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七十四章 妹妹现在不想要你
  刚回到老宅去哄哭闹不停的女儿的萧再丞,此时正被全身的恨意和痛苦所包围的大脑混沌不堪,也失了平常作为一个特种兵出身的人所特有的警惕。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打电话时,有一个略小的身影,正站在身后……

  “爸爸……夭夭要妈妈……呜哇……要妈妈呀!”小夭夭被萧再丞抱在怀里,哇哇的大哭着。

  “乖女儿,不哭啊!”每听小夭夭叫一声妈妈,萧再丞的心,就如同被针扎了一下般的疼痛。

  “不……夭夭就是要妈妈。

  爸爸不让夭夭找妈妈……呜哇……爸爸不让妈妈抱着夭夭……哇……坏爸爸……

  啊……哇……夭夭要妈妈啊!”

  小夭夭自从昨天被萧再丞硬是从周筱的怀里抢出来开始,就一直哭闹个不停。

  哭到睡着,醒来后一想到妈妈就又开始哭闹,到现在嗓子已经发哑。

  “爸爸,您为什么那样对妈妈,为什么要赶妈妈走?”萧沛搂着也在一旁哭个小停的小沐,昂着小脑袋,红着眼睛问萧再丞。

  “大人间的事,你不要多问。”萧再丞冷声的对萧沛说道。

  “但那是我的妈妈,我昨天看妈妈特别伤心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她,为什么?”

  萧沛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紧紧的盯着萧再丞,非要问为什么。

  “我说了,大人间的事,你小孩子不要问。

  她……也许以后不会再是你们的妈妈了!

  行了,不要管那么多,你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弟弟和妹妹。”萧再丞的脸越来的越冷。

  “不是我们的妈妈?这话是谁说的,是妈妈说的还是您说的?

  不可能……妈妈不可能说这样的话,妈妈说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一定是你……是你说的对不对?

  你是不想要我们的妈妈了,对不对?”

  听了萧再丞的话,萧沛尖声叫了起来,称呼他已经不再用敬语,眼泪紧跟着不受控制的奔流而出。

  “我也看见了,看见爸爸冷着脸对妈妈,那天爸爸不让妈妈抱着我们……呜呜呜……

  是爸爸不要妈妈了……是爸爸……

  妈妈那么好,为什么爸爸不要妈妈……呜呜……

  哥哥……爸爸不要妈妈,我们要……我们要……呜呜呜……

  我们去给妈妈打电话,让妈妈回来……我们要和妈妈在一起。呜呜呜……”

  要失去妈妈的恐惧,令小沐已经不去在意自己爸爸的冷脸,拉起萧沛的手,就让他去给周筱打电话。

  “我看你们谁敢?都给我回你们的房间去!”萧再丞加大了声音喝道。

  “呜哇……坏爸爸……爸爸训哥哥……爸爸不让找妈妈……哇……

  放开夭夭……夭夭不让爸爸抱……你这个坏爸爸……夭夭不喜欢你了!呜哇……”

  萧再丞的高声训斥,引得怀里的小夭夭更加大声的哭喊起来,一边哭,一边在萧再丞的怀里用力的扭动着小身子。

  “夭夭是个乖孩子,要听话,不许哭了知道吗?”萧再丞的头已经要炸裂开来。

  “不……夭夭不是乖孩子,夭夭不听话……呜哇……夭夭就是想找妈妈……啊……”小夭夭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妹妹现在不想要你,你把妹妹给我……”萧沛的眼泪也在拼命的往下流着,却是张开手,要从萧再丞怀里接过小夭夭。

  “哇……找哥哥……夭夭不让爸爸抱,夭夭要找哥哥……呜哇……”小夭夭听到萧沛这么说,立即张开双手,要向萧沛的怀里扑。

  “那你好好的哄妹妹,不要让妹妹再哭了!”萧再丞现在的心里已不一个乱字可以来形容,他觉得,这是他的世界末日。

  “走,哥哥带你们回房间。”萧沛不接萧再丞的话,抱过小夭夭,拉着小沐一起,回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后,还把门在里面锁了起来。

  “萧沛……把门打开!”在后面稳了稳情绪后再跟上来的萧再丞,推门没有推开,就叫萧沛把门打开。

  “我们要静一静,不想让人进来。”萧沛在里面大声喊着。

  “你……我先去医院了,你在家看好弟弟和妹妹,听见了没有?”萧再丞听了听,没再听到小夭夭的哭声,便没有硬要进去,而是对着萧沛说了一句。

  “……”

  房间里的三个孩子,却没给他任何一句的回应。

  萧老爷子到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期,萧再丞还得马上赶回医院去,所以,无暇再去计较这些,转身,又下楼往医院赶去。

  “弟弟……妹妹……你们先别哭了!

  你们是不是都想去找妈妈?”

  听到萧再丞离去的脚步声后,萧沛打开门,又往外看了看,随后又把门关上锁紧,拉过小沐和小夭夭,趴在他们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嗯……夭夭要找……要找妈妈!”小夭夭哭的直抽搭。

  “对,找妈妈,哥哥……我想妈妈了!”小沐说着,本就哭的红红的双眼,再次聚满了泪水。

  “好,那哥哥带你们去找妈妈。

  不过,得等会儿,得找一个下人们都不注意的时机,我们才能顺利的溜出去。

  一会儿我先偷偷的给妈妈打个电话,看她现在在哪儿。

  我猜……她现在应该是在四合院儿那边。”

  不得不说,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能把事情考虑的这么周密,也确是极其的难得了。

  ……

  “丁嫂,您去忙您的吧!我和弟弟妹妹我们自己玩儿一会儿。”萧沛对刚刚进到自己房间的丁嫂说道。

  “那……好吧!有什么事,你们叫我啊!”丁嫂看了看三个哭红了眼睛的孩子,心里一阵阵的心酸。

  将丁嫂支了出去,又过了一会儿,萧沛悄悄的把门打开,见四下没人,一个人偷偷的溜进了周筱他们的房间。

  小家伙儿极其的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周筱的房间不会有人来。

  进到房间后,拿起桌上的电话,熟练的按下周筱的手机号。

  第一遍,电话铃声直响到自动断掉,也没被接起来。

  第二遍,仍是如此。

  第三遍……

  “妈妈……快点儿接电话呀……”已经拨到第四次,萧沛的小脸儿越来越紧张和难过,心里不停的默念着。

  “喂……妈妈……妈妈……妈妈是我呀!”电话终于被接通,还没等那端的人说话,萧沛就急急的喊道。

  “小沛?儿子……你怎么打电话来?”

  和萧再丞之前通完电话的周筱,已完全处在绝望的灰暗里。

  她知道萧再丞的话不是玩笑,也就是说,有可能从今后,她再也见到三个孩子,见不到自己的女儿。

  失去萧再丞、失去孩子、失去那个她为之倾注过全部爱的家,周筱不知道自己活着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但是,即便不会失去这些,那自己与陈双杰所发生的那一切呢……

  这件事,已经成了自己生命中和身上一个致命的污点,不要说是萧再丞和外人,即便是自己,也绝对的不能够接受。

  周筱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从里到外都是脏的,是一辈子也洗不掉的脏。

  单单是这样的认知,就让周筱觉得呼吸困难,了无生趣。

  可悲哀的是,偏偏这没意义的生命,又不能随意的结束。

  周筱知道,她如果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那自己的父母,生命就有可能也走到了尽头,所以说,自己的命,不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

  但是,活着的话,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恰恰又是一个最最难以面对的无法承受的痛苦。

  这个痛彻心肺的问题,正在纠缠着周筱时,电话的铃声响起。

  直到看到是老宅那边自己房间的电话号码,周筱才接了起来,她以为,是萧再丞打来的电话,没想到,却是萧沛。

  听到萧沛的声音的刹那,周筱心里不由自嘲了一下,那个人,已经是永远不想再看到自己了!

  但是,看到照片后的自己,又何尝有颜去面对他呢……

  “妈妈……妈妈……您现在怎么样了?呜呜……我听您的嗓子都哑了,您是不是病了?

  呜呜……妈妈,您现在在哪儿,是在四合院儿那边吗?

  我和弟弟还有妹妹都想您了,您回来吧!呜呜呜……”

  本来很坚强和冷静的萧沛,在听到周筱声音的第一时间,就哭出声来。

  “儿子,不要哭,妈妈没事。

  妈妈现在是在这边,妈妈也想你们。

  你现在别哭,乖乖的听妈妈说,妈妈不在,你要照顾好弟弟和妹妹,也要照顾好自己,听见了吗?

  乖儿子,不要哭了啊!”

  周筱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声音,却也早已是泪落如雨。

  “妈妈……您回来好不好?您说过,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的,难道您忘了吗?

  妈妈……求求您,您回来吧!呜呜呜……”

  萧沛边哭边乞求着周筱。

  “儿子……妈妈……妈妈没有忘记和你们说过的话。

  但是……妈妈现在可能回不去了!

  你……你们不要怨妈妈,妈妈……妈妈也是迫不得已。

  妈妈爱你们,永远都爱。

  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儿的,知道吗?”

  周筱用力的捂着嘴,怕萧沛听到自己哭泣的声音,却是一张原本苍白如纸的脸,已经憋的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