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七十二章 你不配
  周筱的眼前又是开始一阵阵的发黑,她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苍白着脸,盯着萧再丞,用力的摇着头。

  “不……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的……萧再丞,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为什么……”周筱的眼泪,又如洪水一般的狂涌而出。

  “不要再给我提什么相信二字,你不配!

  周筱,看看吧……看看你所做的好事!

  现在全帝都城都人都已经知道,我萧再丞再次被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哈哈……再一次!

  我萧再丞,还有萧家,再次成功的成为了帝都城人的笑柄。

  这下你满意了……啊?满意了吗?

  你自己好好的看看,看看这都是些什么。

  老爷子和老太太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些,双双住进了医院。老爷子还进了重症监护室,现在生死未卜。

  你现在还有脸和我说相信?哈哈……”

  萧再丞加大了声音,同时,将手里的一个文件袋,用力的向周筱的身上甩去。

  萧再丞的话,句句比尖刀来的还要锋利,周筱只觉全身,到处的渗血。

  却在萧再丞甩出那个牛皮纸袋时,心底里已升出一种世界末日般绝望的预感。

  但是,在听到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双双住院,并且萧老爷子生死未卜的消息时,仍是失声的叫了起来:“你说什么,爸和妈……他们……他们……”

  周筱接接连的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不使自己跌坐到地止。

  “没错,拜你所赐!

  亏得他们把你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你,你……

  算了,你……

  我说了,不想再见到你!”

  萧再丞说完,闭了闭赤红的双眼,双手,不禁攥了又攥。

  “不愿再见我……不愿再见我……”周筱脸色已经白到毫无半丝的血色,唇都跟着抖了起来。

  一点一点的低下头去,却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个牛皮纸袋。于是慢慢的蹲下身去,用抖得已经不成样子的手,费力的捡了起来,却是死死的盯着它,不敢去打开。

  “怎么,是不是不用看就已经能猜到里面装的是什么?

  对啊!你自己做出的事,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萧再丞越加讥讽的冷声道。

  周筱:“……”

  这一刻,她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里。

  “妈妈……妈妈……”

  “小少爷……小小姐,你们别跑呀!

  你们不能下楼的……”

  这时,几个孩子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了下来,同时,还有下人在后面的喊叫声。

  “孩子……小沛……小沐……夭夭……”周筱抬起头来,低声的唤着几个孩子的名字。

  “妈妈……妈妈……”几个孩子有些跌跌撞撞的跑下楼来,一起向周筱扑了过来。

  “孩子们!”伸手,搂住一起扑向自己的三个孩子。由于冲力,令此时正蹲在那里本就全身虚弱的周筱,一下坐到了地上。

  “妈妈……您这两天去哪儿了,我们怎么一直没有见到您?”小沐搂着周筱的脖子,疾声的问道。

  “妈妈……妈妈……您怎么不在家,爷爷和奶奶一下就躺在了地上,夭夭好害怕!呜哇……”小夭夭说着说着,一瘪嘴,委屈的大声哭了起来。

  “妈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这么憔悴?”萧沛毕竟要大一些,已经看出了周筱脸色的不对,于是一脸严肃的问道。

  “我……”

  “你们都跑下来干什么,都给我回楼上去!

  我不是说过让你们看好小少爷们的吗?怎么让他们跑下来了!

  把小少爷他们都带楼上去!”

  还没等周筱说话,萧再丞就对着两个儿子怒斥了一声,随后就命令下人,让他们赶快把孩子们带楼上去。

  “不要……呜哇……夭夭要妈妈……妈妈……哇……”小夭夭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萧再丞对她这样的冷脸,吓了一个哆嗦后,立即哇哇的大哭起来。

  边哭,还边搂紧了周筱的脖子。

  “妈妈……这是怎么了?呜……哇……”小沐看到周筱红着眼睛,脸色苍白的吓人,又是一脸呆愣的样子,在另一侧搂着周筱的脖子,也跟着大哭了起来。

  “妈妈……您说话,您看弟弟和妹妹都害怕了……”萧沛强忍着眼泪,拉着周筱的手,焦急的晃了晃,大声的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呢?快点儿把小少爷们都弄楼上去!”萧再丞朝着后面站着的几个下人大吼了一声,然后弯腰,稍稍一用力,就把小夭夭从周筱的身上抱了起来。

  转身,大踏步的往楼上走去。

  后面的下人见了,不敢违抗,几个人一起上前,将小沐也给拉离了周筱的身上,不顾他的挣扎哭喊,抱着上了楼。

  萧沛是被另外两个力气较大的下人架起来往楼上去的。

  这一刻,独留周筱一个人,如失了灵魂般的坐在地上,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个牛皮纸袋。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周筱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外面走去……

  “四夫人……”萧家的两个下人见了,满脸的担心与不忍的跟在周筱的后面。

  虽然不知道萧再丞和周筱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闹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但是对于这个四夫人,他们一直以来印象都是特别的好,而且是极为的尊重。

  这个时候,他们不再去顾及是否会受到萧再丞的处罚,扶着周筱,将她送到在门外,直至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才转身回了老宅。

  ……

  又回到自己的小四合院儿,对一路上和自己打着招呼的下人已经没了任何的反应。

  扶着墙回到自己的房间,周筱瘫坐到床上,那个牛皮纸袋,就放在自己的一边。

  周筱直直的盯着它,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她心里冥冥中似乎已经意识到,只要打开这个纸袋,看了里面的东西,那么的自己的世界,就会瞬间完全的崩塌。甚至一切的一切,都会随之的灰飞烟灭……

  唇已被咬出了血渍,闭了一会儿双眼……睁开,终是颤抖的拿起了那个纸袋,然后,一点点的拆开。

  心脏狂跳的已经无法按压得住,似乎连头上的血管都开始跟着一鼓一鼓的涨了起来。

  周筱慢慢的抽出了纸袋里面的东西……

  “轰!”周筱的眼前一黑,已经倒在了床上。

  那散落一地的,是陈双杰和周筱两个人在一起亲密的各种姿势和让人看了脸红心跳的照片。

  其中,有两个人躺在床上,搂抱在一起的画面。虽然两个人身上都盖着被子,但从那裸露在外的肩部和手臂上可以令人一下就能联想的出,两人正在做些什么。

  除了这一类的照片外,还有一些是陈双杰拉着周筱的手臂;或者是他从后面正抱着周筱的腰……有些虽然只是陈双杰的背影,而只有周筱的一个侧面,但却好像是两个人在接吻的感觉。

  另外还有两份不知名却是在帝都很畅销的小报,竟然在头版印上了大大的一幅周筱与陈双杰裸露的搂抱在一起的床照。

  照片上陈双杰显示的是一个背部,而周筱却有半边的脸露了出来。

  上面还用超大加黑的字体标着——“帝都权贵之家的某位年轻夫人,因不忍寂寞,背着丈夫与前男友苟合,不料被其夫捉奸在床!”

  虽然通篇的报道中并没有提及周筱和萧再丞的名字,也没有明确的说是萧家,更没有提到陈双杰的名字,但是字里行间,令只要稍稍对帝都城有些了解的人,都能看的明白究竟说的是谁。

  报道的内容写的极为的不堪,简直就把周筱写成了一个小小年纪就手段了得,以自己出色的相貌为资本,由一个乡下的柴禾妞儿,攀附上了侯门大户的拜金和势利女。

  其中更是大肆宣扬了她在这之前还勾搭上了什么某某局长之子、某某市长之子,还有其他什么某某高官之子一类。

  只是因为又搭上了更粗的大树,才甩掉了一众前男友,投入了现任丈夫的怀抱。

  之后本以为自己的地位已经稳固,所以趁着丈夫不在家的间隙,又与前男友通奸,结果被丈夫捉奸在床云云……

  ……

  周筱再醒来时,已经到了深夜。

  “脏了……脏了……彻底的脏了……”醒来后的周筱,像疯魔了一般,蜷缩在床上,一遍又一喃喃的自语。

  那些照片和小报,已被撒得粉碎,四散在床上和地上。但是,却是被周筱彻底的看了个清楚。

  这时的周筱,是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和痛苦。

  比之前世得知自己的丈夫出轨、失去孩子、被告之自己无法再育,还有拿到绝症的诊断书那些时刻,不知还要绝望和痛苦到千倍、甚至万倍,以至万万倍。

  如果说之前还因着自己是被算计而持有一丝丝的希望的话,那么当看到了这些东西后……在得知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因看了这些东西而重病住院后……

  周筱已不再做任何的奢想。

  现在不要说是萧再丞不肯原谅自己,这样一个肮脏的身子,连她自己都已经不能接受自己。

  周筱像个失了灵魂的躯壳般,就那样直挻挻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夫人……夫人……您快起来吃些东西吧!

  不管有什么事,您也不能糟蹋自己的身体啊!”

  有下人在周筱屋外敲着门低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