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三十三章 等我从外地回来后再说吧
  许医生挤了半天的眼睛,萧再丞终于明白了他的用意。却是给医生急的够呛。

  其实这也是许医生有意而为之。在来之前,他问过萧再丞现在与周筱的关系状况。

  得知过了多天周筱还没有彻底的原谅萧再丞后,又可着劲儿的数落了萧再丞一通。

  等到了老宅,给周筱检查完身体后,心里就升出了一个自认为可以帮到萧再丞的主意来。

  于是趁着去卫生间的机会,给丛培华他们那一众发小儿都打了一个电话,别的倒是没有多说,只是说周未了,约着大家一起坐一坐。

  约好后,回过头来就故意当着周筱的面,说大家已经约好,要一起出去聚一聚。

  “岁岁说的对,总在家里闷着也不好,去吧!难得的周末,你们出去聚一聚,好好的玩儿一玩儿。”

  萧老太太已经看到许医生给萧再丞在那里的挤眉弄眼,立即早儿子一步领会。于是,也在一旁劝道。

  “去玩儿去吧!孩子们有你妈我俩在家看着呢,你不用担心。”萧老爷子听到萧老太太这么说,也跟着附和道。

  “好……好吧!那孩子们就麻烦爸和妈来照顾了!”周筱见所有的人都这么说,便也点了点头。转身,到楼上去换衣服。

  刚换好衣服,房门被敲了一声,随后四个孩子就涌了进来。

  “妈妈,您这么快就变节了,要和萧军长去二人世界吗?”萧沛第一个发声。

  他们是刚到楼下,听到萧老太太说爸爸和妈妈晚上要出去,让萧沛好好的带着弟弟和妹妹们玩儿。于是,几个小家伙儿立即就跑到楼上,来“策反”周筱。

  “妈妈,您别和爸爸出去了,和我们一起二人……不是,是五人世界多好!”小沐上前拉着周筱的衣角,一副难舍难分的小表情。

  “周妈妈,我看您再等两天再和萧伯伯好就行,这事儿不着急哈!”冰冰也拉住了周筱的手。

  “就是,周教授,你可是和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敌引诱呢!你得……”

  “是不是太长时间不给你们加餐,你们觉得生活的很没意义,嗯?”萧再丞的声音突的在后面冷冷的响起。

  “艾玛……完菜!被抓包……兄弟们,快……快撤……”萧沛低呼一声,转身就跑。

  “萧伯伯……那个……您……您和周妈妈玩儿好啊……呵呵……玩儿好!”冰冰退了两步,也转身就跑。

  “爸爸……您可以留下来,然后……然后我们五……不,不是五,是六人世界……

  啊……哥哥们,等等我……救命……”

  小沐说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见萧再丞的脸已经有挂霜的迹象,吓的慢慢的转过身去,迈着小短腿儿,立即风一样的追着哥哥们而去。

  “爸爸……妈妈……哥哥们都怎么了,是老鼠遇见猫了吗?”三个哥哥瞬间的飞去,把小夭夭搞的不知所以,小脸儿上满是迷茫的问两个大人道。

  “呃……这个问题,爸爸最清楚!”周筱略一思索,回答女儿道。

  “爸爸?”小夭夭总是个爱不耻于下问的孩子,见萧再丞半天不说话,就紧盯着问道。

  “哥哥们……哥哥们……是有事下楼去了!”萧再丞上前抱起了女儿,也是思索了一会儿,才找到了一个可以令女儿不再继续问到自己回答不上来的理由。

  萧再丞抱着小夭夭,拥着周筱向楼下走去。到了楼下,将小夭夭递给了萧老爷子。

  “小四,照顾好小小,别让小小再受着凉,知道吗?”萧老太太叮嘱萧再丞道。

  “知道了妈。”萧再丞点了点头。

  和许医生一起,三个人向门外走去。

  今天大家约的是一处靠近郊区的农庄。三个人到的时候,丛培华和曲长清都已先一步到了地方,两个人今天都没有带媳妇儿。

  没一会儿,董飞、曹春雷和冷剑、米小粒夫妇也按时的推门进了屋。

  这是个极具农家特色的农庄。有可以供散客共用的两屋楼的餐厅,也有一各个儿分别独立的仿照农家修建的小院儿。

  每个小院儿起的名字也极具特色,都在院门的上方挂着一块小门匾,上面写着什么:老王家、老李家、老孙家……等等。

  所有小院儿的四周都用竹篱笆围了起来。穿过小院儿,推门进去的第一眼,就是靠着东西两侧墙所砌的两个砖结构的土灶台。还分两间东、西屋。

  周筱一看,这样的格局,和自家小时候的那个土坯房基本一致,不同的是,这里的房子是砖瓦的结构。

  东、西两间屋内全都搭了土坑,如果要留宿的话,可以把炕烧得热热的,然后也可以自己动手,就在那个土灶上做饭吃。

  做饭的话,农庄可以有偿的提供给他们自己出产的无公害的菜蔬和各种粗粮等。

  “早就听说过这个地方,今天第一次来,还真是不错。以后找个好的天气,把爸、妈和孩子们都带来,也让他们感受一下。”

  周筱四处打量完后,就对萧再丞说道。

  “等我从外地回来后再说吧!”萧再丞道。

  “嗯!也好,到时把家里人全都叫上,在这里还是和在饭店的感觉不一样。”周筱再次说道。

  “好!”萧再丞点头。

  晚餐大家提议,都由周筱来点。

  对于农家的菜式,周筱自认为这里还真就自己懂的多,所以也就不再客气。

  点完后,大家就都到东屋的热炕上坐着,一边聊天儿,一边吃着农庄给准备的小零食。

  大部分的饭菜,都由农庄特意从农村聘来的农民,在中间的那两个土灶上来制作完成。

  虽然用的是土灶,但做菜的速度却并不慢,没用上一个小时的时间,十菜一汤就已全部被端到了摆放在炕上的方桌上。

  大家不论男女,都盘起腿来围坐在桌前。

  身下热乎乎的火炕,让人觉得异常的舒服。一桌虽比不得周筱老家的那些食材所做出来的菜品味道那么的浓郁纯厚,但也是比在其他的大的饭店所吃的东西有味道的多。

  因为菜式不同,这些讲究的男人们喝起了白酒来。

  可能是因着这个有些阴冷而飘着些雪花的天气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这个环境带给大家不同感觉的原因,几个人竟喝得十分的豪爽。

  “你们……还是要适量些吧!我们晚上可是要回市区去的。”周筱见他们喝的有些刹不住车,只得婉转的开口劝道。

  “小嫂子,您不用担心,大不了,我们就住下来。

  难得的过一个轻松的周末,又是这么好的环境,怎么也要多喝上几杯才行。”

  喝了些酒的许医生,精神显的有些亢奋。挥舞着手臂,对周筱大声的说道。

  “对、对、对……难得没有老婆孩子的跟着,我们也放开一回。”曲长清说的倒是直接。

  “照你来说,我和嫂子都不来才对吧!”听了曲长清的话,米小粒难得在大伙儿面前也开了句玩笑。

  “诶……那怎么能一样。您和小嫂子,和那几位嫂子不一样。”许医生又挥了挥手,朝着周筱和米小粒说道。

  “哦?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法儿?这我倒是头一次听说,许医生快说给我听听。”周筱一脸笑容的问道。

  “当然不一样了,呶……听我给你们细细的分析啊!

  您和萧四,还有冷剑和嫂子,你们两对儿是属于那种蜜里调油的恩爱至极型的夫妻。

  而他们那四对儿呢……都已经是老夫老妻,早就已经变成是左手摸右手。

  即便不是老夫老妻,也是没你们这两对儿现在这样的……怎么说呢……对,是腻歪。

  别看萧四和冷剑这两个家伙外表看起来冷冰冰的样子,其实最闷骚的也是这两个人。就我这火眼金睛,一眼就能把他们看到骨头里去。

  还有,你们也别忘了,我可是学过心理学的人。

  你们这两对儿,一看你们那种交流的眼神儿,我就能看的出来,是那种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想腻歪到一起的人。

  所以,我才说你们和那几个嫂子不一样嘛!”

  许医生用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看看萧再丞与周筱,再看看冷剑与米小粒,然后,又肯定般的点点头。

  在听完许医生洋洋洒洒的这一通长篇大论后,周筱和米小粒不约而同的红了一张脸。

  就连冷剑本来因着喝酒发红的脸色,颜色也跟着又深厚了一层。

  “哈哈哈……许重楼说的太好了!没错,说的萧四和冷剑他们太对了!哈哈哈……”丛培华一听,就哈哈大笑起来。

  “自古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嘛!正常、也正常……哈哈哈……”董飞也跟着大笑道。

  “所以,两位嫂夫人,值此良辰美景,你们二位,不应该也喝上一杯吗……啊?”许医生这时又拿腔拿调儿的开了口。

  “对、对……两位女士喝一杯吧!”

  “对,少喝点儿,助助兴嘛!”

  “喝点儿吧!也不用多喝,意思一下也可以。”

  ……

  众人七嘴八舌的劝了起来。

  周筱和米小粒相互的看了一眼。

  “嫂子,您看……”米小粒有些为难的看了周筱一眼。

  见米小粒在征询着自己的意见,周筱往桌子上看了看。一看摆放着的那高度的白酒,心里就已经犯起怵来。

  对于白酒,不要说是喝,就是闻一闻都会令周筱觉得受不了。

  “不行、不行……我是无论如何也喝不下白酒的,一口也喝不下。”周筱连连的摆手。

  “我也不行,喝不了白酒的。”米小粒也不停的摇头。

  “那就红酒吧!红酒少来一点儿肯定是没事的吧……”丛培华在一旁开了口。

  “红酒可以,没问题,两位嫂子少喝一点,还美容养颜呢!”许医生表示赞同。

  “华子,去把你车里那好的红酒拿出来,给两位女士喝点儿。”曲长清也怂恿式的在一旁说道。

  ……

  几个人又是一通的劝。看来,今天这酒是非喝不可了。

  周筱抬头看了萧再丞一眼,见他也是一脸赞同的表情。也只得点了一下头:

  “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我们就少来一点点吧!”

  “好嘞!弟妹真是痛快人。等着,我现在去拿酒!”丛培华一看周筱点头答应下来,不知怎么就那么兴奋,立即一个弹跳,灵活的从火炕上跳到地上,就跑出去到车上拿酒。

  “那好吧……那嫂子我们就意思一下。”米小粒也看了看冷剑,显的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

  “对,我们量力而行,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周筱对米小粒说道。因为她知道,米小粒的酒量,和自己差不多少。

  “来了……两位弟妹,难得你们二位肯赏脸,这不,我把压箱底的好酒都给你们两个人拿出来了!

  你们两位今天要是不好好的喝点儿,还真对不住我这一片心了。”

  从培华说着,竟把一瓶grand cru级别的勃艮第葡萄酒(burgundy Wines)拿了出来。

  周筱虽是不喝酒,但这个级别的酒,她之前和这些人一起聚会的时候,也曾见到过几次。后来问过萧再丞得知,这样的一瓶红酒,大概可以抵得上自己近半年的工资了。

  “丛哥,您怎么拿这么好的一瓶酒出来,我们又不会喝酒,这么好的酒,让我们这不懂酒的人喝,岂不是糟蹋了。

  您随便拿了一种酒出来就可以了,千万不要拿这么好的酒。”

  周筱赶紧阻止丛培华要将酒打开。

  “弟妹不用客气,正是因为你从不喝酒,所以才要高,这样才容易喝得顺畅,而且有利于你以后酒量的快速提升。

  说不准,你喝完这次酒以后呀……以后就会迷恋上这个味道了呢!”

  丛培华笑着说道。

  “小嫂子,您和华子有什么可客气的,对他来说,这一瓶酒算什么!钱对人家来说算什么……那是数字!对,仅仅是一个数字而已。

  您就放开量的喝吧!只要您喜欢,以后,这酒就全包华子的身上了!”

  许医生说的毫不客气,几乎每次都是这样,以丛培华的名义来讨好要别人,已是他一贯的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