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章 已不在这个人世
  疾速回到自己宿舍的周天,只是把秘书叫来,简单的交待了一下手头上的工作,然后把处于一脸发懵状态的秘书打发走,就开始理事起简单的行李来。

  整理完行李,周天便开始坐在那里发呆。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令周天毫无招架之力,尤其事关被自己视若生命的妹妹。

  周筱的脾气,作为哥哥的周天太过于了解,所以他才会这么的恐惧与不安。

  虽然在很多事情上,周筱都会比大多数同龄人,甚至是年纪大的人表现的都要豁达得多。

  但是,正如周天之前和萧再阁他们所说的那样,发生了陈双杰玷污她的那件事,不要说别人,就是她自己都会不再能接受自己。

  最主要的是,在她那么完全投入的爱萧再丞的情况下。

  以周天对于周筱的了解,虽是有些的把握周筱不会做傻事想不开,但也一定会生生的把自己折磨死。

  一想到这一点,周天就觉得全身不寒而栗。

  这个时候,周天就更加的恨不得卸了萧再丞才行。

  枯坐在桌前,整整一夜。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周天就拖着行李箱,离开了他在x省,已经为之奋斗了半年多,并且成果累累的地方。

  他走时,并没有告诉那个人,而是留下了一封信……

  因为,连周天自己都不知道,这一走,是否还有归期,他不能拖累人家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姑娘。

  只要能找到妹妹,他不惜舍下一切。

  得知周天已经一个人坐上了飞往南方某个城市的飞机后,萧再丞一行人也回了帝都。

  寻找,还在继续。

  又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离周筱的失踪,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

  萧家这边,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周天依旧背着行囊,穿梭于位于南方各个被大山掩映的村庄里,却也一直没有任何的线索。

  不论找到什么地方,每到晚上的时候,周天都会尽量找到一个有网络覆盖的地方留宿。

  每到这时,第一件事就会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查看周筱有没有存什么新的邮件,或是给他发什么新的邮件过来。

  当然,以周天一个计算机科学博士毕业的人来说,这点问题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这也是周天一直懊悔和愤恨自己的原因之一,那么长时间,竟然没有注意到,之前周筱所发给他的那些邮件,竟然都是定时发送的邮件。

  ……

  一次次的期待,一次次的失望,甚至几乎濒临绝望,周天这个寡言的大男孩儿,不知在多少个夜里泪流满面。

  终于又一次的冒着大雨,天亮时分才赶到了一家能上网的宾馆里。

  浑身湿透、又有些发烧的周天,疲惫的打开房门。

  不顾身上湿淋淋的衣服,周天第一件事就是连接上电脑,点开邮箱。

  一样让人失望的结果,周天痛苦的闭了闭双眼。

  这才拿了干净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用滚烫的热水狠狠的冲了一个热水澡,才感觉又活过来一般。

  从卫生间出来,周天头上还滴着水,下意识的,又往电脑的屏幕盯了一眼。

  心脏突的一跳,周天跌跌撞撞的冲到电脑前,用颤抖的手点开新存进邮箱的邮件。

  对的,是周筱存的没错。要发送的时间,是七个月以后。那么也就是说,是在所有预存的邮件发完后的一个月,这封邮件才会被发送出去。

  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猛的袭了上来。

  有那么一瞬间,周天不想打开这封邮件,心脏,已经狂乱到快要令人窒息的地步。

  周天连连的呼吸了好几大口,用力的闭了闭眼,这才手指不稳的点开了邮件……

  同一时间,萧再丞盯着电脑显示器那封刚刚存进邮箱的邮件,手指都在发颤。

  他感到,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凝固下来,他甚至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呼吸。

  那存了一年的邮件还没有用完,却突然写了新的一封邮件出来……

  萧再丞不敢再往下想,更不敢去打开这个邮件。

  他怕一打开,这半年来所有的期盼,立即会化为了一场乌有。

  他怕打开这个邮件,他的人生再也没有了任何可以继续的意义。

  犹豫与彷徨间,却有一丝别样的情绪,突的蹿升出来——

  “如果万一……自己也就可以随她而去了,再也不用受这每日每夜痛苦的煎熬。”

  这样想后,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勇气。

  先给小马打了一个电话,为了减少时间,让他直接到老宅这边来。

  接着,终于颤巍巍的点开了邮件——

  “哥哥: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可能……往好了说,已是我行将就木的时候。若是不好的话,我……可能已不在这个人世。

  看到这些,你不要害怕。哥哥,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没有想要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

  只是命运弄人,病魔来袭,我无力抗衡。

  也罢,这世间,也确是没什么可让人留恋的东西。

  若不是还有爸爸、妈妈、哥哥,还有我那几个可爱的孩子,这丝丝缕缕的牵挂……

  早一天的离去,早一天可以抛下这具肮脏不堪的皮囊,倒也是一件令人期盼的事。

  如果离去,哥哥……我真的、真的、真的不希望还有来生。

  如果非得要轮回的话,我也不要再去转世为人,因为,做人,实在太过于辛苦。而我,已是心力憔悴。

  我情愿做绝于尘世的那大山深处最先冒出嫩芽的一颗小草,呼吸着那不沾染于任何一丝凡尘的空气。

  在秋风到来前,就最先一刻的死去。好让我听不到周围被严寒捶打时,所发出的那些凄凉的哀鸣。

  若是不幸,还要我重做回人类,我就去恳求孟婆,求她多赐我几碗忘川的情水,以免让我带上哪怕一丁点点属于这一世残忍的记忆。

  哥哥,不能陪你们走到最后,我也只能说声对不起。

  不止是你,还有爸爸和妈妈。

  不过,对于爸爸和妈妈的这声对不起,只能让哥哥替我去转达了。

  但是,我想请求的是,希望这个转达,能拖的越久越好,最好是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才会最好。

  那样,才能免去一些我内心无尽的愧意。

  但我也知道,这是个不大可能实现的愿望,也是件极为难为哥哥的事情。

  可除此以外,我也真的别无办法。

  我知道,如果我这么匆匆的离去,哥哥肯定会特别特别的难过。

  这种难过,我知道即便我再怎么劝,也不会免去哪怕那么万万分之一。

  我只求哥哥,能尽量的减短这难过的时间段,因为,你还要照顾爸爸和妈妈,还有连同我的那一份。

  哥哥,你要答应我,难过以后,你就要开始你新的生活。

  我希望,你还是选择你自己喜欢的事去做。

  人生苦短,何必要来难为自己。

  还有爸爸和妈妈……

  说到他们,我心如刀绞。

  曾几何时,我是那么的害怕我的亲人会先一步离我而去。但是到了今天,那个最先一步离开的,却变成了我。

  我最最担心的就是爸爸会因我的离去承受不住。如果他有个什么万一,那么妈妈也会……

  哥哥,你一定要替我转告爸爸,如果他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就答应他,来世,还做他的女儿。

  否则,来世他就再也不会找到我。

  至于孩子们,哥哥就不用再多费什么的心思。

  生在那样的家庭,不会让他们受到什么委屈。

  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还会有一个新的妈妈。即便这个新妈妈不是个良善的,但有老太太在,孩子们也不会吃到大亏。

  虽然小夭夭还小,但是,小沛已经大了,没有我,我相信这个早熟又懂事的孩子,会肩负起一个做哥哥的责任来。

  他一定会替我照顾好弟弟和妹妹。

  如果因为我的离去,孩子们伤心的话,哥哥在见到他们时,就替我告诉他们,他们的妈妈已经变为了星星,连白天的时候都在天上偷偷的看着他们。

  妈妈希望他们能过得快乐,不然的话,妈妈会难过的躲到云彩的后面,不敢再看着他们。

  并且告诉他们,妈妈永远最最爱他们。

  看我,临了,还要给哥哥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那哥哥就多怨恨我一些吧!如果这样可以减去一些难过的话。

  最后还要叮嘱哥哥的是,不需要到处的找我,一具没用的皮囊而已。

  我已经为自己做好了安排,在我死后,会有人来将这具躯体火化,然后将骨灰抛洒于这青山绿水之中。

  所谓尘归尘,土归土。这样,就算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对了,还有一件非常的重要的事,要交给哥哥去办。

  许伯伯曾经给过我一瓶救命的良药,被我放到了小四合院儿我房间化妆台的抽屉里。

  那里面刚好有七粒药。哥哥,麻烦你把这几粒药分别给爸爸和妈妈每人一颗。再给我的三个孩子每人一颗。

  剩下的两颗,你留下,算是我给哥哥和未来嫂子的吧!

  你看,说出去这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笑话了,我这个做小姑子的,给未来嫂子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是一粒小的如米粒一般的药丸!

  希望她知道后,可千万不要嫌我这个做妹妹的不气啊!呵呵……

  不过,说就说吧!反正我是听不到的。

  哥哥,还有万般的言语,在这一刻想全部的倾倒而出,却觉得大脑已到了枯竭的地步,只好就此结束。

  不过,最后仍是要再说上一句——

  对不起,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因我的离去,带给你们这么巨大甚至是无边的痛苦。

  请你们一定要为我好好的活下去,一定、一定!

  否则,地下有知,我会自动投入十八层的地狱,让那地狱的熊熊烈火,灼烧去我无法摆脱的愧疚。

  永别了,我最爱的亲人!

  永远爱你们的小竹子绝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