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灵了
  看到萧再丞那一脸无计可施的样子,许医生的头摇的更加的厉害起来。

  “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你说说你,人家小嫂子比你年轻那么多,你又和人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说呢……那样像女儿一样的小娇妻,就是不用学,你也应该懂得一些哄女人的手段了呀!

  唉!真是朽木不可雕呀……不可雕……”

  许医生一声接一声的叹息,看着萧再丞,一副无可救要的表情。

  “怎么做?”萧再丞语气已经发冷。

  “你……你这个人……

  萧四,你这个人就是这样,求人都用这种语气。

  我一直怀疑,你平时是用什么样的语气和小嫂子在交流。

  好吧、好吧……

  呶……你当初是怎么把小嫂子给追到手的?”

  许医生往萧再丞的跟前凑了凑,脸上似乎带着一股坏笑。

  “什么?”萧再丞一时没明白许医生话里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说,当年怎么把小嫂子追到手的,你就还用那招数——死缠烂打!

  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她不理你,你就抱住她,任她捶你也好、打你也好,或者挠你,你都由着她来。

  对了,还有……任她可着劲儿的骂你,骂什么难听的话你都得忍。

  等到她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心里的气儿,也就都发泄出来了。这样,应该就什么都解了!

  要是还不行的话,就用我上次教过你的那招儿……抱着她就上床……

  嘿嘿……接下来,你懂得……”

  许医生脸上的坏意,越来的越明显。

  “你这样的办法……灵不灵呀?”萧再丞见许医生那一脸古怪的表情,皱了一下眉,有些怀疑道。

  “就说我上次教你的法子灵不灵吧!

  她要不理你,你就腻着她,粘在她的身上不离开,死死的就是要缠住她……

  但是,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一定要认错。

  光是色诱不行,主要还得要看你的态度。你要没有一个诚实的认错态度,那做什么也起不了根本性的作用。

  对了……说起这个我想起来了,上次……呃……你用什么办法把小嫂子给哄好的,嗯?

  是不是我教你的最后那个办法,是不是呀?说来听听呗!”

  许医生的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的燃烧起来。

  “我回房去看着小小了,你晚上就住在这儿吧!万一小小有个反复,有你在,我还能放心些。”萧再丞说完,站起来就往书房外面走。

  “哎……哎……哎……我说萧四……

  你小子怎么总这么不仗义,我这一次一次费尽这么多脑细胞的来帮你,你这倒好,卸完磨了就杀驴。

  喂……喂……萧四……

  嘿嘿……看萧四那闷骚样,可以确定是用了最后一个方法的,而且……灵了!”

  任凭许医生在后面如何的嚷嚷,萧再丞都像没听到一般,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出去。

  剩下许医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嘟囔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一股坏笑再次爬上了嘴角。

  于是,放松的将整个人都靠到沙发背上,跷起了二郞腿,美滋滋的哼起了小曲儿来。

  ……

  萧再丞回到卧室,见周筱仍在沉沉的睡着,示意让守候在一旁的护士先去休息,自己坐到了床边来。

  俯身,低下头,用唇再触了一下周筱的额头,虽然温度已经降了很多,但感觉还是在烧着。

  此时手上扎着输液的针头已经被辙下,那只手还放在被子的外面。

  萧再丞再伸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周筱露在外面的那只小手儿,然后再轻轻的握进自己的大掌里,感觉到周筱的手心都是热的。

  自己的这一番动作下来,小人儿丝毫没有感知,眉头稍稍的皱着,睡的依然是那么的昏沉。

  萧再丞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盯在周筱的身上,看着她由于鼻子的呼吸不畅,略张着小嘴儿轻浅呼吸的样子,自己的心脏开始猛烈的撞击着胸膛,让他再次感觉到了闷痛。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看着自己病弱的小妻子,大脑里一遍又一遍回想着许医生所说的那些话。

  越想,心里越觉得发虚。

  接着,又开始回忆那天自己对小人儿所说的些话……

  回忆了几番后,心里已不仅仅是发虚的一种感觉,歉疚、悔意、心疼……各种感觉,一时交织而来。

  待到思绪平稳一些时,再看时间,已经是午夜的十二点多。

  见周筱的唇又是干裂的厉害,萧再丞再次拿起棉花棒,蘸着水,轻轻的为她润了润。

  又试了试她的体温,还算平稳,便轻轻的上到床上,合衣,躺在了周筱的身侧。

  伸出一只大手,轻轻的揽住周筱。

  可能是因为闻到了熟悉的可以令人安心的气息,周筱竟不自觉的往萧再丞的怀里靠了靠。

  看到昏睡中往自己怀里靠过来的小人儿,萧再丞竟不禁勾了勾唇角。

  低头,再次轻轻的吻了吻周筱的额头、鼻子、双唇……

  突然想到下午自己找到周筱时,看她倒在雪地上的情景,当把她抱起来时,那苍白的小脸儿、冻得通红的鼻子,还有看自己时,眼中的那抺受伤与委屈……

  再看看现在怀中这个娇弱的连呼吸听起来都让人心疼的小人儿,于是又想起是因为自己那些过火的话,才导致的小人儿如此。

  心就更加的纠缠与内疚起来,以致连困意都跟着消失而去。

  萧再丞躺在那里,心思烦乱,却是一双眼一直都放在周筱的身上。

  渐渐的,感觉周筱似乎越来越不安起来,开始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扭动、挣扎。

  萧再丞慌忙的伸手,拭了下周筱额头的温度,直接的感觉就是温度又高了起来。而且,手下还一片的汗湿。

  又用唇试了一下,确定是又烧了上来。

  感受到这些,萧再丞第一时间一个箭步跳到地上,直接按下了床头的按钮:“快让许医生上来,夫人又烧起来了!”

  然后,快步的进到卫生间内,拿了一块温热的毛巾,先给周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接着,又拿温度计,给周筱夹在腋下。

  “小小……小小你哪儿难受,快告诉我。小小……”萧再丞抓着周筱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不停的叫着周筱的名字。

  “怎么了,又烧起来了吗?”许医生被人叫醒时睡的正酣,穿着睡衣、头发有些蓬乱的就走了进来。

  “对,又烧起来了!

  你等一下,我把温度计给你看一下。”

  萧再丞说着,取出了周筱身上的温度计,自己没顾上看,直接递给了许医生。

  “我看一下……是,又烧起来了。得打上一针。

  让护士过来,药我都已经备好了!”

  结果在许医生的意料之内,所以,他已提前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护士也很快被叫了过来,许医生自动的回避。

  “小小……你醒了吗?乖,别乱动啊……我们打上一针就不难受了……马上就好了啊!”萧再丞发现正要给周筱打针时,周筱睁开了红红的眼睛。

  以为是她醒了过来,于是就轻轻的哄道。

  谁知周筱只是迷蒙般的目光没有任何焦距的看了看,很快就又闭上了眼睛,眉头也跟着紧紧的皱了起来,一看就是很难受的样子。

  “夫人没有醒,由于烧的厉害,现在有些迷糊着。”护士见萧再丞试图要周筱给他一个反应,就在一旁解释道。

  萧再丞没有说话,微微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焦虑不堪。

  等护士给周筱打完针,萧再丞又把许医生给叫了进来。尽管许医生说接下来不会再有什么状况发生,但萧再丞硬是又让他给周筱检查了一遍,这才放人去休息。

  待到所有的人都出去以后,萧再丞又拿着温湿的毛巾,给周筱擦了一遍的身子,再换上一套睡衣。见周筱渐渐的平静下来,这才又躺到她的身边。

  这时,已是夜里的三点多钟。

  到了四点多的时候,见周筱没再有什么异样,萧再丞才闭上眼睛。

  ……

  经过了反复几次冷热相交的折磨后,周筱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

  等到大脑有了清醒的意识,想要睁开眼睛时,却觉得眼皮有千斤重的份量,直到睁了几睁,才费力的将眼皮打开。

  同时,身体各处的酸痛,由神经全部传入了大脑,此刻的周筱,觉得全身除了头发丝以外,好像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

  这样的疼痛,使她想动一动身子都有些困难。

  “小小……你醒了!”进入浅眠没多少时间的萧再丞,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周筱气息的变化,于是立即警醒过来。

  周筱这才发觉,视线之内,几乎被眼前的胸膛所全部的阻挡,自己竟窝在萧再丞的怀里。

  收回视线,忍着身上的痛意动了动,想要离开这个怀抱。却是费了半天的劲,身子才能稍稍的动了动,不过,却是痛的直令她的眉头紧紧的皱了皱。

  “小小……你要什么,和我说。

  你要不要喝水……还是要上厕所?”

  萧再丞坐了起来,将手揽在周筱的腰上,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