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九十七章 不会有人再看到他们
  萧再阁一见萧老爷子又发了火,连忙安慰起来:

  “爸,您消消气儿,身体要紧。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状况,您再怪小四也没有用啊!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心全力去寻找小小,也会尽快的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我告诉你们,调查这件事的真相还有寻找丫头的下落,这两件事哪件也不许给我落下。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解决完,听见了没有?

  还有,那些小报都处理得一干二净了,确定外面不会有任何一份的遗落?

  那两家小报的老板是真的不知道谁把那些资料和照片放到他们报社的信箱里的吗?”

  身体已经得到大部分恢复,心情也渐渐得了些平复的萧老爷子,开始每一件事都详细的过问起来。

  “您放心吧!我们已经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去找小小,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得到消息。

  至于那两份小报,两家都是小作坊,有一家印了两千份,另一家只印了五百份,已经全部一份不落的都追了回来。”

  萧再阁回答萧老爷子道。

  “那两份小报的老板,以后不会再有人看到他们了,已经把他们送到了矿上。”萧再丞说这句话时,甚至带着一股嗜血的味道。

  ……

  “我要给周亲家打个电话,老三……小四现在这样,先不要让他讲了,一会儿你和亲家们说上几句话。

  你妈我们俩……唉!也实在是没这个脸呀……”

  萧老爷子脸色沉重,又满是愧疚的说道。

  “好,没问题!”萧再阁看了看萧再丞。此时,萧再丞也是一脸灰败的样子,不禁在心里又是重重的叹息一声。

  萧老爷子终于拿起电话,给周海正他们拨了过去。

  “喂……周兄弟,是我呀!”听到接电话的是周海正,萧老爷子低沉的说道。

  “萧老哥,您好呀!好长时间没联系了,到了年根儿底下,您那儿肯定是特忙吧!

  小小走的时候说您现在特忙,所以我就没敢给您打电话。

  也是,您得忙外面的事,还要帮小小带着三个孩子,真的是辛苦您和老姐姐了。

  我们离的这么远,又帮不上什么忙,说起来,这心里还真是过意不去。

  要不,您春节就带着孩子们到我们这儿来过年?

  正好,也躲躲心静。

  您也不要有什么顾虑,我们这样的关系,小小在不在都一样。”

  一听到是萧老爷子打过来的电话,周海正显得十分的高兴,还热情的邀请萧老爷子他们到m省去过年。

  此时的萧老爷子,在听到周海正说的话后,脸上不但是火辣辣的一片,心里更是一阵阵的酸楚。

  “那个……春节我们就不过去了,这边的事太多,实在是走不开。

  周兄弟,千万不要说这么客气的话,这会让老哥这脸……

  你们一家都是厚道人啊!

  等忙完……忙完手头上的这些事,我们再一起去永兴村看你们啊!

  对了,我家老三也回来了,他说好长时间没见你们,要和你们聊几句呢!”

  萧老爷子喉头哽的难受,已经再说不下话去,匆匆把电话交给了萧再阁。

  因为电话被萧老爷子按了免提,萧老太太听了周海正的话,早已经落下泪来。

  而萧再丞,脸上的表情更是难以形容,双手,已经紧紧的握了起来。

  ……

  今天,是千禧年的春节。

  因为至今还没有周筱的任何消息,萧家显得分外的冷清和压抑。

  萧家众人虽是在忙完后都赶了回来,却是丝毫提不起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心绪。

  萧沛、小沐和小夭夭,更是一个比一个的沉默。

  随着周筱消失的时间拉长,小夭夭显得越来越蔫了起来。

  萧老太太有时甚至不敢看这个孙女,因为,这会让她在很多的时候想起小沐小的时候那样子。

  越是这样,就越是让她想念周筱、担心周筱。

  萧沛阴郁着小脸儿,怀里抱着小夭夭,身侧偎着小沐,三个小家伙儿不声不响的坐在一处,好似单独圈进了一个小世界里,不让外人进去。

  这个画面,让萧家所有人看了无不心酸。

  “爷爷,给我外公和外婆,还有舅舅他们打个电话吧!”萧沛突然对着萧老爷子开口道。

  “这……小沛,你能不能先不打这个电话。

  你外公他们……还不知道妈妈的事,你要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外公和外婆他们会急坏的。”

  萧老太太在一旁劝着自己的孙子道。

  “好吧!”大家还以为萧沛会坚持,谁知,过了好一会儿,小家伙儿却轻轻的应了一声,随后,将头低了下去。

  并在以为所有人都看不见的时候,用力的抺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哥哥,其实除了想妈妈,我也很想外公和外婆,还有舅舅他们的。

  我还等着妈妈回来,和她一起回外公家呢!

  可是,等了这么久,妈妈也不回来。

  哥哥……妈妈可能真的是不要我们了!”

  说到这里,小沐也抬起胳膊,抺去已经淌下来的大颗大颗的泪水。

  “不许胡说,不是妈妈不要我们,是萧再丞不让妈妈要我们的,是萧再丞把妈妈逼走的。

  以后不许这样说妈妈,听见了没有?”

  萧沛突然加大了声音,对着小沐喊道。

  “我知道了哥哥,呜呜呜……我只是太想妈妈了!呜呜呜……”小沐终于哭出声来。

  “夭夭也想妈妈……夭夭想妈妈呀!呜哇……”小夭夭一听到两个哥哥说到妈妈两个字,立即哇哇大哭起来。

  “爷爷的乖孙女,不要哭啊!

  快来,让爷爷看看……来,让爷爷抱着。

  不哭啊!爷爷一定会让人把妈妈给找回来的,一定啊!

  乖,快别哭了,你都把爷爷的心哭碎了!”

  萧老爷子慌忙的站了起来,走过去,把小夭夭抱在怀里,轻拍着后背,在地中间来回的走着,不停的哄劝。

  在场所有的女性,见了这一幕,都忍不住纷纷掉下泪来。

  尤其是萧老太太,更是哭出声来。

  “我的小小,脾气怎么就这么的倔呢!

  你们说,这大过年的,她一个人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

  看来她是打定主意不想让我们找到她,任何的线索也不肯给我们留啊!”

  萧老太太边哭边说着。

  走在玄关处的萧再丞,将所有的对话,及孩子们的哭声,一字不漏的全部听到耳中。

  此时,全身各处,如被千万剐过一般的痛楚。

  转身,又往走去。

  ……

  外面的鞭炮轰鸣,萧再丞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北郊小白楼的书房里,桌上,是一瓶已经被喝下了大半的洋酒。

  手中翻着那不知已被他翻过多少遍的日记本。

  “……

  你的一生

  我的一世

  是早在前尘

  就已注定好的缘份

  更迭间

  却叹息流殇的经年

  轻易碾碎了四季

  最怕就是

  会突然惊现

  你的华发

  这会让我惊恐

  岁月无情的匆忙

  那平静如水的相守

  是心灵可以停泊的码头

  若有来生

  请在彼岸花丛

  多等我十载的光阴

  好叫我们的寒霜

  共染眉头”

  一遍一遍读着那早已被熟记于心的诗句,萧再丞终于忍不住,再次热泪翻滚。

  “若有来生……若有来生……

  小小……小小……

  对不起……对不起……”

  萧再丞将日记本再次的贴上胸口,一遍又一遍,低喃着周筱的名字。

  ……

  时间已经到了草长莺飞的三月。

  这一天,萧家又全体成员都聚在了一起。

  “我让人把那个叫经玉娜的弄了回来。

  小四已经亲自审了她,而她也把所有的事都交待了一清二楚。

  她傍的那名副台长用她的裸照来威胁她,让她算计的小小。并承诺事成后,给她去美国进修的名额,回国后,还继续当她的电视台一姐。

  她那天把小小骗到酒店后,诱哄小小喝下事先下了药的饮品。

  在小小昏迷过去后,将陈双杰放了进去。

  还要补充的是,她到帝都前,她们台长给了她一个带有帝都电话卡的手机,里面只存了一个标记为‘陈先生’的手机号。

  并且叮嘱她,到了帝都后,和这个陈先生先联系。

  当然,这个所谓的陈先生,就是陈双杰了。

  两个人接上头后,由陈双杰事先去酒店先开好了房,接下来的一切,就是后面所发生的那些了。”

  萧再阁替萧再丞讲述了这些调查后的结果。

  “那个副台长呢,又是受了谁的指使?”萧家老大萧再卿直指问题的核心。

  “真正的指使人,那个副台长也不知道,是混黑的一个人找上的他。

  那个副台长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事,而且和那些混黑的也纠缠不清。

  在利益和胁迫的驱使下,就插了进来。

  当然,我们也去查了与副台长联系的那个所谓的混黑的人,这人还是一个不小的头目。

  不过,目前为止去向不明,所有人都不知这个人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指使他干的这件事。

  我们还在继续追查着这个人。”

  萧再阁继续说道。

  “那个副台长现在已经被弄了进去,身上的罪名现在就已让他背不过来。

  不过,也得先让他多受些罪,等把主使者找到后,再一起好好的收拾他们。”

  一旁的萧军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