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八十九章 生不如死
  “好,好的。那天的情形是这样的——

  我做好早饭,给夫人端过去,可是劝了好半天,夫人不吃,也没有任何反应。

  我只得放下早餐从房里出来,刚走到院子,就听到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见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陌生男人,他说他是夫人的朋友,过来看看。我当时还问他贵姓,他说他姓侯。

  后来我就让他在门外等着,我进屋去问夫人。

  我跟夫人说完后,夫人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就把那个男人让了进来。

  那个男人进屋后一见到夫人就,就叫了一声……

  ……

  等到那个男人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夫人突然又叫住了他,然后问他——

  ‘陈双杰……你告诉我,那天……那天的一切……

  那天,我们……真的发生了吗?’

  那个叫陈双杰的男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

  夫人听了,顿了好一会儿,突然就尖叫着扑了上去,一边喊着——‘陈双杰,我要杀了你!’一边对那个人拼了命的又踢又打。

  我好不容易才给拦了下来,让那个人先走了,夫人却一直喊叫着要杀了他。

  夫人那天那个样子,好吓人……

  双眼都是红的,真的是一副恨不得要杀了那个人的样子。

  后来还是冷夫人去了,我才敢从屋里出来。”

  直至那个下人详细的讲述完那天所发生的事件的整个过程后很久,屋里都静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只是,大家不约而同将目光全放到了萧再丞的身上。

  到了这会儿,任谁也能听出了周筱在这件事当中无辜遭受到的一切。

  “好了,这件事我们知道了。

  只是,你知道了就好,不要往外透露一个字,明白吗?”

  萧军冷着一张脸,对那个下人说道。

  “是,我知道了!”下人也是被萧家调教了多年,分得清轻重,连连的点了点头,被萧军挥了挥手,退了下去。

  “事情的真相基本已经清楚了,小四,应该立即把小小给找回来,小小……她受到的伤害,要比你重得多。”

  陈一宁心疼的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语气沉重的对萧再丞说道。

  “我现在就派人去找。”萧再阁看了一眼坐在那里,像是被钉住的萧再丞,轻叹了一声后说道。

  “我们分头去找吧!”萧再臣看了看萧再丞后也说道。

  “那个陈双杰,我来处理吧!”萧军低声的说了一句。

  “他……还是让你小叔亲自来处理的好。”萧再阁顿了一下说道。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其实所有人在听到下人讲的周筱问陈双杰的那件事时,心里都已经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即便周筱被找了回来,但是与萧再丞两个人,怕是以后的路,难了!

  “小四,不管你现在心里怎么想,同样作为女人,二嫂要说一句,遇上了这样的事,小小现在正如她所说的,生不如死!

  我不能说让你心里毫无芥蒂的去接受小小,但是,绝不能再往她的伤口撒盐了,明白吗?

  不然,你就是真的把人往死路上逼了!”

  王英楠走到萧再丞的身旁,郑重的对他说道。

  “你也听小粒说了,即便你现在想要不去在意的和小小重新开始,估计小小那里也是过不去这个坎儿了,尤其是在她那么全心全意对你的情况下。

  小四……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不过,时间不等人,有时错过了一小时、一刻钟,有可能就是一辈子啊!”

  陈一宁双眼含泪的对萧再丞说道。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萧再臣对大家说道。

  “小沛……”正准备往楼上走的陈一宁,一抬头见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楼与二楼之间楼梯口的萧沛,不由惊呼了一声。

  “小沛,你怎么不去睡觉,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王英楠见了,也吃惊的问道。

  “是他……是他逼走了我妈妈,是萧再丞!

  萧再丞,我妈妈要是真出点儿什么事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我恨你……我恨你!”

  萧沛用手指着萧再丞,竟然满脸的恨意。

  喊完这句话,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唉!孩子又是多么的无辜……”陈一宁再次的落下泪来,不再停留,追着萧沛跑了上去。

  对于儿子指着自己的叫喊,萧再丞却像是没听见一般,像个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小四,孩子还小,他们和小小的感情太深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回房间去休息吧!”

  王英楠虽然也是气萧再丞这段时间以来对周筱的态度,但是看到他现在这个毫无温度的样子,也是心疼不已。

  拍了拍他的肩,让他回去休息。

  “小四,要不要我陪你?”

  萧再阁再对萧再丞怎么有气,但也知道他现在心里的痛苦,在所有人都散去后,他留下来,走到还在那里呆坐的萧再丞面前,轻声问道。

  “不用,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萧再丞说完,站起身来,僵直的往书房走去。

  “唉!”萧再阁又是一声的叹息。

  ……

  萧再丞步履迟缓的迈步进了楼上属于自己与周筱两个人的书房。

  只是,推开门的第一眼,入目的就是属于周筱的那张桌子。

  属于这张桌子的主人,好像前一刻还在这里的样子,甚至有份稿件还翻了一半放在那里。

  那只喝的剩下了一半水的水杯,孤零零的立在桌面的旁边,像一只失了了伴侣的孤鹤,行将就木……

  萧再丞闭了闭眼,走了进去,关上门。

  却是再也不看属于周筱的那个位置,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然后,将整个人都扔进了座椅里。并转动座椅,面向着后面的书柜转了过去。

  再次的闭上眼,混乱的大脑却突然间清晰的又响起米小粒和下人所说的那些话来——

  “脏了……已经脏了,我现在觉得我已经是最脏的那个,不要说是萧……连我自己现在都觉得已经肮脏不堪,更不要说别人。”

  “不,他不明白,最不明白的就是他了。

  但是,即便他明白又能怎样呢!已经完了,彻底的完了!他心理上肯定已经不能接受有一个这种污点的我,而我,也没那个脸和他再生活在一起。”

  “我想象不出,一个曾经所谓爱我如命的人,竟然能说出这么残忍又狠绝的话来。”

  “曾经口口声声地老天荒、生生世世的两个人,现在就这样的在彼此的伤害,甚至恨不得要置人于死地的地步。”

  ……

  “‘陈双杰……你告诉我,那天……那天的一切……

  那天,我们……真的发生了吗?’

  那个叫陈双杰的男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

  ……

  已经痛到麻木的心脏,在这些话语交织的缠绕到大脑的时候,又开始椎痛到快要崩溃的边缘。

  这么多天来,萧再丞一直逃避似的甚至连想都怕想到这个问题,他也想选择相信周筱,但是,每到这个时候,那天那个不堪的画面就会跳出来,充斥在自己的眼前。

  让他无法可以保持哪怕一点点的冷静去考虑这个问题。

  无论怎么逃避,真相还是这么快的就揭露在他的眼前。

  只是,现在的萧再丞,虽然知道了周筱的确是无辜被陷害的那一个,但他却不知要用何种的心态对待或者面对周筱。

  又是自那件事发生后,不知第几次的这样枯坐到天明……

  这一天开始,萧家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开始寻找起周筱的下落。

  只是,现在令陈一宁非常为难的是,躺在医院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还在等着听周筱的现在的状况。

  虽然两位老人的身体状况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但是,以两位老人疼爱周筱的程度,若是让他们知道了周筱失踪的事,谁也不能保证他们再会急出个什么情况来。

  又与萧再卿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不告诉两位老人这一消息。

  为了不让老人们在出院前引起怀疑,陈一宁干脆不让几个孩子这段时间再去医院那边,想着再把他们带到南方自己那儿去。

  没想到,这一次却又遭到了萧沛的剧烈反抗。

  “我不去,我哪儿都不会去,我要在帝都等着我妈妈。”萧沛阴着脸,坚决的大喊道。

  “可是把你们留在这边,大伯母不放心啊!”耽搁了好几天,陈一宁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总离开也不是办法。

  但是把几个孩子留在这边,她又实在放不下心。谁知三个孩子却是拗的厉害,怎么商量也商量不通。

  虽然有萧再丞在,但只有小夭夭因为年龄小还好上一些,那两个大的现在见到萧再丞,就像见了仇人一样。

  尽管陈一宁就此事也劝了多次,但两个孩子却是油盐不进,任你说什么都没用,弄的陈一宁最后只得败下阵来。

  好在关键时刻萧再阁站了出来,说由他来照看几个孩子,让陈一宁放心的回南方去。

  为了周筱的事,萧再阁推掉了手上很多重要的事,这段时间要留在帝都寻找周筱的下落。

  看萧再丞现的那个状态,即便孩子们对他不敌视,把孩子让他照顾,萧再阁也是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