太过于悬殊,而且,每次越是反抗,越会招来萧军长无限的兴致与乐趣,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自己会被折腾的更加狠上加狠。

  从不化妆的周筱,这几日来,每天都要用厚厚的粉底,努力的去遮那两团大大的黑眼圈。

  还要在萧老爷子及萧老太太面前,极力的忍住不断要打哈欠的冲动;更是要掩饰走起路来,那有些异样的姿势……

  直至有一天晚上,恨的揪着萧再丞睡衣的领口,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你快走吧……你走了我也不会想你,你这头大色狼、大饿狼!”

  “那是要一段时间以后的事情,先办了现在的事情再说!”萧再丞说着,抓住周筱揪着自己领口的那只手腕,一个轻巧的拉拽,又将小人儿压在了身下。

  “哎呀……不行……不能再来了!

  萧再丞……小心你会得肾……唔……”

  周筱未说完的话,被萧再丞完全的封回进肚子里。

  “这个问题,你大可不必担心!”在周筱全身被剥净的那一刻,萧再丞还回了她这么一句。

  “救……救命……”得了一丝喘息机会的周筱,也仅是喊出了这么几个字来,就已瞬间被推进汪洋欲海……

  接下来没有课的两天里,周筱都没有到学校去。有些能用电子邮件解决的问题,就全部用邮件来解决。

  解决不了的,就集中到一起,争取周四去上课的那天来解决。

  虽然知道,以陈双杰的性格,这种躲的办法并不能彻底的解决他的任性与执着,但周筱还是希望能取到一定的作用,能让他早一天明白过来,好知难而退。

  到了周四的这一天,即便再不愿意,也不能耽误了工作,周筱送完孩子们之后,硬着头皮去了都华。

  上午的时间极为的忙碌,忙到周筱已经顾不得去想其他的问题。等将课上完,再指导了两位学生的论文,然后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双腿已经站得酸麻。

  坐在椅子上,喝了一杯的水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再次的站起来,准备去食堂。

  心里更多的是担心陈双杰又会找过来,出了楼门口,四处望了一下,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不禁松了一口气。

  吃过饭回来,也没有见到,又是舒出了大大的一口气来。

  直接回自己的宿舍去休息,小憩一会儿醒来,简单洗漱好,往综合楼那边走去。

  “小小……”陈双杰的声音再次的响起。

  刚刚从宿舍楼里出来时还特意的看了一下,没有见到陈双杰的身影,周筱以为,他应该是不会来的。没想到,半路上不知又从哪里蹿了出来。

  “你怎么又来了!”周筱抚额,脸色也极其的难看,有种想骂人,却又很无力的感觉。

  “小小,你就给我个机会,我们谈谈吧!”陈双杰说出口的,还是这样一个重复的问题。

  “陈双杰,你为什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

  你要和我谈什么?你认为,以我们现在各自的这种生活状况,谈任何的话有意义吗?

  不要说现在的这种生活状况,就是四年前又能怎样呢?

  算了,就是提起这些都毫无的意义。我只想和你说,陈双杰,你这样做,会给我带来好多的困扰。

  实话和你讲,我很享受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并且想一生都能这样的过下去。

  以前我就说过,我们之间,再见面,就当是陌路吧!

  不论是站在何立场,我也是希望你能过得好。

  好了,就这样吧!

  以后,真的不要再来找我了。”

  周筱面色冷凝,说完,再次毫不犹豫的转身,绝然而去。

  “小小……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吗?

  可是,我所知道的,并不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呀!

  我是真的一直做梦都在想着你的呀……”

  周筱的话,无疑像是在这个冬天里,又给陈双杰兜头的泼了一大盆的凉水,令他的心,渐渐开始变得凝固,直到快要冰封。

  站在阴冷的寒风中,灰白着脸色,痴痴的望着周筱已经消失的背影,久久不肯离去。

  周筱已经不能用确切的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那种似要爆裂开来的压抑气息,憋的整个人都难受不已。

  连走路时落脚都用了十足的力气,好似可以以此来发泄出一丝那饱涨的怒意。

  坐进办公室里,心情还是躁烦的厉害。拿起电话来,想了想,又不知要打给谁。

  除了米小粒,这种事,又不能说给任何人听。而米小粒现在又正是上班的时间。

  纠结了又纠结,还是强迫着自己慢慢的平静了一些。

  却也是坐在那里,看着面前一叠厚厚的资料发了一下午的呆。

  脑子里一直缠绕的,仍是要怎么样来处理陈双杰的问题。然而直到最后,也是没捋出任何的一个头绪来。

  捱到了时间,起身收拾好要带的东西,穿上大衣,去接孩子们放学。

  回到老宅时,萧再丞还没有回来,打来电话,说晚饭不回来吃,让大家晚饭不用等他,他得晚上很晚才能到家。

  安排好孩子们,周筱一个人进了书房,坐在那里,又是一个长时间的发呆。

  坐在晚饭时的餐桌前,虽是表面看似平静,但吃的也是心不在焉。

  虽是孩子们的吵闹和叫嚷,还有辅导他们的功课,能分去很大一部分的注意力,但等把孩子们都安排好,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周筱的那种烦闷又袭上了心头。

  索性再次进了书房,坐到电脑前,胡乱的搜索着各种的页面。

  正在烦乱的当口,听到了汽车的声响,周筱先是看了一下时间——不到十点。

  站起来走到窗口,拉开窗帘向外看了一眼,见萧再丞的车已经启动,往车库那边驶去。

  心想,萧再丞今天竟然比每天早回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而且动作竟然还这么的快,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人就已经下了车。

  想到连续这几晚萧再丞对自己的折腾……

  今天看来更是迫不及待的样子,周筱的小脸儿“唰”的一下,还没见到萧再丞的人影,就已粉红成了一片。

  起身,正要往门口处走,去迎一迎萧再丞,书房的门,就已被人从外面推开——萧再丞跨步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萧再丞,你怎么了?”一抬头,却看到萧再丞一张挂着寒霜的脸,生生的将周筱吓了一跳。

  萧再丞:“……”

  没有说话,却是直直的盯着周筱。

  周筱好像从没见到萧再丞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不禁声音都有些抖了起来。

  “萧……萧再丞,你……你怎么了,怎么……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周筱……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过了许久,久到周筱觉得已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萧再丞才冰冷的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