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九十二章 伤筋又刺骨
  “我爱这个男人,全身心的爱,倾尽所有的爱,视若生命……不,是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爱……”

  这句周筱从未在萧再丞面前诉诸于口的话,萧再丞看了一遍又一遍,看了一遍又一遍……

  不知在看到第几遍的时候,虽然眼睛一直用力的睁着不敢眨一下,但那有限的空间,仍因为积聚太多的汪洋,而顷刻间一泄而下……

  有一大颗透明的水滴,直接滴到那个“爱”字上,瞬间便晕成了一片。

  萧再丞慌忙的用衣袖试图抺去那处水渍,无奈,却有更多的泪水滴落下来。

  萧再丞只得扭过头去,将脸朝向墙面的方向,而微微颤抖的双手,却仍紧紧的抓着那个日记本……

  过了很久、很久……在终于可以控制住在萧再丞有生的记忆中,唯二次的泪水后,萧再丞又把日记本端放在眼前——

  “不知生活要和我开什么玩笑,如阴魂一般的白英刚刚消失了没几天,已经近四年没见的陈双杰却又突然的冒了出来。

  对于这个人,早在美国时收到赵一良发给我的有关于他的结婚照片那一刻,就已打定主意,是要一生都敬而远之的那个人。

  先不要说他那个眼睛长在头顶,势力到登峰造极的妈妈,就是他现在的那个妻子彭艾迪,都不是可以惹的起的人物。

  就从这两个人来说,即便是普通的朋友,我都和陈双杰没可能。

  我可不想没事给自己招来一身的骚,更何况,我现在又有夫有子,而且又是这么的幸福。

  陈双杰,只当作记忆里一个匆匆的过客罢了!

  不过,事隔这么多年,我以为他也应该变得成熟了一些,没想到,成熟的,也只是表面,说起话来还是那么的幼稚天真,还是那个只知道顾着自己感受的人。

  笑话,不要说我有现在的生活,即便没有我家萧军长,我也不可能再和他有什么可能。”

  ……

  “那天都已经和他说了那么果绝的话,陈双杰还是继续的来纠缠不休,真是让人头疼不已。

  现在心里最为难的是,要不要把件事说给萧军长听,有心想要说给他听,因为以前那几个人追求过我的事,又怕他会犯小心眼儿。

  对的,萧军长唯独在这件事上太小心眼儿,心眼儿小到令人望而兴叹!

  我能理解他是因为以前白英的事,心里有了阴影。

  在一起这几年来,也多次的和他说过,要彼此的相信。但是,虽是表面上,或是当时萧军长都能接受,也表示绝对的赞同,但实际上要是真发生类似的事时,我发现他还是不能管住自己这个毛病。

  真想找个机会和许医生谈一谈,要不要给萧军长找个心理医生什么的……

  一想到因为这些不相关的人,让他不高兴,然后两个人闹别扭,我就有些怯步。

  心里憋的慌,只能找小粒去聊聊。聊出来,心里还算痛快些。

  唉!有这么个小心眼儿,心理阴影面积又时不时自己扩张的老公,也是伤不起啊!”

  ……

  “陈双杰几次来找我的事,终于还是被萧再丞给知道,没想到的是,他比我预想中的反应还要大。

  听不进我任何一个字的解释,说出的话,字字伤筋又刺骨——

  ‘周筱……你是不是觉得,和我在一起生活很委屈?’

  ‘不然怎么还想着会你的初恋,而且还不止是一次两次。’

  ‘如果心里坦荡,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连你自己都承认,姓陈的和别人不同,可见,这个人在你的心目中,的确是与众不同的。这是我误会你吗?

  如果不是有我,也许,今天和他生活在一起人的,就是你了吧!

  你现在的委屈,又单单是为了我对你的所谓的误会吗?’

  ……

  实在无法相信的是,这就是那个所谓的疼我、爱我,将我视若生命的人所说出来的话。

  送完孩子,压抑的心突然特别想找个发泄的出口般,一个人竟不知不觉的跑到了一处荒山野岭中。

  也罢,难得的这样一个静谧的空间,可以让我好好的舔舐一下这带血的伤口。

  艰难的蹒跚跋涉于暴风雪中,某一刻,我以为会就这样的死于这个无人的旷野中。

  倒地的瞬间,突然被搂进那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令我在那一刻却突的想起在‘桃花源’的那刻,那个如天神一般突然降临的男人。

  但是,一阵风雪刮过,令我瞬间清醒。

  那个曾经天神一般护我的男人,如今却是深深的伤到我的那个人。

  我不想见他,不想和他说话,甚至不想让他碰我。”

  ……

  “没想到,被伤到的不仅是心,连身体都跟着垮了下来。

  被发烧折磨的水深火热,萧再丞时刻不停的细心照顾,我能看到他满眼心疼的样子,还尽是陪着一万倍的小心,但却仍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儿。

  这一次,他却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无论我用何种态度对他,他都丝毫的不气馁,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顾我。

  已经冷了他一周多,连公公和婆婆都帮他赔着小心,帮着他说好话,我心里实在是不忍。

  除了态度松动下来,还能怎样,日子总是要过下去。“

  ……

  “许医生约了大家一起去聚聚,我知道大家是为了帮忙缓和我和萧再丞的关系。

  本来不怎么喝酒的我,竟和米小粒喝得畅快淋漓。虽然那时喝得满目的眩晕,但其实心里清楚的很,最主要的,是借酒浇愁的成份居多。

  萧再丞所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在我心里,还没有完全的褪去。

  隐约的记忆是我已喝到要酒的地步,还不停的举杯吟诗。

  只是,记得最清晰的,却是喝完酒从屋子里出来后,又是那漫无边际虚幻飘飞的大雪……

  心里突的生出那不安和悲凉之感。”

  ……

  “一场酒醉、一场痛哭、一场乱性的痴缠……

  醒来后,只觉一世英明,尽数被毁,从此再不想见前晚一起聚过的那些人,甚至包括萧军长在内。

  不过,之前的矛盾与伤害,也好似如风一般的尽数散去。

  我知道,我们俩个,不可能因为那几句伤人的话就会闹到要没完没了,甚至是分开的地步。

  但我希望,经过这一次的事后,萧再丞真正能够做到深刻的理解到‘信任’二字。

  也但愿他心里的那个阴影,已经尽数的除去。

  不然,以后的生活中,不知还会遇到什么突发的事件。

  这种伤人的事,再有过一次,恐怕真的就会留下伤痕了!”

  ……

  “我们好似又回到了新婚时那般甜蜜的时光,也许,比那时的时光还要甜蜜上百倍、千倍……

  但是,这种甜蜜的时光却是感觉那么的短暂,萧再丞已经启程去了外地。

  这一次,是自结婚以来,我们将要分开的最长一次的时间。

  送他到了军部,只是,在转身上车的瞬间,思念就已疯涌了出来,眼泪也不争气的开始狂奔。

  同时,心里却不知为何升出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好像是那种……总之,是那种压抑到令人有些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从这一刻开始,就要过起每天思念陪伴的日子了……

  唉!不知要怎么熬下去。”

  ……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陈双杰竟然真的又来学校找了我。

  见我不听他说话,竟然敢伸手来拉我,直到听了我的警告,才把手松开。

  还说什么这么多年来没有一天不想我,还自认为的我过得不幸福,竟然还可笑的说要带我走,真不知道这几年没见,他这脑回路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这一次,我没有给他留任何一丝的情面,对他说——

  ‘陈双杰,不用问你现在多大,我就可以直接的告诉你,你还不如一个十岁或八岁的孩子来的成熟。

  回去吧!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再见,我们只是陌生人。

  哦……错,是再也不见!

  你……从今往后,要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里。ok?’

  说完这些,我转身就走,谁料他竟然吃错药了一般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我。

  而这幕,恰巧被路过的邹老师看见……

  气的我当时狠狠的给了陈双杰一击,并让他立即滚蛋。

  这件事气的我一下午都没缓过劲儿来,后来给小粒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说,才觉得好了些。

  这件事,等萧军长回来得和他说一下,不然万一他又从哪个渠道得来一个不清不楚的消息,到时又得闹的厉害。

  唉!简直是烦透了。”

  ……

  “果然不出所料,今天一到学校就感觉周围有些怪怪的样子。

  直到谭主任亲自来找我,才知道校内在这几天已经陆续传出了有关我与一个陌生男人搂搂抱抱的流言。

  气的我觉得头上都冒了火,于是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告诉给了谭主任听。

  分析过后,那天也只有那个邹姓的女老师见到陈双杰强行抱我的那一幕,所以,流言,也应该是从她那里传出去的。

  后来,经谭主任一说,才知道这个人和之前帮陈一良算计我给我下药的那个史老师是好朋友。

  这样一想,事情就不难解释了。

  万幸的是,谭主任当天就把这件事帮我给处理的妥妥当当。那个邹姓的老师最后主动来给我道歉,并去帮我和众人进行了解释。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但是,仍是很让人膈应。

  不知我家萧军长要是知道他不家的时候,自己的老婆被人这样的欺负,心里会怎么想……

  我想,以我家男人的脾气,即便表面不动声色,也会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的去血复一切仇人吧!

  嗯……想到这些,好想、好想我家那个腹黑又闷骚的萧军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