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六十三章 这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差不多了吧!今天都华里的人看我的眼神已经恢复到最初的状态。

  唉!你说人活着有时也是累,说是应该都活的超脱一点儿,不要去管别人怎么说自己。但实际遇到事时,还是会想不开。

  这段时间,这件事还真是把我搅的心烦意乱的。

  不过,总算结果还算令人满意,不然,还真是让人堵的上不来下不去的。”

  周筱叹息着说道。

  “其实也不怪您想不开,您和我们还不一样,毕竟萧家的位置摆在那里,您心里的负担肯定是要重得多的。

  再说,人只要活在这个世上,有谁真的能做到那么洒脱,除非出家当和尚吧!

  算了,既然这件事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想了。您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米小粒劝周筱道。

  “但是等萧再丞回来后,这件事我也得和他念叨一下,省得他又从别人那儿听来,回来和我犯小心眼儿。

  不过,说起这件事,我也算是个受害者了,他如果回来真给我甩脸子的话,我可是不会答应的。”

  周筱笑着同米小粒说道。

  “不会的,军长那么疼你,而且又有过上次那件事的发生,我想,他回来后,肯定还得会想办法为你出气呢!”米小粒调侃周筱道。

  “这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虽然他不说,但是我知道,以前……

  总之我是知道的,不过,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这些,我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周筱想到了赵一良的那件事,以及赵家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的事。

  这些萧再丞虽一个字都未曾和她提过,不过,她后来看到了相关的报道。

  “嫂子,陈双杰应该不会再来找您了吧?”米小粒问周筱。

  “以我对他的了解,应该是不会了!那天我说了那么不留情面的话,而且态度表现的也特别的坚决,他也了解我的脾气,所以说,应该不会再来了。”

  周筱说的比较肯定。

  “不过,嫂子,我就是顺口一说啊!您可千万别多想,也是因为我知道您和军长的感情深厚,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干扰才说的。

  有这么一个长情的男人,执着的喜欢了您八年这么长的时间,而且到现在还这么的念念不忘,也真是少见了。

  这一点,也足以说明,这个陈双杰的人品,虽然有很多令人无法容忍的缺点,其实在这方面,倒也是可圈可点的。

  现在的男人,大多是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甚至可以说还有一大部分人,是无情无义的。

  爱你的时候,觉得你对于他还有可用价值的时候还好。

  如果觉得这些已经消失,或者说碰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之于你对他更有价值的人的时候,那么你在他眼里,就变成了一无是处。

  甚至,比一无是处还不如。可能看你一眼,都会让他觉得厌恶。

  丢弃你的时候,比丢弃一只小猫小狗来的都要容易,就像丢袋垃圾一样……”

  米小粒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有伤痛、有不平,甚至还有恨意。

  “小粒……你……”周筱有些担心的看着米小粒。

  “哦……我没事嫂子,就是有感而发罢了。”米小粒回过神来,有些遮掩的说道。

  米小粒的过往和故事,在两个人关系熟悉并热络了以后,米小粒曾讲给周筱听过。周筱听后,也是唏嘘不已。

  每个人外表看起来都光鲜亮丽,但实质上,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

  “陈双杰的人品,我和你说过,我不会予以否定。以他出生的那个家庭和环境,心思能那么干净,已经是非常的难得。

  其实当年我对他并没有过那种真正的男女之情,不过,他一直对我极好,那样相处久了,我心里就想,有这么一个人真心实意的对你,也算是难得了,索性也就认了算了。

  只是后来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他妈妈、他现在的妻子彭艾迪,以及那个彭艾迪的妈妈那些人……

  我只想避而远之。

  其实当时更多的难过,是因为在国外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当有一天这个人突然的消失在了你的生活里,你就会觉得失落的难受。

  这样的感受,可能对于当时陈双杰所付出的感情来说,有些不太公平。

  但是后来当我收到赵一良寄来的陈双杰结婚的那些照片后,心里就豁然的明白了那个道理,那就是——感情的事,根本没有公平一说。

  本来,以我们那么多年的相处,不能成为恋人,也能成为一对很好的朋友。

  不过,他的妈妈还有彭艾迪,光是这两个人,也足已令我失了这样的想法。

  后来虽然在我回国时陈双杰也来找过我,但是毕竟境况已经不同,而且我发现他的想法也有些问题。

  当时他话里的意思,就是让我等他,他说他在等家里人放松对他的看管后,他会出国去找我。

  听了他说的话,我就更加下定决心,以后不能再和他有所往来,否则后果一定会非常的严重。

  所以到后来,就断了联系。

  过了这么多年,我以为,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可谁知,他有一天又会突然的冒出来,而且还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

  他这样做,即便我再肯定他的人品又怎样,我不可能因为他对我的长情,就要去感动,从而软化了对他的态度。

  要是这样的话,才会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了,我还是那句话,即便是如今我没有萧再丞,没有这个家,也绝对不可能会和他再有什么。”

  周筱紧锁着眉头,与米小粒说道。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坐进车里,去学校接孩子们。

  晚饭后,孩子们又闹着周筱,说明天就到了周末,非让周筱带他们出去玩儿。

  天实在是太冷,周筱担心冻坏几个孩子。后来和萧老爷子、萧老太太他们一商量,索性周五的晚饭后,老老少少的一群人就一起回了自己的四合院儿那边。

  好久没有到这边来,换个地方,也算是让孩子们新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