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八十三章 那些照片不是合成的
  “你也别这么说了,孩子也是身不由己。

  去就去吧!记得,到了那边要照顾好自己,听见了没有?”

  周海正显得比刘玉凤更理性,虽然心里也是满满的担心,但仍叮嘱周筱道。

  “我知道了爸爸,您和妈妈就放心吧!”周筱的语气已变得低沉。

  “那你什么时候动身?”不管再怎么理性,周海正的语气里,仍是带出了浓浓的不舍。

  “明天!”周筱答道。

  “什么?怎么明天就走……刚才不是说这几天吗?怎么一会儿就变成明天了!

  时间安排的这么急,那你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你们学校也是,这么大的事,怎么给这么短的时间,这不是为难人嘛!

  干脆,你就说时间来不及,不去了!”

  刘玉凤有些焦急又带有生气的语气说道。

  “算了,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小小不是说了吗,已经定好的事了,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周海正安抚刘玉凤道。

  “爸爸、妈妈,你们不用担心,我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已经有了那么多的经验,肯定没问题的。一切我都准备好了。”周筱又轻声的说道。

  “也亏得你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不然是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去的。

  唉!可我还是舍不得让你去啊……

  这一走就是一年,要有一年见不到你……

  你哥哥也不在帝都,我……

  你们都不在帝都,我就是去了也看不到你们。

  算了,到时抽空儿去看小夭夭他们吧!”

  周筱已经听出刘玉凤的哭泣的声音。

  “妈妈……这一年的时间,您和爸爸不用往帝都跑。我和哥哥都不在,您和爸爸来了也没意思,去老宅待着也不自在。

  等我回来后,再带着孩子们回去看您和爸爸,好不好?”

  周筱哄劝着刘玉凤。

  “那……到时再说吧!”刘玉凤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还有些东西要收拾,就不和你们聊了。

  对了,k国的经济比较落后,那边可能打不了电话。

  如果到时打不了电话的话,我就找机会给哥哥发邮件,告诉你们我在那边的情况。

  到时让哥哥打印成信件,给你们发回来。

  你们接不到我的电话,千万不要担心我,好吗?”

  周筱又叮嘱道。

  “什么?那个国家要穷到这种地步,竟然连电话都不能打,那你还是不要去了,万一有什么事,都没办法和外界联系。

  不行,还是不要去了!”

  刘玉凤一听这个,又开始反对起来。

  “妈妈,您不要这么想。我们不也是这几年才有了电话的吗!”周筱身体极为的虚弱,头上已经开始有冷汗冒了出来。

  “小小说的对,你就不要再说这么多,干扰孩子的情绪了。”周海正也忍不劝刘玉凤道。

  “爸爸、妈妈,我真的要挂电话了,不然还真的来不及收拾了呢!”周筱终于挂断了电话。

  同时,整个人也如被抽空了力气般的完全瘫在靠椅里。

  缓了好长的时间,再次的拿起电话,给周天拨了过去。

  “妹妹……怎么好几天才来电话,那天给你打电话,你说忙,让我等你的电话。

  好家伙,让我一等等了好几天,害我直担心。

  怎么样,忙完了吗?

  先和哥哥说说,你在忙什么国家大事,竟然忙到连个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周天接起周筱的电话,不等周筱说话,就在那端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几日没有听到周筱的声音,他还真的是很想念自己的这个妹妹。

  “哥哥,和你说件事……”

  周筱又把刚刚同周海正他们所说的话,又和周天重复了一遍。

  “你等等……你等等妹妹……你说的这件事怎么这么突然,我得消化一下。

  按说不能呀……我的意思是说,以萧再丞在乎你的那个程度,应该不会同意你去的吧?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周天敏锐的感觉到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开口质疑道。

  “你又联想什么呢!

  你也说了,他既然对我是那样的在乎,当然也会尊重我的选择了。

  再说,这不仅是我个人的事,也关系到萧家。

  行了,你就不要乱想了,我还得要收拾东西呢!挂电话了……”

  周筱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你等等……妹妹等一下,我还有问题要问。

  你真的能舍下三个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我还真不相信,以那你疼孩子们的程度,会下这么大的决定。

  你是真的考虑好了?我怎么还是不相信呢!

  还有啊……我知道k国的经济落后,到时你到哪儿去给我发邮件呢?

  再说,能发邮件的地方,肯定也可以打电话的吧?

  你说的话里,好像有些矛盾的地方。”

  周天的质疑越来越多。

  “哎呀!哥哥,你还是别做什么市长了,去做名侦探吧!这样可能更加的能发挥你的想象力。

  行了,不和你聊了,还有好多东西没有准备。

  你等我的邮件吧!

  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肯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了,就这么着了!”

  周筱说完,果断的结束了通话。然后,跌跌撞撞的将自己扔到床上,将脸,深深的埋进了枕头里。

  听不到任何的哭声,只是从那不停的耸动的肩膀上可以看出,那无言的痛苦,可以弥漫整间的屋子……

  ……

  三天后,陆军总医院的高干病房里——

  “你就不要哭了,我没事,这不是死不了了吗!”萧老爷子望着椅靠在另一张病床上的萧老太太,闷声闷气的说道。

  自从萧老爷子从重症监护室转到病房来后,萧老太太因为不放心,在她的要求下,从自己的那间病房内也转到了萧老爷子的这一间内。

  好在以萧老爷子的级别,住的病房不亚于一个豪华的总统套房,在萧老爷子的病床的另一侧,再加上一张大大的病床,空间还绰绰有余。

  “你知道的,我现在担心的不仅仅是您的身体。

  您说,这小小……

  我就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

  可是……又说那些照片不是合成的……

  小小这么多天,一直也没露面,我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一想到她连面都不露,我就又觉得伤心的厉害。

  怎么就会发生了这种事呢……您说,怎么这事又发生在了小四的身上呢!

  我也是心疼我们小四呀!

  还有三个孩子,现在三个孩子被送到了老大那儿,虽说你们都瞒着我,但我也听说了,孩子们现在闹腾的厉害,一直闹着要找妈妈。

  小夭夭……我的小夭夭都病了!呜呜……”

  萧老太太一边伤心的落泪一边说道。

  “这中间,肯定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丫头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你也一样,你不应该对丫头有任何的怀疑,丫头是什么品质,你也应该和我一样的清楚。

  你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被丫头知道,最伤心的那个人,应该是她才对。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丫头现在还不知有多难过和痛苦呢!

  小四那个混小子,我说让他先冷静的把事情好好的想一想,可他就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自从我醒来后,他也就照过一次面,给他打电话叫他过来他都找着各种借口不来。

  我说我要派人去调查吧……他又不肯让我插手,你说说,他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

  我问了一下,据说小四把给丫头身边安排的那些人,明里暗里的全部都撤了回来,你说这万一要是出点儿什么事……

  唉!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丫头呀!

  那孩子,别看平时性子柔柔的,但是内心里,却是一个宁折不弯的呀!”

  萧老爷子听了萧老太太的话,其实很是生气,但又念在她现在病着,又不敢把话说的太重,但也严肃的说了她几句。

  不过,那一声接一声的叹息,却是表明了他对于周筱实实在在的担心。

  “你说的我不是没想过,可您也得理解,小四毕竟是我的儿子,我心疼他也是正常的。

  你也应该多理解理解他,前面毕竟有过白英的那么一档子的事,本来就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结果,现在又发生了小小这件事,任哪个男人遇上了,心里也接受不了的吧!

  小四现心里还顺不过这个劲儿来,而且也一定会特别的痛苦。

  我们都知道,小四对小小的心思有多么的重,那是可以抵得上他的命一样的重要啊!

  你说,我们小四心里怎么能承受得了?您现在让他冷静,他能冷静得了吗?”

  萧老太太的哭声越来越大起来。

  “你说的这些我不是不理解,但是,我们不能这么自私,这个时候心里只想到自己的儿子。

  这么多年下来,丫头早就已经像我们亲生女儿一样的存在了,她也是用真心来对待我们的呀!

  丫头一定是被人陷害的,这点绝对的可以肯定。

  在这个时候,她也是最最需要人来关心和安慰的。

  小四还好,有我们全家这么多的人关心他、体谅他。

  但是丫头呢?人家的父母现在不在帝都,周天现在也远在x省。这个时候,有谁去安慰她、照顾她……

  我相信,丫头的父母和哥哥肯定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如果知道了,人家会怎么说?

  两位亲家再厚道,心里也会怨是我们萧家没照顾好人家的女儿。

  就是人家不怨,我们的心里就不亏吗?

  我们之前怎么在人家的面前信誓旦旦的做的保证,说我们会照顾好人家的女儿,绝对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儿的委屈。

  可是现在呢?

  说起来,我都觉得这张老脸没处放。”

  萧老爷子说到激动处,直拍床头的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