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九十章 鲜血泗溢
  同一时间,在帝都一个偏僻的咖啡厅里,一个年轻的男子与一名打扮娇艳的中年女人面对面坐在那里交谈着。

  “我不是说了,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的吗?你干嘛又要找我?”中年女人语气不善的对男子说道。

  “主意是你出的,我也按照你说的去做了,但结果却出来了那样的两份报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怎么那个男人会突然出现?

  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安排的?”

  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连声质问道。

  “我是好心要帮一下你,其他的事我怎么知道,你来问我有什么用!”女人一脸好笑的表情。

  “不对……你一定是有什么目的,我觉得这件事和你有很大的关系。你到底是谁,我小姨都不在好几年了,你真的是她的朋友?

  你知不知道,我爸爸看到那两份小报后,差点儿没打死我,说我惹上了大麻烦,说我们全家很快就被我给毁了。

  让我这两天赶快出国去,以后都不能再回来,要不然我连命都得赔进去。

  可是,这件事的结果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现在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这两天找遍了也没找到他(她)。

  我要出了国,还到哪里去找他(她)。

  你说,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男子话里透着满满的焦急和烦躁之意。

  “切……笑话,办法我教给你了,成不成功那是你的本事问题,人没了你自己找去呀!

  不过我觉得你也不用急,女人嘛……一旦和男人发生了那种关系,心态就会变的不一样起来。

  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自己主动回来找你了也说不定。

  到时,再让她出国去找你不就完了!”

  女人好似安抚性的对男子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她真的会主动回来找我?

  可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好像不太可能呢……”

  男子将信将疑。

  “我是女人,当然要比你更了解女人了!

  我言尽于此,信不信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女人说完,不耐烦的拿起桌上的墨镜戴上,接着拿起自己的手包,站起来便往外走去。

  刚走出两步,却又停了下来,扭头,又对男子说道:

  “记住,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

  说完,扭着丰满的屁股,风情万种的离去。

  出了咖啡店,便露出了嘲讽的一笑,并轻斥了句:“蠢货!”

  ……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前一晚聚在一起的萧家人,又全部聚到了一起。

  这一次,萧沛也坐在了最边处的椅子上。

  “小沛,你回房去陪着弟弟和妹妹好不好,等你妈妈有了什么消息,我们会告诉你。”

  陈一宁不想让那么小的孩子跟着大人们心绪受到影响,于是就开口劝萧沛,想让他上楼去。

  “不,我不走,我有权知道妈妈的消息。”萧沛倔强的坐在那里,梗着脖子,说什么也不离开。

  “大嫂,让他在这儿吧!”萧再阁对陈一宁轻轻的说了一句。

  “唉!”陈一宁又是轻轻的一叹。

  “大家各自说说一天的结果吧!”萧再臣先开口道。

  “我派了人,把小小在国外念书时所接触到关系凡是不错的每个同学的国家的出入境处都查了一遍,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她出入境的消息。

  小四,你再各处的找一找,看小小有没有把护照带走,如果没有带走的话,就证明她没有出国,还在境内,我们也好尽可能小的缩一缩查找的范围。”

  萧再阁先说了自己所查到的结果,然后,又对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萧再丞说道。

  “小四,听到你三哥说的话没有,一会儿先回房去找一找!”萧再臣皱了皱眉,对毫无反应的萧再丞也说了一句。

  萧再丞:“……”

  还是不说一个字。

  见到他这样,大家也就不再管他,继续说下去。

  “小小大学时的那些关系比较好一些的同学现在的所在地,我也让人去查过,没有。”萧再臣说道。

  “我给周天打了一个电话,没有敢提小婶儿的事,后来周天问了我一句,说小婶儿不在,三个孩子还好吧!

  我当时还一愣,后来周天又问,小婶儿自走后和我们联系过没有,他说他到现在还没接到小婶儿的消息,有些不放心。

  还说,以前没听说过都华还有这样的项目,这都要过年了,还把人往外派,而且一派还是那么远的地方。

  又说k国可是出了名的贫穷,还像是开玩笑的说,担心小婶儿到那儿后,看到遍地饥饿的儿童,会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那些儿童吃。

  他说他没敢给小叔打电话,因为听小婶儿说小叔现在正在开会,要持续上很多天,不能和外界联系。

  后来我怕说漏了馅儿,含糊的应对了几句,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听那意思,小婶儿走前应该是和他说都华有这么个扶持的项目,就是到k国去。

  实际上都华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项目。

  接着我又给侯双打了电话,侯双还问我,说小婶儿怎么走的这么突然。

  说他三天前的一早接到小婶儿在机场打给他的电话,说被学校派到k国去,然后让他不用担心,说那边电话不通,会找机会用邮件和他们联系。

  我也给m省通水地区的人打了电话,让他们悄悄的去小婶儿的老家永兴村查了一下,得来的消息是,小婶儿根本没有回去过。

  我目前查到的就是这些。”

  萧军把自己查到的结果详细的和大家说了一下。

  “帝都所有的酒店和旅馆,我都派人查过,也没有小婶儿入住的记录。”萧兵报告自己调查的结果。

  “那这么说小小是去了k国了?按说不会吧……老三不是说没有查到小小出境的记录吗?”王英楠忧心忡忡的说道。

  “小四……你是最了解小小的人,你觉得小小会去了哪里?”萧再臣大声的问萧再丞道。

  萧再丞:“……”

  每听到一个人说完寻找的结果,萧再丞的心就痛上十二分,同时,也灰暗下去一万分,这时的他,更是像听不到萧再臣的话一般。

  “不要问他,他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告诉我们妈妈去了哪里,更何况,他巴不得永远找不到妈妈才好。

  呜呜……妈妈是被他给逼走的,是他……都是他……呜呜呜……”

  萧沛听到众人没有一个人能有周筱的消息,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指着萧再丞,连哭边大声的喊着。

  “小沛,不要这样,他是你爸爸,不可以这样和爸爸说话。”陈一宁见状,赶紧将萧沛拉过来,给他擦着眼泪说道。

  “他不是我爸爸……我不要他这个爸爸,我和弟弟、妹妹我们以后都不要他这个爸爸……

  他逼走了我妈妈……他逼走了我妈妈,我妈妈再也不会回来啦!

  呜呜呜……”

  萧沛放声大哭。

  萧再丞:“……”

  儿子对于他的指控,字字如利刃一般扎在心口,鲜血泗溢。

  所有人,听到萧沛的话,都跟着沉默下来,心里却是酸的要命。

  “小小失踪的事,就先不要告诉她的父母和哥哥了吧……如果万一让她的父母知道,我担心他们会急出个好歹来。”王英楠和大家说道。

  “我也认为先不和他们说,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小小啊!

  还有,找不找的到还说不准,万一小小要是再出点儿什么事,我们怎么和人家的父母、哥哥交待呀!

  哎呀……这是什么事儿啊!”

  陈一宁郁闷的说道。

  “先瞒着,等过了这一段再说吧!这段时间,我们都全力的去找,”萧再臣满脸的沉重。

  “是,我们得加大力度的去找,不然,要是真出了点儿什么事……

  还有,这件事也不能再拖下去了,一定得尽快的查清楚,那个陈家的小子,已经放任了他这么多天,也差不多该把他处理了。

  小四,这件事,是你自己办,还是我们来办,你说句话。

  你的心情我们大家都能理解,但是你也总不能就这样的耗下去啊!

  即便不是为了小小,也得给你自己一个交待才对吧!”

  萧再阁当着众人的面,把早就想对萧再丞说的话说了出来。

  “你三哥说的对,你所受到的打击我们都清楚,但别忘了,你是个男人,应该赶紧振作起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萧再臣对萧再丞严肃的说道。

  “这件事……我自己处理!”等了好久,萧再丞终于沙哑的说了一句话出来。

  “那我们这些人还是分头继续查找小小的下落吧!”萧再臣又道。

  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当所有人全部散去后,萧再阁又望了望坐在那里,显得更加阴郁的萧再丞一眼,摇了摇头,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陪着萧沛上了楼。

  直至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萧再丞慢慢的起了身,又往书房走去。

  推开书房的门,直直的盯着周筱的那张桌子又看了好一会儿,才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来。

  坐下来后,仍是直愣愣的盯着周筱的那个位置。

  古董挂钟十二点钟敲响时,那沉闷的钟声似把萧再丞的灵魂给敲了回来。

  萧再丞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保险柜前,按下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