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零一章 你听我给你解释
  听到萧再丞的话,周筱的心里莫名的一紧,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直冲入大脑。

  “说……说什么?”周筱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是自己所想的那件事。

  不料,在周筱的话一落后,萧再丞的面色更为的冷冽起来:“你是觉得无话可说,还是说想继续隐瞒下去,然后依然我行我素?”

  “萧再丞,你……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周筱站在那儿,想往萧再丞的跟前走近一些,试探了一下,却是没敢迈腿。却是小声的问了一句。

  萧再丞:“……”

  已经不再说话,只是用略带失望的眼神看着周筱,但那眼神中所含的,却是令周筱心生畏惧的更多的寒意与冷凝。

  “那个……萧再丞……你……你是听说……听说那个……陈双杰来找我的事了吗?”周筱缩了缩手脚,怯怯而又小声的问道。

  说这些话时,却是不敢再看着萧再丞的脸。

  萧再丞:“……”

  依旧还是不肯说半个字,只是继续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周筱。

  “其实……其实……萧再丞,你听我给你解释。

  我……我其实……我其实……”

  周筱舔了一下有些发干的唇,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这话要从何讲起。

  这样的表现,似乎令萧再丞更加的失望起来。不再冷冷的盯着周筱看,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萧再丞……你干嘛去?

  萧再丞……你别走……你听我给你解释……”

  见萧再丞转身出了书房,周筱一愣,反应过来后,大步的追了上去。

  等周筱追到卧室的时候,萧再丞已经进了卫生间。

  周筱推了推卫生间的门,发现已被萧再丞从里面锁死。

  轻叹了一声,周筱倚在卫生间的门上。

  思绪一时纷乱的似要把整个大脑、甚至整颗的心脏都要缠绕起来,而且缠得密密麻麻,似乎到了要窒息的地步。

  之前才和米小粒聊过这件事,最怕的就是被萧再丞知道。周筱十分的了解萧再丞,知道他对于这种事情极为的敏感,而且又涉及到陈双杰。

  曾经自己与陈双杰相处过的那一段,萧再丞也是了解的非常的清楚,这样的结果,就是萧再丞会对这件事情更加的难以释怀。

  换言之,就是这件事自己更难向萧再丞做出清楚的解释。

  想到这些,周筱就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正顶在门上的头,不觉稍稍的抬起,又重重的向着门上顶去……

  “哎呀……”谁知这时卫生间的门恰巧打开,周筱一头便顶到了萧再丞的胸上,同时也被萧再丞下意识的搂在了怀里。

  却在周筱刚刚站稳的那刻,一双手立即离开周筱的身上,并躲了一下,向卧室内走去。

  “萧再丞……我可以向你解释……”在那双大手离开自己腰际的那刻,周筱心里一阵的失落。却是跟在萧再丞的身后,一起往卧室内走去。

  萧再丞连头也没回,用肩上的毛巾胡乱的抺了抺头上滴着的水珠,然后将毛巾往窗前的小桌子上一甩,又转身往外面走。

  “萧再丞……你要去哪儿?”周筱这下慌了起来,萧再丞还从来没用过这样的态度对过自己。不禁声音都跟着抬高起来。

  萧再丞:“……”

  就是不肯说话,已经走出门去,并同时将房门用并不算太小的力气给带上。

  “萧再丞……”周筱没有停顿,拉开房门,继续跟在萧再丞的后面追了出去。

  见萧再丞又进了书房,周筱也尾随而至。还好,这一次,萧再丞倒是没有锁书房的门。

  “萧再丞……你不要这样,能不能听我的解释?”见萧再丞看也没看自己的坐到了办公桌前,周筱站到他的对面,身体靠上桌子,用带有一丝恳求的语气对萧再丞说道。

  “说吧!”又是过了许久,萧再丞不带温度的声音才再次的响起。

  “那个……其实我也不知道陈双杰会来找我。

  我真的是没想到……真的!

  而且,我们也没过多的说什么,我还和他说,我们现在都各自成了家,有了自己的生活,不适合再交往和见面。

  我还说让他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了……”

  周筱看着萧再丞的脸,怯声的说道。

  萧再丞:“……”

  直到周筱把话说完,萧再丞仍是没有一丝的反应。

  “萧再丞……你要相信我。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这么多年也从没有过联系,谁知他为什么会突然的找上来。

  你……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

  周筱朝着萧再丞伸了伸手,其实连自己也不知要表达什么,见萧再丞只是抬头看了看自己,却是没有其他的反应,只得又把手放了下来。

  “周筱……你是不是觉得,和我在一起生活很委屈?”没想到,萧再丞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萧再丞……你……你竟然……”萧再丞的话一出口,听到周筱的耳中,突的像被刀扎了般的刺痛了一下。

  周筱有些发愣的盯着萧再丞,唇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不是吗?不然怎么还想着会你的初恋,而且还不止是一次两次。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想着不再和他交往和见面、想着他以后都不要再来找你。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还会几次三番的找上你?

  而你,隐瞒的倒也紧密,一个字也从没给我透露过。

  这就是你让我相信你的表现吗?”

  萧再丞坐在那里,稍稍的扬着头,那一身略显森冷的寒气,却是丝毫不见削弱。

  “萧再丞……你怎么能这样的说我?

  我的初恋……你认为,陈双杰算是我的初恋吗?

  是,我们的确是交往了五六年之久,但是,这种交往也仅限于一般的同学或朋友的交往而已。

  那几年里,我们没有过任何越举的行为,甚至连手都没刻意的去牵过。

  再说,你在和我……和我……和我有过关系前,不要说我与陈双杰,就是与身边所有人的交往,你都已经掌握的一清二楚了吧?

  如今,你竟用这样的话来质问我。

  那么,在你说出这样的话之前,有没有考虑,是对我的一种侮辱,也是对于我们感情的一种亵渎。

  你不觉得,这样的话很伤人吗?”

  周筱说着,已经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