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二十二章 这伤我可疗不了
  看到妈妈不再拒绝自己的喂食,萧沛开心起来。一边一勺、一勺慢慢的喂到周筱的嘴边,还一边又唠唠叨叨起来:

  “还说呢!我还以为昨晚我们能有幸,和妈妈同床共枕呢……谁知,今早一睁眼,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把我们都给运了回去。

  这萧军……呃……那个……

  我觉得吧……你们这事办的有些不地道。睡都睡这边了,还把我们运回去干嘛!

  再说,这又不是经常性的,只不过是偶尔的一次,这样也太小气些了吧!

  我说昨晚睡觉时,连做梦感觉味道都不一样呢!原来是缺少了妈妈的味道。

  你们说说,连个让我们做好梦的机会都不给吗?

  我还好,毕竟年龄大了,心理的承受能力起码能强上一些。

  但是,弟弟和妹妹还小呀!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一早醒来,感情上得有多失落……”

  “妈妈……”萧沛那儿说的正起劲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小沐怀里抱着自己的枕头,揉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站在门口。

  “我说什么来着,看,这就来了吧!

  弟弟这伤我可疗不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萧沛说着,还意有所指的看了萧再丞一眼。在接到萧再丞传来的那冷飕飕的目光后,不禁缩了缩脖子,又把目光完全投放到自己的靠山——周筱的身上。

  早在萧沛唠唠叨叨的述说着自己与弟弟和妹妹们的不平的时候,周筱就已笑的快要呛到。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萧沛的脸蛋儿。

  手还没有放下,小沐带着哭音的喊着自己,就出现在了门口。

  周筱朝着小沐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弟弟快过来吧!妈妈让你过来呢……

  哎呀……别摔到了!

  真是让人操不完的心。

  来,过来!”

  周筱一生病,萧沛就充当起了一个好像可以做主的大人一样,手里还端着碗,就皱着眉头对着小沐喊道。

  小沐迷迷瞪瞪的走到床前,没用人说,自动的就爬到了床上。

  接着,从周筱的腿上爬过去,紧挨着周筱又躺了下来。还伸手,搂住了周筱的腰。

  周筱微笑着,给小沐的头下垫上枕头,再将被子盖好。

  抬头,看了一眼正对着两个儿子放冷气的萧再丞,脸色就拉了下来。

  萧再丞:“……”

  再次受瘪,继续在心里开始划圈圈。划着划着……诶……小人儿刚刚正眼看了自己呢!

  于是,心情自动雀跃起来……

  “小沛……你困不困,要不要再睡会儿?”咽下一口粥,周筱问萧沛。

  “我呀……等会儿再说吧!”看的出来,萧沛不是困,想要像弟弟一样的再睡会儿,而是贪恋妈妈的这个怀抱而已。

  周筱好笑的点了点头。小家伙儿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怎么会猜不出来。

  吃了一碗粥,周筱就已经觉得胃里饱胀了起来。阻止了萧沛兴致勃勃还要继续喂食下去的举动,让萧沛叫人,将吃剩下的东西都收拾了出去。

  “妈妈,您先躺下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妹妹,我担心她醒了后,也像弟弟一样,会忧郁。”萧沛在这说这句话时,又是幽怨的看了萧再丞一眼。

  萧再丞顾忌着周筱,这次没敢再放冷刀,却是先转身一步,向外走去。

  周筱伸手,位住了正要往床下跳的萧沛,挑了一下下巴,示意了一下萧再丞离开的方向:“你爸爸去了!”

  “妈妈威武,这都能猜的出来?”萧沛笑嘻嘻的拉住周筱的一只手,晃来晃去。

  周筱满脸的笑意,捏了捏萧沛的鼻子。

  “妈妈……躺下来……快点儿嘛!”小沐又睡了一小会儿,这时醒了过来。

  见周筱在一旁坐着,于是撒娇的搂着她的腰,扭了扭身子道。

  “好!”周筱笑子笑,依言躺了下来。

  “嘻嘻……我要搂着妈妈……”小沐马上将手臂缠在周筱的脖子上,头也往周筱的颈下用力的扎了扎。

  周筱一脸的笑容,将小家伙儿也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

  “弟弟,你不要起床吃饭去吗?”萧沛虽是这么说着,却也是趴在周筱的怀里,伸出一只手,去挠小沐的痒痒。

  “啊哈哈哈……哥哥不要,别搔我的痒,好难受的。

  哈哈哈……哈哈哈……妈妈,您看哥哥呀!

  哎呀!哈哈哈……”

  小沐被萧沛逗弄的乐的上气不接下气,更加的往周筱的怀里钻去。

  见小沐乐成那个样子,周筱好笑的抓住了萧沛那只捣乱的小手儿,示意不要让他再搔弟弟的痒痒。

  “好吧!我不搔你的痒痒了,你快起床去吃饭。”萧沛又像一个小大人儿似的,对着小沐说道。

  “我不……我要在这儿陪着妈妈。”小沐从周筱的怀里稍稍的露出小脸儿来,大声的说道。

  “吃过饭再过来不行吗?”萧沛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严肃起来。

  “可是我不想呢!”有周筱在的时候,小沐是不太会惧怕任何人的。

  “妹妹来了!”萧沛叫了一声。

  只见门一响,萧再丞抱着还在睡着的小夭夭走了进来。

  萧再丞看了看周筱,直接走到床前,将小夭夭放了上去。

  他是听了萧沛的话,担心小夭夭醒来后发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会闹情绪。

  “看看妹妹,睡的小脸儿都红了呢!”小沐趴在周筱的身上,隔着周筱,看着还睡的香甜的妹妹,小声的说道。

  “小沐,妈妈的身上还疼着,你不要压在妈妈的身上。”萧再丞没忍住,说了小沐一句。

  “哦!妈妈,我是不是压疼你了?”小沐一听萧再丞的话,立即从周筱的身上直起身来,小脸儿一阵的紧张。

  周筱朝着小沐笑了笑,摇了摇头,又费力的说了句:“没事,妈妈不疼。”

  萧再丞:“……”

  感觉自今天起床后,已经第二次的受瘪……

  “妈妈身上不疼呢!嘻嘻嘻……害我吓了一跳。”小沐一听周筱的话,立即笑了,重又趴到了周筱的身上。

  直到小夭夭起床,萧再丞带着小沐和小夭夭洗漱好,并由萧沛带着弟弟和妹妹下楼去吃饭,房内又剩下周筱和萧再丞两个人。

  “小小,你躺下休息一会儿吧!

  许重楼说你今天还得要输一天的液体看看情况,一会儿护士就会来给你扎针了。”

  萧再丞走到床边,看着周筱,轻声的说道。

  周筱没有任何的回应,却是挪了挪身子,想要躺下去。

  萧再丞却是更快了一步,抱着周筱就轻轻的把她放躺下来,并盖上被子。

  周筱还是没有看他,直接又闭上了双眼。

  到这会儿,萧再丞心里还真是泛起了一阵的无奈,离他要去外地的日子已经所剩无多,真不知小人儿要和他怄气多久。

  护士进来,帮周筱将针扎上,又量了量体温,虽是还有些稍高,但也不会再有什么大碍。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后面跟着三个孩子,又进了周筱的房间,看了看周筱,和护士询问了一下情况,心里多少放下了一些。

  见周筱有些倦意的神情,就把三个孩子都带了出去。

  见没什么事,萧再丞也把护士打发了出去。

  自起床后也折腾不短的时间,周筱确是感觉到头脑发晕,精神不济,一会儿间,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萧再丞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见周筱此时睡得沉稳,便起身坐到了窗前的圈椅上,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起来。

  不到十点的时候,有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萧再丞起身,打开了房门。

  原来是米小粒领着冰冰站在门外。萧沛和小沐与小夭夭,也都与冰冰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

  “军长,听说嫂子病了,我和冰冰过来看看。”米小粒和萧再丞打了声招呼,说明的了来意。

  “哦……她现在正在睡着……”

  “是小粒吗?”周筱正睡的昏沉间,隐约听到有敲门的声音,接着又传来好像是米小粒的声音,周筱便睁开了眼睛。

  听到萧再丞一副不愿让人打搅自己的语气,周筱觉得又是气又是有些心里的异动。

  便尽可能最大声音的开了口,打断了萧再丞的话。

  “周妈妈在叫我们进去呢!”冰冰看了看萧再丞,语气中带着迫切。

  “请进吧!”见周筱都已经被吵醒,而且还发了话,萧再丞也不好再拦着,只得闪身,让几个人进屋来。

  “周妈妈……周妈妈……您怎么了,您怎么突然的就病了呢!

  您现在好些了没有,还有哪里不舒服?”

  萧再丞一闪身间,冰冰就松开了拉着小夭夭的手,快步的跑了进来。

  到了周筱的床前,轻轻的摸了摸周筱扎着针的那只手,一脸担忧和心疼的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冰冰与周筱的感情特殊,刚刚和萧沛通电话,一听说周筱生了病,小家伙儿急的立即就要拉着米小粒出门来看周筱。

  得知周筱生病,米小粒也是觉得很突然,心想怪不得周五那天接冰冰时没有见到周筱,原来是生病了。

  但是具体的生病原因米小粒却是不知道,当然也没有去怀疑,因为她目前得知的只是说周筱得了严重的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