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我们可以永世相依
  萧再丞缓缓的将保险柜打开,里面的东西,全部整齐的码放在那里。

  他先是把他最早给过周筱的那个大大的牛皮纸袋拿了出来。

  轻轻的打开,抽出里面的东西,里面的东西,一样都没少,甚至还多出了一些如土地持有证、房屋产权证等。

  这些多出的证件上,写的都是周筱的名字。

  萧再丞知道,这些都是周筱在婚前和婚后,用她自己的钱做的一些理财和投资。

  而如今,这些东西却都留在了这里……

  萧再丞的手,僵了不知多少时候,心在那一刻,却是翻江倒海一般的痛楚不堪。

  再往保险柜里面看去,萧老太太这些年来所送给周筱的那些珍贵的首饰,也一件不少的全都放在里面的抽屉里。

  另一个抽屉里,是周筱所喜欢的各种各样的名表,也都一块不少的码放在里面。

  另外还有以三个孩子名字所开帐户的几个存折。

  总之,不要说萧再丞之前所交给周筱的那些财产,就是连周筱自己的那些财产也都一起留了下来。

  看完这些,萧再丞僵直的靠到高大的保险柜上,面色苍白。

  一会儿,慢慢的抬起头来,将目光再次放到属于周筱的那个位置上。

  一步、一步,脚下像是坠了上千斤的重物一般,有些费力的挪了过去,并坐在椅子上。

  又愣了一会儿神,轻轻的翻动了一下桌面上的稿件,每张纸页上,还留有周筱那恣意洒脱的批改的字迹。

  萧再丞低了低头,将目光放在那几个抽屉上,有些迟疑的伸手,拉开了最上层的那一个。

  因为书房只有萧再丞和周筱两个人,所以,周筱很少锁桌上的抽屉。

  拉开抽屉,里面是一些周筱所著的比较重要的学术报告。

  过了一会儿,又拉开第二层抽屉,里面装的是一些随时用的便签本和一些笔一类的东西。

  又缓了一下,萧再丞拉开了最下一层的抽屉。

  最上面,赫然摆放着一个古香古色的硬皮的日记本。

  这是萧再丞第一次这样翻看周筱的抽屉,当看到静静躺在那里的这个日记本的时候,萧再丞的心,莫名突的一跳,像是触摸到了什么秘密或是意外一般,让他的手甚至都抖了起来。

  按了按心口的位置,萧再丞深呼吸了两大口,然后,拿出日记本,轻轻的翻开了第一页。

  入目的第一页空白页上,是周筱用她那飘逸的字体所写的一段话——

  “遗憾的是,前生我们没能相遇。

  幸运的是,今生后,我们可以永世相依!”

  看了这句话,萧再丞的心,如被带刺的钢刀猛的刺了一下后又突的被拨出来一般,不但喷着血,还带了一块块的血肉出来。

  颤抖着翻过第一页——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九日,星期日,天气:晴

  今天是婚后的第二天,本来应该觉得最为幸福的我,不知为什么突然又想起了结婚前一晚的那个血淋淋的噩梦。

  但愿不会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吧……

  呸、呸、呸……我在胡思乱想什么,我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对的,最最幸福的那个人。

  不管之前都经历过什么,但这一大段的波折过后,我还是应该感谢上苍,因为他把最爱我的,同时也是我最爱的那个男人赐给了我。

  所以,幸福,即将从此刻开始……”

  周筱写日记的习惯和别人不大一样,她不是每天都写,与其说是日记,还不如说随想来的更恰当一些。

  内容主要的也不是记叙每天所发生的事,大部分记述的是一些自己的内心活动和感悟。

  而且大部分都不会写具体的日期。

  萧再丞继续往下一页看去——

  “今天听到萧军长说他六岁就开始接受训练,好心疼的感觉。

  突然竟对婆婆有了一丝丝的怨念,怎么能舍得让我男人那么小就去受苦。

  我就舍不得我的两个儿子早早的去受这份苦,萧军长说我是慈母多败儿。

  但是转念一想,婆婆好伟大,正是她的忍耐才造就了我家萧军长今天如此的出色。

  嗯……想到这些,不由偷偷的惭愧一下。”

  ……

  萧再丞一页挨一页的细细的接着往下看——

  “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家萧军长竟是个超超级的大富豪呀!艾玛,可是吓到我了。

  本来以为凭自己的那些资产,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个富婆了,没想到,与萧军长一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啊!

  不行、不行……这些还是以后留给儿子们吧!钱太多了实在是让人不踏实。

  不过,我家萧军长竟然把家档全部毫无保留的交给我管理了……嘻嘻……好开心。

  看来,对于他来说,我是最重要的那个,比那些钱财什么的,要重要得多。

  嗯……开心和幸福的不可言表。”

  ……

  “听到萧军长谈起公公和婆婆的婚姻及往事,心里感动的不得了。

  这样相伴一生、相爱一生的两个人,是让所有人都会无比羡慕的吧!

  我和萧军长说,我是多么羡慕这样的感情啊!可以一生相伴到老,这个过程可能也会有闹别扭、也会生气,同样,还会有拌嘴,但是,却能相濡以沫。

  我还把曾听来的这样的一段话讲给他听——

  ‘婚姻当中,有两种人最值得敬佩,一种是当男人在年少的时候,陪着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还有一种是年老之后,陪着自己的女人过好日子的男人。’

  我还说,公公和婆婆恰是这两种人最典型的代表,看到这样的人,总会让我感动的想要流泪。

  后来,我还和他说——

  ‘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抺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成了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说完后,我还调侃他道——

  不知道再过上一段时日,或是过上多久,我就会成为了那抺蚊子血,或是饭黏子了。

  不过,我家萧军长却对我说了特别霸气、也特别男人的一段话,他说——

  ‘即便我真的成了蚊子血和饭黏子,这辈子,你都没有了逃离开我身边的机会,即便有一天我会早去,也不许你再跟了别的男人!’

  听了这样的话,感动的我泪流满面,我问了萧军长一句——‘会有一辈子吗?’

  他说一定会。

  我让他记住今天说的话。”

  ……

  看到这里,萧再丞的眼底,已经积聚了大滩的湿意。

  他不敢眨眼,怕一眨眼,随着那汪泉水下来的,就是暴突的洪流。

  “曾经在大脑中偶尔闪过,却一直怕变为现实的事果然出现在眼前——萧再丞的前妻白英,在令人猝不及防间突然的回归。

  于是,之前萧再丞所有表现出来的反常,就都有了解释。

  当叫白英的那个女人指着我的鼻子,叫嚣着骂我是不要脸的小狐狸精时,我虽自嘲的就当作是那个女人对于我的嫉妒和赞美。

  但是,谁也不知道,那一刻,我的心是何等的恐惧与不安。

  尤其是在听到她说‘你可不要忘了,我才是萧沛他们的亲妈!’的那句话时,我的心更是狂跳不止,甚至双腿都已发软。

  我是那么的害怕失去,害怕失去这得之不易的一切,害怕失去两个那么可爱的儿子。

  那一刻,我只想能马上见到萧再丞,以慰藉我那颗惶恐不安的心脏,此时也只有他,能带给我最安全的那种感觉。

  见到他后的第一时间,却是印证了我之前的想法,那个白英,果然在这之前已经几次找过萧再丞。

  但是,萧再丞却是只字没有和我提起过。

  那一刻,我心里是痛的。

  虽然能理解他是出于为我好的目的,怕这件事情会打扰到我,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并不了解女人的男人,这件事处理起来,怎么可能会那么简单。

  自认识以来,萧再丞第一次在同一天内和我说了那么多声对不起,但是,却只能令我的心更加的沉重。

  从心底里来说,对于萧再丞,我是完全的信任。

  不过,这并不能取代麻烦会从这一天就已开始的事实,因为我能想象的到,从今天开始,那个白英会随时有可能的来干扰我以往平静的生活。

  也就是说,有可能,这是我噩梦的开始……”

  ……

  “我猜的一点儿没错,白英开始无孔不入的扰乱我的生活。

  我一再的告诫自己,既然知道萧再丞对白英没有任何的感情,既然自己完全的相信萧再丞,就一定不要因为白英的事和他怄气,否则最高兴的那个人,还是白英。

  但心底里的那份压抑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因为我爱这个男人,全身心的爱,倾尽所有的爱,视若生命……不,是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爱……

  所以,心里就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波动。

  尤其是这几日来,心里的那种厌烦与忧闷越来越重。

  我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才能结束……

  有时甚至怀疑,上天是又要开始捉弄我了吗?不然,为什么这种狗血的事又会降临到我的身上。

  唉!

  有些悲哀的感觉,为了不影响到自己所爱的每一个人,甚至这种叹息也只能发泄到这页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