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是我误会她
  萧再丞心里知道,等到孩子们走后,父母定会问自己这件事的原因。

  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回答道:“没什么大事,只是一些小误会。”

  “小误会……是谁误会谁……要到了把人弄倒在病床上的地步吗?

  你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老老实实的给我说!”

  萧老爷子粗声的嚷道。

  “你爸问的,也正是我想知道的,你们是谁误会谁,要是小事,小小怎么能哭成那样,还一个人跑到荒郊野外去?”

  萧老太太不像萧老爷子那样的大喊大叫,而是温声细语的问萧再丞道。

  “是我误会她。”萧再丞虽然每次说话都是这么的简短,却也每次都是这么的诚实。

  “你误会她?丫头那么善良本份的一个孩子,你竟然误会她?

  你这个混蛋的臭小子,你是不是好日子过上才没几天,就开始要作呀!啊?

  还把丫头弄得这大病一场,你这不是欺负人家吗?

  你小子也不拍拍良心好好的想一想,人家比你小那么多,处处的包容和忍让你不说,自从嫁进我们家来,人家还不满十九岁的年龄,就开始给你的两个儿子做起妈来。

  而且对两个孩子,比亲生的还不知要亲上多少。在两个孩子的身上,也是费尽了心力。

  要是没有丫头,你的两个儿子有今天这个样子吗?

  要是没有丫头,你又哪来的那么漂亮又可爱的一个女儿?

  就是想想这些,你欺负人家就得扎心吧!

  你这个混蛋的东西,真就不知道你这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唉!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这个蠢货!”

  萧老爷子越说越气,说到后来直拍桌子。手边是没有东西可以让他扔,不然早就摔到萧再丞的身上去了。

  “老爷子,您先消消气儿,夫妻间吵架拌嘴的,倒也是难免。

  我们先问问,是什么误会,让小四脑子犯这么大一个轴。

  小四,也别怪你爸这么生气的骂你,他说的句句在理。小小这孩子我们都了解,本本份份的一心和你过日子。

  而且心思单纯,从没有任何的害人之心。

  即便是之前白英那么胡搅蛮缠,她也不过是说了几句气愤的话,更多的却是担心小沛和小沐两个孩子,还担心你爸我们俩会气坏了身子。

  而且我也能从她的话里话外听出来,她也担心你会被白英搅的郁闷出什么病来。

  却也从没说恨到白英到一种什么程度,或是想要用些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白英。

  这样善良又宽厚的一个孩子,你要有半点儿对她不好,于情于理上,还真的说不过去。

  小四,妈知道,你也倒不是不讲道理的一个孩子,只是,在夫妻关系的处理上,还真是存在着一些问题。

  现在就我们三个人,我就直接的说出来吧!

  你有时就是太小心眼儿了!

  虽然我是个局外人,但我毕竟是你妈,对这一点,早在你和小小结婚起,就已看在我的眼里。

  我知道你在乎小小,但是,即便在乎,有些事也要有个度,不能做的太过,你能明白吗?

  话说了这么多,妈希望你自己能好好的考虑一下,毕竟,两个人是要在一起相扶相持的过一辈子的。

  现在,能和你爸我们俩说说你和小小……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这样的吗?”

  看似萧老太太说这些话好像是兜了一个大圈子,但不难听出,对于萧再丞和周筱这次闹别扭的原因,她已猜出了一部分。

  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想让萧再丞多明白一些夫妻间的相处之道。

  而且,以她对周筱的了解,可以说是完全的相信。

  萧老太太觉得,连她这个做婆婆的都对自己的儿媳这么的信任,那么作为周筱的丈夫——萧再丞,就更应该做到这一点。

  只是自己的儿子在这方面实在是木讷的厉害,不得不让她这个做妈的适当的予以提醒。

  所以,萧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儿子,说的极为的严肃。

  “爸……妈……真的只是小误会,您二老就不要问了。

  是我前天说的话太重了,伤到了小小……

  妈,您说的这些我都懂。其实有时我心里对小小也是觉着很亏欠。

  尤其是白英前一段回来折腾的那些日子,我以为小小会因为这件事生我的气,和我闹别扭。

  但是除了她怪我没有把白英之前找过我的事告诉她外,别的什么都没说过。

  还有……看到她在看小沛和小沐时,那副极怕失去的眼神,我心里就愧疚的更加的厉害。

  相信我们全家的人都能看到眼里,小小对于小沛和小沐的感情,甚至比小夭夭来的还要深一些。

  她总觉得,我们所有人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夭夭,而忽略了小沛和小沐,所以她要弥补上这些所亏欠的爱。

  就这一点来说,我心里对她也是感激的。

  小小是什么样的人品,我心里其实也是清楚的很,只是……

  我以后一定会注意这一点。”

  萧再丞就是不肯说出是因为什么和周筱发生的误会。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见萧再丞怎么也不肯说出因由,知道他的脾气,也是毫无办法。

  不过,见他的态度这样少有的好,心里倒也放去了大半。

  “对了,说起那个白英,小四,真的像我们得到的消息那样,她现在已经又出国去了吗?”萧老太太问萧再丞。

  “是,但也不是又出国定居,而是经常来回的往返,并且不是一个国家,好像是去多个国家做时间长短不一的旅游。

  但是……是和不同的男人。”

  萧再丞说到后面,满脸的厌恶之情。

  “听听……听听……这是个什么东西,真是丢死个人。

  看来是折腾了一段,知道回我们萧家没有任何的指望,已经歇了心思。

  这就好,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反正已经和我们没有一点儿的关系,也省得我们再费心思来安排她了!”

  萧老爷子听到有关白英的消息后,也是一脸万般的嫌弃。

  “但是我担心她不会就这么善罢干休呢!

  万一她过一段再闹上来怎么办?

  难道……我们就真的这样放任着以后不再去理她了……不把她安排走了吗?”萧老太太心思比较细腻,不无担忧的说道。

  “她现在的生活多姿多彩,而且对两个孩子也没有任何的感情,知道我们家不是那么可以任她随意拿捏的,应该是已经歇了心思。”

  萧再丞说的倒比较肯定。

  “但愿如此吧!

  不过,还是安排人,再观察一段日子吧!不然,我还是不大放心呢!”

  萧老太太却是没那么乐观。

  “那样一个女人,还能反了天儿去。

  我估计,时间一长,国内的生活她肯定会适应不了,还得想着跑出去。

  小四,既然你妈还是不大放心,你就安排人,再观察上一段再说。”

  萧老爷子尽管不以为然,仍是顺着萧老太太的意,叮嘱萧再丞道。

  “好的爸,我知道了!”萧再丞点头答应。

  “好了,你上楼去陪小小吧!

  记住,别跟个闷葫芦似的,把刚刚和你爸我们俩说的话,再和小小说上一遍,我相信,她很快就会原谅你。

  小小并不是个记仇的孩子,只要看到你的真心,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以后做什么事和说什么话之前,一定要考虑好再去做和再去说。

  别看小小比你小这么多,但在夫妻间的关系处理上,可是比你要强得多了,而且心胸也要比你宽阔得多。

  这一点,你要和人家小小多学学。”

  见该说的话说的也差不多了,萧老太太又叮嘱了萧再丞一番,然后让他上楼去陪周筱。

  老太太是想用一切自己能想到的办法,想难做到让周筱尽快的原谅自己的儿子。

  “榆木疙瘩脑袋一枚,活了三四十年都没个长进,也真是出息了你。

  下次要是再这么欺负丫头,看我不抽死你个臭小子。哼!”

  萧老太太说完,坐在那里的萧老爷子又忍不住骂了萧再丞一顿。

  与自己的父母谈完,萧再丞又转身回了楼上的卧室。

  周筱还在沉沉的睡着,液体已经全部输完,针被拨了下去。

  让护士出去,萧再丞轻轻的坐到床边。看着周筱还是有些发红的小脸儿,便俯下头去,将唇再触到周筱的额头,试了试温度。感觉这会儿还是有些发烧。

  心里虽是又急又疼,但想到之前许医生的叮嘱——在烧的不厉害的情况下,让尽量的物理治疗,少用些抗生素,也只得打消了再去给许医生打电话,让他给配些打针的药的想法。

  又看了看周筱此时的表情,还好,并没什么痛苦之意,想来应该还能承受。

  坐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不过是才十二点半。下午没什么紧要的事,该处理的都已经处理完,可以多陪陪小人儿了。

  于是脱掉鞋子,躺到了周筱的身侧。再轻轻的将其往自己的怀中搂了搂,也闭上了眼睛。

  虽然昨晚几乎整夜未睡,但一颗心都放在病痛中的周筱身上的萧再丞,并没觉得有什么困意。

  此刻,他只想就这样轻轻的搂着周筱,静静的享受独属于二人的时光……

  周筱这一觉睡起来还算舒服,再睁开眼时,见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感觉到身上的异常的份量,稍稍往下看了一眼,萧再丞的手臂,正搭在自己的腰际。

  “小小,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萧再丞在同一时间也睁开了双眼,抬起头来,看着周筱问道。

  并伸手,抚在周筱的额头上,感觉温度好像稍稍的又下去了那么一点点。

  周筱扭了一下头,不让萧再丞的手继续停留在自己的额头上,然后动了动,要从床上坐起来。

  “来,我来帮你!”萧再丞并不在意周筱的抗拒,快速的起身,将周筱抱坐起来。

  得了许医生传授的一些听起来比较实用的经验,再听了萧老太太的一顿教诲,萧再丞的脑壳,好似开了那么一点点的窍儿。

  周筱对萧再丞的态度仍是没有任何的改观,不去看他、脸色冷淡。

  这样的做法,周筱自觉不是自己矫情,直到现在,一想起前天萧再丞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周筱心里还是觉得万分的委屈。

  正如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他们所说的,自和萧再丞结婚以来,周筱已经将整颗心都放到了萧再丞一个人的身上,从没有过任何其他的想法。

  对于陈双杰,周筱甚至连梦里都没有再出现过这个人物,就不要说对他还会有什么存留的想法。

  而且,萧再丞这种过份的犯小心眼儿的毛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上一次,可以轻易的原谅他,但是这一次,周筱无论如何觉得从心里上不会再那么轻易的能过去这个坎儿。

  萧再丞这次倒是学的乖了许多,虽然周筱对他的态度冷漠,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表现。

  快速的从床上跳到地上,倒了一杯温水过来,举到周筱的嘴边,温声的哄道:

  “小小,来,喝点水吧!”

  周筱连眼皮都不抬,只是伸手,去接萧再丞手里的杯子,要自己喝。

  “我来吧!你现在还很虚弱,别不小心洒到身上了!”萧再丞坚持着,没有松手,杯子一直放在周筱的嘴边。

  周筱无奈,只得就着萧再丞的手,喝了半杯下去。

  “小小,你饿不饿?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些吃的去吧!”萧再丞说着,就要去按床头的按钮。

  却被周筱拉住了衣服的袖口。不过,仍是不说话,也不看萧再丞。

  “那好,那就稍等一会儿……

  我还是让厨房先备着吧!汤总要煲的时间长一些才好……

  那个……小小,你要是还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我让许医生根据你的情况,再重新调整用药。”

  萧再丞继续一个人在那里说着。

  不过,他本就是一个不擅言辞的人,又加上周筱冷漠的态度,说着说着,就已经不知道要说点儿什么才好。

  有些尴尬的站在周筱面前,无措的伸了伸手,去拉拉自己的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