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后悔有我这样一个朋友
  “你爸说的没错,我们不会有事,而且还跟了这么多人去,你就放心吧!

  我会每天让小夭夭跟你通电话的。

  小四没回来的这几天,你或家里有什么事,就给我们打电话,或者给你二嫂打电话也行。

  夭夭,快点儿和妈妈说再见,我们要走了!”

  萧老太太和周筱交待完,又对拉着自己的手的小夭夭说道。

  “妈妈再见!

  妈妈在家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夭夭担心呦!

  夭夭会很想、很想妈妈的,夭夭到时会给妈妈打电话。”

  小夭夭说着,张开了两只小手,想要抱一抱周筱。

  不知为什么,一听到小夭夭的话,周筱鼻子立时一阵的发酸,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

  特别想说不让她跟着两老走,但是也知道两位老人离不开小夭夭,话到嘴边也没能说的出口。

  弯腰,将小家伙儿抱了起来:

  “乖女儿,你要听爷爷和奶奶的话,不许调皮,要替妈妈照顾好爷爷和奶奶,好不好?

  妈妈也会特别、特别的想我的小夭夭的。

  让妈妈亲一个……木麻……木麻……

  来,夭夭也亲妈妈一个……”

  周筱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女儿,心里极其的难舍,不由亲了又亲。

  亲完了,又让女儿也亲了自己好几口。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萧老爷子在一旁说道。

  于是,一行人一起往外走。

  周筱抱着小夭夭,把他们送出门去。

  “夭夭,要听爷爷和奶奶的话呦!

  来,再让妈妈亲一亲……”

  将小夭夭抱放进车里,周筱仍是不舍得松手,又一连亲了她好几口。直到一阵的冷风吹来,担心太多的冷风钻进车里,这才放了手,将车门帮他们关上。

  汽阵缓缓的起动,驶离了门口。

  周筱一直站在那里,朝着汽车挥着手,心里突然像是被剜了一下似的疼了一下。

  接着,就好似空了一大块儿般的难受起来。

  周筱将这归结为女儿的离去。因为自小夭夭出生以来,还从没与自己要分开这么长时间过。

  晃了晃头,直至已经看不到汽车的影子,周筱这才慢慢的转身,回了屋里。

  偌大的房子,一下空了起来,周筱感觉静的令人难受。

  没有在客厅停留,直接上楼进了书房。

  拿起桌上的资料,希望忙碌起来后,就不会有时间顾及自己心里那份莫名的难受。

  午饭剩下自己一个人,吃着也是觉得没什么胃口。

  胡乱的吃了些,周筱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午休。

  小睡了一会儿后,又是进了书房。

  正握着笔,在纸上记录着一些摘录的资料,手机响了起来。

  周筱一看那串数字,就知道是经玉娜打来的电话。

  因为知道这是她临时使用的号码,所以周筱就没有存到电话簿上。

  “经玉娜,怎么,你是忙完了吗?”电话接通后,周筱直接问道。

  “今天没什么事了,怎么样,出来吧!”经玉娜的声音有些发哑。

  “咦……你的声音有些不太对,是不是一时不适应了帝都的气温,感冒了?”周筱听出了经玉娜声音的异常后问道。

  “好像是,不过没事。你现在能出来吗?”经玉娜问。

  “能,小林子有旨,怎敢不候着。

  说,我们到哪儿去碰头?”

  周筱爽快的答应。

  “你来找我吧,可以吗?我住在国际大酒店。”经玉娜说道。

  “好,没问题!告诉我房间号,我现在就过去。”周筱问经玉娜道。

  “一五零五号房,你快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我下楼去接你。”经玉娜回道。

  “不用,你就在房间等着吧!我直接上楼去找你。”周筱又道。

  挂了电话,周筱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好衣服,拎着包就下了楼。

  让司机小张开车将自己送到国际大酒店的门口,周筱下来车后,想了想,又回头叮嘱他道:

  “小张,我晚上要陪同学,有可能来不及去接孩子们,要是去不了的话,你就替我先去接他们。

  到时候和他们说,我会尽量的早些回去陪他们。”

  “好的夫人!”小张连忙点头道。

  ……

  周筱在前台问了一五零五房的位置,直接坐着电梯上了楼。找到房间,按了门铃。

  “小小,你到的还真快。来,快请进来。”经玉娜从里面把门打开,请周筱进了房间。

  “嚯……可以啊小林子,之前还和我哭穷你是个穷人什么的,这都住上总统套了呀!

  啧啧啧……不得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想往你们那个行业里钻,看来真的是个能捞金的地方呀!”

  周筱进来后略扫了一眼,故意调侃经玉娜道。

  “活到现在也想开了,那么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生活质量能好一些,物质条件更丰富一些。

  再说了,人活着是为了什么,除了这些,又还能有什么!”

  经玉娜脸上的表情复杂。

  “小林子,我觉得……你好像变化了好多。”周筱看着经玉娜,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是啊!变的有时连我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

  如果可能,我宁愿变回当初的自己,我们一起念书时的那个自己。

  只是,可惜的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经玉娜更是多了一分落寞的表情。

  “小林子,你……没事吧?

  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说出来。虽然我没什么大本事,但是说不准也可能会帮到你。”

  周筱拉了拉经玉娜的手,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小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依然还像当初那样的善良、纯真。

  我……

  在你面前,我觉得自惭形秽。

  你还是那么的干净,像一张白纸。而我……

  小小,你会不会有一天,后悔有我这样一个朋友,甚至是……后悔曾经认识过有我这样的一个人?”

  经玉娜也拉住了周筱的手,眼光中的意味,令周筱一时没能读的明白。

  “不要这么说,你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每个人都会有变化的。

  而有些人的变,往往是身不由己。

  但是有一点,我觉得,不论怎么变,都要保留住自己最基本的那份良知和善良就好。

  像我们这几个人,无论变成什么样,我想,最起码在一起那三四年的单纯又真挚的感情是不会变的。

  况且,我始终觉得,当时我们寝室的四个姐妹,从本质上说,都是善良的人。”

  周筱握着经玉娜的手,微笑着说道。

  “啊……是……是啊!我们那时是那么的单纯和善良。

  但是现在……

  小小……你那么美好,我真的希望你能过的幸福,希望你一直生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里。

  我其实是真的希望你能过的好的……是真的……”

  经玉娜低下头,低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