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二十九章 无非就是自己找死
  看到萧再丞那殷殷的态度,周筱心里终是叹息了一声。

  不然又能怎么样呢!虽然心中的那股委屈和怨气儿还是一定程度的存在着,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况且还有两位老人在中间各种用心良苦的撮合着,自己总不能这样没完没了的执拗下去。

  见周筱实在是吃不完自己给夹的那些食物,在周筱放下筷子后,萧再丞立即毫不犹豫的将那还剩下大半菜式的碟子拿到自己的面前,帮周筱打扫的一干二净。

  怎么看怎么有些暧昧的举动,令周筱红晕渐渐的爬了满脸。偷偷的看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一眼,见他们都忍在嘴角处的笑意,脸上的红晕,不由的已经漫布到脖颈各处……

  今晚回到房间后的萧再丞,周筱总感觉他有些过度的兴奋和殷勤——

  “小小,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啊……”

  “小小,不要看书了,等身体完全好了再看吧!”

  “小小……去洗澡吧!水我都已经放好了。你看下水温合适不合适,不合适我再去给你调。”

  “小小,我把牙膏给你挤好了,毛巾也放在了一边。”

  “小小……”

  ……

  周筱尽量保持着自己的面上无波,不反驳,也不应声。

  接过萧再丞持着一双灼灼与期盼的目光递上来的睡衣,风淡云轻的往卫生间走去。

  “小心点儿,不要滑倒啊!”萧再丞多么想说——“我陪你去吧!”

  但话到了嘴边,却生生的咽了回去,他知道,这时说这句话,无非就是自己找死。

  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点点的关系,有可能会因着这句令人浮想联翩的一句话(萧再丞也确是在浮想),而前功尽弃。

  虽是很清醒的能认知到现在的这种状况,萧再丞仍是老老实实的等在卫生间的门口,等待着里面的小人儿有万分之一可能的对自己发出召唤。

  等待的结果自然是连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没留给萧再丞,周筱洗漱完,拉开门,慢慢的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

  “小小,你洗完了……那个……来,我来帮你擦头发……”萧再丞稍稍的一个用力,将毛巾从周筱的手中抽了出来。

  “不用,我自己能来。”周筱没去看萧再丞,但语气还算和缓。

  “你现在身体还虚着,还是我来帮你吧!”萧再丞不敢用力的去揽周筱,只是轻拥着她在梳妆台前坐下。然后便手法熟练的轻轻的帮周筱擦起头发来。

  站在周筱的身后,萧再丞不时的透过镜子,去观察周筱的面部表情。

  周筱只是偶尔的抬头看一下镜中的自己,即便是无意间与萧再丞的目光对上,也会即刻的转开,垂下眼皮。

  虽是如此,也足以令萧再丞感到从周筱身上传来的那股越来越软化的态度。

  “差不多了,回床上先坐一会儿吧!等完全干透了再躺下睡,不然明天起床头会疼的。”

  萧再丞尽量的拖延时间,想使两人这种多天以来还算难得的温馨时光能够拖得更长一些。

  足足过去了有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周筱的头发已经快被萧再丞的手上的毛巾给搓出火来,萧再丞这才依依不舍的停了手,让周筱回到床上去。

  周筱还是什么都没有回应,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觉得已如用风筒吹过一般的干爽。便站了起来,直接走到床前,上床后拉过被子,直接躺了下去。

  “小小……来,喝点水再睡,不然夜里你的嗓子可能会干的疼痛。”萧再丞跟在周筱的后面,亦步亦趋。

  见周筱直接躺了下去,便端了一杯水过来,坐到床边,对周筱轻声的商量道。

  等了一下,才见周筱动了动,想要起身。

  于是便伸出一只手去,扶着周筱坐了起来。然后再把水放到周筱的嘴边。

  “不用管我了,我没事,你也去洗漱吧!”就着萧再丞的手喝了几口水,周筱没有看萧再丞,却是低声的说道。

  “啊?哎!好……好的……我就去……我就去……我这就去!”在周筱有些目瞪口呆下,萧再丞如旋风一般,刮进了卫生间内。

  “要不要这样啊!”周筱望着卫生间的方向,嘀咕了一句,重又躺了下去。

  躺下后,面向里侧的脸上,嘴角微微的向上勾了一下。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却又发出了“哼”的一声。

  在听到卫生间的门响后,又闭上了双眼。

  “我看看,你还烧不烧了……嗯……温度还是稍稍的高了一点……”

  用了不到十分钟就从卫生内走出来的萧再丞,挨着周筱躺在床上后,又支起了上半身。伸出大手,覆在周筱的额头上。

  拭了又拭后,好似声音有些严肃的说道。

  这个动作,对于周筱来说,不想去理解萧再丞究竟是想拭一拭自己的体温,还是故意的想要拉近与自己的距离。反正就是不说话,也不睁眼。

  “时间差不多了,不早了,睡吧!

  哦……对了,明天你还是要多睡会儿,先不用急着去送孩子们上学,等身体完全好了后再说,听见了吗!”

  萧再丞说着话,也躺了下去。伸手,又给周筱往上拉了拉被子。

  “嗯……”过了一会儿,周筱才发出了低低的一个“嗯”字。

  “睡吧!”得到周筱的回应,萧再丞十分的满足。

  伸手将房灯关掉,想了想,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将手放在周筱隔着被子的腰际……

  周筱:“……”

  没有任何的反应与反抗。

  萧再丞的心跳兴奋的快了半拍。

  慢慢的,再将手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直至整个手臂都圈到周筱的腰上……

  周筱:“……”

  还是没有做何不满的抗争。

  萧再丞的心跳激动的快了一拍不止。

  于是,更加的进了一步,稍稍的用力,将周筱整个的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放手!”本以为小人儿还会继续的默许,不料却在自己的怀中终于挣扎起来。

  “小小……乖,睡吧!”萧再丞轻声的哄道,手臂却是没有松开。

  这时的萧再丞,又想起了许医生教的那招儿——关键时刻,要死皮赖脸、死缠烂打,才最有效。

  许医生说的还真的有效,萧再丞这一次不禁在心里为许医生多点了一根蜡烛,因为,周筱在挣扎了一会儿后,终于安静下来,任萧再丞就样的紧紧的搂着。

  而此时正灯红酒绿的许医生,连连的打了n多个喷嚏……

  “哎哟!许公子,这是哪位佳人儿在盼望君归呢!”坐在许医生旁边,一个性感妖娆的女子,嗲着声音娇嗔道。

  “君今天和你在一起,盼也归不了啊!

  唉!魅力太大也是麻烦,麻烦……简直很麻烦!”

  许医生带着一脸花孔雀的表情,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而刚刚“盼”许医生的萧军长,此时怀中搂着自己的小娇妻,觉得终于重拾起人间的圆满,在兴奋了许久后,终于甜美的睡去。

  今天起床后的周筱,感觉自己又好了许多,全身的疼痛已经没有那么的明显,头脑昏沉的程度也减轻了许多。

  是主要的是,在说起话来时,嗓子已经没有那么的痛苦。声音虽是还有些嘶哑,但至少在听起来已不是那么的难听。

  只是,感觉身体还是有些虚弱无力。

  “丫头,我看你还是把明天的课调整一下吧!

  你现在这种状况,如果站在那里给学生讲一个小时的课的话,我觉得肯定是不行。

  即便是你硬坚持下来,到时再累坏了怎么办?

  听爸的,把课往后调一下吧!”

  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一起坐在客厅里。知道周筱明天有课,萧老爷子便开了口。

  “我也正要说你这件事呢!

  小小,听你爸的,把课程调一下吧!

  不用说别的,嗓子这样连续讲一个小时的课,也会受不了啊!”

  萧老太太也劝周筱道。

  “爸……妈……我没什么事了,明天我把讲课方案调整一下就可以了,那样就不用说太多的话。

  您二老放心,累不到我的。

  现在这几名学生的文化课到了关键期,能早一天让他们把理论的知识学完,也能早一天的进入课题的研究阶段,这样他们也能早一些的毕业。

  有两个学生是农村来的,家境非常的不好。对于他们来说,能早一天工作,早一天多挣到些钱,非常重要。

  您二老也知道,我们这个专业的课题项目,不像其它专业,经费没有那么高的,他们只能挣些生活费用,想多一些却是很难的事。”

  周筱对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说道。

  “小小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不要说小四、我们萧家,我看,就是做你的学生都是件幸运的事呢!难得你竟这么的为他们着想。”

  “那是,像我们丫头这么好的孩子,现在可是不好找喽!”萧老爷子一脸的得意之情。

  周筱这无心的举动,又是令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两位老人赞不绝口。

  “爸和妈您二老又开始夸我,其实做每位老师的都这么想吧!

  而且,我觉得,这也是为人师表的人最应具备的职业道德才是。”

  说起这些话的时候,周筱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周海正。

  正是因着父亲的言传身教,才会使自己多了一份更为深切的责任感。

  这一番感触,令周筱突然非常的想念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