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每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听了周筱低声的惊呼,萧再丞的老脸,红了……

  “没有……呃……没事,上火了!”萧再丞说着,已经把周筱抱放进浴缸里。

  “上火?上什么火……你这么一座大冰山,居然还有上火的时候,稀罕!”好多人喝多了都是睡觉,周筱看起来却好像更精神。

  这一点,令萧再丞分外的满意,这样的话,一会儿行起事来……

  想到这里,萧再丞浑身的热血,开始打着滚儿的翻涌起来。

  快速的褪去自己的衣服,也跨进入到浴缸内。

  “你怎么……怎么也进来了?萧再丞,你出去……给我出去!

  我告诉你萧再丞,你不许和我耍流氓,我还生着你的气呢!知道吗?

  你那天的话伤着我了,伤的很厉害,你自己知道不知道?

  我现在心里还疼的厉害呢!

  你说完那些话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你可曾想过我心里的感受,啊?

  我是不是说过你,让你相信我……哦!不,不止是一次的说过,说让你要相信我,但是你呢?

  萧再丞,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只爱你一个!

  你是一点儿都不相信我……”

  “小小……你刚刚说的是什么,你能不能再说一次让我听听?乖,再说一次!”周筱的话,被萧再丞有些急切又略拨高的声音所打断。

  “什么?”周筱茫然的看着萧再丞问。

  “你说的‘你是一点儿都不相信我’的前一句。”萧再丞满眼灼烈的提醒着周筱。

  “啊?”周筱还是一脸的迷茫。

  “我是说,你刚刚说我不相信什么?”萧再丞的语气里透着迫切。

  “什么什么?哎呀……你好烦,你到底要说什么呀!”周筱开始显的不耐烦起来。

  萧再丞:“……”

  一脸的挫败。

  “哎……你干嘛呢!我说了,不准你耍流氓,你手往我哪儿摸呢!”周筱推着萧再丞那双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大手。

  “我在帮你洗澡呀!”萧再丞俯在周筱的耳边,说话时,唇故意的贴在她的耳廓上。

  “我怎么感觉你不是真想帮我洗澡,而是在占我的便宜呢!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因为这么多天没吃着肉,所以受不住了?

  那也不行,哼!我还没有完全的原谅你。

  接下来的日子,还要根据你的表现,再决定是要给你吃肉还是要给你喝汤……唔……”

  汤字刚一出口,萧再丞已经堵住了周筱那张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嘴儿。

  “唔……唔……放……放开……不许乱来,我不同意……唔……”周筱开始在萧再丞的怀里挣扎。

  “乖小小,我们今天连汤带肉的一起来啊!

  听话,不要乱动!”

  萧再丞说着话,手口却并没有停下来。在暂时品尝完那檀齿间的美味后,双唇开始一路的下移……

  “啊……萧再丞,疼……你又咬我干嘛!”周筱的声音里,已透出魅惑般的轻喘。

  “不许乱动,你已经晾了我一个多星期了,也够了!”萧再丞说着,已经将周筱一个翻转,压在了浴缸边上。

  “啊……”

  随着周筱的一声低呼,浴缸内的水,开始随着二人剧烈的动作,如海潮一般的翻涌而出……

  中间,还夹杂着周筱那带着娇吟的呼喊,以及萧再丞那更富性感与狂放的似海啸一般的怒吼。

  多亏这硕大的浴缸带有恒温的加热装置,直到一小时后,那浴缸内的奔腾,才渐渐的平息下来。

  “萧……萧再丞……你……你……你个饿狼……”周筱趴在萧再丞的怀里,虽然酒劲儿并没有过去,大脑还处于一种眩晕的状态,却不忘指责萧再丞的狼性大发。

  并同时伸手,用仅存的力气,用力的去拧萧再丞腰上的那处软肉。尽管这个动作已经做了n多次,每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萧再丞紧致的肌肉,根本令人捏不起来。

  但周筱仍是要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

  在捏了几下都没有捏起来的情况之下,周筱一抬头,“啊呜”的一口,直接咬在了萧再丞的胸前。

  “哎呀!你这个小东西,你还真用力啊!”周筱的这一口,咬的萧再丞还真是不轻。

  萧再丞低头看去,又是一个透着血丝的牙印明晃晃的横在胸前……

  “哼!活该,谁让你惹我的、谁让你伤我的、谁让你怀疑我的……

  告诉你,以后你再犯这类似的错误时,就好好的看看这些印迹,然后你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记住了吗?”

  周筱的一双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望着萧再丞,小脸儿上一脸的得意。

  “你……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小东西!

  不过,却也是个让人爱不够的小东西”

  后一句话,是萧再丞在心里面说的。

  “你才让人头疼……不,你是让人心疼!你可不要误会,我说的是心疼,不是心疼你的那个心疼,是心里面疼痛的那个心疼。

  萧再丞,你都让我心疼了……很疼的那种疼……我心里好难过……呜呜呜……”

  周筱说着说着,突然间就觉得委屈起来,毫无一丝预兆的,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双眼中滚落下来。

  “乖小小,不要哭了,听话,是我的错,是我让你伤心了,不要哭了好不好!”萧再丞见周筱突然间哭了起来,而且有越哭越厉害的趋势,于是立即慌了起来。

  将人紧紧的搂进了怀里,低头,一一吻去周筱脸上淌下的泪水。并轻轻的哄着。

  “就是你的错,全都是你的错,呜呜呜……啊嚏!”周筱一边哭着一边用一只手推着萧再丞的胸膛,并时不时的拍打着浴缸里的水面。

  然而,突然的一个喷嚏声,唤回了正处慌乱中的萧再丞。立即站起来,并将周筱又是一个打横的抱起,扯过一条大大的浴巾,包在周筱的身上,抱着她回了卧室。

  “别哭了啊!乖,你嗓子还没好,再哭的话,会把嗓子哭坏的。”萧再丞边走,边哄着周筱。

  “就不……我就哭,你个大坏蛋,萧再丞,谁让你那天那么的说我。你说的话有多伤人,你知不知道。

  呜呜呜……我一想起你那天说我的话,我就觉得特伤心。

  我那么一心一意的对你,你竟然会那样的说我,还不信任我。呜呜呜……”

  周筱窝在萧再丞的怀里,反反复复说着萧再丞伤了她的话,越说越伤心、越委屈,哭声越大。

  “是,你说的对,我以后注意,一定注意,好不好!

  不要伤心了啊!乖……听话,不许哭了!”

  萧再丞也不会太多哄人的话,翻来覆去,大同小异的那几句话。

  终于,周筱的哭声渐渐的小了起来。

  萧再丞帮周筱擦干身上的水珠,帮她盖上被子,然后自己也胡乱的抺了抺,随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萧再丞……我的头还晕的厉害呢!”见萧再丞躺在了自己的身边,周筱向他偎了过去,然后娇娇嗲嗲的说道。

  “看你非要喝那么多的酒,估计明天起床后还会头疼呢!”萧再丞说着,大手在周筱光滑的身上移来移去。

  “我今天是想喝嘛!

  不过,喝酒的感觉也不赖呀!嘿嘿……我现在还想喝呢!”

  周筱的酒量确实不行,折腾了这么半天,酒劲儿还没是没有过去,仍是醉晕晕的和萧再丞撒娇道。

  “怎么要么不喝,这一喝就喝上了瘾来了。

  明天过后,你肯定以后就不再想喝酒了!”

  萧再丞勾着嘴角,低头看了看那可爱的小脸儿,猛然间,身上又蹿出了火来。

  忍不住,便在周筱的脸上、脖颈上等各处轻啄了起来。

  “哎呀……你怎么跟狗似的,舔我的脸干嘛!咯咯咯……”萧再丞的轻啄,不知怎么碰触到周筱的痒痒肉上,惹得她咯咯的直笑。

  “你……你这个小坏东西,你说谁是狗,啊?看我怎么治你……”萧再丞说着,翻身就将周筱压在了身下。

  “你压着我干嘛!哎呀……快下去,重死了,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啦!”周筱推着萧再丞的双肩,气息紊乱。

  “你说干嘛!治你……”萧再丞说着,瞬间低下头去,再次堵住了周筱的嘴。

  “唔……放……放开我!萧再丞,你别总欺负人……唔……你先放开我……唔……你听见了没有!

  你有本事放开我,看我今天怎么来治你!”

  周筱说着,不知又哪儿来的力气,开始用力挣扎起来。

  萧再丞也上来了玩儿心,故意顺着周筱的力,翻下身来,躺到了一边,他想看看,周筱到底要干嘛。

  “你个大灰狼,看本宫今天怎么治你!你一会儿最好别求我……”周筱说着,见萧再丞已经躺倒在身旁,便一个翻身,骑在了萧再丞的身上。

  “好吧!随娘娘大人处置。”萧再丞放松了手脚,一脸玩味的看着此刻不知是由于用力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小脸儿显得更加红润的周筱。

  “这可是你说的,哼哼……反抗的话就不是男人!”周筱说着,一个俯身,照着萧再丞的胸前,“啊呜”的又是一口。

  “啊……嘶……小东西,你怎么又咬……”周筱的动作太突然,令萧再丞一个不防的又是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