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七十章 是脏了
  周筱睁开眼,感觉浑身没有一丁点儿的力气,头也鼓涨着疼的厉害。

  四下看了看,确定自己正躺在小白楼属于自己和萧再丞两个人卧室内的大床上。

  又是愣怔了好久,再次慢慢的转头,看了看床头上的闹钟——六点钟。

  周筱不知是早晨的六点,还是晚上的六点,只知道自己好像在书房的门外,一转身间就晕了过去。

  撑着手臂,有些费力的坐了起来,再一点点的挪下床去。

  周筱赤着脚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外面薄雾冥冥,这才确定,是早上的六点钟。

  也就是说,自己是昏睡了大半宿的时间。

  这才往床的另一侧看了一眼,预料中的,床的那侧丝毫没有人动过的样子——萧再丞没有回房。

  是啊……他又怎么会回房,他说,嫌脏……不想再见到自己……

  想到这儿,周筱心里痛到已经快要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木然的站在窗前,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周筱又燃起了一丝丝的希望,转身,疾步又向书房走去。

  刚要去推书房的门,萧再丞恰好拉开门,从里面出来。

  “萧再丞……”周筱低低的叫了一声。

  出现在周筱眼前的萧再丞,好似一夜之间,眼窝就陷下去了一些。双眼内满是通红的血丝,面色阴沉,浑身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而此时的周筱,更是丝毫好不到哪里去。头发蓬乱,脸色苍白的吓人,再往下看,还赤着双脚。

  萧再丞略扫了一眼,心一绞,微皱了下眉头,却是眼前又出现了那最不堪的一幕。

  于是,在周筱身上再无一丝留恋的目光,抬脚,欲绕过周筱而去。

  “萧再丞……你就给我解释的机会好不好?”周筱再次的恳求。

  “该说的,我昨晚就说过了,你……自便吧!”萧再丞连看周筱都没看,说完,绕过她去就往外走。

  “萧再丞……你等等……”周筱快速的抓住了萧再丞的衣袖。

  谁知,萧再丞却闪电般的就将周筱的手甩了出去。同时,说出了一句令周筱彻底断了念想的一句话:

  “我说过,别碰我!”

  周筱:“……”

  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直愣愣的看着萧再丞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泪水再次纷涌而落。

  周筱慢慢的转身,迈着缓慢的步子,回到了卧室。

  呆呆的坐在床上……

  一个小时后,站起身来。到衣帽间换好衣服,穿上鞋子,再缓缓的往楼下走去。楼下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周筱打开门,抬脚,刚要迈出门去,又顿在了那里。

  慢慢的转身,向后看了一眼,看了一眼身后的这间屋子……

  终于,走出门去,一直往军区大院儿外走去。

  出了大院儿,招来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后,整个人就闭上眼睛,瘫在了后座上。

  “姑娘……姑娘……您看是从这个路口进去吗?”迷朦间,周筱听到开车的师傅叫着自己。

  “啊?哦……是的,是从里进去。”周筱强打精神,指挥着司机,将车停在了四合院儿的门口。

  付了钱,下了车。

  周筱没有敲门,从包里拿出钥匙开了大门。

  “夫人……您回来了?”看院子的人听到声音,出来一看是周筱,愣了一下。

  “嗯……”周筱嗯了一声,没有抬头,直接往自己的卧室而去。

  进屋,把房门反锁,直接将自己扔到床上。

  周筱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就那样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周筱此时的大脑,是一种停滞的状态。

  直至敲门声响起,随后,下人在门外叫道:“夫人,午饭已经做好了,您可以吃饭了吗?”

  周筱慢慢的爬了起来,反应了一会儿,才哑着声音回了一句:“我不饿,你们自己去吃吧!”

  又蜷缩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等着思绪回笼了一点点,周筱找出了手机。

  打开通话记录,翻到了经玉娜和她联系过的那个电话号码。

  闭了闭眼睛,周筱拨了过去……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电话中传来机械的女声的提示音,再次将周筱的情绪打入了谷底。

  “经玉娜……小林子……小林子……经玉娜……”周筱一遍又一遍低唤着这个名字,嘲讽着自己的识人不清。

  想着自己应该早有发觉的,当时已经听出经玉娜话语中的不对劲,却是丝毫没有警觉。

  但是,自己与她三年多同寝,又那么单纯的以诚相待的感情,就这样的被其利用的彻底吗?

  找不到这个人,现在更加的百口莫辨。

  不过……

  想到没办法为自己辩解时,自己与陈双杰浑身赤裸的那一幕,突的就涌现到了眼前。

  周筱立时打了一个激灵——自己与陈双杰……

  想到这个,一种恶心的感觉瞬间由胃部传入了大脑,周筱快速的冲进卫生间内,狂吐不止。

  从昨晚到现在,不要说饭,连一口水还有喝过。除了呕出几口苦水外,周筱根本吐不出任何的东西来。

  但是那堵在胸口的滋味,却令周筱恶心的难以忍受,已经呕的淌了满脸的泪水。

  放开水龙头,拼命的往脸上泼又了又泼,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好了一点点。

  这一通折腾下来,周筱全身更加的没有什么力气,眼前也跟着一阵阵的发黑。

  身子倚在墙上,又缓了好一会儿,再又慢慢的挪回到卧室。

  “脏了……呵呵……他说他嫌脏……

  是啊……是脏了吧!

  是的,是脏了……

  呵呵呵……”

  周筱一边笑着,眼泪又开始大颗大颗的淌了下来。

  突然站起身来,又疯了一般的冲向卫生间内,站到花伞下,将水龙头打开。

  也不顾水凉还是水热,更不管身上还穿着衣服,任水流直接从自己头顶喷洒而下。

  冲了一会儿,便开始一件一件的往下脱着衣服,然后拿起一旁放着的澡巾,开始在全身用力的搓了起来。

  周筱的皮肤本就娇嫩,平时萧再丞和她亲热时,稍稍不留神就会留下个印子。

  周筱这样用力的搓洗,片刻的功夫,被搓过的地方就已通红成一片,甚至有的地方还搓破了皮,有丝丝的血渍渗了出来。

  而周筱却像没有任何的感知一样,仍在不停的搓洗着各处,那个样子,像是恨不得要洗掉存积了千年的污垢一般。

  ……

  而此时正与许老爷子他们身处温泉山庄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上午在泡完一个药浴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正看着孙婶和丁嫂两个人哄着小夭夭在房内玩耍,突然房门被敲响。

  “老将军好,刚刚有个送快递的人来,点名说让把这个交到您的手上。”丁嫂打开门,山庄的一个服务生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袋,对着萧老爷子道。

  “给我的?竟然追到这儿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萧老爷子嘀咕着,一脸的不解。

  “就是,怎么还送到这儿来了……拿过来吧丁嫂。”萧老太太看了看萧老爷子,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

  萧老爷子拿过纸袋,先是捏了捏,还有一定的厚度。于是没有停顿,立即将封口拆开。

  手伸进袋子里,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看,好像是两份小报,但报纸中间还夹裹着照片。

  萧老爷子只往小报上扫了一眼,手就开始抖了起来。

  “老爷子,您怎么了,这是些什么……”看到萧老爷子的异状,萧老太太立即叫了一声。

  伸手就要从萧老爷子的手中将那份报纸拿过来,不料,却在一拉一扯间,一叠照片散落下来。

  萧老太太低头一看,便觉脑袋轰的一炸。

  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不太相信,于是低头,用颤抖的手捡起了几张,拿到了眼前……

  “老夫人……老夫人您怎么了……”照片再次的从萧老太太的手中滑落,而萧老太太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

  “老将军……老将军……

  老人啊……快点儿来人啊……”

  “啊……爷爷……奶奶……你们怎么了,夭夭好害怕……呜哇……哇……”

  随着萧老爷子也跟着倒在地上昏迷过去,孙婶和丁嫂的尖叫声响起,其中还掺杂着小夭夭由于受惊而大哭的声音……

  差不多的时间内,正将自己锁在小白楼书房内的萧再丞,也收到了同样的一个牛皮纸袋。

  看着刚刚送进来,此时正静静的躺在桌上的那个袋子,萧再丞的手,攥紧了松开,松开后又攥紧,如此反复几次后,才轻颤着伸手,把袋子拿在手上。

  他隐隐约约的好像已经预感到了些什么,所以,心里莫名的有些抗拒打开这个纸袋。

  过了许久,萧再丞终于将袋口慢慢的撕开,接着,将袋子里的东西缓缓的倒在桌子上……

  稍稍低了一下头,入目的,却是比他想象的还要来的更加的让人嗜血般的愤怒和疯狂。

  萧再丞用有如坠了千斤石块的手,费力的扒拉着那些照片,接着,又颤抖的拿起那两份小报。

  看了几眼后,突然如疯了一般的,大手一扫,将那些照片和小报全部扫到了地下。

  接着,还有桌上的其它东西,凡是入目所及的东西,萧再丞都将它们疯狂的扫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