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九十六章 好深的计谋
  对于这一点,萧再丞本人自是会看到眼里,但是,连日来寻找周筱无果所对于他的重创,已经令他忽略了这周围所有的一切。

  尤其又到了春节临近,萧再丞不知道,要怎样和周海正、刘玉凤,以及周天他们通这个电话。

  他自认,也没这个脸面去给他们打电话。

  ……

  远在x市的周天,在提心吊胆的苦等了大半个月后,终于收到了周筱自走后的第一封邮件。

  正在电脑前工作的周天,收到提示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邮件——

  “哥哥,对不起,这么长时间才收到我的邮件,一定是担心坏了吧!

  到了这儿以后,学校非常重视我们这批援助力量,所以在各方面都给予了我们最好的照顾。

  除了每天以肉食为主让我有些受不了外,其他一切都非常的好。

  工作较在国内时还要轻松上许多,以至于可以令我有很多时间去领略这个国家极其美丽的风景。

  前两天刚刚去了他们这儿四年前才成立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这个保护区占地六万两千多英亩。整个保护区内栖息着k国百分之十二的黑犀牛,同时它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格雷维斑马独立种群。

  ……

  说了这么多,哥哥是不是很羡慕我?

  嘻嘻……可你现在是官职在身,身不由己呀!那就等你什么时候退休,再想着来一览美景吧!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了,别忘了,帮我给爸爸和妈妈他们报个平安呦!”

  周筱在邮件里,详细的给周天描述了k国那边,她所谓的到过的美丽的地方。

  从那轻松的语气里,看出她过得好像非常轻松又惬意的样子。

  看完邮件,周天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一段日子以来,周海正和刘玉凤几乎每天都给周天打一个电话过来,询问周筱那边有消息了没有。

  今天终于得来了消息,周天心里也异常的兴奋,第一时间就给周海正他们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妈妈,妹妹有消息来了!”一听到刘玉凤的声音,周天就毫不掩饰欣喜的说道。

  “真的?太好了,终于有消息了!

  她都说什么了,她在那边怎么样,有没有因为水土不服而生病,那里的治安好不好,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听到周筱来了消息,刘玉凤激动的开口就是一连串的问题。

  “妈妈,您别急,妹妹那边一切都非常的好。

  您和爸爸不用担心了,你们担心成这个样子,她在那边小日子过得惬意的很呢!

  每天的工作量都不大,一有空闲就到处去游玩儿……”

  接着,周天就把周筱邮件中所写的,几乎全部不落的说给刘玉凤听。

  “你妹妹走之前不是说,让你把她发的邮件打印出来给我们寄回来的吗,你不要忘了!”周海正一再叮嘱周天道。

  “我记住了爸爸,我现就打印,一会儿就给你们发回去。

  对了,快过节了,也不知道萧再丞他们会议开完了没有,妹妹说他们不便接电话,我也就没敢给他打,怕影响到他。

  也不知道妹妹不在,春节他还会不会带着孩子们回永兴村。

  他最近有没有给你们打过电话?

  你们有没有和萧伯伯、萧伯母他们通过电话?”

  周天答应完打印邮件后,又问周海正和刘玉凤道。

  “萧再丞还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估计是还在忙,不方便。

  我们暂时都不要给他打电话了,相信等他忙完后,自然会把电话给我们打过来。

  至于你萧伯伯他们……眼看就要过春节了,处在他们那个位置,肯定会更忙。

  今年小小又不在,老两口儿又要忙家里,还要顾着几个孩子,还是够他们累的。

  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说起来,心里还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刘玉凤对周天说道。

  “等过段日子吧!到春节时他们怎么也会忙的差不多了吧!

  起码你萧伯伯到那时应该是会忙的差不多了,到时我再给他打电话。”

  周海正也在一旁说道。

  ……

  此时,正坐在帝都老宅里愁眉不展的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两个人,也正说着要给周家打电话的问题。

  “我们这么长时间不给周亲家他们打电话,他们心里肯定会多想。

  但是这个电话要是打过去,我真的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主要是,我觉得我们没脸给人家打这个电话呀!

  小小到现在一点儿消息还没有,难道让我们按照小小对他们留的那个说法编下去?

  说小小现在在k国,一切过的都非常好、让他们不要有任何的担心……

  我是真的说不出口啊!”

  萧老太太红着眼睛对萧老爷子说道。

  “丫头这孩子……唉!性格实在是个刚烈的,不然也不会……

  嗨!说这些都没用,一切都是我们那个孽障儿子的过错,也是我们作父母的没有教育好这个儿子,才害得丫头到了今天。

  再怎么难,这个电话早晚也是得打呀!

  是,我们心里是知道,我们是因为愧疚才不好意思打这个电话。

  但是难免会让亲家夫妇俩会多想,人家女儿不在家,我们就连一点消息都不和人家通了!

  算了,都到这个时候了,脸面什么的,还有什么可在意的,这个电话,我来打。”

  萧老爷子说道,正要去拿电话,萧再阁和萧再丞相伴从外面走进来。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我和你爸正要给小小的父母打电话,小四,你……”

  萧老太太想说让萧再丞也和周海正他们打个电话,在看到萧再丞那发灰又阴郁的面色后,没有把话说下去。

  “有什么新的消息没有?”萧老爷子收回去拿电话的手,重复着每天见到儿子们后,首先要问的一句话。

  “我来说吧!

  刚查到的消息,在发生这件事之前的几天,有一个据说是小小大学时关系比较要好的室友,叫经玉娜的,到都华去看小小。

  当天她们还一起吃了一顿饭。

  后来在小小她……出事的那家酒店里的监控里,也发现了她那名同学的身影。

  她是比小小提前一小时左右到的那家酒店,到了那儿以后,直接用房卡打开门走了进去。

  不过,那间房却不是以她的名义所开,而是以陈双杰的名义开的房。

  一个小时后,小小到了那儿,也直接去了那间房间。

  后来又是一个小时后,陈双杰也直接敲门走了进去,当时从监控上可以看到,是那个经玉娜给姓陈的开的房门。

  陈双杰进去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那个经玉娜就一个人走了出来,并且直接离开了酒店。”

  虽然这些材料都是萧再丞派人调查后所得来的,不过见萧再丞脸色实在不佳,萧再阁就替弟弟开了口。

  “经玉娜……看来,布置的倒还真精心啊!

  还有呢?那个经玉娜是个什么来头,现在人呢,有没有把人控制起来?”

  萧老爷子风雨军政两界这么多年,第一时间就已想明白了这其中的某些猫腻。紧接着问道。

  “那个叫经玉娜的是h省卫视的所谓主持一姐,和一个公务员有过一次隐秘的短暂婚姻。

  后来为了上位,傍上了他们台的一个副台长。

  这才一步步爬到了一姐的位置上。

  后来不知怎么,又和一个富商搭了上线,脚踏两只船,被那个副台长知道后,开始要打压她。

  据说,后来有一段时间,两个人吵的非常厉害,不知为什么,在那个经玉娜来帝都的前几天,两个人又突然的好了起来。

  但是在小小出了事后,那个经玉娜就一直再没有露过面。

  后来调查的结果是,她已经去了美国。是占了h省电视台出国培训的名额走的,为期是一年的时间。

  我已经派了那边的人手去调查,一旦调配清楚,立即会想办法把她弄回国。”

  萧再阁回答道。

  “好深的计谋……

  看起来安排的真是费了心思!

  那个副台长呢,去调查了吗?”

  萧老爷子的神情严肃起来。

  “已经在调查了,应该很快就能得到调查后的资料。”萧再阁点头道。

  “最主要的人物,那个陈家的小子呢?

  我总感觉,这一环套一环的计谋,不太可能是这样一个幼稚的小子所能想的出来的,这背后……应该还会有更大的隐藏者。”

  萧老爷子敏锐的说道。

  “我和小四也分析过这个问题,也正在想办法把那个姓陈的小子给弄回来。

  不过,他爷爷陈卫国和他爸爸陈陈钊肯定已经事先想到了我们不会放过他家小子的这一点,竟然把他给安排到了一个安全的部门。

  所以,短时间内,我们还不能把他给弄回来。”

  萧再阁微皱着眉说道。

  “哼!他陈家倒是精明,安排的还挻周密的嘛!”萧老爷子说着,眼睛里露出了已经许久未见的寒光。

  “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能让人永远躲在外面不回来吧!”萧再丞终于冷如寒冰的说了一句话。

  “你早干嘛去了?早点动手何至于有今天,啊?

  你个蠢货,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通气儿的蠢东西!”

  萧老爷子又开始对着萧再丞大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