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我和你有多大的仇
  周筱又呆坐了数秒,突然,围着被子,从床上弹跳到地上,在双脚落地的瞬间,由于被子过长,被跘了一下,直接跌倒在地上。

  不过,她很快的就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见自己的衣服也扔在沙发上,于是快速的跑过去,胡乱的将衣服套在身上。

  有些疯癫的往外就走,刚走到客厅,见陈双杰正站在那里,用怯怯的目光看着自己。

  “陈双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害我,我和你有多大的仇,啊?

  陈双杰,如果可以,我恨不得现在杀了你……杀了你!”

  周筱一步一步走到陈双杰的跟前,看着陈双杰的眼神里,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恨意。

  “小小……我是因为爱……爱……”

  “够了!啪……啪……”陈双杰的话还没说完,周筱连续的两个耳光,已经抽到他的脸上。

  “小小……你打我吧!”陈双杰一动都没动,而眼神里,却没有一丝的后悔之意。

  “陈双杰,我这辈子,从没像现在这样恨一个人……”周筱说这句话时,陈双杰甚至听到了她的上下牙齿咬在一起,“咯吱”作响的声音。

  “小小……”陈双杰已被周筱赤红着双眼,如要疯魔了一般的样子给吓在了那里。

  回过神来时,周筱已经跌跌撞撞的冲出门去。

  所经之处,所有人抬头,诧异的盯着那个双目赤红、神情错乱,疯了一般冲向酒店大堂外的纤瘦的身影。

  在酒店的门口迟疑了一下,周筱直接奔向了停在一旁的出租车,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请问……您去哪儿?”司机师傅已经看出了周筱的异样,迟疑的问道。

  “啊?哦……先开……”周筱整个人还处于头脑发涨,连全身都不禁跟着发抖的状况中,胡乱的应了一句后,就蜷缩在后座座椅上发起呆来。

  看到周筱的那个样子,司机倒是没有再多问,依言的启动了汽车。

  不知已经过了多少时候,周筱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慌乱的在包里翻找了好半天,将手机找了出来。

  捧着手机的双手还在发颤,哆哆嗦嗦的按下了萧再丞的手机号,然后,就是紧张到心跳快要停止一般的等待中……

  然而,电话却在接通的瞬间被挂断。

  周筱愣了愣,再次拨了过去。

  结果仍是被按断。

  如此反复的五次后,电话里却出现了对方手机已经关机的提示。

  握着手机的周筱,嘴唇蠕动了一下,却不知要该如何下去。

  再呆愣了一会儿,又拨下了老宅的电话。

  “您好,请问哪位?”电话里传来的是下人的声音。

  “喂……军长……军长回来了吗?”周筱的声间嘶哑中还透着颤抖。

  “是……是四夫人吧!军长他没回来,四夫人您……”

  听了萧再丞没有回老宅的话,周筱不等对方说完,就已挂断电话。

  接着,又给北郊那边拨了过去。

  “您好,请问您找哪位?”小白楼那边也同样是下人接的电话。

  “军长回去了吗?”周筱咽了一下口水,发出的声音像是飘在半空的感觉。

  “回来了!军长刚回来,您是夫人……”

  “师傅,去北郊军区!”周筱按断电话,直接和司机师傅说道。

  “好嘞!”司机立即答道,并通过后视镜,又偷偷的看了一眼周筱。

  此时的周筱,面色苍白如纸,浑身依然打着颤,正抱紧了双臂,蜷缩成一团。

  汽车终于停在北郊军区大院儿的门口,周筱直接抽出了一张百元的大钞塞了过去,也不管司机叫着找钱的喊声,直接下了车,脚步虚浮的就往大院儿内跑。

  门口站岗的士兵全都认识周筱,见周筱神色异常的样子,相互间看了一眼,却也不敢乱动。

  周筱的奔跑的脚步散乱,从军区大门口到小白楼并不算长的距离,有好几次差点儿跌倒。

  跑到小白楼的门口,周筱已经忘记自己包里有大门的钥匙,也忘了要按墙上的门铃,只知道伸手,重重的砸着门板。

  门很快被下人从里面打开。

  “夫人……”

  “军长呢!”周筱气喘吁吁,大声的问道。

  “在……在……好像在书房。”下人有些害怕的答道。

  下人的话还没落,周筱已经往楼上跑去。

  跑到书房门口,直接推门,但房门却是从里面锁着的。

  “萧再丞……萧再丞……你开门……”周筱用力的捶着房门。

  萧再丞:“……”

  里面的萧再丞,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萧再丞……你开门听我解释……萧再丞……”周筱继续捶打着房门。

  萧再丞:“……”

  在里面还是不发一声。

  “求你了……萧再丞,你听我解释好不好……萧再丞,你开门呀……”周筱根本顾不得自己的双手此刻已经因用力的敲门而变得红肿。

  她欲哭无泪,但那声音里的颤抖,却是越来的越厉害。

  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周筱还在执着的敲着房门,哀求着萧再丞。

  终于,门被从里面打开……

  “萧再丞……”周筱还举着红肿的拳头,微张着嘴。

  却见萧再丞直直的立在自己的眼前,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比冰川还要冷上千倍万倍的正狠狠的射向自己。

  那样的冷意,瞬间就已冰透了周筱的全身,乃至五脏六腑。

  “萧……萧再丞……你听……听我解释……”周筱颤抖的声音越来越小,已经不敢再直视萧再丞那几乎可以将自己凌迟的目光。

  “说什么?”萧再丞的声音同样的暗哑,却是没有任何的温度。

  “听我解释……我解释……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萧再丞,你要相信我。

  你相信我,好不好?

  萧再丞……”

  周筱说着,伸手,无意识的就要去拉萧再丞的手。不料,却被萧再丞像是躲瘟疫一般的立即将手躲开。

  随后,继续用那种能刮人骨血的目光盯着周筱。

  “萧再丞……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你没有什么?你要告诉我说,我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吗?”萧再丞终于又吐出一句话来,不过,却透着满满的嘲讽。

  “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萧再丞,我是被他们设计的……对,我是被他们给设计了!

  小林子……是小林子……

  她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我没有对不住她呀……她为什么……

  萧再丞,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们以前不是说过很多次,要彼此信任的吗?

  你难道忘记了?不……你不会忘记的,对不对?”

  周筱的大脑一涨一涨的像要炸开了一样,神情也有些恍惚,说出的话,语无伦次。

  “你们做出这种事后,总是能找到差不多相似的借口,是不是?”萧再丞狂怒的眼神里,还透着无际的失望。

  “不是……不是的,不是借口!

  萧再丞,你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

  你知道我的……你一直都知道我的为人的……

  我是不会做出背叛你的事来的,你知道的!”

  周筱说着,又上前一步,想要去拉萧再丞的手臂。

  萧再丞却再一次的闪开身去,随后,更加冰冷的话随口而出:

  “不要碰我,你知道,我嫌脏!”

  一句话,成功的将周筱定在那里。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森冷、满身带着毁灭气息的男人,眼泪瞬间翻涌而出。

  “我……我脏了吗?”周筱喃喃的低语。

  “你觉得呢?”萧再丞再次寒冷的开口。

  “我……”周筱不知如何回答,只有如水流一般的眼泪,奔流不止。

  “你敢说,你们什么都没发生吗……嗯?”萧再丞上前一步,表情已显狰狞,似要吃人一般。

  “我……我不知道……”周筱的声音里,已经带着绝望的气息。

  “我不想看见你……麻烦,你赶快从我的眼前消失……”萧再丞眼睛红的已经要滴出血来,语气中,透着一股决绝。

  “你……你是要赶我走?”周筱不敢置信的看着萧再丞,颤抖的问道。

  “是!”萧再丞回答的毫不犹豫。

  “可是……可是……你就不能给我解释清楚的机会吗?我……”

  “没必要了!”萧再丞说完,就要把书房的门关上。

  “等等……萧再丞,你等等……

  你的意思是,你永远不想再看见我了,对吗?”

  周筱问这句话时,是此生从没有过的紧张。

  “……

  是!”

  停顿了令周筱感觉快要窒息的十几秒后,萧再丞给了周筱好似判了死刑的一个字。

  “你……这么快就想好了?连给我一个好好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周筱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说话的声音也虚弱的厉害。

  “想好了!”萧再丞说完,直接将房门关上,把周筱就那样的关在了门外。

  “萧再丞……你竟然……竟然……”周筱的话还没完,人就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

  “啊……夫人……夫人……

  夫人晕倒了……快来人啊!

  军长……您快来看看呀!夫人晕倒了……”

  门外,响起下人的尖叫声。

  门内,站在窗前的萧再丞,听到喊叫,身子僵了僵,却是一动未动,只是,垂着的双手,却紧紧攥起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