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百零四章 解脱
  自周筱住到这里后,还一次也没亲自动手做过饭,都是老太太做好,再叫她过去一起吃的。

  周筱倒也不会推辞,因为,自她住过来后,老太太家所有的吃喝全部都被周筱包了下来。

  她实在是不忍看到老太太与狗娃那又黑又瘦,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所以,每次买回的食物品种都很丰富。

  一段日子下来后,祖孙二人的气色都有了明显的改善。

  不过,周筱却是日渐的消瘦与憔悴,对吃饭这一项一直表现的可有可无,好像就是三天不吃饭,也感觉不到饿一般。

  老太太可能也感觉到了周筱的不对劲,所以每次吃饭时,都是极力的招呼让周筱多吃些。

  尽管如此,饭菜到了周筱的嘴里,仍是如同嚼蜡一般,几口过后,再咽就变得十分的艰难。

  狗娃还小,不懂这些,老太太看到周筱这个样子,却是担心不已。

  无奈又根本不知要怎么办才好,只得每日尽量的将饭食做得更加的用心一些。

  这种远离尘嚣的生活,使周筱可以将自己置身于那个小竹楼里,尽情的宣泄和外溢满身难奈的痛苦。

  她尽量的不去想那日从酒店内睁开眼时所见的肮脏和毁掉自己一生的一幕;

  她尽量不去想被曾经的好友,而且直到事发前自己还以诚相待的那么信任的人的背叛;

  她尽量不去想以前与萧家人相处和乐的各种场面;

  她尽量不去想自己与萧再丞曾经过往的点点滴滴;

  ……

  只是,无论再如何的克制,却怎么也阻挡不住她对自己几个孩子的刻骨思念。

  这种思念,折磨的她恨不得将头直接撞到一个巨石上,瞬间令这这颗充涨的头颅四分五裂,可能才觉得更好受些。

  思念完孩子,便思念自己的父母、哥哥。

  这样的感觉,尤其是她感觉到胃部越来越不舒服的时候,愈加的强烈起来。

  但是,她却刻意的去忽略这种胃部的不适,在周筱此时的心里,这具躯体,本就已成了一副行尸走肉。

  生死对于她来说,已没有多少的区别。

  后来无意间发现这个村里有很多的孩子,父母因为进城务工而成为了留守儿童。

  这些孩子小小的年纪,在父母不在家的情况下,就要像个大人一般,砍柴、做饭、喂猪……操持起整个的家务。

  村子里没有学校,孩子们如果要读书的话,要步行走上十几里的山路,到另一个稍大些的村子去上学。

  加之贫困的原因,全村也只有那么一两个的孩子在读书。

  为了打发这对于周筱来说,几乎处于似停滞状态中的日子,更为了安抚自己思念孩子们的痛苦,周筱让狗娃把这些孩子组织起来,每天上午和下午各给他们上两个小时的课。

  孩子们初时对于这个漂亮的似仙女一般的姐姐是生疏和不敢靠近。

  直到见狗娃拉着周筱的手,欢快的一蹦一跳的样子,又见周筱拿出了各色的糖果来招待他们,这才逐渐放下了拘谨,围了上来。

  周筱给每个孩子买来了文具,令这些本就对读书无限向往的孩子更加的与周筱亲近起来。

  到了要过年的时候,有许多孩子的父母都从外地赶回来过年。

  从自己孩子的口中得知了周筱为自家孩子所做的一切后,这些纯朴的人们心中万分的感激。

  贫困的他们实在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送给周筱,以表达自己的谢意,便将自家种的一些青菜、腌制的一些小菜,还有吊了很多年的老腊肉等给周筱送了过来。

  周筱几番推辞,但当见到那些送东西的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受伤后,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于是便立即一脸欢喜的样子接下来。

  见到那些人因着自己高兴的收下他们的东西,而满脸欣慰又开心的样子,内心酸涩不已。

  却也将自己之前买好的准备送给每个孩子的糖果和点心拿了出来。

  在这些人走时,每个人都让他们带上一份回去。

  这些人手里拿着周筱送的要比他们所带来的东西值钱了许多倍的礼物,满脸的羞愧与羞涩。

  不过再一看周筱那满脸的真诚,便又高兴起来,手里拎着东西,开心不已的回家去了。

  于是,一时间,小院儿内堆起了一大堆各色样的东西。

  这一大堆的东西,周筱和狗娃两个人,都运到了老太太的那个小竹楼里。

  千禧年的春节,周筱和老太太、狗娃三个人围坐在一起。

  老太太做了一桌对于她和狗娃来说,前所未有的最为丰盛的一顿年夜饭。

  “竹子呀……奶奶问了你几次你也不说,你究竟是哪里人,你父母呢?

  为什么这么一个漂亮又善良的好姑娘,一个人跑出来了呢?

  你出来你父母知道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很担心呀!

  你只告诉奶奶说你叫竹子,连姓什么奶奶都不知道。

  奶奶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总不开心的样子,心疼你。”

  饭桌上,老太太又问出了她已经问过好几次的问题。

  “奶奶,我留了信给家里,他们不会担心的。

  我也只是想出来散散心,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回去的!”

  周筱扯出一个微笑,轻轻的说道。

  “姐姐,你是要走吗?

  你是要回家去?

  姐姐,我不想让你走,我舍不得你走!

  你不要走好不好?”

  本来正吃的十分开心的狗娃,听到周筱的话后,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也不顾自己的小手儿上还沾着油,抓住周筱的手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那满是不舍的目光里,瞬间就涌上了水汽儿,一会儿,眼泪就流了下来。

  “狗娃,不许闹姐姐,姐姐肯定是要回家的,她年纪轻轻的,不可能就这样一直留在这个山里。

  再说,奶奶的父母得多想她啊!”

  老太太尽管眼中也是满满的不舍之意,但仍是训斥自己的孙子道。

  “狗娃别哭,姐姐还不走呢!

  姐姐可能要在这里住上很久、很久呢!

  不然,谁来教你们念书识字呀!对不对?”

  周筱抚着狗娃的小脑袋,柔声的说道。

  “真的,姐姐真的不走吗?”狗娃听到这个,立即眼睛亮了起来,眼泪也立即的止住。

  “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好了,快吃饭吧!”周筱说着,又给狗娃夹了一大块的鸡肉。

  极力的压抑着自己内心那翻腾的痛苦思念之情,直到看着狗娃放完鞭炮后,周筱才回到自己的小竹楼内。

  胃又开始翻搅着疼痛起来,周筱不去理它,起码这个疼痛可以分解一些自己的注意力,好使内心里那种蚀骨的思念能来得稍稍轻上一些。

  ……

  自春节过后,四季如春的y省便开始进入了最好的季节,周筱在院子里的那棵大榕树下的一侧,支起了一个摇椅。

  每次在给孩子们上完课后,便会躺在那个摇椅上,闭上眼睛,轻轻的摇来摇去,任思绪漫天的飞舞。

  狗娃便坐在旁边一套小桌椅前,做周筱给他布置的功课。

  狗娃的脚边,还趴着一只小土狗,不时的晃一晃它的尾巴。

  只是,胃部又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疼痛,令周筱的身子不禁一颤,放在胸前的那本书随即掉落到地上。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姐姐……

  奶奶……奶奶快来呀!姐姐她……姐姐她……”

  见周筱的脸色苍白,有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了下来,吓坏了狗娃,立即弹跳起来,跑上前来拉住周筱的手,大声喊叫起来。

  “我没事……狗娃不用怕……”周筱用力的按压着胃部,有些费力的从摇椅上坐了起来,声音有些虚弱的安慰着狗娃。

  “可是……可是……姐姐的脸好白呀!”狗娃已经吓红了眼眶。

  “姐姐真的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周筱缓了缓,抺去了头上的冷汗。

  “竹子是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你等着,奶奶去借辆牛车,送你去镇上的医院。”

  老太太听到狗娃的尖叫,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看周筱的脸色,更加的紧张起来。

  “奶奶,我没事的,只是老毛病,吃点药就好了,我屋里有药。

  狗娃,去帮姐姐把桌上的那瓶药拿来。”

  周筱说道。

  狗娃听了快速的跑进屋里,将摆放在桌上的那瓶药拿了出来。

  老太太不识字,狗娃在周筱的教导小,虽然认了些简单的字,但毕竟时间还短,也是识字有限。

  所以他们都不知道,那个小药瓶上所写的,是一种有关针对癌症的特效止痛药……

  随着日子的推进,周筱已感觉到自己的症状与前世越来越明显的一致。

  所以,不用去做任何的检查,周筱就已完全的能确定自己得了什么病。

  直到夜里突然咳了一口血出来,周筱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了!

  周筱并不为死亡的即将来临而有任何一丝的恐惧,相反,却觉得是一种无限的解脱。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哥哥,还有那三个可爱的孩子……

  周筱立即泪湿了眼底,近而,嚎啕的大哭起来。

  她是多么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见一见这些亲人啊!

  但是,心里更清楚的,这只是个奢望而已。