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四十章 尽数的被毁
  咬了萧再丞一口后,周筱抬起头来,又是一脸的洋洋得意:“哼!我要翻身农奴把歌唱,怎么样,领教了吧!”

  “小东西,你在玩儿火!”萧再丞的声音越来越暗哑。

  “对,不愧为萧军长,就是聪明,我就是在玩儿火,怎么样?滋味儿如何,以往你欺负我的时候是不是很爽,嗯?

  今天,我要做女王,我也要让你尝尝被压倒的滋味儿,我也要感受一下高高在上,做王的感觉,哈——哈——哈……”

  周筱一脸痞痞的笑容,说完,还仰头狂笑了三声。

  “那你就开始吧!”萧再丞双眼已经快要变得赤红,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那如完美的白玉一般毫无瑕疵的绝美风景,鼻端已经又开始觉得发痒起来。

  强忍着想要立即翻身,将身上的人儿再次压下的冲动,迫不及等的催促着。

  “别急,我还累着呢!让我缓缓……”周筱无意识的扭了一下身子,懒洋洋的说道。

  周筱还醉着酒,倒是注意不到自己此时的姿态和动作,对于一个浑身各处都处于极度鼓涨的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仍是坐在萧再丞的身上,悠哉悠哉的缓和着自己的体力。

  “小东西,你是故意的!”萧再丞的牙齿已经咬的咯吱作响。

  “故意的什么?”周筱又是一脸的迷茫。

  “你……你要再这样,那我可就要动了!”萧再丞说着,就要翻起身来。

  “啊……不、不、不……我是女王,我来……”周筱立即双手按在了萧再丞的胸上。

  “快点儿!”萧再丞开始下了命令。

  “哦!”周筱有些傻愣愣的答道。却是直直的看着萧再丞,不知要怎么做才好。

  “你个小冤家……”萧再丞说着,双手已经握住了周筱的纤腰,并一个用力提了起来,然后……

  尽管小白楼修建的隔音效果非常的好,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经过周筱和萧再丞的卧室的话,仔细听来,仍会听到不断的有女人的求饶声和男人的嘶吼声,若有若无的传出来。

  而且,这个交杂的声音,直响彻到大半夜才算停止……

  毫无意外的,周筱直到第二天的午后才浑身酸软无力的醒来,同时伴有的,就是欲裂般的头痛。

  睁开眼,望着天花板呆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始四下打量着屋子……

  “诶……怎么回这边来了呢!”周筱皱着眉思考。

  于是,想起了昨晚和米小粒两个人不断抢酒喝的大部分的片段……

  还有在喝酒的过程中,自己好像说了好多的话,但是,有些已经记不清说的到底是什么……

  再有的就是后来回到小白楼后,自己与萧再丞……

  然后想到自己昨晚好像很狂野的要做女王……

  这也好像是自与萧再丞相识以来,自己最为狂放、主动和热烈的一次吧!

  想到这些的时候,周筱猛然的拉过被子,将自己的头紧紧的蒙上。

  “完了、完了……自己的脸这次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抢酒喝、撒酒疯、酒后还变成了一个欲女……

  天啊!不活了、不活了……活不成了!

  可怜这一世的英明,尽数的被毁……”

  周筱躲在被子里,内心不断的哀嚎,她再也不要见萧再丞的那几个哥们儿,再也不见萧……

  “小小……醒了吗?醒了就先起床洗漱一下,吃些东西好不好?”周筱内心里还在为自己默哀,萧再丞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周筱:“……”

  心里在说,“我听不见……我不见你……我现在不想见你萧再丞……”

  “小小……不要将被子蒙着头,快放手!”萧再丞已经坐到床边,面上虽看不出有什么波动,内心却是早已喷笑不已。

  一手轻扯着周筱头上的被子,轻轻的哄道。

  周筱:“……”

  不出声,也不动,就是紧裹着被子,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萧再丞怎么会不明白周筱因何如此,一个巧劲儿,已经周筱身上裹着的被子扯落下来。

  周筱:“……”

  继续装死,紧紧闭着眼睛,一动也不肯动。

  直至唇上一个凉凉的触意传来,周筱才偷偷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儿,见到紧帖在自己脸上的属于萧再丞那张刚性十足的面孔,立即又将眼睛紧紧的闭上。

  “还不起?再不起,我可要……”萧再丞说着,双唇又压了下来,再次的覆到周筱的唇上。由轻触,到舔舐,再到碾磨……

  “哎……唔……”周筱“哎呀”两字还没有叫完,就让萧再丞趁虚而入。

  实在是周筱这个样子看在萧再丞眼里太过可爱,再也经不住这可以要人命的诱惑,萧再丞席卷而至。

  “唔……萧再丞,你有完没完……哎呀……”在顽强的抗争下,周筱终于得以喘息的机会。

  “不装睡了,嗯?”萧再丞整个伏到周筱的身上,鼻尖对着鼻尖、唇贴着唇,呼吸交错,低声逗着周筱道。

  “谁……谁装睡了,你才装睡呢!”周筱双手捧着萧再丞的脸,试图将他的脸搬开。同时,娇嗲嗲的说道。

  “起来吧!起来吃些东西,不然你的胃会受不了。”萧再丞虽这么说,却还是伏在周筱的身上不肯动。并不时的啄着周筱的唇。

  “你压着我,我怎么起!”周筱瞪了萧再丞一眼,红着小脸儿怒嗔道。

  “你的是意思是,你压着我可以,对吗?好,我答应,以后你可以随时的压我!”萧再丞瞒眼趣味的继续逗着周筱。

  “萧再丞……你……你讨厌,连你竟然都笑话我,我不理你了!”周筱的脸更加的红了起来。

  “都?怎么说都呢!还有谁?”萧再丞一脸的疑问。

  “你明知故问!你明明知道的,昨晚所有在场的人,肯定都笑话死我了!

  萧再丞,我以后再也不见他们了,一个也不见,除了小粒。

  我都丢死人了……太丢人了!

  都怪你,你明知道我酒量不行,为什么不拦着我,为什么要让我喝那么多,难道你不怕我给你丢脸啊!

  哎呀……想想就没脸见人了!呜呜呜……

  萧再丞,我警告你,不许把我昨晚的丑态让爸和妈他们知道,不然我和你没完!”

  想到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周筱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不禁气哼哼的揪住萧再丞的衣领,恶狠狠的威胁道。

  “我一直拦着你了的,难道你都忘了吗?

  是你一直抢酒喝,不给你就撒赖,最后甚至还想对我用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才勉强让你又喝了一杯。

  不过你放心,没人会笑话你的。你表现的还好,喝了酒至多也就朗诵几首诗罢了。”

  萧再丞怕将周筱压的喘不上气来,说着话,一个翻身,让周筱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面上,却是显得极其的一本正经。

  “我抢了酒?哦……对了,我记得是这样,后来小粒我们俩一直抢酒喝来着。

  哎呀……好丢脸……哦!对了,好像小粒……她好像咬冷剑来着吧!

  对,是有这么一回事!

  呵呵呵……笑死我了!这个米小粒,没想到平时温温柔柔的一个淑女,喝完酒也挻狂野的嘛!

  嘻嘻嘻……”

  周筱想起了昨晚米小粒的表现,不禁趴在萧再丞的怀里,乐的像只小老鼠一般。

  “你比米小粒要狂野多了,我身上的伤,可是要比冷剑严重多了!”萧再丞紧搂着周筱的细腰,盯着周筱的眼睛说道。

  “你身上的伤?你身上能有什么伤,你别骗我了,我又没咬你!”周筱扯了一下萧再丞的脸,撇撇嘴说道。

  “需要验伤吗?”萧再丞再次玩味的看着周筱。

  “你说的是真……真的?我不信,你给我看看……”周筱开始显得有些没底气的样子。

  “好,那你可看好喽!”萧再丞说着,将周筱抱到身侧,伸手解开了自己家居服上衣的扣子,将衣襟往两边一扯……

  “啊……那个……这个……这是我弄的吗?这个……不会是你自己洗澡时搓的太用力,然后自己弄伤的吧!

  那个……太晚了,我要起床了!

  哎呀……我的肚子好饿呀!”

  当看到萧再丞裸露的胸膛上,那个已结了血痂的牙印时,周筱的脸,瞬间如燃起了一团熊熊烈火般,烧得连脖子都成了粉色。

  当目光不经意的稍稍向上一移……萧再丞的脖颈处的那个结着血痂的牙印,看起来比他胸前的那处还要重上一些。

  周筱已不知要怎样形容自己此时那种丢脸的感受,目光左右躲闪着,词不达意的找着借口,同时想从床上爬起来逃走。

  “想跑?别跑,验完伤了,是不是我自己弄的,一目了然啊!

  小东西,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才好,嗯?”

  萧再丞的动作要比周筱的快了许多,一把就将周筱拉了过来,并重新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将唇贴在周筱的耳廓上,暧昧的低语道。

  “就算是我弄的又怎样,你……有什么可罚的!”周筱极力的躲闪着萧再丞那微凉的双唇对于自己不断的攻击。

  “当然有的罚,你把我伤的这么重,怎么着也得给我些补偿吧!”萧再丞的唇,已经渐渐移到周筱的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