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九十三章 若有来生
  天已经亮了起来,萧再丞一直坐在那里,一页一页,认真的翻着每一篇的记录。

  随着那透着深情的每一字、每一句跃入眼底,也刻进了大脑。

  翻到最后一篇时,萧再丞的心,已不是用“痛”之一字可以来形容——

  “今天是萧军长走后的第十五天,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竟然问我想他了没有,这是自我们相识以来,他第二次问我这样的话。

  不用问,我当然想,发疯似的想。

  不过,这样酥麻的话,我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我问他想我没有,在我一再的逼迫下,他竟然第一次和我说了一个‘想’字。

  谁也不知道,虽然只是一个字,在听到的那一刻,却是令我的心都要漾起来一般,开心的直冒粉色的小泡泡。

  这个闷骚的男人,竟在电话里调戏我,哼!

  他最后说,让我等他。

  我说,我等你!

  挂断电话后,思念更是蚀骨般的漫布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哪里还能睡得着觉。

  于是,又是自他走后,不知第多少次的坐到桌前开始发呆。

  唉!一丝困意也无,思念真是令人痛并快乐的东西。

  满脑子充斥的都是那个叫萧再丞的男人,都是从前粘在一起时,那些刻在记忆深处的美好。

  于是,偷偷的给我家那个闷骚又可爱的男人写了首诗——

  《若有来生》

  那一年

  在秋菊怒放的花海

  我们不期而遇

  你从灯火熠熠中走来

  沉思而立

  让我忆起

  摇在远方的父亲

  那袅袅凌绕的青雾

  勾起悠长而刻骨的思念

  你的一举

  你的一动

  令我迷之又惘

  那一月

  在春雨绵延的巷道

  我们指尖相触

  你垂着眸

  静默幽深

  让我惊聆

  心海潮起的狂洪

  那脸红心跳的余温

  仿佛熨烫出依靠的眷恋

  你的一言

  你的一笑

  令我沉醉难醒

  那一日

  在夏阳将夕的滩头

  我们并肩而坐

  你揽目轻哝

  叹今生相遇太迟

  顷刻浸润

  我干涸久远的荒原

  那灿如花火的落霞

  宣示着即要描绘的色彩

  你的低吟

  我的浅诵

  恰似一曲

  完美的新旋

  那一刻

  在冬雪纷扬的街头

  我们执子相携

  你倾意而洒

  暖意融融

  让我从此

  不再漂泊于纷扰

  那落英缤纷的烂漫

  是上天对凡世充满了迷恋

  你的一生

  我的一世

  是早在前尘

  就已注定好的缘份

  更迭间

  却叹息流殇的经年

  轻易碾碎了四季

  最怕就是

  会突然惊现

  你的华发

  这会让我惊恐

  岁月无情的匆忙

  那平静如水的相守

  是心灵可以停泊的码头

  若有来生

  请在彼岸花丛

  多等我十载的光阴

  好叫我们的寒霜

  共染眉头

  写到最后,竟泪流满面。是啊!若是还有来生,但愿我们依然能找到彼此。

  哎呀……怎么越来越伤感呢!

  嗯……得把这首诗藏好,不让萧军长看到,不然又得让他得意的尾巴翘到天上去不可。

  或许,到了我们都白发苍苍的时候……也或许,到了我们行将就木的时候,会给他看吧!”

  ……

  萧再丞将这本日记紧紧的贴在胸口,眼泪再一次的肆意横流。

  此时的痛,不止是椎心刺骨,而是毁天灭地般的那种全身心都已经四分五裂般的疼痛。

  从那件事发生到现在,直到这么多天过去,直到听了米小粒和四合院儿那边那个下人的话后,萧再丞才开始有一丝丝的勇气要去思考一下这整件事的过程。

  然而,在还没有完全做好心理建设时,却是又迎来这一当头的棒喝。

  有生以来从没如此感受过的巨大的痛苦,令萧再丞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

  整本厚厚的日记本内,几乎全部围绕的都是一个人,那就是——萧再丞。

  即便不去想过去两个人在一起时的那些甜蜜和痴缠,光是从这字里行间里,就能深深的体会到,一个女人对于自己丈夫那满心满眼的爱意。

  是的,是完完全全、全身心的投入的爱恋。

  而这一切,如今已如周筱和米小粒所说的那样,尽数被毁……

  已经过了早上的九点钟,书房内的灯还开着。萧再丞像个雕像一样,怀中还紧紧的抱着那个日记本,直直的坐在周筱那处的椅子上,一动也不动。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萧再丞还是没有一丝的反应。

  “小四,我进来了!”随着话落,萧再阁推门走了进来。

  萧再丞仍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下。

  “小四……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难道你就想一直这个样子过下去吗?

  你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相信,你和小小的将来,就彻底的没有了希望。

  不……不对,不是彻底的没有了希望,而是你也没命能等到有希望的那一天了,你看看你现在的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不吃也不睡,你这样折磨自己有意义吗?

  是,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但是,这也要有个限度。

  难道你就真的不怕小小想不开,或是出什么事吗?

  按说有许多话,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说你,但是,我实在是替小小很报不平。

  白英曾经给你带来的心里阴影我也能理解,但是,白英是白英,小小是小小,她们是完全不种的两种人呀!

  小小是个怎样的孩子,不用我说,不用任何人说,你心里应该是最最清楚的那个。

  是,对于白英,你一开始就没有爱,所以谈不到什么伤害,不过就是身为一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的耻辱。

  但小小这次不同,公平来讲,虽然整件事还没有完全的查清楚,但就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小小显然就是个受害者。

  你有感情的洁癖也好,或是身体的洁癖也罢,但你要是因为这件事而不能接受小小的话,说的严重些,我认为,你就失了些人性。

  不要忘了,在和小小结婚前,你就已经是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的人。

  若是从这一点来说,小小可以完全的嫌弃你。

  那么你……凭什么因着这一点来嫌弃小小呢?试问,你又有没有这个资格呢?

  你也听冷剑的太太说了,说小小现在连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可想而知,小小现在受到的打击该有多么的大。

  而这个时候,正应该是你这个做丈夫的去安慰她、陪伴她、为她找回公道的时刻。

  但是你做的都是什么呢?

  你又做了哪一点呢?

  你这样,又得会让小小有多么的伤心呢?

  说实话,当初看到小小嫁给你,我是多么的开心,觉得自己的弟弟终于得到了真正的爱情与幸福。

  还开心的是,被我视我女儿、忘年交的好友……甚至是蓝颜知己一样的女孩儿,成为了我的弟媳,可以成为我的一家人……

  但自我知道发生了这件事,然后见到你的表现后,我又想,或许最初小小对于你的抗拒,未尝不是个明智之举。

  更或许,如果小小当初选择嫁给那个叫陈双杰的男孩子,也许会比嫁给你来的要幸福吧!

  再说,以小小的脾气,即便我们真的能把她找回来,她会做如何的选择,都已经是个未知数了……

  小四……我知道,你是因为太爱小小,把小小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所以才接受不了自己亲眼所看到的一切。

  但是,我要说的是,现在的小小,肯定要比你痛苦上一万倍。正如她所说的——生不如死!

  而这也正是因为她对你的感情,不比你对她来的浅。

  这样全身心的爱你的一个女孩子,遭遇到了这么大的一个打击……最主要的是,小小那孩子,不难看出是个骨子里非常保守的孩子。

  这样的性格……小四,我其实真正的担心的,是小小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啊!”

  萧再阁在训教萧再丞的同时,心里其实更多的是对周筱的担心。

  “她如果万一有什么事……我会去陪她!”

  “叩叩……”

  萧再丞一句令萧再阁听了后胆颤心惊的话,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进来!”萧再阁应答了一声。

  “三哥,您也在这儿!”进来的是许医生。

  “重楼,你怎么过来了,今天不用加班吗?”萧再阁朝许医生点了点头,问道。

  “我把这个周末的加班换到下周去了,过来看看萧四。”许医生看了一眼萧再丞道。

  “你们是一起长到大的好兄弟,你们好好聊聊吧!

  对了,重楼,你好好开导一下小四,不然,我怕他反醒过来后,会……

  算了,你们聊吧!”

  萧再阁没有把话全说出来,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他其实想说的是,担心萧再丞醒悟过来后,不会原谅自己,从而会想不开。

  这也正是萧再阁忍了几天后,亲自过来找萧再丞谈的原因。

  而恰恰萧再丞刚刚说的——“她如果万一有什么事……我会去陪她!”的那句话,已经印证了萧再阁的想法。

  这不得不令萧再阁的心里,少有的沉重。

  “天啊!萧四,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了,和个吊死鬼似的。

  都这么多天了,你还别在死胡同里呢?

  你说你这个人……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唉!”

  许医生一看萧再丞的样子,简直吓了一大跳,不由的高声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