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三十章 他可惧内的很呢
  萧再丞晚上回来后,又是将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周筱的身上。

  回到房间后,仍是尽职尽责、周到的服务,换来的,是周筱多给了他几句温和的话。

  虽然到了床上后,能让萧再丞做的最大限度的动作,也只是能拥其入怀而已,但这也足令萧再丞比昨晚更加的兴奋和满足。

  ……

  “妈妈,您今天真的要去上班啊?

  我觉得您还应该再好好的休息几天再去,您现在这样,我还真的不大放心呢!”

  坐在送三个孩子上学的路上,萧沛拉着周筱的手,小脸儿一脸的担心。

  “妈妈真的没事了,儿子不用担心,妈妈向你们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好不好?”周筱捏了一下萧沛的脸,笑着安慰他道。

  “我也不放心呢!

  妈妈,您还是别去上班了,万一又累坏了,还得打针吃药,那得多痛苦啊!”

  一说起打针吃药的事情来,小沐就一脸恐惧的表情。

  “最关键的是,周妈妈还得承受身体上的痛苦呢!”冰冰补充道。

  “乖儿子们,你们就放心好了,妈妈说的话,你们还能不信吗?

  放心,妈妈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完全的恢复,到时就可以对你们狮子吼了!呵呵……”

  周筱和几个孩子调笑道。

  送完了孩子,萧再丞又坐进周筱的车里,送她去上班。

  “小小,你真的没事吗?

  你上课又不爱坐着,总是站着讲,这一个小时下来,怎么能吃的消。

  听话,今天还是先不要去了好吗?”

  萧再丞也商量周筱道。

  其实有关这个话题,萧再丞从昨天就已经开始商量起周筱来,无奈周筱一定要坚持,他也不敢硬拦。

  所以,直到这会儿,还没有放弃劝说的举动。

  “我真的没事!”周筱简单的回了一句。

  “那……好吧!你自己多注意一些,千万不要累到了!”萧再丞只能妥协。

  “嗯,知道了!”周筱点了点头。

  萧再丞一直将周筱送到了学校的综合楼下,直至看着她进了楼里面,这才转身上车离去。

  也是考虑到自己的嗓子及身体问题,周筱将今天上午的教案进行了一下调整,并没有使自己说太多的话,所以,一个小时下来,虽也感觉到了体力有些不支,倒也没什么大的问题。

  上完课,也不过是十点钟的时间,若是按照以往的规律,周筱还要在办公室里再工作一个多小时,在快到饭点儿时,才会赶回老宅去。

  但是今天却是没有,身体问题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周筱不想再碰上陈双杰。

  不要说现在正和萧再丞闹着别扭,即便是正常的情况下,周筱也不想因着陈双杰的介入,而影响到自己与萧再丞的感情。

  周筱能够很清醒的换位思考这个问题,所以,已经提前告知司机,让他在下课后就来接自己。

  回到办公室,又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得知他已经等在了校外,就立即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楼去。

  “咦……你怎么来了?”一出了楼门口,就见萧再丞站在那棵大树底下。

  外面正刮着很大的风,使得这个天气非常的寒冷。

  不知萧再丞是什么时候站在的那里,周筱只见寒风刮过,吹起他身上那薄尼军装大衣的衣角,偶尔,会有几片狂飞的落叶从他的头顶上方盘旋而过。

  而那个人,却似山一般,屹立不动,一双眼,紧紧的盯着楼门口处。

  见小人儿出现在视线中,大步的迎了上来。

  “把东西给我拿着,快点儿上车,不要冻着了。”萧再丞接过周筱手里的包和资料袋等物,拥着她就往停在旁边的汽车走去。

  “你不忙了吗?”坐在车里,周筱又问萧再丞。

  “要走前的事该处理的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琐事。

  所以,接下来的这几天,相对的能轻松一些。”

  萧再丞回道。

  “你也回老宅吗?”周筱又问了一句。

  “我们先回北郊吧!好不好?等我晚上下班后我们再一起回老宅。”萧再丞轻声的商量着周筱。

  “……好吧!”人家都用了这么大的诚意,自己也不好做的太过。稍稍的考虑了一下,周筱点头答应下来。

  “哦……对了,小张也已经到了,他还等着我呢!

  还有,要和爸、妈他们说一声,不然见我到点儿不回去,他们会着急的。”

  汽车刚驶出校园,周筱想了起来,忙说道。

  “我已经和小张打过了招呼,让他先回去了!”萧再丞道。

  “那我给爸和妈他们打个电话。”周筱说完,拿出了手机。

  “妈……我和萧再丞中午先回北郊去了,晚上接上孩子们,再一起回老宅。

  您和爸就不用等我一起吃午饭了,您二老多吃点儿。

  ……”

  简单的和萧老太太通了个电话后,周筱与萧再丞一起,回了北郊。

  ……

  “看样子这是要雨过天晴了,唉!可算是过去了,不然心里还真的压抑的慌。”接完周筱打过来的电话,萧老太太长舒了一口气的与萧老爷子说道。

  “这些个让人不省心的兔崽子,一各个儿的就是欠收拾。

  真应该让丫头狠狠的教训一下小四那个臭小子,让他能好好儿的长个记性,省的以后再这么作。

  丫头就是太心软,你得好好的教教她才行。

  对敌人的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得让丫头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

  萧老爷子一脸气愤不平的说道。

  “噗!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怎么连敌人都上来了。

  按您的意思,人家小两口儿还成了敌人不成?

  小小那孩子是脾气好,心软又善良,但有一点,难道您就没有看出来吗!您那儿子,别看外表冷硬,是军中什么有名的‘活阎王’,他可是惧内的很呢!

  您没看每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时,小小除非不说话,但只要一说话,小四就立马的没了脾气。

  这一点啊……我看您连小沛和小沐都不如,两个小子都能看出这一点来。

  您看每次小四要对两个孩子发火时,只要有小小在场,两个孩子都会特别机灵的跑去找小小做靠山。

  然后小小连话都不用说,只要用眼睛稍稍的看上小四那么一眼,小四也只剩下对着小沛和小沐两个小家伙儿干瞪眼的份儿,是怎么也不敢和小小对着来的。

  但就是这次,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事,两个人闹的这么厉害。问谁谁又都不肯说,身边的人,也没有一个知道。

  能把小小气成这样,估计小四肯定是说了令小小受不了的极难听的话。

  我们还不了解小四的那个脾气,除非不说话,说起话来能堵的人吐血。

  唉!算了,只要看着他们能合好,我们就可以放下心来了。

  但愿的就是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才好,不然还真是挻心疼小小这孩子的。”

  听了萧老爷子的话,不由把萧老太太逗的乐了出来。却也是细细的将周筱与萧再丞之间的微妙关系说给了萧老爷子听。

  “啊?竟然真的是这样……

  我以前听小沛念念叨叨的说他爸爸最怕的就是他妈妈,以为是小孩子随口那么一说的话,当时还觉得特可乐。

  没想到,这些小家伙儿们,竟然比我这个老家伙都观察的仔细。

  唉!也不知是我们真的老了,还是现在的孩子们都太聪明了。

  比不了啊……比不了!”

  萧老爷子一边笑着,一边不停的摇头。

  ……

  萧再丞坐在车里就已经给小白楼内的下人下达了指令,让他们给周筱煲一些滋补的汤,午饭再做一些周筱喜欢吃的东西出来。

  周筱静静的坐在那里,微低着头,听萧再丞吩咐着下人为自己煲汤、做菜的话,心里在一点一点的柔软下去……

  “慢点儿!”车停在小白楼的门前,萧再丞先从车上下来,随后将周筱扶下来后,半搂半抱着往屋内走去。

  周筱顺从的任萧再丞这样亲密的搂抱着自己。

  进了屋后,萧再丞不顾自己,先是忙着帮周筱将穿在外面的长羽绒服脱掉,再伸手帮她摘掉头上的帽子。

  然后又将手抚到周筱的脸上摸了摸,再拉过周筱的小手儿,试了下掌心的温度……

  做完这些后,轻声的说了句:“嗯……还好,没有冻到。”

  周筱心里哭笑不得,在都华是出了楼门直接进到的车里,而那时车里已经开足了暖风,坐在里面,热的让人直想脱掉外衣。

  到了小白楼这里,也是下了车直接就进了屋。在外面的时间连两分钟都超不过,哪里就能冻到。

  “小小,你要不要先喝点水?”萧再丞这还没完,又俯着身,对着已经坐到沙发上的周筱问道。

  “我不渴,你先把大衣脱掉吧!”周筱温声的说了句。

  “哎!好、好……脱掉。”萧再丞忙点了一下头,像是听到了什么命令一般,立即将身上的大衣脱去。

  周筱低头,忍住抚额的冲动。

  萧再丞这几天在周筱面前的表现和行为,令周筱觉得,这个人的大脑结构可能在某一瞬发生了强烈的逆转,让周筱有时甚至觉得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