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我已经不行了
  “许重楼,弟妹要喜欢这酒,我包了绝对没问题。

  但是,我感觉你怎么又有哭穷的意味了?

  不是让你请这一顿饭吗,至于的吗你!”

  丛培华又和许医生斗起嘴来。

  “不至于,我一点儿也不至于。

  但是看样子……我请客好像又伤到你丛大老板的自尊了。那好吧!君子要成人之美,这一餐,我就大度的让给你了!”

  许医生故作豪气的样子叫道。

  “好你个许重楼,又在这儿等着我呢!

  每次都和我玩儿这个,哥哥我啊……不上你的当!

  您呢……踏踏实实的请大伙搓这一顿吧……啊!

  再说,您也不是什么穷人,也是土豪一个。您留那么多钱,又不讨老婆、又不养宠物的,发了霉怎么办!”

  丛培华话里有话的调侃着许医生。

  也是从这二人的对话里,周筱听出来,今晚并不是什么丛培华他们要组织大家一起坐,而是许医生的主意。

  但周筱也能立即明白过来,许医生肯定是为了缓解自己和萧再丞的关系,才会有如此的举动。心里不禁万分的感激。

  萧再丞的这几个朋友,还真是没有白交。

  “既然盛情难却,那我和小粒也就跟着大家一起喝一杯吧!

  谢谢大家的热情,也谢谢许医生了!

  来,干杯!”

  周筱端起酒杯,和大家举了举,然后又特意的示意了一一下许医生。

  许医生是谁,那人精一样的人物,当然也会立即听懂周筱的意思。

  “小嫂子客气了,我们是谁跟谁呀!

  怎么说呢……就是一人幸福,大家开心!哈哈哈……

  来,大家干了这杯……都干了啊!”

  许医生说着,先一口干了杯中的白酒。

  周筱也仰头,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红酒。她倒不是有多豪气,只是丛培华给倒的量并不多,衡量了一下后,周筱才敢一口喝下去。

  “好!好样儿的。”

  “够豪气、够爽快!”

  “小嫂子霸气!”

  “小米妹子,怎么着,您也干了吧!”

  “对,小米弟妹也要向周筱弟妹学一学,干了吧!”

  ……

  众人一看周筱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全都叫好。接着就劝起端着杯子还在那儿正酝酿着的米小粒。

  “好吧!嫂子都干了,那我也干了吧!”米小粒也一仰头,将杯子里的酒全部的喝了下去。

  “好!”众人齐齐的大声喝彩。

  “来,两位嫂子,兄弟我给你们每人倒上一杯酒。

  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平时您二位都不喝酒,今天难得这么一个应景儿的天气,还有这么应景儿的一个环境,怎么着我们也得喝上一杯才行。”

  许医生充分运用他那灵活的嘴皮子,给周筱和米小粒两个人每人倒上了一杯酒。然后,又端起了自己的酒杯。

  许医生和别人还不一样,自从与萧再丞相识以来,已经不知道麻烦了人家有多少次。

  不管萧再丞与许医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对于这一点,周筱一直都心生愧疚。所以,面对许医生第一次的敬酒,周筱觉得还真不好回绝。

  “这杯酒,应该是我敬许医生才对。

  这几年来,不论是我还是孩子们,经常的麻烦许医生。而且,许医生还在很多方面……为我们做了许多的事。

  虽然从没有过直接的感谢,但这些一直都藏在我的心里。

  今天真的要对许医生说声谢谢,这杯酒,我干了!”

  周筱先和许医生碰了下杯子,一口又干掉了杯中的红酒。

  “那……也跟着吧!”米小粒也是个特实在的人,看见周筱又是一口喝完杯中的酒,便又跟着一口干掉。

  两个女人连续的干杯,再次引得在场所有男人一片的叫好声。

  虽然只是两杯红酒下肚,周筱和米小粒的两个人的脸都红了起来。

  还好,目前为止也只是脸红了些,倒还没有其他的感觉。

  “小嫂子,您看,您又跟我客气了不是。

  我不是说了嘛!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和萧四,那是自穿开裆裤就玩儿在一起的兄弟。我们之间,从不知什么是客气二字。

  所以,您千万不要有任何一丝这样的想法。

  再说,您也没少照顾过我。

  不用说别的,我家老爷子和老太太那儿,您就已经帮我出了多少的力啊!

  我们之间,以后就不要说这些客气的话了,好吗?

  来吧……为了我们以后的不客气,真哥们儿,我再敬小嫂子一杯。”

  许医生借机又是令周筱无法拒绝的喝了一杯下去。

  “你慢点儿喝,少喝点儿!许重楼,你可以了啊!”萧再丞赶紧揽着周筱的腰,声音并不是很低的说道。并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一眼许医生。

  “萧四,你别管,小嫂子不会喝多的。再说,多喝点儿红酒没事。”许医生又在偷偷的给萧再丞挤着眼睛。

  萧再丞:“……”

  收到许医生的眼色后,又紧盯着周筱看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大问题,这才不再说话。

  接下来,众人开始天南海北的热聊,并相互的劝酒。

  周筱和米小粒两个人,又分别在大家的劝说和轮番的敬酒下,喝了两三杯下去。

  周筱已感觉到头开始慢慢的有些发晕起来。再看米小粒,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儿去,已经开始微微的靠在冷剑的身上。

  “小嫂子,我来再敬您一杯吧!

  您看,人生难得的得一知己,何况,我们还不是一个,而且是这么多人。

  而且吧……少知为什么,见到小嫂子的第一眼,就觉得和您特谈的来。

  主要是吧……您的学识令我实在是佩服。

  真的,我承认,比您学识丰富的大有人在,但是以您这个年龄,学识能如此渊博的,还是我碰见的第一人。

  哦!对了,说到这个,小嫂子,您多才多艺,干了这杯后,您为我们表演点儿什么吧!

  就是随便讲个历史故事都成,怎么样?”

  许医生端着酒杯,又要敬周筱喝一杯。

  “我已经不行了,头开始发晕了呢!不能再喝了。”周筱摇了摇头。

  “再喝这一杯,这样您就更可以充分的发挥您的才能了!”许医生劝起酒来,实在令周筱无法招架,只得又将一杯酒给喝了下去。

  “好,厉害!小嫂子,今天又发现了您豪气的一面,好、好……以后,我们可以经常以酒会友了!

  哈哈哈……

  来,为我们表演吧!”

  许医生也渴了不少的酒,这会儿神经也是越来越亢奋。

  见许医生一再的要求周筱,萧再丞那颗炫耀的心再次的被鼓动起来,也对周筱道:

  “既然许重楼要求,你就为大家表演一段吧!”

  “可是……”虽然喝了很多的酒,但周筱仍是有些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