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零二章 这是你吗
  “但是,你一直隐瞒着我,这却是一个事实。

  如果心里坦荡,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你不说,我们之间不应该有什么隐瞒,还说,让我有什么事,都要告诉你的吗?

  那你呢……你是怎么做的,你做到这一点了吗?”

  虽是看周筱红了眼眶令自己的心疼的厉害,但一想起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和周筱对于自己的隐瞒,萧再丞那郁郁难解的气愤,就怎么也无法得到释怀。

  “隐瞒?我为什么要隐瞒,难道这一点你不明白,还要来质疑我吗?

  之前因为都华那几个人的事,你就想不开,和我怄气的厉害。这一次,又事关陈双杰,我又与他相处了那么多年,在你的反应里,不用想,我就能知道,肯定会是更激烈。

  你这样,我敢和你讲吗?

  我心里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不坦荡,如果按你说有一点的话,那也是怕你会误会。

  因为,在这种问题上,你心里一直有个阴影,总有种连你自己都不自信,甚至还有颗怀疑的种子埋在心底。这颗种子不能碰触,否则马上就会生根发芽。

  也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会更加的小心翼翼,我生怕伤害到你。

  而你,却是因着这一点,这样的来误会我。

  萧再丞,我们之间,难道连这点的信任都经不起敲打吗?”

  周筱说到最后,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每遇到这种事情时,萧再丞的话,总是能有力的刺痛到周筱的心脏。

  “我是不想误会,但是你的行为、以及你的隐瞒,才会让我更加的误会。

  连你自己都承认,姓陈的和别人不同,可见,这个人在你的心目中,的确是与众不同的。这是我误会你吗?

  如果不是有我,也许,今天和他生活在一起人的,就是你了吧!

  你现在的委屈,又单单是为了我对你的所谓的误会吗?”

  萧再丞话,句句如针刺一般,扎在周筱的心上,令她越听越是痛到不能呼吸。

  “萧再丞……这是你吗?竟然还可以这样的断章取义……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究竟是以一颗什么样的心来和你生活,你难道全然的不知道吗?

  还是说,你已经全然的做了否定?

  很好……真的很好……萧再丞……萧军长,没想到,你竟然可以把我想象成这样……

  好……好……萧再丞,你真好……”

  周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再丞,脸上,早就已经泪落如雨。

  说完,转身,快步的跑出了书房。

  看着跑出去的周筱,萧再丞张了张口,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抬手,用力的捶到了桌子上,满脸的懊恼之情。

  刚刚连他自己都不知说了什么,但是,一想到周筱与陈双杰三番五次的见面,那一刻的懊恼又被无限的气愤所代替。

  ……

  周筱跑回卧室,顺手将房门反锁,然后扑到床上,再也忍不住,放声的大哭起来。

  周筱想不到,因着陈双杰找来自己的几次,竟会早早的结束自己与萧再丞之间这才开始了刚刚不久的又一轮的小甜蜜。

  还会令萧再丞的反应这么的强烈,对自己误会到如此深的地步。

  最最重要的是,萧再丞竟然用这么伤人的话来说自己。

  越是想刚刚萧再丞说过自己的话,心里就越是觉得伤心和委屈。眼泪便怎么也想止也止不住。

  维持一个姿势,趴在床上已经不知哭了多少的时间,眼泪才断断续续的止息下来。说断断续续,是因为不想还好,只要一想到萧再丞的话,周筱的眼泪就要流上一会儿。

  卧室内连夜灯都没有开,周筱也没有去看时间,等想翻过身来的时候,才发觉全身都已被一个长时间的姿势压得酸麻的失了知觉。

  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翻转过身来。

  周筱睁着大大的眼睛,没有焦距的呆呆的望着漆黑又寂静夜里的某一处,心里那份伤心和痛楚,也是显得分外的清晰……

  书房里的萧再丞,也是拧着眉,一动不动的一直枯坐到很久、很久……

  等到抬腕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两点多钟。

  想了想,终究还是起了身,慢慢的往卧室走去。

  伸手推一下门,发现门是从里面锁着的。

  以萧再丞过人的耳力,已经听到了门内小人儿那还在哭泣的声音。

  举起手,想要敲门,在快要触及到门上的时候,那只抬着的手却是停了下来。

  萧再丞站在门边,又是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最后却是转身,又往书房走去……

  天光已经放亮,周筱却仍是毫无一丝的睡意。

  萧再丞一夜都没有回到房间来,周筱的心,更加的刺痛和冰冷。

  从床上爬了起来,感觉眼睛酸涩胀痛的厉害,用力的揉了揉,还是没有缓解。

  趿上鞋,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眼睛已经肿的只剩下一条细缝儿,眼睛里也布满了红红的血丝。

  看着镜中萎靡的自己,一阵的委屈,又涌了上来,于是,眼泪又控制不住的开始大颗颗的往下掉。

  放开水龙头,周筱用冷水不停的往脸上泼去,克制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把眼泪憋回去。

  润湿了一条热毛巾,敷到眼睛上,一会儿要送孩子们上学,也担心两位老人会看到自己哭过的样子,周筱希望能把这双红肿不堪的双眼敷下去。

  与上次一样,周筱直敷了半小时的时间,也没起到多大的作用。

  于是又回到卧室,将窗帘全部拉开,然后坐到窗前的圈椅中,又开始发起呆来。

  直到听到楼下有汽车的声音响起,往下看了一眼,见是萧再丞的车驶离了老宅。心,又是拧着一般的痛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能再拖。再次走进卫生间内,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眼睛,还是那般红肿的厉害。

  无奈的长长叹息了一声,简单洗漱好,换好衣服。想了想,找了一副墨镜戴在了脸上。

  这才慢慢的往孩子们的房间走去。

  小夭夭还在睡着,周筱没有叫她。转身去了萧沛他们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