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关机
  听陈一宁说她要去看周筱,萧老爷子立即点头,并又交待道:

  “好,你去吧!去看看丫头,看看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有,把我刚才交待给小沛的话告诉她,让她不用有任何的担心。

  再和她说,等我和你妈的病好后,就和她一起回永兴村去过年。”

  “走喽!找妈妈去喽……咯咯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刚刚还哭的伤心不已的小沐,一听到可以去找周筱了,立即欢呼的蹦了起来。

  “妹妹,走,我们去找妈妈了!”萧沛上前,伸手抱过小夭夭。

  “来,让大伯母抱着妹妹吧!”陈一宁从萧沛怀里接过小夭夭,和萧老爷子、萧老太太打了声招呼后,领着萧沛和小沐向外走去。

  “大伯母,妈妈以后是不是都不回老宅了?”坐在正驶往四合院儿车里的萧沛,小脸儿上一脸凝重的问陈一宁道。

  “不会的,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你妈妈就会回去的。”陈一宁肯定的答道。

  “那还好,其实……我真的很怕萧再丞和妈妈会分开。

  我希望他们能生活在一起。”

  说这些话时,萧沛脸上带着忧伤。

  i“小沛,那是你爸爸,你们不应该直呼其名的这样叫他,这样很没规矩的,知道吗?”陈一宁拧了拧眉,轻声的劝道。

  自从这几个孩子被萧再丞送到自己那儿起,陈一宁就没有听到三个孩子叫过萧再丞爸爸,而是一直直呼其名的这样称呼他。

  “这是他逼我们的,如果他以后不要妈妈的话,我说了,我就不要他这个爸爸!”萧沛说着,就红了眼眶。

  “对,他要是不要妈妈,我就不要他了!”小沐也在一旁大喊道。

  “萧再丞是大坏蛋,夭夭不和他好了!”小夭夭能听懂哥哥们说的是什么,也嫩生生握着小拳头喊着。

  陈一宁:“……”

  此时不知要用什么话来说给孩子们听才好。

  汽车停在了四合院儿的门口。

  车门刚被司机从外面打开,萧沛就率先跳了下去。几步跑到门前,举着小拳头就用力的砸起门来。

  “妈妈……妈妈……开门呀妈妈!我们来看您了……妈妈……”萧沛一边砸门一边大声喊着。

  “妈妈……快开门呀!妈妈……”小沐也跟着砸起门来。

  “妈妈……夭夭来了!妈妈……”小夭夭也跟着两个哥哥一起拍着门。

  “小小……小小……”陈一宁见几个孩子敲了半天的门里面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也跟着用力的拍着门环。

  不过,又是过了好久里面都没有动静。

  推了推门,也不知是被从里面插上了还是上了锁,怎么也推不开。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陈一宁心里一阵的紧张。

  “大嫂……您过来看小小了?”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在陈一宁的背后响起。

  “哦……是小粒啊!

  是,我来看看小小,不过,敲了半天的门,里面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也不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陈一宁回头,见是米小粒,知道她和周筱的关系好,便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我就是打了好久的电话,却是怎么也打不通,担心会出什么事儿,所以过来看看。”米小粒一听也急了起来,也跟着上前用力的拍了拍门。

  同样的,里面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这几天和小小联系过吗?”陈一宁面色凝重的问米小粒。

  “没有……也不是没有,三天前我来过,本来想第二天来陪她,不想公司临时有事,派我出差去了一趟j国。

  我临走前的那天早晨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和她说了一下,说等我回来就来陪她。

  到了j国后的第三天,也就是昨天,我又给她打了电话,她的电话却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我就急的不得了。

  冷剑因为有任务不在帝都,后来没办法,我担心嫂子会出什么事,就给萧军长打了一个电话。

  可萧军长他……他一听我提嫂子,当时就挂断了我的电话……

  我急的不得了,今天提前赶了回来,想看看嫂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米小粒越说越是担心。

  “妈妈怎么了?”萧沛听了陈一宁与米小粒的对话,一张小脸儿越来越凝重起来。

  “是啊!现在……要怎么办?”米小粒看着陈一宁道。

  “你……过来,把门打开!”陈一宁果断的对着站在后面的司机道。

  “是!”司机答应了一声后,跑到车前,打开后备箱,竟然拿了一根铁丝出来。

  米小粒有些傻愣愣的看着那个其貌不扬的司机,轻易的就用一根细细的铁丝,将面前的这扇门给捅开,并推开了大门。

  顾不得想的太多,一行人全部涌进了院子。

  只是,推了一下屋门,也是锁着的。

  “继续!”陈一宁示意了一下司机。

  “是!”司机继续用着那一根铁丝,又把屋门给捅开。

  “妈妈……妈妈……”

  “小小……”

  “嫂子……”

  大人孩子一起叫着周筱,推开她卧室的房门。

  但是,房间空空如也。

  “妈妈呢?”小夭夭抬着头,一脸委屈的看着陈一宁。

  “我们再四下找找看。”陈一宁其实心里已经知道,周筱现在已经不在这个房子里,但仍是心存侥幸的想要找一找。

  “好,我们去找找!”米小粒慌的已经有些失了主意,听了陈一宁的话,慌忙向别的屋找去。

  萧沛领着小沐和小夭夭,也挨间屋的去找。

  “没有,妈妈不在!”萧沛对站在堂屋中间的陈一宁说道。

  “我也没找到。”米小粒找了一圈儿,也回到了堂屋。

  “报告夫人,没人。”司机进来汇报道。

  “小小会去哪儿了呢?

  等等……别急、别急……我给小小打个电话……打个电话……”

  此刻的陈一宁,心里也是紧张的不得了。说着话,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给周筱拨了过去。

  “怎么样,开机了吗?”米小粒满脸紧张的问道。

  “没有,关机!”陈一宁沉重的摇了摇头。

  “那可怎么办,不会出什么事吧?”米小粒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

  “妈妈呢?夭夭要妈妈……呜哇……妈妈……夭夭要妈妈呀!哇……”小夭夭大哭出声,截住了陈一宁本就不知要如何开口的话。

  “呜呜呜……妈妈是不是一个人走了,不要我们了!哥哥……怎么办,妈妈走了!呜呜……哇……”小沐也放声大哭起来。

  i“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妈妈不会不要我们的,她说她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的,不会不要我们的!

  呜……”

  坚强的萧沛,将弟弟和妹妹搂进了怀里,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你们……孩子们乖啊!你们先不要哭,听大伯母和你们说,你们的妈妈可能是有事出去了,有可能是去买东西了、也有可能是去办什么事了,应该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啊!

  你们听话,不要哭好不好?”

  三个孩子哭的陈一宁心里一阵的绞痛,只得先低声安慰道。

  “等我去看看妈妈的衣服少没少,要是少了的话,就证明妈妈走了……

  我去看看……”

  萧沛这个孩子实在是太聪明,而且要比同龄的孩子早熟的太多,这会儿的功夫,他已经想到了这点。

  抺了抺眼泪,萧沛又跑进了周筱的房间。

  将衣柜的门全部的打开……

  “衣服少了……衣服真的少了……”萧沛一脸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随即的,是无法抵挡的伤悲。

  随后跟进来的陈一宁和米小粒,看到萧渍的表情,已经立即明白了事情的结果。

  “嫂子是真的走了!里面的衣服……好像真的是少了,我以前来时,看到过她从里面拿衣服……”米小粒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难道是真的走了?那她会去哪儿……”这会儿,陈一宁也已经确定,周筱确是带了衣服离去,也就是说,应该离开了帝都。

  “妈妈真的走了……妈妈走了……呜……哥哥,我们真的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呜呜……”小沐走上前来,抱住了萧沛。

  “呜哇……夭夭没有妈妈了!哇……夭夭想妈妈……夭夭要妈妈呀!呜哇……哇……”小夭夭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看来也没拿几件衣服,那嫂子会去哪儿呢?

  会不会回老家去了?

  还是……”

  米小粒想到了不好的地方。

  “不知道,我现在心里也是乱的很,这件事,暂时还不能让老爷子知道,不然我担心他老人家会急出个好歹来。

  这样吧!我先打几个电话。

  你们几个乖,小沛,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你要听话。大伯母一定会帮你们找到妈妈,你现在的任务是哄好弟弟和妹妹,别让他们哭坏了嗓子。好不好?”

  陈一宁微微的弯腰,双手攥了攥萧再丞的双肩,一脸郑重的说道。

  “好!”听了陈一宁的话,萧沛用力的点了点头。

  “来,夭夭,小粒阿姨先抱抱你。”米小粒抱起一直哭个不停的小夭夭。

  几个孩子已经把米小粒的眼泪都哭了下来。

  陈一宁见几个孩子有米小粒照应着,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连续打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