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二十三章 他知道了
  看到冰冰那张小脸儿上不加掩饰的担心,周筱笑了笑,伸出没有扎针的那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又费力的说道:

  “周妈妈没事,冰冰不用担心啊!”

  “还说没事,听听,您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了!”说到这里,冰冰竟然红了眼眶。

  “冰冰弟弟,你不用担心,妈妈已经好了很多,许叔叔说,已经没什么大事了!

  只是嗓子还是不行,说不了什么话。”

  萧沛又像个大人似的走上前来,还拍了拍冰冰的肩膀,安慰他道。

  “冰冰哥哥,你不要难过,其实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难过和担心的,不过妈妈现在已经慢慢的好了起来。

  所以,你就不要再担心了,好不好!”

  小沐也走上前来,拉着冰冰的一只手,学着萧沛的样子,也去拍了拍冰冰的肩膀,小脸儿一脸认真的样子。

  “冰冰哥哥,不要哭,不然夭夭会难过的!”小夭夭也像个小精怪一样的跑上前来,抱住了冰冰的手臂。

  本来看到冰冰那难过的样子,让在场的大人们心里也跟着不好受起来,但在听到萧沛和小沐安慰冰冰的话、尤其是在看到他们俩拍着冰冰肩膀样子的时候,竟然都忍不住乐了出来。

  “嫂子,怎么突然就病的这么严重了?我也刚刚听说。

  您都病了好几天了,怎么也没说一声,我好早点儿来看您。

  哦……对了,小沛说您的嗓子现在不太能说话,我刚才听了也是觉得很严重。

  您就不要说话了,我也不是外人,用不着客气。”

  米小粒也来到了床前,仔细的看了看周筱后,轻声的说道。

  这一看,也让她立即发现,只有短短的三天没见,周筱就已瘦了一大圈儿下去。

  而且,虽然是才进屋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让她感觉到了周筱与萧再丞之间的不对劲。

  但碍于萧再丞在一旁,而且周筱的嗓子说起话来也不方便,也就不好多问什么。

  所以,只是找话题的简单的说着这几天来冰冰的情况。

  周筱也看出米小粒的意思来,在冰冰和自己亲近了一会儿后,就示意萧沛,让他带着弟弟和妹妹们都到活动室去玩耍。

  萧再丞知道周筱与米小粒的关系特别好,而且人家来看望周筱,他一直守在一边也不大好。就和米小粒打了一个招呼,转身去了书房。

  “嫂子,您是不是和军长……你们闹什么矛盾了?”见萧再丞走了出去,米小粒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周筱伸手去够床头的杯子,想要喝点温水润润嗓子再说,米小粒见状赶紧帮她拿了过来。

  “他知道了……陈双杰来找我的事。”喝下了几口水后,周筱哑着声音回答道。

  “啊?他怎么会知道的……是您告诉他的吗?应该不是吧!”听了周筱的话,米小粒吃了一惊。

  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之前两个人曾就这个问题聊过,周筱当时说,因为萧再丞在这方面心胸并不是一个很开阔的人,所以不想让他知道。

  没想到,才过了这么几天,却还是被萧再丞给知道了消息。

  “不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周筱摇了摇头。

  “然后呢?因为这件事,他和您闹起来了吗?

  那您没有向他解释清楚吗?

  您是因为这件事,才会病倒的吗?”

  米小粒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以米小粒对周筱和萧再丞的了解,知道萧再丞疼周筱是那种恨不得要含在嘴里的疼爱,所以,她想象不出来,萧再丞究竟做了什么,周筱才会病的如此。

  周筱在米小粒的帮助下,又喝了半杯的温水,也不顾嗓子的疼痛,接着讲了下去……

  实在是这几日来的心里的那种压抑,没办法向任何一个人诉说。如今能见到米小粒,总算能把这份积郁倾倒出来。

  “什么……不会吧!军长他……竟然说了这样的话……

  呃……我是说……他可能真的是一时气急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完了周筱讲的整个事情的经过,米小粒一时大为的吃惊,令她没想到的是,一直把周筱如珠如宝一般对待的萧再丞,竟然会对周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这种话,不要说是周筱,米小粒想,要是换作自己,心里也是不能接受的吧!

  但是,话却不能这么说,要是说出来,只会加剧人家夫妻间的矛盾。于是话锋一转,劝解起周筱来。

  “相信这样的话不要说我,就是换作你或是任何人也不能接受的吧!

  他的心情我能理解,这种事,换成任何一个男人,知道后心里肯定也不会舒服。

  我心里伤心的是,自从和他结婚以来,我一直都是一心一意的和他过日子,从没有过任何别的想法。

  而且,之前我还不止一次的和他讲过,我说夫妻间最最重要的就是要相互的信任。

  我还说,希望他像我信任他一样的信任我。

  就像这次白英回来闹腾一样,我心里非常清楚,他对白英没有任何一丝的感情,有的,也只是厌恶。

  所以,在他瞒着我白英去找过他的事时,我才没有对他产生过多的误会。而且我知道,他这样做,其实也是不想增加我的烦恼。

  单单就这一点,若是将心比心来说,他也应该信任我,而不是用那么重的话来伤害我才对。

  所以说,这一次,他真的是伤到了我。”

  周答说着说着,又流下泪来。

  “嫂子,您的心情我完全的能理解。

  军长你们俩在一起也已经生活了这么年了,他什么样的性格,我想,您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

  作为我一个外人来看,虽然军长那人给人的感觉不苟言笑,而且还有些冷的吓人,但人却是一个极好的人。

  他心里对您的好,连我都感觉的出来,那真的是把您给放在了心尖尖上,当成一个女儿……呃……

  我说的话可能有些不恰当了,您别在意。

  我要说的是,军长也确实是一心一意、满心满眼的都是您一个人。

  从这一点来说,这次的事,他有这么激烈的反应,也是情有可缘了!

  他本身也是个不擅言谈的人,我刚已经发现,他对您,现在处处透着小心。所以,您闹闹别扭也就算了,也别为难他了。”

  米小粒看到周筱一副被萧再丞伤到的样子,便极力的劝说起来。

  “我也能看出来他意识到了自己错处,这几天表现的也非常的好,但我心里就是一时半会儿的转不过这个弯儿来。”

  尽管米小粒说的句句在理,但周筱却仍是有些不能释怀。

  “夫妻间的事,不要太较真儿,不然真的会影响到感情的。有什么矛盾,也不要太长时间的别扭下去。

  既然军长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且您也给了他一定深刻的教训,您也就不要僵持太长的时间了,这样对您二人的感情真的不好。”

  米小粒继续劝说道。

  “唉……我尽量吧!”周筱叹息了一声道。

  米小粒并没有待的时间太久,她担心会影响到周筱的休息,与周筱聊完后,就要站起身来说告辞。

  但是叫人把冰冰叫过来后,小家伙儿却是不肯跟米小粒回去。

  “妈妈,我这几天可不可都住在这里?

  周妈妈病了,我要留下来照顾她。

  放心,等周妈妈病一好,我就回去陪您,好不好?”

  冰冰拉着米小粒的手,恳求道。

  “但是你在这里,不但照顾不到周妈妈,还得让周妈妈分出精力的来照顾你呀!

  你也知道,周妈妈现在正病着,本来精力就不够。”

  米小粒柔声的商量冰冰道。

  “但是回去的话,我不放心呀!”冰冰皱着眉头,满脸的不情愿。

  “让他在这儿吧!”一旁的萧再丞发了话。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这种情况下,孩子们能帮自己调剂周筱的心情,而且在某些关键的时刻,还有可能解救自己。

  “那好吧!不过你在这里的话,一定要听话,不要让周妈妈太多的分心来照顾你,知道吗?”米小粒不断的叮嘱道。

  “您就放心吧妈妈,我是留下来照顾周妈妈的,绝对不会添乱。

  这几天我不在家,爸爸如果上班剩您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您要照顾好自己。

  如果害怕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或者……您到时干脆也到周妈妈这边来。

  总之,您一定得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啊!”

  冰冰整个一个萧沛的翻版,也如一个小大人儿般的,语重心长的叮嘱着米小粒。

  给米小粒幸福的脸上直泛红晕:“好的,知道了儿子,你就放心的在这边照顾周妈妈吧!不用担心妈妈,妈妈有事就给你打电话。”

  看到母子二人这么“情意绵绵”的对话,周筱不由抿着嘴直乐。

  有了冰冰的加入,在周筱没有睡觉时,四个孩子就都会窝在她的房里,并围在她的身边。

  所以,也总会有欢快的笑声,不断的从这间屋里传了出去……

  米小粒才走了没多一会儿,萧家的其他人,如萧再臣、王英楠夫妇,甚至连远在南方的萧再卿和陈一宁夫妇都赶了过来,来探看周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