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一十一章 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
  萧再丞看出周筱是不想理自己,但是心疼怀里的这个小人儿的心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倒是想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小人儿尽情的捶打自己一顿,能消一些气下去也是好的。

  但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小人儿好像连这样的想法都不屑有上半点儿。

  心里胡乱的想着,却仍是端过一碗汤来,舀起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用唇试了一下温度后,送到了周筱的嘴边。“来,乖……听话啊!少吃一点……”

  周筱说不出来话,也不想说话,更是没有什么胃口,见萧再丞喂过来的汤,一扭头,将脸转向了别处。

  “小小……听话,来,要吃一些啊!”萧再丞也说不出更多哄人的话,反复这样的几句劝着周筱。

  并跟着周筱的头转动的方向,又把握着小汤勺的手跟了过去。

  周筱仍是不理萧再丞,紧闭着嘴,再把脸扭到另一侧。

  “小小,有什么话……或是想说我的话,等吃下东西,嗓子能说话时,随你怎么说,但是现在吃东西要紧,听话啊!”萧再丞终是说出了一些类似道歉的话。

  不听这样的话还好,一听到这些,周筱的委屈又涌了上来,鼻子又开始酸的不能自抑,紧跟着就又红了眼眶。

  看到周筱那副委屈的样子,萧再丞歉疚的感觉渐渐变浓。深知周筱的脾气,之前自己说的那些话,应该又是深深的伤到了她吧!

  “小小……我说话……

  来,身体要紧,先喝点汤啊!”

  萧再丞想说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的开口,只说了几个字,又咽了回去。

  大颗大颗的眼泪,终于从周筱的眼中滑落下来。滴到了萧再丞的衣袖上、甚至还有他正举着的汤勺里。

  “呃……那个……”萧再丞更加的慌了起来,只得先把勺放回碗里,将碗放到桌子上,拿过纸巾,帮周筱擦起眼泪来。

  “不哭了……乖小小,你的嗓子都发炎了,要是一哭,嗓子就会更疼的。乖啊……”萧再丞揽着怀中的周筱,给她擦着眼泪,不断轻声哄着。

  周筱到最后也没能吃一口萧再丞让人给她准备的食物。虽然烧已经退了下去,但毕竟这来势汹汹的重度发热和感冒,吞噬了她大部分的体力。没过多一会儿,就又昏睡了过去。

  余下萧再丞,看着放在桌上那些一口未动的食物有些发愣。

  许医生再次敲门进来给周筱做检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萧再丞坐在那里发呆的样子。

  “小小怎么样?她一口东西都没有吃!”见许医生检查完后,萧再丞先是问周筱的情况,然后神情有些不易被人察觉的低落的说道。

  “小嫂子现在没事,夜里有可能还会烧起来,不过不要紧,到时打上一针就没问题了。

  不吃就不吃吧!她现在的扁桃体发炎严重,吃东西也会很痛苦。

  让她先好好的休息吧!”

  许医生回答道。

  “那她这样不吃东西能行吗?”萧再丞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

  “她实在不吃,也没办法。不过,输了那么多的水,已经增加了她体内的电解质,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要不要出来,和我聊聊?”

  许医生解释完,试探性的对萧再丞说道。

  “小小她……”萧再丞还是不太放心周筱。

  “不用担心,有护士看着呢!再说,小嫂子这一觉睡下去,应该短时间内不会醒的。”许医生安慰了萧再丞一句。

  “……

  那好吧!”

  萧再丞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又为周筱掖了掖被角,再伸手试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这才和许医生一起往书房走去。

  “说来听听,你和小嫂子,这是又闹的哪一出儿?”两人分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后,许医生开口问起了萧再丞。这个问题,憋了他一下午。

  “……

  她……

  陈双杰去学校找她了!”

  对于许医生,萧再丞并没能隐瞒,因为就目前周筱对待他的态度来看,他还得需要许医生帮忙给他出主意解决。

  “陈双杰……那个没用的小子?”对于周筱的一些事,许医生之前从萧再丞那里了解了大半,所以,对于陈双杰这个人,很有印象。

  “对,就是他!”萧再丞道。

  “那又怎么样?”许医生反问。

  “什么?”萧再丞不解。

  “我说那又怎么样,小嫂子对他有什么表示了?还是说,小嫂子也表现出了对于他不一样的态度?”许医生又问。

  “这个……”萧再丞语噎了一下。

  “这么说吧……那个姓陈的小子,找小嫂子的目的是什么,是要重归旧好吗?”许医生问的直接。

  “他们原本也没算好过,从没有过逾越的举动。有什么旧好的!”许医生的话,令萧再丞听起来不太高兴,反呛他道。

  “那他说了些什么?”对于萧再丞的不友好的态度,许医生只是翻了一下眼睛,又继续问道。

  “小小说,他只是要求和小小出去谈谈,但小小没有答应他。”萧再丞回道。

  “那不就结了,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郞有情,妾无意的事,还能怎么着了!

  等等……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就因为这事,你就和小嫂子怄起气来了是吧?然后你把人家给气跑了,在这冰天雪地里,跑出去吃西北风,对吗?”

  许医生一连串的问着萧再丞。

  “但是这件事她一直没和我说,是我知道后主动问的她,她才和我坦白的。”萧再丞提起这件事来,心里还是堵的难受。

  “那你就没想想人家不和你讲的原因是什么?

  我想,小嫂子也应该是会和你说了她不讲这件事的原因了吧!

  不要说是小嫂子,在感情这件事上,你心胸窄小的程度,连我都觉得惊叹。

  你这样,人家能敢告诉你吗!”

  许医生对着萧再丞,连连的摇着头。

  “但这种事不像别的事,她不应该瞒着我。

  而且,如果她的态度再强硬一些,那个陈双杰也不会三番两次的去找她吧!”

  萧再丞解不开心中的这个疙瘩。

  “站在客观的角度说,这件事,小嫂子这么处理,应该也有欠妥的地方。

  但是有一件事,你不要忘了,那个姓陈的小子,毕竟与小嫂子不管是以朋友的身份也好,还是同是中国人的关系也罢,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

  即便现在连朋友也不再做,也不可能就一定要冷脸相对吧!

  是,那个姓陈的去找小嫂子肯定是不对,因为你们现在各自都已成了家,有了自己的生活。

  但你也不是说,小嫂子并没有对他表现出什么不当的举措来吗!

  你倒好,没把事情捋清楚,小心眼儿就先作起祟来了。

  我猜,你这次一定是做得太过分了,不然小嫂子也不会这么难过,把自己弄的这么惨。

  萧四……哼哼……接下来的日子……

  唉!兄弟真的很同情你啊……”

  许医生说到最后,已经开始一脸的幸灾乐祸。

  “我说的话,可能是有些伤到她了……”到了现在,萧再丞已顾不得和许医生计较,开始暗自的反省。

  “不用说我也能想象的到,你萧四要是毒舌起来,还真没几个人能比的上。

  虽然我没有结过婚,还没有经历过婚姻的生活,但是萧四我告诉你,男女之间,不管是情人还是恋人,夫妻也应如此,伤人的话,最好考虑清楚再出口,不然有些补救起来是很困难的。”

  许医生说这些话时,脸上变得严肃起来。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小小这次做的……我的确是心里觉得发堵……”虽然见到周筱现在生病的样子,令萧再丞心疼万分,但是关于陈双杰的这件事,他还是不能释怀。

  “萧四,你心里的那个魔,还是没有除去啊!

  按说你都和小嫂子生活了好几年的时间,而且连孩子都生了,你还有什么可不能释怀的呢?

  是,你说的自有道理,任哪个男人遇到了这样的事,心里肯定都会不舒服。但关键是你得看小嫂子的态度呀!

  小嫂子和那个白英,是完完全全的两类人,你不能还用原有的心态来这样的对待人家。

  再说,连我们这些外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小嫂子一直对你一心一意,没有半点儿别的想法,这样就够了呀!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你这样和小嫂子闹,只会把她推离你的身边,万一你伤透了人家的心,真的把人家给推出去,那就趁了姓陈的那个小子的意了。

  冷静一下吧你!

  小嫂子不是那样的人,连我们这些兄弟都能看明白的事,你身为她的丈夫,心里要是还存有这种不信任的话,最起码,也对不住人家对你的这一片心了!

  有这么一个娇俏又贤惠的小媳妇儿陪在你身边,我想换作任何一个人,恐怕做梦都会笑醒了吧!

  你呀……别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好好的珍惜吧!”

  许医生说的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可是……现在小小……好像很生我的气,是自结婚以来,从没有过的生气。

  那我……要怎么办才好?”

  萧再丞有些抓耳挠腮,这方面的问题,只得求助于经验丰富的许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