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八十八章 你是害怕听到事情的真相吗
  听了萧再阁的话,萧再丞的身子瞬间一僵,过了许久,才说了一句话出来:

  “和我没关系!”

  “糊涂!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就不怕小小想不开,出点儿什么事吗?

  你和我说实话,你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吗?”

  任凭萧再阁的修养再好,听了萧再丞的话,也忍不住低斥出声。

  萧再丞:“……”

  目光看向远处,并不说话。只是,双手却攥紧了拳头。

  “小四,你应该相信小小,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大家都了解,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来的。”这是自出事后,萧再臣已经不知第多少遍的这样劝萧再丞。

  “小四,小小只简单的带了几件衣服走,现在手机关机,我们根本联系不上她,你知道她会去哪里吗?

  我们大家现在都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先把你们之间的什么矛盾、误会的放在一边,她要是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我们大家谁的心里都得愧疚吧!”

  陈一宁低声的问萧再丞。

  “我们有什么愧疚的,是她做了错事!”萧再丞突然的一句提高了声音的怒吼。

  “萧军长,您要说这句话,我不同意。

  嫂子是什么样的人,您和她生活了这么多年,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

  事到如今,我不妨就和大家直说了吧!

  嫂子和那个陈双杰的事,我算是最清楚的一个。

  从他第一次去都华找嫂子,到后来几次的纠缠,这些嫂子都和我说过。

  其实每一次陈双杰去找她嫂子,她都没给过那个陈双杰任何的好脸色,而且拒绝的都很坚决。

  当时嫂子还在纠结,这件事要不要和军长说,她怕说了,军长会误会生气,不说,又觉得心里过不去。

  嫂子当时还和我说过,要是陈双杰还这样的纠缠下去,她就找军长亲自出面去解决。

  后来这事倒是先被军长给知道了,还因此和嫂子闹了一场特别大的误会。

  那场误会过后,嫂子我们还聊过这件事,

  嫂子当时和我说,其实这件事她觉得她也有错,说也许应该一开始就把陈双杰来找过她的事告诉军长,这样也不至于闹到最后到了那种地步。

  她还说,换位思考的话,可能是不论哪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时,应该都会很生气。

  所以说,嫂子对那个陈双杰,绝对没有任何的想法。这一点,我绝对的可以肯定。

  军长要是说这样的话,我觉得对嫂子来说太不公平,嫂子心里一心一意的只有您一个人,从没有过任何别的想法。

  这次事,明明是有人陷害。

  这个时候,我觉得最应该站出来安慰和理解她的那个人应该是军长您,但您现在却是这种的态度,就是因为您这样,嫂子现在才不见了踪影。”

  米小粒骨子里也是个仗义执言的人,这会儿,她只是心疼自己的好友,根本不会去想萧再丞是自己丈夫的顶头上司这回事。

  萧再丞:“……”

  又闭口不再说任何一个字。

  “冷夫人,我想请问一下您,您最后一次见小小时,她和您说过什么,您又有没有看出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萧再阁含着怒意的看了一眼萧再丞后,没再理他,而是客气的问米小粒道。

  “我最后一次见嫂子时,她的状况很不好。

  人瘦了一大圈儿不说,还有些发着烧。而且神情还有些痴痴呆呆的样子。

  据当时在那里的下人说,嫂子那几天就没吃过东西,而且之前还烧得晕了过去。

  嫂子见到我后,就喃喃着说全完了……一切全完了……

  还说,她的一生,已经全部被毁掉了。

  她还一脸绝望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

  呜呜呜……嫂子嘴里一直不停的在自言自语的说——

  ‘脏了……已经脏了,我现在觉得我已经是最脏的那个,不要说是萧……连我自己都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肮脏不堪,更不要说别人。’

  我当时劝她说,军长一定会明白她是被陷害的,但是嫂子却说……却说……

  呜呜……

  她说——

  ‘不,他不明白,最不明白的就是他了。

  但是,即便他明白又能怎样呢!已经完了,彻底的完了!他心理上肯定已经不能接受有一个这种污点的我,而我,也没那个脸和他再生活在一起。

  两位老人家已经因为这件事,双双住进了医院,老爷子到现在还没有渡过危险期……

  你说,即便我是被陷害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他们?

  我没脸去见他们……没脸啊!’

  嫂子还说,军长说她带不好孩子们

  她还说,呜呜……

  说——

  ‘我想象不出,一个曾经所谓爱我如命的人,竟然能说出这么残忍又狠绝的话来。

  小粒,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吗……能吗?

  我真的是生不如死,你知道吗?’

  后来,当嫂子得知军长把孩子都给送走的事后,就用我的手机给军长打电话。

  好不容易找到军长后,军长可能又和嫂子说了狠绝的话,通完电话后,嫂子的情绪显得更加的糟糕,她一边大哭,一边和我说——

  ‘他不肯把孩子还给我……

  听见了吧!小粒,你听见了吗?

  这就是你所说的疼我,把我当成了心尖尖的那个人所说的话。

  曾经口口声声地老天荒、生生世世的两个人,现在就这样的在彼此的伤害,甚至恨不得要置人于死地的地步。’

  呜呜……

  后来到了傍晚的时候,嫂子的情绪好像稳定了一点儿,她就催着我走,我当时不放心,不肯走,她就直接的和我说——

  ‘我真的没事,你放心,我不会自杀的。’

  她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让我感觉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怪来。

  后来我逼着她喝了几口粥,然后她就又赶着我走。

  只是在我走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就有些不大对。

  呜呜呜……都怪我,我没有一直陪着她,让她一个人留在那里,现在人竟然找不到了。

  呜呜呜……都怪我,我应该一直陪着她的。

  本来这件事我该找军长当面和他说明白的,怪我当时只是给军长打了电话,而没有直接去找他。当时军长可能以为还是嫂子用我的电话打给他的,所以,就挂了我的电话。

  后来看天太晚了,我就想,等第二天再去找军长说这件事,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临时接到出差的通知,又没来得及找军长,结果,回来后嫂子就不见了。

  呜呜呜……”

  米小粒边说边哭,心里的自责和愧疚,令她难过不已。

  屋子里的众人,除了萧再丞低垂着头外,其他人在听到米小粒越往后讲,脸上的表情越是难过。

  陈一宁和王英楠早已忍不住都哭了出来。

  “你们听见了没有,小小说……她现在生不如死……

  那孩子那么要强的一个人,遇到这种事,心里怎么能接受得了!”

  王英楠边哭边说。

  “几天没吃东西,到后来也不过在强迫下才喝了几口粥,那这几天呢?

  就是这不吃不喝人也受不了呀!更何况心里还承受着这么大的打击。”

  陈一宁一个向来很少流泪的人,也已哭的泣不成声。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发现萧再丞,额头的青筋都已经涨了起来……

  “冷夫人,还有没有别的事,您没有说到的?”

  萧再阁听了米小粒之前的话,心里也是心疼不已。不过,米小粒的话里并没有关于周筱去向的任何一丝的线索,所以,还是冷静的继续问米小粒道。

  “我想想……我想想……

  哦!对了,我开始去的时候,院子里的下人和我说,在我到之前陈双杰曾去过。

  嫂子见到那个陈双杰后,像疯了一样的扑上去,嘴上喊着说要杀了他。

  后来见到嫂子那种状况后,我怕刺激到她,就没敢多问。

  具体的,要不您叫那个下人来问一问吧!”

  米小粒心里因着一直担心着周筱,萧再阁问自己话的目的,也就没仔细的分析,只是想到了陈双杰,就又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那个下人现在在哪儿,谁知道?

  军子,你去问一下,不管现在在哪儿,都把人找过来。”

  萧再阁听到了米小粒关键的一句话,说周筱像疯了一样的叫嚷着要杀了陈双杰,也就是说,那个下人所见到的,或许能揭开这件事的很大一部分谜底。

  萧军听了萧再阁的吩咐,答应了一声,立即站起身来离去。

  这时,萧再丞却突然的站起身来,一副好似要走的样子。

  “小四,你要去哪儿,给我站住!”见萧再丞要走,萧再臣立即严肃的低喝了一声。

  “怎么,小四,你是害怕听到事情的真相吗?

  过来坐下,现在哪儿都不许去!

  这件事拖了这么多天,无论如何,今晚都要弄个清楚。

  弄清楚后,我们可以不再插手,毕竟是你自己的婚姻生活,何去何从,由你自己做决定。”

  萧再阁也用一副前所未有严厉的语气对着萧再丞说道。

  已经迈出去几步的萧再丞,没有说话,转身又走了回来坐下,只是,还是略低着头,一个字也不说。

  那名下人就在老宅,很快就被找了过来。

  “那天一个叫陈双杰的人去四合院儿那边去找四夫人,你当时是在场的吧?

  你把那天所见到的情形一字不漏的都讲给我们听,记住,要一字不漏!”

  萧军对着那名下人说道。

  那名下人有些紧张,听了萧军的话,忙点了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就讲起了那天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