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五十八章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可能是因为心里紧张的缘故,陈双杰的话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又看到周筱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心里就更是没底,说了一会儿后,不禁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说完了?”周筱还是没看陈双杰,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没、没、没……还没,小小,我还没有说完,你再等一下、等一下啊……”听了周筱的话,陈双杰连忙的说道。

  周筱:“……”没再说话。

  陈双杰明白周筱这是让他赶快往下说,于是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

  “直到前一段时间,我才知道了你的生活状况。

  小小……我知道,那样的家庭和生活,是你所不喜欢的。

  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自由和无拘无束,你喜欢那种随心所欲的生活。

  在萧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一定过的很痛苦。

  所以,我就来找你,我要带你走。我们可以远离这个地方,一起到国外去生活。

  或者,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去。

  小小,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随时可以陪你走。”

  陈双杰一脸的真切。

  “这回说完了吗?”周筱此时的脸上,已经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心里却是既哭笑不得,又是气的想掀开陈双杰的脑壳,看他里面装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东西。

  “啊……说……说完了!”陈双杰一时摸不准周筱是什么态度。

  因为有人告诉他,如果他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时,那个女人一定会感动的抱住他痛哭流涕,并会立即的答应他。

  但是,看周筱此时的脸色,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说完了是吗?看来我刚刚问的那句话是多余了。

  陈双杰,不用问你现在多大,我就可以直接的告诉你,你还不如一个十岁或八岁的孩子来的成熟。

  回去吧!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再见——我们只是陌生人。

  哦……错,是再也不见!

  你……从今往后,要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里。ok?”

  周筱面无表情的说完,转身就往楼内走去。

  “小小……”谁料,陈双杰竟突然从后面扑上来,一把将周筱搂在了怀里。

  “陈双杰,你干嘛,快松手!”周筱一个愣怔,随即就用力的挣扎起来。

  “不……我不松开,我要带你走!”陈双杰大喊。

  这时,偏巧有从外面回来的都华的老师走到了门前,而来人偏巧又认识周筱。

  看到陈双杰抱着周筱的样子,来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顿了一下后,往楼里走去。

  周筱的脸立时如滴血一般的红了起来。

  “陈双杰,你给我放开!”周筱气急败坏的喊道。

  “不……啊……”陈双杰企图还死死的抱住周筱不放,却不想肋部狠狠的挨了周筱一肘,疼的立即松了手,捂住疼痛的部位弯下腰去。

  “陈双杰,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有病了吧你?

  你赶紧给我滚,滚的远远的,我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你。

  给我滚!”

  周筱的脸色,这会儿气的已由红变白,指着陈双杰的鼻子,大声的吼道。

  “小小……”

  “住口,滚!”周筱狠狠的瞪着陈双杰。那冰冷的眼神,令陈双杰刚刚头脑一热所鼓起来的勇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周筱疾步的走进楼里,直到站了好一会儿,才沮丧的离去。

  进到屋里的周筱,直气得浑身发抖。

  本来之前陈双杰的那番表白,虽不会打动自己,但内心多少还是会有所感动。但没想到的是,他竟会有如此的失态的举动。

  周筱之前还担心陈双杰来纠缠自己,会被有人心看到,说出什么来。这下好的不灵坏的灵,还真的被人看见,而且还是那么暧昧的一个动作。

  越想,周筱的心里越是堵的厉害,也没了什么睡午觉的心思。在床上呆呆的直坐到了一点多钟,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下楼往综合楼走去。

  下午在处理学生们的问题时,周筱由于心里烦乱,也是极力的集中着自己精力,尽量不影响到正常的工作。

  紧赶慢赶的,终于赶在将两个孩子放学前,将所有的问题解决完,周筱匆匆的带好自己的东西,极少有的让司机把车开到了综合楼下来接自己。

  心情再怎么受了影响,周筱在孩子和老人的面前依然表现的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晚上将三个孩子哄睡后,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来进了书房。

  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一点,想了想,拿起电话,给米小粒打了过去。

  “小粒,你睡了吗?”电话接通后,周筱问道。

  “还没呢!嫂子,您有什么事吧?”米小粒问周筱。

  “嗯……今天,陈双杰又来找我了!

  唉!一说就烦死了,我现在心里堵的厉害。”

  正如周筱所说,此时心里实在是堵的厉害,但除了米小粒,她又不能和第二个人说。

  “他又去了?上次您都拿那样的话来说他了,他怎么还去找您,这人怎么能这样!”米小粒听了周筱的话,在电话那端低呼道。

  “谁说不是呢!今天更过分的是……他……哎呀……我都不知要怎么说才好。”周筱越说,心里都是烦。

  “他怎么了?嫂子……您没事吧!”米小粒听出周筱话语里的烦躁,又听她好半天不再说话,就关切的问了一句。

  “他……嗨……我就和你说了吧!

  他今天来了以后……

  ……

  我没想到他竟会这么做,之前我还一直担心他这样总来找我,被我们学校认识我的老师看见会多想,惹出闲话来。

  没想到,今天在那个节骨眼儿上,还真就被认识人给撞见了。

  一看人家那个样子,就指不定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你说这好说不好听的事……唉!

  真是气死我了!

  我狠狠的骂了陈双杰一通,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是哪根弦搭错了,竟然抽疯似的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还在想,这件事,等萧再丞回来要不要和他讲呢!

  唉……”

  周筱边说,边连连的叹气。

  “其实嫂子不必有这样的担心,您的人品大家都知道,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至于军长那边,我也觉得还是和他说了的好,有了上次的事,您自己和他说,总比他从别人那里听来要好的多。

  诶……对了,上次的事,是谁告诉军长的呢?”

  提起上次周筱与萧再丞闹别扭的事,米小粒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于是问周筱道。

  “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对啊……是谁和他说的呢!

  那时校园里也没有他派去跟着我的人呀……那些人平时都是守在校外的。

  我还问过他这件事,但是他却没和我说。

  后来这件事过去以后,谁也没有再提,我也就不好再追问下去。”

  米小粒这么一说,周筱也想起了这件事。

  “算了,谁说的不要紧,关键的是,军长你们俩能合好如初,不受影响就好。

  再说,您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军长的事,就是别人说了什么又怎样。”

  米小粒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萧再丞那小心眼儿你又不是不知道,让他从别人那里听了,总归是不大好。

  还是等他回来我自己和他说了吧!免得又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周筱最后又和米小粒说道。

  两人聊到直至快要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才把电话挂掉。

  和人倾诉了一下,周筱的心里觉得轻松了一些。轻轻的回了卧室,搂着几个孩子,终于睡去。

  这个周六,周筱又带着三个孩子去了一次侯双家。

  自从周筱住到老宅后,与侯双一家见面的机会都少了很多。

  侯双他们因着觉得不太方便,很少到老宅来。而周筱因为每到周末要陪几个孩子,再加上自己这边孩子又多,所以也很少去侯双那边。

  周筱还像每次那样,像搬家一样的给小胖子陶陶带去了一大堆吃的、用的以及玩具一类的东西。

  因为之前给侯双打了电话,所以侯双一家三口,外加蒋玉的父母,都等在了侯双的家里。

  一年前,侯双的单位又给他们夫妇俩换了一套大一些的房子,如今侯双一家住在三室一厅、近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里,条件也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侯双一直站在窗前看着,见周筱他们的汽车一驶进小区,就快速的从楼上跑下来。

  “侯舅舅好!”三个孩子一见到侯双也是亲的很。周天不在,几个孩子把侯双有如当作了亲舅舅一般的亲近。

  “哎!大外甥们来了,快点儿先进楼去,外面冷。”侯双说着,就将小夭夭抱了起来。

  “侯舅舅,夭夭都想您了,您想夭夭了吗?”小夭夭一张小嘴儿,只要是她所喜欢的人,都能有本事把对方哄的心花努放。

  “想,当然想,舅舅都想死我们小夭夭了!”侯双也确是真的特别的喜欢小夭夭,一段日子不见,也会非常的想。

  “小小,你们快点儿进屋吧!外面冷。”蒋玉新这会儿也迎了出来。

  “妹妹,你怎么又带了这么多东西来?每次都像搬家一样,家里都放不下了!”侯双看到周筱指挥着司机又在往车下拿东西,就嗔怪着周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