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八十章 你别恶心我
  周筱突的一个扭头,眼睛瞬间像被浸了毒一般的狠狠的射向声音传来的位置……

  “是你……是你……

  你……你……

  你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啊?

  陈双杰,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为什么?

  你就这么想我死吗,啊?

  想我死,为什么用这种方式,为什么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方式?

  你是怕我死的不够难看,你是怕我死的不够恶心,是不是?

  我究竟是哪里对不住你了,你要这么的报复我,啊?

  说!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

  周筱疯了一样的扑到地上,由于脚步虚浮,差点儿跌倒,不过,却仍是赤脚扑到陈双杰的身前,一把死死的揪住了陈双杰的衣领。

  那个样子,像是恨不得生吞了陈双杰一样。

  “小小……我……我是真的因为爱你啊!我……”

  “住口,你别恶心我!

  爱?你也配说爱?

  陈双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认识你!

  你毁了我的一生……毁了我的一生,知道吗?

  你知不知道?”

  周筱揪着陈双杰的衣领,越揪越紧,让陈双杰喘气都有了一些的困难。

  “小小……对不起!

  请你原谅我,我真的只是因为太爱你了。

  这些年来,我每天都在想着你,每天做梦梦见的都是你。

  我一直都想着,有一天可以和你在一起。

  以前我是身不由己,但是,现在我能自己给自己做主了,我可以来找你了,我可以不受我爸妈他们的支配,自由的选择自己的人生了!

  小小,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会一辈子都好好的待你,会好好的照顾你。

  我会像我们以前在国外时的那样,你想去哪儿,我就陪你去哪儿。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陈双杰苦苦的哀求着周筱。

  “再给你一次机会?那谁会给我机会,谁会给我机会,啊?

  陈双杰,我告诉你,不要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我都不会选择和你在一起。

  你就是一个恶魔,一个毁了我一切的恶魔。

  我恨不得杀了你……杀了你!”

  周筱的双眼通红,揪着陈双杰的衣领,用力的晃着,同时尖声的大吼道。

  “小小……小小……你别这样小小……”陈双杰已被周筱那似嗜血一般的样子给吓到,想要去抱住她,张开了手,却又不敢去碰触周筱。

  “这位先生,我们夫人现在的状态不太好,您还是先走吧!”跟着陈双杰一起进来的下人已经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在那里。

  直到听到周筱那近似疯狂的喊叫声,才回过神智。

  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只得让陈双杰先走。

  “我……可是小小现在这个样子……”陈双杰没想到周筱见到自己会是这个样子,一时有些进退两难。

  “陈双杰,我恨不得杀了你……杀了你……”周筱还在紧紧的揪着陈双杰,用力的晃着。尽管她此时根本已经没有多少的力气。

  “我看您还是先走吧!”下人开始催促着陈双杰。

  “那……好吧!

  小小……你别激动,那我就先走,改天我再来看你啊!”

  陈双杰看到周筱那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激愤的样子,实在是不敢再逗留下去,只得轻轻的掰开周筱揪着自己衣领的手。

  转身,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

  “我真的想杀了你……想杀了你……

  等等……陈双杰,你等等……”

  突然,周筱想起了什么,对已经走到门外的陈双杰大喊道。

  “哎!小小,你是不是……”听到周筱叫自己,陈双杰内心突的一喜,他以为周筱要改变什么心意,立即脸上带着丝笑意的回过头来。

  “陈双杰……你告诉我,那天……那天的一切……

  那天,我们……真的发生了吗?”

  周筱哑着声音,不过,在问到这件事时,颤抖的,已不止是声音,心脏,已经狂涌到嗓子眼儿的位置。

  紧张的,全身都跟着颤抖个不停。

  “小小……我们……

  嗯!”

  陈双杰犹豫了一下,但最终那一个字的答案,终于彻彻底底的把周筱打入了十八层以下的地狱。

  整个世界,都跟着旋转起来。

  忍着眼前不断持续的发黑,停顿了一会儿……周筱终于一声的尖叫……

  “陈双杰,我杀了你!”

  说完,比上次更回疯狂的向陈双杰扑了过来。

  扑到陈双杰的身前,也不顾是什么头脸,还是其他的地方,周筱疯了一样的连踢带打。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此时的周筱,大脑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那就是,她要杀了陈双杰。

  “小小……小小……你别激动……你别激动呀!”陈双杰下意识的一边双手挡着周筱的进攻,一边连连的往后退去。

  “夫人……夫人您怎么了,您快冷静一点……

  先生,您快走吧!别再停在这儿了,没看我们夫人现在情绪这么不好吗!”

  下人已经慌了手脚,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得一边去拉着周筱,一边对陈双杰大声的说道。

  “好、好……我走、我先走……”陈双杰一身狼狈的退了出去。

  “不要拦着我,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呀!”周筱终于失了所有的力气,靠着床边瘫坐到地上。

  嘴上,还在有气无力的嘶吼着。

  “夫人……夫人您快先起来,地上凉……”下人用力的将周筱抱起来,扶到床上去。

  周筱浑身瘫软的躺倒在床上,此时,世界之于她,已是完全黑暗的一片。

  恰在这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见周筱对此毫无反应,下人只得把手机拿过来,看了一下屏幕显示,然后对周筱说道:

  “夫人,是冷团长的夫人打来的电话。”

  周筱:“……”

  还沉浸在那无边的痛苦和绝望里,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夫人……你接下电话吧!”下人再次轻声的对周筱道。

  周筱:“……”

  下人没办法,知道周筱与米小粒的关系好,现在周筱这样的状况,她毫无办法,只得求助于米小粒。

  于是,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并将免提打开……

  “喂……嫂子,喂……嫂子?

  嫂子,您怎么样了,您现在在哪儿,是不是在四合院儿那边?

  嫂子,您没事吧?您应我一声……

  这样吧……我现在去四合院儿那边找一下您,您等着我啊!”

  米小粒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冷夫人,我们夫人她……现在状况不大好……您过来吧!”下人对着电话那端的米小粒说道。

  “啊?嫂子她……好,我马上就过去!”米小粒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躺在那里的周筱,仍是毫无反应的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不到半小时,米小粒就赶了过来。

  下人打开院门,把米小粒让了进来。

  “你们夫人现在的情况怎样?”米小粒急急的问下人道。

  “我们夫人她……冷夫人,麻烦您劝一劝我们夫人吧……她……她这几天都没有吃过东西,我们劝她她都没反应。

  再继续这样下去,我担心她的身体会受不住。

  前两天还烧的晕了过去,到现在还在咳嗽,人也是瘦下去了一大圈儿。

  刚刚有个叫陈双杰的人过来说是看夫人,我们夫人见到他后,就像……就像疯了一样,嘴上叫喊着说要杀了他……

  还说了一些话,我也不大明白是什么意思。

  反正是夫人见了那个男人后,状况就更加不好了。

  现在的样子……”

  下人简单的介绍着周筱的情况,说着说道,竟然红了眼眶。

  “啊?怎么会这样……行,我知道了,谢谢你!”米小粒十分感谢下人对于周筱的关心,点了点头,就往周筱的房间快步走去。

  轻敲了一下房门,米小粒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只是,在推开房门见到周筱的第一眼,米小粒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只几天没见,躺在那里的周筱,已经瘦的像个纸片人一样,脸色苍白毫无半点的血色,神情木然、眼神空洞,似乎马上就会化做一缕风要飘走了一般。

  “嫂子……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您……这才几天没见,您怎么把自己糟蹋成了这个样子,啊?

  呜呜……哪里有过不去的坎儿呀!您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您怎么就这么的想不开呀……呜呜呜……”

  米小粒上前,一把将周筱搂进了怀里,痛哭失声。

  这样的周筱,令她心疼的都要碎了一般。

  “小粒……你来了!”周筱张了几张嘴,终于沙哑的说出了一句话来。

  “嫂子……嫂子,您怎么这么糟蹋自己呀!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米小粒哭的不能自已。

  “小粒……全完了,我的一切……全完了!”周筱说完,扯了扯嘴角,脸上露出一个极为嘲讽的冷笑。

  “不会……一定不会的,嫂子,您不要这么想,这只是暂时的,事情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米小粒哭着说道。

  “不可能了!一切已经全都毁掉了……

  我这一生,就这么给毁掉了!”

  周筱缓慢的摇了摇头,透过米小粒,目光不知飘向了何处。

  “嫂子,您别这么说,您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大家都清楚。

  我知道,那些肯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是不是有人想要陷害您,是不是呀?”

  米小粒的话语里,透着无比的信任和坚定。

  “是,但是……那又能怎样呢!

  呵呵……我刚刚问了陈双杰……我问了他……他说……是真的发生了,是真的……

  呜呜呜……小粒,是真的!

  脏了……已经脏了,我现在觉得我已经是最脏的那个,不要说是萧……连我自己都觉得现在的自己是那么的肮脏不堪,更不要说是别人。

  一切已经全完了……全完了!呵呵……”

  周筱又是哭又是笑的喃喃低吟着,但那声音里透出的痛苦与绝望,却是听的米小粒再次的泪落如雨。

  “嫂子,您千万别这么想,这事您也是受害者,即便是真的……那也不是您的本意,而且这件事最受伤害的那个人是您才对。

  我想军长他也一定会想明白这个道理的,您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米小粒有些不知要怎么劝说才好,整个事件,她了解的并不是太多,只是因为看到冷剑沉着脸,拿回来的小报才知道周筱出了事。

  当米小粒看了这份小报的第一时间,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并大声的对冷剑喊道:

  “不可能,嫂子不是这样的人,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一定是有人陷害,一定!

  嫂子心里只有军长,她不可能对第二个男人有什么想法的,绝对不会!”

  虽然小报所刊登的照片上,男人最多的也只是露出了一个侧脸,即便米小粒没见过陈双杰,但仍是在第一时间就已确定了这个人是陈双杰。

  不过,当时的米小粒,最为担心的就是周筱。

  揪着心的问了冷剑周筱和萧再丞现在的状况,得到的答案,比想象的还要糟糕上好几分。

  于是立即给周筱打了电话,并赶了过来。

  这段时间,周筱与陈双杰的事,米小粒应该算是了解最多的一个人,有关周筱对陈双杰的态度,她也一清二楚。

  所以,小粒是绝对不会相信周筱能做出背叛萧再丞的事的。

  “不,他不明白,最不明白的就是他了。

  但是,即便他明白又能怎样呢!已经完了,彻底的完了!他心理上肯定已经不能接受有一个这种污点的我,而我,也没那个脸和他再生活在一起。

  两位老人家已经因为这件事,双双住进了医院,老爷子到现在还没有渡过危险期……

  你说,即便我是被陷害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他们?

  我没脸去见他们……没脸啊!”

  周筱伏在米小粒的怀里,放声大哭。

  “嫂子,别那么悲观,老将军和老夫人那么喜欢您、疼爱您,他们一定会舍不得您的。

  而且,听说老将军今天一早,已经由重症室转到了病房,也就是说,老人家已经渡过了危险期,您不用再为这件事自责了。

  还有孩子们……孩子们也离不开您啊!”

  米小粒轻拍着周筱的后背,连声的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