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零六章 你个大混蛋
  腿脚终于不再那么的僵硬,但双脚却已被冻得生疼又麻痒,那感觉,尤如被猫抓了一般的令人痛苦难耐。

  这种情况下,也限制了周筱行动的自如。

  双手也已被冻的红肿发僵,失了大脑神经对于它的控制。

  终于是抬起了手腕看到了时间,已经是过了下午的一点半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就这么的出来,也没有给老宅打去一个电话,两位老人联系不到自己,应该会着急的吧!

  想到这些,周筱便立即抬起麻痛的双脚,有些跌跌撞撞的往山梁下走去。

  由于是个大大的斜坡,而且又下着非常大的雪,变得更加的湿滑难走。

  周筱的双腿双脚本来就不太受身体的支配,等到终于艰难的到达山梁下面的时候,周筱已经又摔了两个大大的跟头。

  现在不但靴子上粘满了泥水,膝盖上、大衣上……到处都是污渍。

  双手由于几次直接撑在雪地上,原本就已经被冻得又红又肿,再经过雪水的浸泡,双手就更加的冰冷和疼痛难忍。

  现在这个状况,想要加快,也加快不了步伐,周筱只得慢慢的挪到车前。

  用不听支配的手将车门打开,坐了进去。

  此时的周筱,已经冻得抖成了一团。

  先把车发动起来,赶快将暖风打开。

  当终于有暖意从空调口内吹出来的时候,周筱赶快将手靠了上去。

  不得不说,萧再丞给周筱选的这辆车各方面的性能都优良无比,车内的温度很快就升了上来。

  暖流一经袭到身上,周筱不禁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同时感觉到鼻子塞塞的,呼吸变得开始困难起来。

  周筱不禁心里暗暗的腹诽,早上还骗孩子们说自己害了眼病、得了感冒,这还没到晚上,眼病倒是没害上,但这感冒却已是找了上来。

  身体的僵硬缓上了一点儿,大脑的僵硬好似也复苏了一些,周筱这才想起打电话的事。

  之前上山时把所有的东西都扔在了车上,这会儿赶紧把包拿过来,用还在发僵的手不太稳当的拿出了手机。

  掀开手机盖,竟然是黑屏的状态,试了几下,仍是没反应。周筱试图开关机一下试试,但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看来是没电了。

  没办法,只得先回市区再说了。

  但是车窗已经被厚厚的积雪挡了个严实,尽管冷的全身还在颤抖个不停,周筱也只得又从车上下来,跑到车后,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大刷子,去刷车窗前面的积雪。

  勉强刷了刷,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路况后,赶紧回到车内。

  手脚在这样一冷一热、再一热再一冷的情况下,更加的痛痒的难受。

  又缓了缓,周筱慢慢的拨动着方向盘,调转了车头。

  由于来的时候就毫无的目的,所以对于周围的中标也没有在意,等想着往市区开的时候,周筱才发现,自己好像迷了路……

  由于是一条荒郊的小路,雪又大,已将大部分的路面盖了一个严实,根本分不清是路面还是路下,周筱只能慢慢的试探性的往前开。

  车外,狂风大雪,更是影响到了视线,令本就艰难的行进,变得更加的难上加难起来。

  已经开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周筱所开的车,却仍在这样荒凉的小路上慢慢的爬行。直到现在为止,周筱还没有见到一个车辆或是人的影子,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通往市区的路标。

  本就沉郁的心,变得更加的闷痛起来。

  雪变得越来越大,今冬的第一场雪,不但来的突然,而且出乎意料之外的大。

  若是换在平时,这样的天气里,一定是让人觉得心情异样的舒畅。但在今天里、在这个时候,对于周筱来说,却只是更增加了心情沉重的份量。

  不知不觉间,又想起了萧再丞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来……

  周筱立时又是红了眼眶,鼻子本就鼻塞的难受,这会儿再加上酸意,那种感觉,就更加的难以形容起来。

  这会儿的周筱,已经不再觉得寒冷,而是有种燥热袭了上来。

  贴着额头和脸颊的头发,不知是因为头上出的汗水还是因为之前粘的雪花融化的原因,现在全部湿答答的贴在皮肤上。

  就连身上的衣服也觉得潮乎乎的紧贴在身上,裹的人难受不已。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燥热越来越让人难以承受。头也跟着针扎一般的疼了起来。

  周筱用力的摇了摇头,以缓解欲裂的头痛所带给自己的眩晕。

  却不料,在头一晃的瞬间,“咯噔”一声,一个剧烈的耸动,车子已经呈一个四十五度的外侧身,卡在了原地。

  虽是系着安全带,周筱还是由于惯性的原因,被用力的扯了一下,直扯的周筱一阵阵的头晕脑涨。

  缓了好一会儿,周筱加大了油门,试图将车子开过去,无奈努力了好半天,车轮原地打转,车身却是丝毫未动。

  周筱不禁捶了自己的头一下,只能下车去察看情况。

  打开车门的刹那,一阵刺骨的风刮来,好似瞬间又吹透了骨头缝儿一般,周筱猛的就是一个哆嗦。

  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

  踩着厚厚的积雪,周筱俯身一看,怪不得加大了油门车子都纹丝的不动,原来是右侧的车轮陷到了路面下的一个不算浅的土沟里。

  这种情况下,以一个小轿车的底盘高度和马力,想要硬是从这个土沟里开出来,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的周筱,已不是用万分沮丧就可以贴切的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一手攥拳,用力的捶了一下车前盖,周筱感到无比的泄气和无力。

  围着汽车又转了两圈儿,最后彻底的绝望。

  之前觉得燥热难耐的感觉,这会儿又被刺骨的冰冷所代替,那贴在身上潮湿的衣物变的更加的湿冷不堪起来。

  周筱只能又回到车上,还好,汽车的发动机起码还能启动,车内还可以释放出暖气来。

  暖和了一会儿的周筱,下一刻,便被一种恐惧和无助包围了起来。

  重又找出手机,报着最后的一点希望,再试着去开机,却仍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一下,周筱觉得彻底失了所有的指望。

  呆呆的坐在车里,委屈再一次的袭上心头。

  趴在方向盘上,周筱再次放声的痛哭起来。

  “萧再丞……你个大混蛋……

  萧再丞……你个不讲理的臭男人……

  萧再丞……你这个心眼小的像针鼻一样的男人……

  呜呜呜……”

  周筱一边哭,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的骂着害她这么惨的萧再丞。

  哭着哭着,头晕、头疼、鼻塞,还有身上一会儿热得难受,一会儿又冷的发颤……那各种的感觉便全部袭了上来。

  尽管周身被这些痛楚所折磨着,周筱的心里还保持着十分的清醒,她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下去,如果一直坐在车里这样等下去,到了车里的油烧完后,自己的小命儿也就交待在这儿了。

  所以,即便是走,也得走回去。

  想到这里,周筱停止了哭泣。坐直了身子,将包整理好,再把大衣的扣子全部扣好。

  打开车门,下了车。又是一阵刺骨的狂风袭了上来,哆嗦了一下,周筱将车门锁好。开始迎着风雪,凭着感觉,艰难的往前面走去。

  由于辨不清脚下究竟是不是路面,所以,周筱走起来便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极其的不稳,还好,现在虽然浑身酸软的无力,但起码双腿已经能够自由的支配。

  本就鼻塞的难受,只能靠微张着嘴才能喘出气来,这会儿风大雪大,直灌得张着嘴的周筱有快要上不来气的感觉。

  只能走上几步就停下喘上几口气,然后再继续往前走。

  ……

  “报告军长,已经得到了夫人准确的方位!”金龙大声的向萧再丞汇报道。

  “加速!”萧再丞只发出了两个字的命令,继续深锁着眉头,双眼盯着车窗的外面,不知在想着什么。

  但跟在萧再丞身边多年,已经非常了解萧再丞的金龙和黑蛇两个人,却是深知此刻军长心里正万分的紧张。

  “是,军长!”黑龙大声的答道。

  高性能的越野车,即便在这大雪路滑的天气里,也阻挡不住它飞快的速度。所过之外,雪花被撞得四处飞散开来。

  汽车下了公路,沿着周筱之前走过的路径,也往郊区驶去。

  越往小路的深处开,萧再丞的眉头锁的越紧,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是,他的双拳,已经越攥越紧。

  “放慢此车速吧……这是一条野路,很少有人走。现在雪下的太厚,已经分不清路面和路下了。”金龙提醒黑蛇道,其目的也是在说给萧再丞听。

  “跟着夫人的那些人,现在还没到吗?”萧再丞问了金龙一句。

  “报告军长,他们是筛查完所在的路线,才最后确定的这一条,所以,应该是赶在我们后面才能到的。”金龙报告道。

  听了金龙的汇报,萧再丞没再说话,神色却越发的凝重起来。

  抬腕再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了三点半的时候,根据汇报上来的情况看,小人儿在这荒郊野外,应该是已经停留了五个小时以上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