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三十五章 你终于干了一件漂亮的事
  听了萧再丞也在一边极力的支持,许医生更加来了劲头,再次强烈的要求周筱,一定要她为大家表演上一段:

  “对,小嫂子,来一段吧!什么都好,什么我们都喜欢。”

  “好吧!”周筱只能点头表示同意。

  “哎……哎……大家注意了,受我热情而又强烈的邀请,下面由小嫂子为我们表演一段,大家欢迎!”许医生见周筱答应下来,立即敲了敲桌子,对着大家喊道。

  “好啊、好啊!”

  “太好了,由大才女给我们表演一段,实在是三生有幸呀!”

  “许重楼,你终于干了一件漂亮的事!”

  “弟妹快来一段,我们等不及了!”

  ……

  众人听了许医生的话,全部都跟着叫嚷起来。

  也亏了这是个独立的小院儿,不然周筱真的怕这些人扰了民。

  稳了稳眩晕不断的脑袋,再将双手抚到脸颊上,降了降脸上那因喝酒而引起的灼热的温度。

  周筱的大脑在高速的旋转了几圈儿后,最后确定下来。于是清了清嗓子:

  “既然大家这么看得起我,那么我就给大家表演一段。

  这样的环境,我们也不要搞的太严肃和正式了,就弄的轻松一些。我就给大家朗诵一首从别的地方看来的打油诗吧!”

  “好、好……可以!”

  “这样好,这样最好!”

  “对,搞个应景儿的最好!”

  ……

  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那好,那我就献丑了!

  我给大家朗诵一首关于爱情的打油诗吧——

  好想有个太太,为我做饭烧菜。

  ……”

  “哄!”周筱刚读了一句出来,就引得大家一阵的哄笑。

  “别笑、别笑……大家先别笑,听小嫂子朗诵完再笑,不然就把气氛破坏掉了!”许医生也跟着大家一起笑,不过笑完,却是对着大家说道。

  “好,我们不笑了,弟妹接着来。”丛培华对着大家嘘了一声,然后说道。

  “好,那我重来——

  好想有个太太,为我做饭烧菜。

  现实却很无奈,让我仍需等待。

  也因寂寞难耐,谈过几次恋爱。

  谁知屡战屡败,轻轻松松被踹。

  ……”

  “哄!”周筱刚背到这里,众人实在忍不住,又爆笑出来。

  “完了,情绪被打断了!不要再继续了吧!”周筱忍着笑,有些无奈的说道。

  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挨坐在自己身旁的萧再丞,那一贯冷硬的脸上,虽然仍是没有一丝的变化,不过那眼中漾出的水波,却是表明了一切。

  见周筱向他看过来,便将一只大手悄悄的放在她的身后,然后,又轻轻的揽在周筱的腰上。

  周筱感觉,那放在自己腰际的一只火热的大手,令外人不易察觉的,轻捏了自己一下。

  这种带有异样感觉的暧昧动作,不禁令周筱觉得脸上的温度“腾”的一下,如被引燃了一般的更加烧了起来。

  微不可察的稍稍扭了扭身子,试图挣掉腰上的那只大手,不料,那只手却像是粘在了自己身上一般。

  有这么多人在场,周筱只得作罢。

  “继续、继续呀小嫂子。你们谁都不许再笑了!”许医生不满的嚷嚷道。

  “对,大家都不要笑了,弟妹,这次我们一定会忍住,你继续。”丛培华也收了收笑容说道。

  “好吧!那我就继续——

  其实我也奇怪,为啥总被淘汰。

  历尽打击伤害,总算知道大概。

  嫌我不讲穿戴,嫌我长的不帅。

  嫌我个头太矮,嫌我没有气派。

  熊猫长的不帅,却受世人关爱。

  丑是自然灾害,矮是因为缺钙。

  做人只求正派,讲啥穿戴气派。

  我们这个年代,注定缺少真爱。

  女人不是太坏,就是心胸狭隘。

  或许除此之外,还有部分真爱。

  只怕时至现在,早已有了后代。

  面对这种事态,不要气急败坏。

  我们除了忍耐,至少还能等待。

  只要相信真爱,她就一定存在。

  要么咱就不爱,爱就爱个痛快。

  没有爱的灌溉,生活百无聊赖。

  只要好的心态,才能保持愉快。

  爱情也有好赖,绝对不可草率。

  我是愿意等待,哪怕青春不在。

  好了!就这么多,我给大家朗诵完了。”

  整个朗诵的过程,虽算不得声情并茂,但周筱也是读的抑扬顿挫。

  大家好不容易捱到周筱把诗念完,终于可以放开了大笑出声。

  “太逗了,弟妹,这是您写的诗吗?”丛培华笑的不能自抑。边笑,边问周筱道。

  “不是我写的,我只是从网上看来的。”周筱回道。

  “小嫂子,您这首诗是专门读给我听的吧!

  唉!可惜呀……的我青春早就已经不在喽!”

  许医生故意一脸伤悲的说道。

  “主要是你的后宫才子佳人儿什么的太多,令你大伤了元气,所以才会提前衰老。

  要想青春永驻,就得要戒色养肾啊!”

  可能是因着喝了不少酒的原因,极少开玩笑的曹春雷也忍不住调侃许医生道。

  “你小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个大色狼吗?

  虽然本公子风流,但却不下流。

  你以为我来者都不拒呀!咱可是个胃口极其挑剔的人,一般的俗物,岂能入了本公子的眼。哼!”

  许医生一脸的傲娇。

  “我们诗也听完了,乐也乐了,是不是该敬弟妹一杯酒呀?”丛培华这时举起了杯子,提议道。

  “对,要敬、一定要敬……”

  “小嫂子,喝了吧!”

  ……

  众人又开始劝起周筱来。

  “我真的不行了,再喝可就倒了!”这会儿的周筱,已经感觉那眩晕感越来越重。

  “没事、没事,人生难得一回醉嘛!小嫂子,您就放开一回,能怎么样,来,喝了吧!”许医生今天是玩儿命的想劝周筱喝酒。

  “好,就冲许医生的这句‘人生难得一回醉’,我就干了这杯。

  来,小粒,我们干!”

  周筱的酒劲儿已经开始涌了上来,神识也开始要飘怱起来,竟然因着许医生的一句话,端起酒杯就干了下去。

  “好了,不能再喝了!”萧再丞紧贴在周筱的身边,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来。

  “还好……我觉得……我还好!”周筱往一边推了推萧再丞,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加高了几分。

  “小嫂子没事的,萧四你不用担心!”许医生又是给萧再丞使了使眼色。

  这一次,萧再丞皱了皱眉,好像是略一思考的样子。接下来,只是更紧的揽了揽周筱。

  “来,我敬大家一杯。

  因着萧再丞的关系,与大家相识一场,我很高兴。

  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觉得,这句话用在你们这几个哥们儿发小儿的身上,一点儿没错。

  你们都是真性情、拿真感情相交的朋友。

  我希望,我们的情义,能够长长久久。

  我先干了!”

  周筱说着,端起杯子,又一口喝干了杯子中的红酒。

  “嫂子都敬过大家了,那……我也不能落下。

  就像嫂子说的那样,认识……认识大家,我也非常的荣幸和高兴。

  我敬大家,先干为敬了!”

  见周筱喝完杯里的酒后,米小粒也端起了杯子,但说话时的样子,已经略显酒态。不过,在说完后,也是豪气干云的干了一杯。

  “女侠!二位真是女中豪杰。

  哥们儿们,两位女士都表现的这么豪气了,我们这些爷们儿总不能太怂了呀!

  来、来、来……我们也干了!”

  董飞的嗓门儿也大了起来。

  “干……”众人像喝水一般,又都全部干了下去。

  “呵呵……其实,我挻羡慕你们这些男人的。高兴了,可以喝上一场;烦恼了,也可以大喝上一场。

  把自己灌醉了,往床上一躺睡上一大觉。第二天醒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前一天的事,已经过去了!

  可女人就不行,再怎么不开心、不痛快,也不能借酒来浇愁。

  喝多了酒,要是失了态,会被人笑话,说没有修养。

  要是耍了酒疯,哈……那就更不得了了……

  唉!就是为着这一点,我都觉得做男人更好一点。

  哈哈哈……”

  周筱的酒劲儿已经完全的上来,开始控制不住的抒发起感慨来。

  “嫂子您说的一点儿都没错。

  这世间有太多的事,都对我们女人不公平。

  明明是男人的错,但到了最后痛苦和受伤害的却是我们女人。

  哦……他们就可以喜新厌旧的另觅新欢,然后回到家来理直气壮的对自己的老婆轻轻松松的说一句——再也不见!

  呵呵……再也不见……

  然后就真的再也不见,即便见了,也会视你为仇人一样。

  可是,这该恨的、该令人仇恨的,不是他们这些可恶的男人吗?却凭什么这么对我们,我们有什么错,是错在我们对他们太好了吗?还是错在我们太软弱……

  还是说……我们太傻了!

  呵呵呵……所以说……嫂子,您说的没错,还是做男人,来的更好一些啊!”

  听了周筱的话,也已经喝多了的米小粒,由之前靠在冷剑的身上坐直了身体,样子似要和挨着自己坐的周筱好好的聊聊。

  但由于身子不稳,却是又靠到了周筱的身上。

  于是,就那样的靠着周筱,也满是伤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