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零三章 落叶村
  胃疼得似要让人晕厥过去,嗓子也有阵阵的腥咸传了上来。

  虽处昏沉间,周筱仍是努力的咽下这股腥咸。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终于缓过一些劲儿来。

  “呵呵……想不到,还是逃不过前世的命运。

  不过,却是比前一世,还要惨烈得多吧!

  至少前世在那个男人背叛自己时,自己还没有心痛到生不如死的地步。

  至少没有像现在这样,带着一身的肮脏离开这个世界。

  而且,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也比前世早了近二十年。

  看来,还是因为自己之前过的太过于顺风顺水了吧!老天反悔了,要收回这一切。

  只是……爸爸、妈妈、哥哥……

  我的小沛、小沐,还有小夭夭……

  对不起,我要这么早的离开你们。

  只是,即便不离开,又能怎样呢?我又如何的去见你们!

  尤其是我的三个可爱的孩子,他……已经不允许我再见你们……”

  想到萧再丞,周筱不光是胃,顿觉五脏六腑,全身各处都疼得似要裂开了一般。

  ……

  来到这个偏远的小村庄已经快到半年的时间。

  在得知自己的三个孩子被萧再丞送走了之后,周筱彻底的心灰意冷。

  想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做了离开帝都的决定。

  她没有勇气面对任何人,以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但是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周筱担心会因为自己的离开,引起他们的痛心和生活的混乱。

  于是,几番思量后,便开始做起了准备。

  她当时的计划是一年,离开一年后,再看自己有没有勇气面对他们。

  所以,才在离开之前,预存了一年的邮件,编织了一个自己到了k国去的善意的谎言。

  做完这一切后,只收拾了简单的行囊,周筱就直接去了火车站。

  她根本没想过要去哪里,心里混乱的买了一列最近发往南方的车票,随着人流上了车。

  她最初到的是g省,在g省停留了几天后,又茫无目的的搭上了去往临近的y省的列车。

  又经几番辗转,到了玉柳镇。

  能到落叶村也是巧合。

  那天周筱从旅馆里出来,刚要到附近的小饭馆随便找点儿东西吃,填口肚子,却看到一群人正围了什么议论着。

  他们当地的话周筱听的并不是太明白,只是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什么晕倒之类的话。

  透过人缝儿往里面随意的看了一眼,好像是一个人躺在了地上。

  但是周围的人只是围在那里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周筱走上前去,拨开人群,看见躺在地上的竟是一位衣着破旧,看起来大概有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

  这个季节,y省的气温有些发冷。老太太就那样穿着薄薄的衣衫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周围却全部是一张张冷漠的面孔。

  于是,周筱叫了一辆出租车,让周围的人帮忙,给老太太送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检查过后,老太太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营养不良,加上身体受凉,才导致的昏厥。

  周筱听后一阵的心酸,都已经到了这个年代,竟然还有营养不良的人。

  本想交完钱,等老太太没事后就走人。

  但一想到老人家那么大的年纪,也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醒来后也不知会不会有人送她回去,就留了下来。

  等到老太太转醒后,经过询问才知,老人家住在山里一个叫落叶村的地方。

  老人家的老伴儿早逝,儿子和媳妇两个人外出打工,因为意外事故,客死他乡,只留下她和一个才只有五岁的孙子相依为命。

  可想而知,生活该有多么的艰难。

  老太太今天到镇上来,是要给自己患了多日感冒正在发烧的孙子买感冒药。

  天不亮就已从家里出发,步行了三十多里的山路,先去把攒了一个多月的二十几个鸡蛋到集市上卖掉,得了钱,这才去药店买药。

  没想到,刚走出药店,人就晕了过去。

  老太太醒来后,知道是周筱救了自己,连连的感谢,只是,在得知足足花了近两百元的医药费后,整个人便傻在了那里。

  过了好久,从自己的衣兜里掏了半天,才颤颤巍巍的掏出了零零散散的两块多钱来。

  于是,立即哭了出来。

  听了老太太的遭遇,正红了眼睛的周筱,见状连忙的安慰起老太太来:

  “老奶奶,您不用紧张,那些钱我不会要的。

  不是说您的孙子正病着吗!现在我先送您回家去,先照顾您的孙子要紧。”

  就这样,周筱雇了一辆皮卡车,让老太太坐进车里,她也跟着坐了进去。

  路过一家商店时,让司机停了一下车,买了许多的米面粮油和一些鸡鱼肉类的出来。

  请司机帮忙装进后车箱里,往落叶村驶去。

  出了小镇,通往落叶村全部是崎岖不平的山路。

  不算长的三十里山路,足足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到。

  而在这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周筱也从老太太的口中了解了落叶村的一些情况。

  这个小村子只有五十几户的人家,由于地处大山深处,耕地有限,交通又不便,更没有通电。

  所以大部分人家的主要劳动力全部都外出去务工,村里也只剩下些老人和孩子。

  有的人家没有老人和孩子的,就空了房子,夫妻一起去了外地打工。

  由于村里没有学校,大人孩子都没怎么念过书,所以外出务工的那些人员,在外面也只能找一些靠出卖体力来赚钱的工作,但这样的工作,往往都是价钱最为低廉的工种。

  所以,几乎每家过的都很贫穷。

  老太太还说到她家隔壁的一户人家。

  那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男人将竹楼盖好后,迎娶了新娘。由于同样的不甘于贫穷,两人婚后才三天,就一起踏上了外出打工之路。

  临走,将房子托付给了老太太来照看。

  周筱听了这些情况后,心里已经暗暗有了些计较。

  到了落叶村,周筱才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贫穷。

  当然,像老太太家的这种情况,已属于很贫穷中的最为贫穷的那一个。

  因为目及所到的几户人家,全部都是老旧的竹楼。而老太太家的竹楼,是最最破旧的一处。

  周筱真担心,这样的一看就四面透风的房子,老太太和孙子要怎么熬过这有些冰冷的季节。

  进了竹楼一看,老太太的孙子,叫狗娃的孩子,烧的小脸儿通红,整个人都是蔫蔫儿的。

  看到这个孩子的第一眼,就让周筱想起了自己的那三个孩子,心里立即更加翻江倒海般翻涌着疼痛起来。

  给狗娃把药吃下去,看着他睡着后,周筱让司机多等上自己一会儿,让老太太领着自己,到她之前说的那处新建的竹楼看了看。

  果然如老太太所说,远远就见一幢崭新的竹楼被掩映在一片青翠的芭蕉林里。

  最为让人喜爱的是,院子中央还有一棵看起来足有上百年的相当粗大的老榕树矗立在那里。

  虽是还没有走进竹楼里去看,但周筱已经下了决定。

  竹楼的一层和其他人家的格局一样,是用来堆放物品和和架锅做饭的地方。

  不过,却是连锅也没有一个。

  卧室在二楼。除了一张宽大的竹床和一张竹制的小桌子及两把竹椅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周筱在大概的扫视了一圈儿后,心里便有了底。

  出来后,就和老太太商量,自己想把这个小院儿租下来住,问老太太能不能做得了这个主。

  老太太一听周筱要过来住,脸上一片的惊喜。

  她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善良又漂亮的不像话的姑娘,不禁连连的说能做主,并说不用租,直接就可以住下来。

  周筱就和老太太说要回到镇上去把自己的行李拿来,还要再购置上一些东西,然后才能过来。

  让司机将车上的东西卸下来后,周筱又坐车回到了镇上。

  第二天一早,将旅馆的房退掉后,又和昨天约好的那个司机去买了一车的必用品及被褥等,便回到了落叶村。

  就这样,周筱算是在这个小村里安定了下来。

  只是,一旦安定下来后,那无边的痛苦开始蜂拥而至的侵袭而来。

  白天还稍稍的好些,周筱可以帮老太太提水浇浇菜,或是摘点儿猪草喂喂猪。

  尤其是到了夜晚的时候,那痛到极致的难耐,令周筱蜷缩起来抱紧自己的身体,甚至要在床上滚来滚去。

  无尽无止的失眠,更是雪上加霜的令这种疼痛到了一种使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四分五裂的边缘。

  到了觉得实在捱不下去的时候,周筱只得到镇上买来了安眠的药物,每天靠着加量的药物,勉强的还能睡上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老太太的孙子,那个叫狗娃的小男孩儿,可能是由于母爱的缺失,又因着周筱那平易近人的气息,令小家伙儿几乎每天都跟在周筱的屁股后面,张口闭口姐姐、姐姐的叫着。

  而周筱也乐得与他亲近,看到这个孩子,似乎多多少少的能缓解上一点点她思念自己三个孩子的痛苦煎熬。

  周筱也会在每次去镇上的时候,给狗娃买回一大堆吃的、穿的、和玩儿的东西来。

  这令狗娃对周筱更是依恋不已,几乎是每天只有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才会恋恋不舍的回到自己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