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一十三章 白费力气
  萧再丞虽然一连声的问周筱,周筱却是看也不看他,双臂撑到床上,就想要坐起来。

  萧再丞看明白了周筱的用意,先一步将她抱坐起来。只是,周筱身上那疼意,在萧再丞碰触到她的身体时,更加的加剧起来。

  这让周筱不由的伸手,去推拒眼前的这个胸膛。

  萧再丞没有错过周筱脸上的表情,见她的面色有些痛苦,已经忽略了小人儿对于自己的推拒。立即又担心的问道:

  “小小……你是不是哪儿难受,你快跟我说。

  哦……对了,我去叫许重楼进来。你等等……我叫他……我这就让他过来……”

  却在刚要伸手去按床头的按钮时,被周筱拉住了衣袖。

  “小小……你现在难受,我让许重楼上来给你看看。”萧再丞见周筱拉住自己,阻止自己叫许医生,于是轻声的说道。

  周筱对着萧再丞摇了摇头,还是示意他不要叫人来。

  阻止完萧再丞,周筱自己慢慢的往床边挪去。

  “小小……你要干嘛,我抱你去。”萧再丞先一步跳到地上,一只手顺了顺周筱有些凌乱的发丝,轻声问着周筱。

  周筱就是不理萧再丞,还是自己一点一点的往床下挪,尽管每挪动一下,身上各处都疼的厉害。

  见到这样,萧再丞也不敢再继续问下去,弯腰,却是将周筱给打横抱了起来。

  “放……放我下来……”突然被萧再丞悬空抱起,周筱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的脖子,下一刻,却是拍打着萧再丞的肩膀,挣着要下地来。

  只是,由于从昨天中午到现在也没吃过一口的东西,再加上发烧无力,周筱手落到萧再丞身上的力量,还不如挠痒痒来的力度大。

  而且从那肿痛的嗓子中硬挤出来的话,也几近于无声而且还无比的嘶哑。

  也亏得萧再丞的耳力好,不然根本听不见也听不清周筱说的是什么。

  “乖,别乱动,也别说话,你的嗓子现以发了炎,说话会疼的厉害,有什么事,你示意我就好。

  现在告诉我,你想要做什么,是要去厕所吗?”

  萧再丞抱着周筱并没有松开,而是温声细语的说道。

  周筱的确是要急待上厕所,去解决生理问题。见自己挣脱不开萧再丞,也只得停止了白费力气。

  见周筱没有对自己的话表示否定,萧再丞知道自己是猜对了,于是抱着周筱就往卫生间走去。

  进了卫生间,直接把周筱抱放在马桶上,就要伸手去撩周筱的睡衣,好褪去她的底ku。

  而周筱却是极力的反抗,并且脸色也极其的不好,说什么也不肯让萧再丞帮自己再继续下一步。

  萧再丞虽然不会哄女人,但也是个会看人脸色的人,知道自己若再执意下去,反倒会惹的小人儿更加的不快。只得收回手来。

  “那我在门口等着你,需要我你就在里面弄个响动什么的。”萧再丞退出来前,还不忘叮嘱周筱道。

  站在卫生间门外的萧再丞,又想了想许医生和他说的那些话,但在想到小人儿此时对待自己的态度时,心里一时又有些没了底。

  这次,不但是伤到了小人儿的心,连她的健康都被损伤到。要知道,周筱之于萧再丞,那可是心尖尖上的那一块。

  看到周筱被高烧折磨得那个难受的样子,萧再丞真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她承受这一切。

  不管想了多少,心底的那份愧疚和懊恼却是越积越多的。

  此时的萧再丞,心里已经想明白了一件事——

  虽然周筱与陈双杰的见面,她没有告诉自己,而且因着陈双杰的出现,令自己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是,自己那天说的那些确是有些过了,很是伤人。

  以周筱的性格,听了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心里一定会非常的难过。

  “但愿小东西能看到自己的诚意,尽快的被自己哄好吧……”

  正想着,萧再丞听到了卫生间冲马桶的声音,于是立即推开门,又走了进去。

  见周筱正一手扶在面盆池上,一手去拿牙刷,准备刷牙洗漱。

  “我来……

  来,你先坐在这里。”

  萧再丞已经先一步伸手,帮周筱将牙具拿过来。并且知道周筱的体力不支,还拉过一个凳子来,让周筱先坐下去。

  周筱也确是虚弱的厉害,闻言,没有反驳,由萧再丞搀扶了一把后,坐了下去。

  萧再丞像以前那样,帮周筱挤好牙膏,并要亲手帮周筱刷牙。但在牙刷要触到周筱嘴边的时候,却被她一扭头躲了过去。

  “小小听话,你现在还太虚弱了,我来帮你啊!”萧再丞将周筱的头揽过来,还是坚持要亲自动手。

  “不……”周筱极费力的,只吐了一个字出来,但那明显的抗拒,足以令萧再丞感觉的到。

  见周筱确是极不配合,萧再丞没有办法,只得把牙刷递给了周筱。

  高烧过后,不只是身体的各处骨骼、肌肉、皮肤,甚至连牙龈轻触一下都疼的厉害。

  周筱一手撑在面盆台上,一手慢慢的刷着牙,脸上的表情痛苦。

  萧再丞担心周筱一个站不稳会摔倒,不顾周筱的反抗,一直在后面用大掌圈着周筱的腰肢。

  刷完牙,周筱的头上已经有细汗冒了出来。

  这一次,不再顾及周筱的反抗,萧再丞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拿着温湿的毛巾,帮周筱先擦净脸,再握着她的手,放开水龙头,帮她去洗手。

  做好一切后,又一个打横,将周筱抱回了卧室的床上。

  下人已经在这间隙,将由于周筱之前几次出汗导致的略显潮湿的床单等物全部的换去。

  在周筱被抱放到床上的那一刻,已经又有下人,送上来一大托盘的清粥小菜和营养的煲汤。

  周筱往拉开窗帘的窗外看了看,太阳好像还没有完全的升上来,再动作迟缓的望床头看了一下时间,才刚过了六点半。

  “小小,来,吃些东西吧!从昨天到现在,你还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萧再丞端起了一碗汤来,舀起了一勺吹了吹,像每次一样,用唇试了试温度后,喂到周筱的嘴边。

  整个过程里,周筱却是一直没有看过萧再丞一眼,脸上带着一丝的冷意。

  在萧再丞将汤递过来的那刻,又将头扭到了一边。

  “小小,再怎么生我的气,总要吃东西才行呀!

  乖乖的听话,先把东西吃了啊!”

  萧再丞见周筱就是不张口,心里急了起来,但也只得轻声的哄着。

  连周筱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什么时候竟变的这么的脆弱,听到萧再丞道歉的话刚一出口,那股委屈就又涌了上来,怎么忍也忍不住的,马上红了眼眶。

  “小小……是……是我那天说的话有些过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身体要紧,我们先来吃东西。”

  看到周筱一脸的委屈,萧再丞的心,疼的一拧一拧的难受,手里端着汤碗,有些无措的不知要放下,还是要继续的端着。

  听到萧再丞紧跟着的一句话,终于控制不住,眼泪决堤而下,并且呜咽的哭出声来。

  但是由于嗓子还哑着的原因,那暗哑的哭声,让人听起来就更为的揪心。

  萧再丞愣了一下,慌手慌脚的将手里的汤碗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再一把,将周筱揽进了怀里。

  “小小不要哭,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用那样的话来伤你。

  不哭啊……这样你的嗓子会更疼的……”

  萧再丞从未有过的这种态度的认错,令周筱的委屈更甚,挣了几挣后,见根本挣不开萧再丞的怀抱,索性任随萧再丞对自己的搂抱,却是敞开闸门,大哭起来。

  正如萧再丞所说,哭的时候扯动了嗓子,令哭了一会儿的周筱开始有些透不过气来。

  一会儿的功夫,小脸儿就憋的通红,开始咳嗽起来。

  “快叫许医生上来!”萧再丞一边轻拍着周筱的后背,一边按下床头的按钮,对着下面的人喊道。

  回过来头,再把周筱抱在怀里,继续焦急轻呼着:

  “小小……小小你没事吧!”

  “怎么了……好好儿的怎么又咳的这么厉害了。

  萧四,你再按我昨天教你的,帮小嫂子按一下厥阴俞穴,快点儿,按一会儿就好了!”

  还一副睡眼惺忪的许医生,一进门就立即对萧再丞说道。

  “哦……好、好……我马上按……马上按……”萧再丞这会儿才想起来昨天许医生所教自己的那一招,刚刚急的完全没有想起来。

  反复按了几次后,周筱很快就止住了咳嗽。

  “记得下次小嫂子要是再这样咳嗽的话,你就按这个穴位,马上就能好。”许医生打了一哈欠,又叮嘱萧再丞道。

  “好!你过来,再给小小看看。”萧再丞点了点头,再让许医生给周筱检查一下。

  “我看看。

  小嫂子,把手腕伸过来,我再给您把下脉。

  呃……您……那个……

  那个……一会儿您得要吃些东西才成,本来身体就虚,光靠输那些液体可不行,要吃东西体力恢复的才会快。

  您得注意自己的身体,感冒不像别的,虽然看着是小病,但一不注意就会引起其它的大病来。

  还有啊……感冒也是种极易传染的病。您家里又有老人和孩子们,这些都是易受传染的人群。

  您要是不早点儿的好起来,万一传染给他们就麻烦了,您说是吗?”

  许医生给周筱把着脉,一抬头,发现周筱红肿不堪的眼睛,心里暗暗的吐槽自己兄弟萧再丞的木讷。

  心想,这是哄老婆还是气老婆来了,怎么竟然给弄的又哭了起来。

  忍不住抬头又看了看萧再丞,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