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零三章 夫人怎么了
  萧沛和小沐也都已经洗漱好并换好衣服,正准备下楼。见到周筱进来,还戴着一副墨镜,小沐先叫了起来:

  “妈妈……您怎么了,怎么戴着一副墨镜,我都看不到您的眼睛了!”

  “对啊!妈妈,怎么在屋里您还戴起墨镜来了?”萧沛走到周筱的近前,抬头盯着她的脸问道。

  “哦……妈妈的眼睛好像有些害眼病,怕传染给你们,所以就戴上了一副眼镜。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下楼吃饭,然后上学了!”

  周筱尽量的岔开话题,牵过两个孩子的手,往楼下走去。

  “可是,您的嗓子怎么也哑了,而且好像还有些鼻塞,不会是感冒了吧?”萧沛一边跟着周筱往楼下走,一边关心的问。

  “可能是吧!没关系的,不用担心妈妈,妈妈没事的。”周筱摸了摸萧沛的头,轻声的说道。

  “妈妈,要是生病的话,一定要早点儿吃药哦!不然严重了的话,就又得打针了,那得多疼啊!”小沐像个小大人儿一样,一脸认真的叮嘱着周筱。

  “好,妈妈记住了,你们放心吧!”周筱点头表示答应。

  母子三人到了一楼,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早已经坐在客厅里,正等着周筱和孩子们下楼开饭。

  “咦……丫头,你这是……怎么还戴上了一副墨镜啊?”萧老爷子最先发现了周筱的异状,满是不解的大声的问道。

  “小小怎么了?”萧老太太听了,立即放下手中的报纸,也向周筱看了过来,见了后,也随之问道。

  “啊……那个……”

  “妈妈说她好像害了眼病,担心传染给我们,所以才戴上了墨镜。”周筱支吾了一下,还没等说出来,小沐先替她回答了这个问题。

  “哦……是啊!要是传染给孩子们就麻烦了……”周筱应合的说了一句。

  “不是吧!我怎么听你说话的声音也不对呢……”萧老爷子却是想也没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却在还没有说完的时候,被萧老太太打断,并使了一个眼色过来。

  萧老爷子明白了萧老太太的用意,示意有孩子们在,不要让自己多说,于是立即闭了口。

  “先吃饭吧!”萧老太太在看了一眼萧老爷子后,故意装作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现的神情,招呼着大伙儿先吃早饭。

  “爸爸呢?”小沐没有看见萧再丞,就朝着周筱问道。

  “呃……那个……爸爸有事要忙,先走了!”周筱快速的抬头看了萧老爷子及萧老太太一眼,见他们都望着自己,又连忙将头低下,低声的对小沐敷衍道。

  “哦!萧军长可真忙,不但晚上见不到他,连早上都见不到了!”小沐嘟嘟囔囔的说道。

  “真看不出来,你什么时候这么想念萧军长了!要不,等见了萧军长,我和他汇报一下,让他好好的和你亲近亲近?”

  听了小沐说的话,萧沛一脸不怀好意的说道。

  “哎呀!可别、千万别……我的好哥哥,弟弟求你,你可千万不要做这种有失兄弟情谊的事,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小沐说话也是越来的越跳脱,并且词汇量也正在迅猛的增长。

  “呵呵……你们两个小东西,亏你们爸爸这么的疼你们,看来你们是都不想见到他啊!”萧老太太也看出周筱是在强颜欢笑,为了能使她的情绪提高一些,便在一旁先开了口。

  “奶奶,您老人家误会了,不是我们不想见萧军长,主要是军长大人军务繁忙,我们不好影响到他的工作,让他受累。

  有妈妈一个人辛苦就足够了,这已经让我们很是过意不去了。哈哈……我们足矣……真的足矣!”

  萧沛赶紧摇头晃脑的解释着。

  萧沛已经隐隐约约的觉察到周筱可能有些不大对劲,所以也是故意要调节气氛,想要让周筱高兴一些。

  “好了儿子们,我们吃饭吧!不然上学就要迟到了……”周筱分别摸了萧沛和小沐的两个人的头一下,扯着嘴角,看似微笑的说道。

  坐在餐桌前,周筱哪里有什么胃口,就连粥喝进嘴里,都有种咽不下去的感觉。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让了周筱几次,并且还帮她夹了几次的小菜和点心,但看她那实在是吃不下去的神情,也不好再过于的勉强。

  一顿的早餐,除了基本没什么察觉的两个孩子,三个大人都是吃得毫无胃口。

  周筱不禁对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心生重重的歉疚,本是怕让他们两位老人知道,无论自己怎么想要掩饰,却终是被两位老人看出了端倪,害的他们连饭也吃不好。

  与两位老人打完招呼,领着两个孩子出了门。

  “妈妈,您真的是眼睛不舒服吗?能不能把眼镜摘下来,让我看一看。”坐在车里,萧沛拉着周筱的手,看着她的脸说道。

  “妈妈是真的不舒服,你们不是也听出来了吗!妈妈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而且你看妈妈连早饭都吃不下去,说明感冒很严重。

  我都怕把感冒也传染给你们,更不要说是眼睛了。眼病传染人是最厉害的,你不要看了,万一传染给你们俩,然后你们俩再传染给同学们,那就麻烦大了,你们说对不对?”

  周筱不会说谎,面对着两个孩子,只得以这种漏洞百出的借口来敷衍他们。

  “哦……那好吧!我还以为你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然后把眼睛给哭肿了呢!

  既然不是,那我就放心了!

  回去记得上些眼药,然后再吃些感冒药,不要忘了啊!”

  因为周筱极力的掩饰,再加上还算过的去的借口,萧沛终于不再有什么怀疑,放心的点了点头。

  “妈妈,让我摸摸,您现在发烧不发烧……”小沐听了周筱的话,学着自己生病时,妈妈对自己做的那个动作,将小手儿覆到了周筱的额头。

  试了一会儿,好像没太能试出来,又将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感受着那温热的小手抚到自己的额头,一会儿,又是那稚嫩的额头与自己的相抵,周筱的心,有一瞬差点酸的又要掉下泪来。

  将两个孩子送到学校,周筱回到了车上。

  汽车行驶了一会儿,周筱突然叫停了司机。

  “小张,你停下车,我自己开着出去一趟。今天给你放假,晚上我再自己开车去接孩子们。”

  “啊?这个……四夫人……您想去哪儿,还是我送您吧!”小张也感觉到了周筱的不对劲,却是不敢多嘴。这会儿听周筱这么说,便有些紧张起来。

  “不用,听我的,靠边停车,你该干嘛干嘛去吧!”周筱虽然声音和蔼,听起来却是不容置喙的口吻。

  “哦……那……好……好吧!四夫人,那您慢着点儿!”听了周筱的话,小张不敢再多嘴,只得找了一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

  下车,让出驾驶位。看着周筱坐进车里,汽车瞬间就冲了出去,不由吓了一跳。

  想了想,拿出萧家给配备的手机,给萧再丞打了过去。

  “喂……军长,夫人她……”电话接通,小张喊了声萧再丞后,便有些支吾起来。

  “夫人怎么了?”正紧锁一双眉头,对着案头一大叠厚厚的资料忙碌着的萧再丞,听到小张说到周筱时说到半截的话,心中顿时的一紧。

  “我把车刚开出学校不远的地方,夫人她就说给我放了假,然后自己亲自驾车走了……而且还把车开的飞快。

  我……我今天一早接上夫人时,就觉得她不太对劲。

  夫人她……一直戴着墨镜,我听她和小少爷们说……说她是害了眼病,还得了感冒,怕传染给小少爷们,所以才戴了墨镜。

  但是……

  我担心夫人会出什么事,所以就想着向您汇报一下。”

  小张有些吞吞吐吐的说完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给周筱开车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通过这三年多的相处,对于这位军长夫人,小张极为的有好感,也极其的尊敬。

  他在退役后就被招到萧家来当司机,之前那位叫白英的四夫人,小张也曾有过短暂的接触。

  尽管短暂,但小张对于她的印象却是极为的深刻,那是一个绝对的目空一切和极为张扬的女人,用小张埋在内心里的话来形容——白英,就是一个不安份的女人。

  而现在的这个四夫人,却是与那个白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周筱对于他们这些无论在哪个工作岗位的下人,都非常的尊重,从没有用任何难听或是不好的语气和下人们说过话。

  而对自己这个专职为她服务的人,也是非常的体贴和照顾,这一点,令小张一直非常的感激与感动。

  积与上述种种的原因,虽然猜测也可能是因为萧再丞和周筱发生了矛盾,周筱才会有如此的情绪,但小张还是鼓了鼓勇气,向萧再丞做了汇报。

  但语气里,不免是对于周筱的担心和维护。

  ……

  “好,我知道了!”听完小张的汇报,萧再丞立即挂断了电话。

  现在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多,听到小张说周筱把车开得飞快,萧再丞的心脏便忍不住加速的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