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百九十九章 你是怎么和我说的
  “那到时就动用一下关系,总不能让周天的前程就这么毁了。”萧再阁又道。

  整个过程,萧再丞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直沉默的坐在那里,不停的抽着烟。

  周天顶着一头大汗敲门走进来的时候,被满室的烟呛得直接咳嗽出来。

  “你们怎么来了?是不是……我妹妹那儿出了什么事了?”周天第一时间就敏锐的感觉到了空气中不同的意味。

  经过在x省半年多的锻炼,周天更显成熟了许多。

  由于高原上强烈的紫外线的照射,本就略有些小麦色的肌肤,如今加黑了一层。不过,却显得更具成熟男人的魅力。

  但在看到室内萧再丞等三个人后,眼神中却出现了慌乱的神色。

  “周天,有件事……要和你说。”萧再丞主动站起来,走到周天的近前,直接开了口。

  “说……说什么?你……你们……难道真的是我妹妹的事……”周天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起来。

  “小小失踪了!”尽管想了无数次要和周天如何开这个口的问题,萧再丞还是不知要怎么说。

  最后,他满脸愧疚的选择直接和周天开了口。

  “什么?失……失踪?

  什……什么时候的事?

  去找……找了吗?”

  周天身体猛的一晃,失声的结结巴巴的问道。面色,已是一片的苍白。

  “周天,你先坐下来,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听小叔慢慢的和你说。”萧军看到周天的那个样子,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周天。

  “你说……接着说。”周天像是没听到萧军的话一般,双眼紧盯着萧现丞,颤抖的说道。

  “是我对不起小小……

  小小她……

  其实小小根本就没有去k国,而是因为和我……因为我们两个人……

  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会失踪的。”

  萧再丞抿了抿唇,艰难的说道。

  “你的原因?不会吧……你那么疼小小,是你做了对不起小小的事?

  你说……她根本没去k国,那她给我发的那些邮件……”

  周天一脸的不敢置信,神情变得有些恍惚。

  “我来说吧!

  其实小婶儿是受了陈双杰和那个叫经玉娜女人的算计。

  ……

  然后小婶儿就突然的不见了。

  我们现在能确定的是,小婶儿肯定没有出境,人还在国内,但就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根据小叔提供的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已经缩小了寻找的范围,但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的消息。”

  萧军见萧再丞那艰难无比的样子,便直接替萧再丞讲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小小她……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周天满脸的震惊和慌乱,又看着萧再丞问道。

  “一月初。”萧再丞低声道。

  “一月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三个多月,你到现在才告诉我?

  萧——再——丞……”

  周天伸手抓住萧再丞的衣领,直接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顿时,一股鼻血淌了下来。

  萧再丞站在那里,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也不动。

  “周天,你冷静一些。

  之所以没告诉你,的确是我们的错,但你要相信,我们的初衷真的是好的。

  我们还以为凭借我们的力量,很快就能把小婶儿给找回来的,就是想能避免你们跟着一起担心。

  小叔他现在比谁过的都痛苦,你冷静冷静,好不好?”

  萧军上前一下抱住还要再出手去揍萧再丞的周天,连声的解释道。

  “以为?你们以为的结果就是过了三个多月,我妹妹却是仍音讯全无。

  你让我冷静,我怎么冷静?

  那是我的妹妹,我的亲妹妹!是我们全家人都捧在手掌心来疼的宝贝疙瘩。

  我就问你萧再丞,当初你要娶我妹妹时,你是怎么和我说的?

  你说你会用生命来保护我妹妹,你说你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

  现在呢?我问你现在呢,啊?

  难道你说的那些话都是放屁吗?

  这就是你保护的结果,这就是你所谓的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

  我妹妹那么全心全意的对你,却换来你这样的怀疑。

  我妹妹也是个受害者,是整个事件中被伤害最深的那一个人。口口声声将她视为生命的你萧再丞,不是应该第一个站出来安慰她、关心她的吗?

  你又做了什么,啊?你却在这个时候,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残忍的伤害她,你还算是个人吗?

  被陈双杰玷污了又怎样,比起你那肮脏不堪的心思,起码我妹妹的内心是最纯净的。

  萧再丞,我妹妹若是没事还好说一些,要是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拼了!”

  周天红着眼眶,额上的青筋都已暴凸出来,一边大骂着萧再丞,一边还要往上冲去揍他。

  “我会去陪着她!”萧再丞沉声说了一句。

  “你陪着她?

  萧再丞,你认为你现在还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

  你到时要是死,也要离我妹妹远点儿,省得你再继续伤害她。

  萧再丞……你还我妹妹……还我妹妹……”

  周天吼着吼着,一个大男人,就那样抱着头,失声痛哭起来。

  “周天,对不起!”萧再丞紧紧的闭了闭眼睛,扬了一会儿头。然后低头,沙哑的和周天说道。

  “不需要,你不用假惺惺的来给我说这些。

  你不是对不起我,你是对不起我妹妹。

  我只想要回我那个乐观开朗的妹妹,你的对不起,没有任何意义。”

  周天的眼泪狂泄,却是用一双赤红的眼睛,恨恨的盯着萧再丞。

  “周天,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小小。

  你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或是能不能想到小小会去了什么地方?”

  萧再阁这时走上前来,拍了拍周天的肩膀,轻声道。

  “是啊!妹妹去了哪儿……去了哪儿……

  让我好好的想想……让我好好的想想……

  你们说现在主要在国内找……在山区找……

  哎呀!想不起来……我想不起来妹妹去了哪儿,我想不起来啊!”

  周天近似崩溃的惊慌的低吼。

  “你先别急,冷静一下好好的想想。

  小小这几个月来,是除了邮件,再没用任何别的方式和你联系过吗?”

  萧再阁继续追问。

  “没有,没有任何的联系。

  前一段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但是由于这边的工作太忙,又加上对于妹妹一贯以来的独立性就比较放心,所以我也就没在太过在意这件事。

  也怪我,怪我没有好好关心妹妹。

  怪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合格,我对不起妹妹……”

  周天自责难过的要死,攥紧拳头,恨不得狠狠的给上自己几下。

  “周天,你不要这样,你是个难得的好哥哥。

  我们现在首要做的,就是一定要把小小找回来。

  别急,再想想……再想想。”

  萧再阁连声的安慰周天。

  不论萧再阁和萧军如何的安慰周天,周天都是坐也不坐,满脸的慌乱。

  直至到了快要晚上的时候,周天才稍稍的冷静下来了一点。

  “你们分析的应该没错,妹妹可能真的是躲在了某一个偏远的山村里。

  也有可能去了哪里支教……

  我妹妹她……我了解,发生了这样的事,对她的打击太大,她是不想再见任何人。

  在她心里,可能最多的就是觉得,没有办法再面对萧再丞……

  她……对萧再丞的感情太深了,是那种完完全全的投入。即便萧再丞不去计较这件事,她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

  她这一走,是不想让任何人再找到她,也不想见任何一个所认识她的人。

  如果想要等着让她能自己想开了主动的回来,我想……这是不大可能的事了!

  这个傻丫头,这样做之前她就不想想,我们的爸爸、妈妈要是知道了会怎么办。

  以他们疼爱妹妹的程度,尤其是我爸爸,如果妹妹真要出点儿什么事的话,我想,爸爸也一定是活不成的。

  那我妈妈她也……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怎么就这么傻啊!

  你究竟是去了哪儿呀!”

  周天说到最后,再次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哀伤弥漫了全身。

  周天的每一句话,都是一把带刺的匕首,刺得萧再丞周身鲜血如注。

  “唉!难道真的要等到一年后,她存的那些邮件用完时,再发新的邮件我们才能找到新的线索吗……”萧再阁自言自语的叹息了一声。

  “一年……一年……这一年,妹妹她要怎么捱呢!

  不行,我得去找妹妹。”

  周天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周天……你等等!

  我们一直都派人在找着,你要去哪里找?以你一个人的力量,你能找到多少个地方?

  你就等我们的消息吧,好不好?

  况且,你还有重要的工作要做。”

  萧军拉住了周天,恳切的说道。

  “妹妹都不见了,我哪有心思去工作。

  什么也比不上我妹妹来的重要,我宁愿不要这个工作,也要把妹妹给找回来。”

  周天说完,用力的甩下萧军的手,就要往外走。

  “周天,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小小找回来,你等我的消息好不好?”萧再丞再次沙哑着声音开了口。

  “你?我信不着你!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失了我对于你所有的信任。”

  周天用愤恨的目光看了萧再丞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真的和我们预料的一样。

  打个电话吧!把周天的事安排好,不要对他的以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至于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唉!到时再看吧……”

  萧再阁无奈的对萧军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