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三十七章 你最好了
  “许重楼,听你这话怎么觉着是话里有话呢!

  来,和兄弟们透露透露,也让兄弟们过一把八卦的瘾听听。”

  丛培华拉了拉许医生的胳膊,一脸好奇的问道。

  “对,说来听听……”

  “应该是又有了什么大新闻吧!我还真想知道……”

  ……

  其他人也觉察到了周筱与萧再丞之间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全都拉着许医生打探消息。

  “想知道呀?”许医生扫了一圈儿满脸兴奋的人群。

  “嗯!”众人无不连连的点头。

  “问萧四去!”谁知,许医生竟然一扬头,傲然的给了几个人这样的一句话。

  “切……你小子,最坏的就是你!”

  “不仗义的家伙!”

  “胆小鬼,一定是怕萧四帮你疏松筋骨吧!”

  ……

  众人对着许医生一顿的鄙夷。

  “你们不胆小,你们都是英雄,倒是自己直接问萧四去呀!干嘛来问我?

  你们才是不仗义的家伙,也亏得本公子机灵,不然还不得被你们这群损友卖了,还要倒帮你们数钱去呀!”

  除了萧再丞,许医生才不会怕面前的这几个家伙。

  那端,许医生那几个人差点儿起了内讧,而这边的周筱还在抱着酒瓶子不肯撒手。

  “哎呀……萧再丞,你最好了,就让我们再喝点儿嘛!”醉意朦胧的周筱,却也知道和萧再丞来硬的不行,所以就开始软了起来。

  说着话的同时,还将脸往萧再丞的胸前用力的蹭了蹭。

  虽是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但周筱与他这样亲密的接触,令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沾过一点儿荤腥儿的萧再丞,身上不由不受控制的起了火。

  “那就只能再喝一点点,喝完我们就回家,听见了吗?”萧再丞终于妥协。

  “好、好、好……就一杯,绝不多喝!”周筱连连的点头。

  “冷剑,让她们再喝一杯吧!”萧再丞对冷剑说道。

  而此时的冷剑,还搂着一直不断在他怀里的挣扎的米小粒。

  “看,还是我们的军长大人通情达理。冷剑,你听到了命令没有,放开我吧!”米小粒听到萧再丞的话后,抬头,眯着眼睛对冷剑有些含糊的说道。

  冷剑也只得放开了米小粒。

  “既然他们不让我们多喝,那我们就再少喝一点儿吧!

  来,我给你倒上。我们每人就再喝一杯……”

  周筱说着,拿着酒瓶,直接就给自己和米小粒分别倒上了大半杯的酒。

  “太多了!”萧再丞看了,更是紧皱眉头的伸手要去夺过来。

  “不许再和我抢了!我们也只喝这一杯了……”周筱这次死死的护着杯子,生怕让萧再丞给抢走。

  “冷剑,你也不许抢,不然我还咬你啊!”平时看起来一直温温柔柔的米小粒,今天在酒精的作用下,越来越勇猛起来。

  “哄!”众人乐的肚子直疼。

  “小小,你要再喝下这杯,回去肯定会特难受的,明天非头疼不可!”萧再丞用类似警告的语气对周筱道。

  “我不怕!”周筱再次推开萧再丞的手,举起酒杯,和米小粒又碰了一下,一口,全部喝干。

  “嫂子,我可能……可能真的是喝多了,我现在已经看到了两个嫂子……”米小粒已经完全的靠到了冷剑的身上,不过,这个时候还不忘想和周筱继续的聊着。

  “那哪叫可能,那就是……你就是喝多了,你都把一看成二了,你说你能没喝多嘛!嘻嘻……

  不过,我好像也不大好,感觉房子在转呢……”

  周筱也是靠在萧再丞的怀里,笑嘻嘻的同米小粒说道。

  “那我们……那我们不就成了两个女酒鬼啦!哈哈哈哈……”米小粒的眼睛已经开始有些要睁不开的样子。

  “酒鬼好……哈哈……

  ‘红泥小火炉,绿蚁新焙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喝酒是一种多么惬意和有诗兴的事呀!

  哈哈哈……舒服,嗯……真舒服!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听听、听听,连我们的诗仙都说,喝下三杯就通晓了人生的规律,一斗过后你就与万物同生,并且知道了酒中的乐趣了!

  枉我能把这些古诗词背的滚瓜烂熟,却是直到今天好像才终于了解了其中的一些意味呢!

  哈哈哈……

  萧再丞,我还想再喝一杯……”

  周筱的话一落,只听“扑通”一声,许医生由于乐的太过于忘形,一个不察间,从火炕上直接摔到了地上。

  “嗯……什么……什么声音……谁掉……掉河里了?”米小粒听到这一声响,用力的睁开双眼,到处去寻找。

  “小粒,看来你真的喝多了,许医生不是掉河里了,而是下河趁着浑水去摸鱼了!

  哈哈哈哈……

  萧再丞,你怎么不说话,你说我说的对吗!

  哈哈哈……”

  周筱笑的东倒西歪,直到趴在萧再丞的怀里,不自觉的,双臂就缠到了萧再丞的脖子上。

  “哇哈哈哈……太逗了,真是笑死我了……”

  “小嫂子说的太对了,许重楼,你还真就是浑水摸鱼呢!哈哈哈……”

  “弟妹真的是一个大才女,喝一次酒还能生出这么深的感悟来呀!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有人笑到甚至碰倒了桌上的杯子。

  “小嫂子,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是很铁、很铁的那个吧!您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呢?好伤心呀……”许医生从地上爬起来后,做西子捧心状。

  “许大医生,你难道没有听出来,我是在夸你吗?

  我是在夸你最聪明,呃……最……医术高超,还有……从不会落下任何一个可以愉悦兄弟朋友的机会……”

  “哈哈哈……说的太对了、太好啦!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的捧腹。

  “小嫂子……您真的是伤到我了,伤到最深处了!”许医生捶足顿胸。

  “我说的是真的!

  萧再丞,我说的是真心话。

  他们是不是又有别的理解?

  哎呀……你们的思想好复杂……”

  周筱扬起小脸儿,望着萧再丞,满是认真的说道。

  “不用理他们。”萧再丞揽着周筱,回了一句。

  “哦……好吧!

  可是……萧再丞,我头好晕啊!”

  周筱说着,身体有些发软的完全的瘫在萧再丞的怀里。

  而此时的米小粒,已经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冷剑一直笑个不停。

  “差不多了,大家散了吧!”萧再丞说着,抱着周筱下了地。

  “啊?这就散了呀……好吧!散就散吧,反正这会儿的火候也正合适……”许医生嘟囔了一句。

  “那就散了吧!下周末我们再聚一次啊……两位小嫂子还得到场。”曲长清笑着说道。

  “下周末聚不了了,萧四马上就要去外地了,得等上一段才能回来呢!”丛培华道。

  “哦!对了,我给忘了这茬儿了。那就等萧四回来再说吧!回来我们再来个不醉不休。哈哈哈……”曲长清意有所指的笑道。

  而这时的周筱对几个人的话已经充耳不闻,不再做任何的反抗,像猫一样的乖顺,任萧再丞给她穿上大衣,系上扣子,并将帽子给她扣在头上。

  米小粒显得比周筱还要老实,冷剑让她抬手臂,她就抬手臂;让她抬头,她就乖乖的抬起头来……

  “小小,走了,我们回家。”见周筱还在四处寻找着米小粒,萧再丞只好将她的小脸儿直接按进自己的怀里,半扶半抱着往外走。

  “回家呀……这么早就要回去吗!”趴在萧再丞的怀里,周筱嘀嘀咕咕的说道。

  “不早了,孩子们还在家等着我们呢!”担心周筱撒赖不肯走,萧再丞只能这样的哄她。

  “哦!也对哈……孩子们还得等着我们回去呢!”一提到孩子,果然秦效,周筱乖乖的跟着萧再丞往外走。

  只是,脚步却显得有些踉跄,要不是萧再丞搂抱着她,估计走起来一定会摇晃不止。

  谁知跟在后面,同样是由冷剑搂抱着的米小粒,一听到“孩子”两字,不知碰触到了哪根神经,立即扯着冷剑的衣领道:

  “冷剑,我们去把儿子接回来吧!我想儿子了……”

  “太晚了,孩子都睡下了,明天再去接吧!”冷剑轻声道。

  “不要,就要现在去,儿子还没睡呢!”谁知米小粒揪着冷剑的衣领就是不松开,非要去接冰冰不可。

  “听话,我明天一早就去接好不好?”冷剑没办法,只能哄着米小粒道。

  “可是我想儿子了怎么办?很想啊……”米小粒说着,竟然红了眼眶。

  “小粒,你看你,一看就喝酒喝多了,你都要哭了!人家都说,有的女人喝多酒了就爱哭,你就是啊!呵呵呵……”

  周筱听到米小粒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萧再丞的怀里探出一个小脑袋去,笑话着米小粒。

  “我才没有喝多,是你喝多了才对,你看你自己都走不了路了,还得要军长扶着你才能走。”米小粒反驳周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