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零二章 竹子姐姐
  只见周天神色疲惫又憔悴,满脸的胡茬。本就有些偏瘦的身形,如今更是瘦的厉害。

  双眼已经深陷进眼窝里,连颧骨都凸了出来。乌青的眼窝包围的,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一看就是赶的急了,连把伞都没带,身上的衣服已经半湿。看来可能是患了感冒,还时不时的咳嗽两声。

  “周天,你怎么……你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连萧再阁一个大男人,看到周天此时的样子,鼻子都有些发酸。

  萧再丞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望了周天一会儿,把头低了下去。

  心里的那种感觉,恨不得拿刀捅上自己几下,才来的好受些。

  “你们有小小的消息了吗?”周天只是轻轻的瞟了萧再丞一眼,就把视线直接放到了萧再阁的身上,声音嘶哑又急切的问道。

  “我们只比你早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刚把人分派下去,也划了重点的方位。

  这是玉柳镇下面全部区域的地图,你要不要看一下?”

  萧再阁对周天说道。

  听了萧再阁的话,周天直接走到铺到桌子上的地图前,仔细的看了起来。

  边看边拧眉认真思考,过了半小时,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周天,你是不是已经能确定小小在哪儿?”萧再丞见状,急急的问道。

  周天却是连眼神都没给萧再丞一个,更不要说回应,继续往外走。

  “周天,你稍等一下!

  你是不是真的能确定小小的位置?如果是的话,能不能请你说出来。

  再说,就凭你一个人,你怎么去?

  租车也不会那么方便,我们有现成的车辆,可以随时使用。

  总比你一个人这样去要快得多吧!”

  萧再阁及时的叫住了周天,并劝道。

  “我也不能确定一个准确的位置,只是根据妹妹的性格,选择了几处可能性比较大的村子。

  我想去挨个儿村子的找一找。”

  周天对于萧再阁的印象一直都非常的好,态度也不像对萧再丞那样的仇视,倒是声音比较缓和的说道。

  “你能不能划出具体的是哪几个村子,我们好派人分头的去找,这样找起来就会快上很多,总会比一个人的力量要强上许多,你说呢?”

  萧再阁继续说道。

  “好吧!

  是这个……这个……这些我觉得的可能性都会大一些。”

  听了萧再阁的话,周天只在短短的一秒钟中就已掂量出来了轻重。

  回过身来,指着他认为可性比较高一些的几个村子说道。

  倒也非常的巧,周天所指出的那几个村子,也正是萧再丞之前所指出的。

  “这几个村子之前小四也指出来过,我们已经派人去做了重点的查找。

  周天,要不……你就在这儿和我们一起等消息吧!

  不然如果进到山里的话,你那边手机万一没了信号,这边找到小小后再联系不到你。”

  萧再阁把之前劝萧再丞的话,又劝了周天一遍。

  “不,我要亲自去找找,既然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希望,让我在这儿等,我受不了!”周天说完,又是转身准备往外走。

  “周天……要不这样吧!你身上的衣服全湿了,你先换上一套干衣服。

  我看你现在正感着冒,这样的状态出去,怕是还没找到人,你自己先顶不住了。

  我给你拿点儿特效的感冒药,你先吃上。然后你再走,怎么样?”

  自上了飞机后,就收敛了平时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的许医生,这会儿也在一旁开了口。

  “对,许重楼说的对,你得保持着一个好体力,这样才能更快的找到小小呀!”萧再阁也紧跟着又劝道。

  “好吧!”周天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其实他早就已经感觉到全身发疼,又头重脚轻的难受,若不是因周筱有了消息这一信念支撑着,估计也早倒了下去。

  从包里抽出了最后一套的干净衣服,周天进了洗手间。

  但是,没用上五分钟的时间,就已换了衣服走出来。

  看样子,是连澡都没顾的上冲一个。

  接过许医生递过来的药,连看都没看,直接塞进了嘴里,再接过水杯,一仰头,灌了几大口进去。

  “可以了,我先走了!

  要是你们先找到小小的话,麻烦给我打个电话。”

  周天说完,又要往外走。

  “等等,周天,你一个人毕竟不方便,我已经安排好了两个人和一辆车,这样找起来会更方便些,而且相互的也能有个照应。

  他们已经在楼下的大堂等着你,还是让他们陪你一起吧!”

  萧再阁再次的叫住了周天,然后轻声说道。

  “好,谢谢三哥了!”周天没有拒绝,和萧再阁道了声谢,直接走出门去。

  “有这样的一个哥哥,小嫂子也是幸福的。”许医生望着周天消失的背影,叹道。

  萧再丞:“……”

  心里却是更加惭愧的要死。

  “我担心,天已经这么黑了,而且许多往山里的路又不好走,有的地方甚至连电都没通,找起人来,怕是太困难了!”

  萧再阁走到窗前,往黑漆漆的外面望了望,满是担心的说道。

  “我也不等了,我要出去找!”萧再丞烦躁的在屋内走了两圈后,终于等下不会,自己也要出去找。

  “但是……”萧再阁仍是要劝阻萧再丞。

  “我得去!

  三哥,你在这儿等消息,如果有了什么消息,万一联系不到我,你好及时的做出决断。”

  萧再丞说完,不再听从任何的劝阻,转身也往门口走去。

  “我和你一起去吧!”许医生听了,站起来跟了出去。

  “你也留下吧!先休息休息。”萧再丞没有让许医生跟着自己一起走,到了外面,和另外的两名手下一起,开车钻进了黑暗的雨夜里。

  “三哥,萧四的状态非常的不好。我担心的是……小嫂子万一真有个什么不好,他……他也会跟着想不开。”

  从小一起长到大,许医生是最为了解萧再丞性格的人之一,所以,在萧再丞走后,一脸担心的对萧再阁说道。

  “是啊!我也是也这样的担心啊……

  小小也不知究竟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怎么就……怎么就说出了那么肯定又决绝的话了呢!

  唉!”

  萧再阁一方面是心疼和担心自己的弟弟萧再丞,另一面,也因为早晨看了周筱所留的那封遗书,心情沉重不已。

  周筱要有个什么意外或是不测,不要说别人,就连萧再阁都觉得心里难以承受。

  其实周筱所不知道的是,萧再阁对于她的感情,也与周筱所差无几,甚至感情还要更特殊一些。

  周筱在萧再阁的眼中,不仅仅是一个弟妹,也是一个如女儿般的存在,更像是一个忘年交,又是一个蓝颜的知己。

  萧再阁有时甚至会有一种稍纵即逝的感觉,那就是,也许周筱前世就是他的女儿、知己,甚至是爱人都说不定。

  虽然他从未对周筱有过任何的非分之想,但是,那种知音难觅的感觉,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

  在y省三合市玉柳镇所辖的一个偏远的叫“落叶村”的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儿里,正有一阵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传来——

  “《饮酒》

  陶渊明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好,小朋友们读的都非常的好。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了,我知道你们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就先回家去吧!

  呶……这是姐姐给你们买的糖果,每人分几颗,回家去吃吧!”

  明媚的阳光下,院子正中的一棵老榕树下,正坐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

  孩子们面向的正前方,靠着树干,支起了一个小黑板,上面用粉笔工整的写着的,正是刚刚孩子们所读的那首古诗。

  一名一袭白裙的女子,手里拿了一袋的糖果,从竹楼里面走了出来。并把糖果分给了院中的每一个孩子。

  “谢谢竹子姐姐……”拿到糖果的孩子们各个兴奋不已。

  “竹子姐姐,我奶奶说,她晚一会儿会给您送青菜来。”

  “竹子姐姐,等我爷爷晚上干活回来,会给您来担水,您千万不要自己去担水呦!”

  “对,竹子姐姐太瘦了,担不动水的。”

  孩子们争抢着和面前的女子说着话,满眼都是崇拜和亲近的意味。

  “好,谢谢你们啊!

  快回去吧!

  别忘了一定要把今天学的这首诗背会,记住了吗?等你们明天来,姐姐可是要检查的。

  如果谁背的好,姐姐还会给奖励的呦!”

  女子微笑着对孩子们说道。

  “记住了!”孩子们回答完后,快速的往自己的家跑去。他们要把今天得来的糖果,分给家里其他的人一起享用。

  看着孩子们一跑出院子,周筱立即捂着胃部弯下腰来,伴随着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滚落下来。

  艰难的挪进屋里,拿起桌上的止痛药,双手发抖的拧开瓶盖,倒出两粒药来投进了嘴里。

  还没顾得去倒水,就急急的咽了下去。

  然后再一点一点的挪到床边,弓着腰,坐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