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五十七章 若是让有心人看见
  没有萧再丞在家的日子,周筱虽是每天仍照常的接送孩子们上学、放学,其他的时间宅在老宅里,但心里却总是感觉有些空落落的难受。

  萧再丞自从那天走后,到现在连一个电话也没打回来过。

  周筱也不好整天追着萧老爷子问情况,因为她知道,即使是问,从萧老爷子口所听到的,也不过是那几句诸如:没事、什么事都不会有、他又不是第一次出去……等等这一类重复的话。

  ……

  明天就是周四,又到了周筱上课的日子。

  一周以来,周筱还没有到学校去过。学生们的问题,她都让他们发到了自己的邮箱里,有不方便发邮箱的,就让他们给自己打电话,或是仍像很多时候一样,把问题集中到一起,待到自己周四去时,一并解答。

  周筱这样做也是不得已,她担心陈双杰再去找自己。

  虽然已经决定,若是他再找上来,自己一定会撕破脸的和他把话说绝,但内心里,周筱还是想逃避这恼人的烦心事。

  尤其是在萧再丞不在家的时候,若是让有心人看见,还不知要说出什么来。

  心里不论怎么想,周四这天的课总是要上的。

  一早先把孩子们送到学校,周筱去了都华。

  临出门前周筱就已和萧老太太说好,今天要下午甚至可能到晚上才能回来,因为积压了一周的问题要等着自己去处理。

  这也是这批博士生最后一部分的理论知识,周筱秉持着一贯的风格,在尽短的时间内,完成他们文化课程的部分,这样也能使他们尽早的结业,从而能早一天的参加工作。

  ……

  讲完课,就开始解决他们所积攒的问题。直至到了午饭时分,在一名学生的提醒下,才算结束上午的工作。

  周筱和学生们约好,下午一点半继续。一众人便一起往食堂走去。

  一路说说笑笑下了楼,周筱假装不经意的四处看了一眼,没有发现陈双杰的身影。

  这已经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周筱不知不觉间形成的习惯,但每次的这个动作,都令周筱心里烦乱不已。

  当然,这个烦乱肯定不是对于陈双杰有什么特殊的感情,而是周筱觉得这件事已经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困扰。

  见陈双杰没有来,周筱的心情莫名的就会好上一些。不由连午饭,都比往次来多吃了不少。

  饭后,周筱要先回自己的宿舍去休息一会儿。因着大家不是同一个方向,互相道别后,周筱一个人往宿舍的方向走。

  “小小……”刚到了宿舍楼的门口,周筱此时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又从背后响了起来。

  陈双杰不知躲在哪里,见周筱回来,立即站了出来。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过,不让你再来找我的吗?”周筱皱着眉,声音极其的冷淡。

  “小小……你就和我谈谈吧!好吗?不用太多时间,半小时就成。”陈双杰还是同一个要求。

  “不好!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也不想谈,你走吧!最后说一次,不要再来找我了。

  以后,再见面就是路人吧!

  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因为你这样的朋友,我也交不起。

  你影响到了我的生活,也影响了我的心情。

  你走吧!希望再也不见。”

  周筱用陈双杰第一次见到的冰冷的表情低声的说道。

  “小小……你……真的就这么的不念一点儿旧情吗?”陈双杰满眼的受伤。

  “陈双杰,拜托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都多大了,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吗?为什么还做这么幼稚和欠考虑的事情。

  有一点,不用我提醒,你心里也应该非常的清楚才对,几年前你未娶、我未嫁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在一起,更何况是现在。

  你现在有妻,应该也已经有子;而我也更是如此,不但是这样,我现在还生活的很幸福美满。

  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这样过不去不好吗?你这是又出来闹的哪一出儿呢!

  如果你能够清醒的认识这一点,那么起码再见面,我们还可以当作认识、甚至是一个朋友的打个招呼。

  可是你这么做,岂不是就想让我们以后成为陌生人吗?

  说了这么多,你自己再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好了,我要午休了!还是那句话,以后,再也不见!”

  周筱本不想说这么多,但是一想陈双杰的性格,要是不把事情给他掰清楚了讲,恐怕他还会心存幼稚的幻想。

  “小小……你说的是真话?你说你生活的幸福美满,难道给别的女人生的两个野孩子当后妈,这就是你所说的幸福美满?”

  听了周筱的话,陈双杰有些激动起来,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加大起来。

  “陈双杰,你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野孩子?你从前说话可不是这么不留口德的。

  别人生的怎么了?别人生的他们也和我最亲,而我也最喜欢他们,甚至比我自己生的都喜欢,这又怎么样?

  况且,这是我的私事,任何人都无权过问,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还是陌生人。

  你请自便!”

  陈双杰的话,令周筱十分的气愤,也提高了声音呛了他几句,随后转身就往楼里走。

  “小小……小小你别走,对不起,我刚说的话错了,你别生气……你别走,听我说啊……”陈双杰见周筱不再理他,转身就走,急的立即奔过来,伸手就拉住了周筱的胳膊。

  “陈双杰,你放手!”陈双杰以前一直都是对自己尊重有加,周筱没想到他会过来拉自己。所以一时不防,竟被他给拉住了胳膊,于是厉声喝道。

  “小小……你先别走……”陈双杰却是没有放手,满脸恳求的看着周筱。

  “我说让你放手你没听见吗?陈双杰,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快放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周筱的火彻底的被点了起来,用力的扯着自己的胳膊。

  “好……好……小小你别生气,我放手……我放手,但是我请求你,让我把话说完可以吗?”陈双杰对周筱还是有些惧意,立即松了手。

  “陈双杰,该说的话我都和你说过了,我就不明白了,你还有什么可和我讲的?

  不管你说什么,你认为有意义吗?”

  “有意义,有很大的意义,但是你得让我说完。”陈双杰非常的执着。

  “呵……好吧!既然你一定要说,那好,我就让你说。

  不过,有一点,事先声明,说完,从此你就彻底的在我面前消失,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听见了吗?说吧!”

  陈双杰在周筱眼中那份过于幼稚的执着,竟把周筱给气笑出来。

  她也知道,如果不让陈双杰把话说出来,估计他以后还得来纠缠自己,索性就让他一次性的把想要说的全说完,省得以后的麻烦。

  “这里有些冷,你穿的少,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说吧!”陈双杰软声的说道。

  “那就不要说了!”周筱的语气,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说完,又有转身就走的态势。

  “那好、那好……小小你别走,那我就在这儿说……”陈双杰立即妥协,看了看周筱。

  周筱:“……”连看陈双杰一眼都没看,而是把目光望向了别处。

  “那我就说了……

  小小,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天也没有忘记过你。

  当年,家里人知道我喜欢你,要和你在一起,就把我给骗回了国。

  回去后,就逼我和彭艾迪订婚。我当时说什么都不肯,说要娶就娶你,要么就不结婚,然后就想立即回美国去。

  谁知竟被我爷爷和我妈他们把护照什么的都给我藏了起来……”

  “这些你当年已经和我说过了!”陈双杰的话,被周筱从中打断。

  “哦……对,是说过了……那个……

  其实我当时是那么想,他们既然逼我和彭艾迪结婚,那就结吧!反正又不是我想娶的她,等他们什么放松了警惕,我把护照什么的偷出来,我就跑到美国去找你。

  但是那段时间他们看我看的特别紧,我一直也跑不出去。

  直到那年你回来……我们……我们最后见了那一面。

  其实小小,这么多年,我和彭艾迪过的并不好,我不喜欢她,一点儿也不喜欢。

  我们总吵架,她特别的不讲道理,一吵起架来就爱摔东西。

  直到这两年,她爸爸……她可能是觉得没有了靠山,才好了些,不再像从前那样的闹腾。

  但是不论怎么样,我都不喜欢她。我心里想的,一直都是你。小小……我这么多年,还每天做梦都梦见你。

  不过后来却没了你的消息,我还偷偷的去四合院儿那边找过你,但是住在那个院子里的人一问都三不知。

  我以为,你是卖了那里的房子,去了国外定居。

  我也去普林斯顿找过你,没找到你,找到了艾伯纳教授,他竟然和我说,说你现在生活的很好,还说我该把握的时候没把握,现在后悔也没用。

  就这样,我以为这辈子就再没了你的消息,也不可能再见到你了。

  但是在前一段,直到……呃……我才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原来你一直生活在帝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